第一文学城

【从艾欧尼亚开始的征服之旅】第24章 阿卡丽的思维调教和殴打惩罚。

第一文学城 2022-08-01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F心R
作者:F心R 2021年12月29日发布于第一会所 首发于:pixiv 字数:11159        第二十四章 阿卡丽(一)思维调教和殴打惩罚。

作者:F心R
2021年12月29日发布于第一会所
首发于:pixiv
字数:11159

       第二十四章 阿卡丽(一)思维调教和殴打惩罚。

  「咕嘟~ 咕嘟~ 」

  不久之后,当两女已经前去洗漱她们那沾满精液的口腔和满是汗水的身体时,
返回自己临时住处的罗恩又开始捣鼓起了他的各类魔药。

  跟调教锐雯时完全不同,拥有元素巨龙血统,并且胸口伴生着火焰符文碎片
的希瓦娜对药物的耐受程度实在是超乎凡人的想象。

  通过短暂的接触,罗恩能够判断到的是:他手头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寻常药
草对希瓦娜的身体几乎没有效果。

  而魔法药草也因为符文碎片的属性排斥问题而收效甚微。

  因此,在大概确定了希瓦娜的肉体水平以后,罗恩便选择了最为稳妥,也是
最为漫长的药物改造手段。

  那就是:依靠高浓度的魔法药草和锐雯通过体液分泌而出的圣树精华来影响
希瓦娜的肉体。同时让她长期服用经过改造后,具有巨量催情效果的魔法药物,
以此来确保她的肉体分泌液,将包括汗液,唾液,淫水和肠液在内的所有分泌行
为转变成一种含有媚药性质的催情气味。

  当然,即便是有了这样的计划,罗恩也不能确保自己在药物方面的制作能够
百分之百的成功。

  但好歹,锐雯给予的圣树精华让他的幻想成为了可能,再加上这些天里,在
熟悉艾欧尼亚环境的女忍者们的帮助下,他搜罗到了很多魔力充沛的稀有材料。

  有了这些材料,起码在实践方面有了更多的机会和容错率了。

  「对了,差点忘了。」

  突然想起什么的罗恩赶忙拍了下脑袋,他先是小心翼翼的端起一个黑色的木
盒,然后将里面色彩不一的液体缓缓倒入了几个事先准备好的木盒中。

  ……

  另一边,在主人的命令下,锐雯带着希瓦娜缓步走入了略微冰凉的水潭当中。

  当然,这点温度无论是对于已经继承了两次圣树传承的锐雯,还是作为元素
巨龙的希瓦娜来说都完全不是问题。

  「那么~ 希瓦娜小姐。」

  看着自己身后略微拘谨,甚至可以说是有些不知所措的龙女,锐雯立刻露出
了一个安心的笑容,并扬了下手中罗恩主人离开前专门留下的紫色药瓶。

  正如她所说的那样,这位卓越强大的战士将会以奴隶的身份去侍奉被主人选
中的女儿。

  她以此为荣,并且将教导艾瑞莉娅、希瓦娜,以及主人日后的每一个仆人当
做了自己应有的责任。

  不过在这之前,锐雯有几个小小的问题。

  比如说:「亲爱的,您是如何与主人结识的呢?」

  「啊?」

  锐雯的问题显然让希瓦娜感到疑惑,原本在希瓦娜的认知中,从罗恩主人的
到来,以及面前女性所表现出的熟识程度来看,对方应该大致上知道自己的存在
才对。

  但现在,虽然希瓦娜无法从人类的角度进行多样化的思考,但是作为巨龙,
她身体当中那属于顶尖掠食者的细胞让她无比小心的注视着眼前的女人。

  她很强大,但并不是在撒谎。

  也就是说对方真的想要知道自己与罗恩主人结识的原因。

  「嗯……」

  希瓦娜沉吟了一会,她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比较好:「我在德玛西亚,然后
……我被带到了艾欧尼亚。在这里,那些忍者训练我、教导我,然后主人,啊不,
父亲大人就来了。」

  「呃……」

  听到这个回答的锐雯先是一愣,相比于身体,她能够看的出眼前这位女主人
的心理年龄非常的年轻,但她过于简洁的概括实在是让女战士费了好大劲才理清
思绪。

  不过这也证实了锐雯的一些猜想,「这么说,主人同样选中的您。」

  与自己、艾瑞莉娅,还有在幻梦池里那位等待着主人的辛德拉一样,眼前这
血统高贵的元素巨龙同样是一位被主人选中的女奴。

  一想到这,锐雯忽然意识到了罗恩究竟为自己付出了多少心血。

  她那伟大主人想要建立一个新帝国的诺言并非空谈,尽管锐雯并不知道他的
情报来源,但在主人前往山洞中等待自己的那两年之前,他就已经安排好了一整
套完善到几乎挑不出任何毛病的计划和行程路线。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而浪费了主人整整两年的时间,或许在现在的
艾欧尼亚,自己的主人已经在艾瑞莉娅、希瓦娜,甚至其他矗立在这片土地上的
高贵女性的帮助下,完成了自己心目中的伟业。

  一个新的帝国?!

  锐雯并不清楚这是不是主人的理想,但不论怎样,作为一个出色的仆人,她
都要优先考虑到该如何帮助主人实行这一目的。

  实际上正是基于罗恩对此的允诺,锐雯才在圣树教派的寺庙中以被殴打七天
作为代价,让身为诺克萨斯人的自己进入她们的神坛,并证明她是圣树传承的合
格继承人。

  「选中?」

  而相比于锐雯那恍然大悟的神情,从她手中接过紫色药瓶,并里面里面的药
剂开始洗刷自己身体的希瓦娜则陷入了略微的不解之中。

  她并不清楚面前的女人究竟在指代什么。

  「是的。」

  锐雯点了点头,「我、艾瑞莉娅,还有您,希瓦娜小姐,我们都是被主人选
中的女奴。」

  一想到主人为自己花费的时间,这位女战士的眼角便不由得涌现出一抹湿润。

  她从未想过自己居然真的如此重要。

  两年,她的主人在一切就绪之后,为她付出了整整两年的艰辛。

  在她成为圣树女神之前,在她曾经认为自己一无是处的时候,罗恩居然能为
那时候的自己做出这样的抉择。

  恍然间,锐雯想起了自己宣誓成为奴隶的那个夜晚。

  家人,我成为了主人的家人。

  「嗯,锐雯……」

  而在她的颜色正为此越来越激动的时候,搓洗身体的希瓦娜则充满疑惑的眨
了眨眼:「艾瑞莉娅是谁?」

  「艾瑞莉娅与我一样,我们都是您的仆人,希瓦娜小姐。」

  锐雯捧起池水,细细的抚摸过自己的肉体,从丰满的乳房到紧致的蛮腰,然
后是弹性饱满的蜜桃美臀和宛若猎豹般矫健的修长美腿。

  这种成熟妩媚的性感肉体给希瓦娜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视觉冲击。

  与那些冷冰冰的女忍者不一样,希瓦娜能够从锐雯身上最直观感受到的是一
种经过了浇灌之后茁壮成长的美,那种举手投足间充满了介于纯洁和肉欲,甚至
发自本能的性感妖艳让她的双眼忍不住地沉迷了下去。

  而在希瓦娜审视自己的时候,锐雯那双白皙有力的手掌则轻轻的拍打在了对
方的肩膀上。

  嗯,很硬。

  跟寻常女人的肌肤相比,希瓦娜的外皮更像是一种坚韧的皮革,它那透露着
些许黑色鳞片的地方摸上去隐约有着并不平坦的光滑触感,顺着肌肤一路向下,
那火热温暖的体温灼烤着锐雯的手指,沾染着些许黏滑的汗液,轻轻的戳入了希
瓦娜饱满的丰胸当中。

  「嗯~ 锐、锐雯?」

  乳房被握住的瞬间,一股奇异的快感立刻涌入心扉。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外人触碰乳头了,但浑身火热的希瓦娜还是有些羞涩
的看着对方,那双善于握住巨剑的手掌虽然不像是想象中那样柔软,但它恰到好
处的坚硬反而在摩挲粉紫色的鲜嫩乳头时留下了奇妙而又激烈的触碰。

  「别担心,希瓦娜小姐,你的乳房非常不错,主人会很满意的。」

  稍微玩弄了一下希瓦娜稚嫩的乳房后,锐雯轻轻的手指缓缓向下,她从背后
扶住希瓦娜紧致的蛮腰,用指甲轻轻的摩擦着那均匀的鳞片。

  虽然她能够通过圣树赋予的力量分析出那瓶紫色药剂的作用,但是对希瓦娜
这种级别的元素巨龙而言,那种程度的催情只能换算成肉体敏感度上的些许提升。

  「真的,父亲大人会喜欢我的身体吗?」

  虽然身为巨龙的希瓦娜骨子里就包含着那种食物链顶端的骄傲和自尊,但因
为来到艾欧尼亚以后,一直以来都被忍者们严加管教的缘故,本就在德玛西亚有
着作为「怪物」的经历,希瓦娜很难真正的去相信自己能够获得别人的喜爱。

  特别是她如此尊敬的罗恩主人。

  「当然了。」

  锐雯的手指没有继续向下,她只是慢慢地捧起水,开始通过手中的毛刷和毛
巾细细的擦拭希瓦娜的肉体,就像是自己在寺庙中证明了作为传承者的身份以后,
那些陷入惶恐和激动当中的夜女们为她所做的那样。

  「相信主人,希瓦娜。」

  她直视着希瓦娜那双隐隐蕴含着威严的龙曈,身为被罗恩亲自拯救的女奴,
锐雯知道自己该如何给予对方鼓励,「这是我们的荣誉,只要我们永远忠诚于罗
恩主人,那么……」

  「切!」

  突然间,一道不屑的冷哼声打断了锐雯和希瓦娜之间的谈话,而察觉到不速
之客的女战士也伸出手臂,将主人的养女挡在自己身后的同时,警戒的注视着传
出声音的位置。

  「现在诺克萨斯人也有资格谈论荣誉和忠诚了。」

  阿卡丽从阴影中走出,她原本只是来寻找罗恩的,如果不是恰巧看见了锐雯,
她甚至都不会多留步一秒。

  但现在,一个她刚刚得知身份,曾经作为诺克萨斯军旅中的传奇,以屠杀初
生之土的平民作为光荣的诺克萨斯人,也有资格谈论荣誉?

  诺克萨斯人的暴行,还有均衡的不作为。

  那股一直以来积压在阿卡丽心底的情绪在这一刻突然爆发,她的眼神中充满
杀意,仿佛要将对方整个活剥了一般的死死的盯着那具矫健肉体上的每一个弱点。

  但……

  阿卡丽知道她是罗恩的仆人,也记得自己从长老口中听到的,罗恩的精魄非
常的不可思议。

  「阿卡丽。」

  大概过了一个呼吸的时间,被锐雯挡在身后的希瓦娜终于喊出了她的名字,
而随着那蕴含着龙威的嗓音突然响起,两女之间隐约的对峙也渐渐消融。

  「希瓦娜小姐,你认识她?」

  锐雯忍不住地问道,她原本以为对方是个从城市中追击过来的艾欧尼亚人,
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嗯。」

  希瓦娜冲锐雯点了点头,又迈步走出了她的保护范围,「阿卡丽,你是来找
父亲大人的吗?」

  「……」

  阿卡丽点了点头表示默认,她迅速的平复了一下心情,甚至在心底不由得的
有些奇怪。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冲动了?

  无影,无形,无声。

  不留下任何痕迹,不暴露自己的任何形体,不发出一丁点声音。

  在成为暗影之拳的过程中,她曾牢记着这三条纲领。

  但现在……

  「嗯,那……我们也洗的差不多了。」

  在确定这两个自己还不算太熟悉的女性人类不会打起来之后,希瓦娜少有的
松了口气。

  她来到水潭边缘,捡起了一匹晾干的亚麻布料,在简单的围绕了一下自己的
身体之后,便与同样穿好衣服的锐雯一同迈开了脚步。

  没多久,三女在略有尴尬的沉默气氛中走到了罗恩的临时住处。

  「主人。」

  在见到罗恩的第一时间,锐雯立刻以自己一贯的礼仪跪伏在了地上。

  「父亲大人。」

  希瓦娜也学着她的动作,向罗恩曲下了自己高贵的龙膝。

  「起来吧。」

  正捣鼓着药水的罗恩扶起了自己的两位性感女奴,随即将目光投向了门外站
着的阿卡丽身上。

  「任务完成了,你麾下的忍者正在押送那些器械以及打扫沿途的痕迹。」

  在罗恩开口之前,女忍者那冰冷无情的艾欧尼亚嗓音随之响起,「有两人受
了点伤,还有一个被毒箭射中,不过你给她们配备的药物相当有效。」

  就像是单纯为了汇报任务进度那样,阿卡丽的目光冷冷地盯着罗恩,同时不
断在他身旁的锐雯脸上扫过。

  「很好。」

  罗恩点了点头,他缓步来到门边,将阿卡丽的视野完全的遮挡起来。

  而背后的希瓦娜也在锐雯的带领下走入了内屋,给两人之间留出了足够的谈
话空间。

  「那你呢,阿卡丽。」

  罗恩问道。

  「我?」

  女忍者迟疑了一会,随即略显无聊的敷衍了一句,「我很好。」

  「不,我不是指这个。」

  罗恩的眼中闪过一丝轻笑,「我是问你想要什么奖励。」

  「奖励?」

  阿卡丽的疑惑更甚,「我不需要。」

  「而且我应该告诉过你,完成任务是忍者存在的价值,我们不需要奖励。」

  但罗恩却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对方的眼神古井无波,好似那些教派中年迈古
稀的长老,但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眼神中多了点什么。

  是……漠视。

  阿卡丽第一次全身心的打量起这个男人的双眼。

  她能够从罗恩的眼中看到一种对生命的漠视……不,对生死的漠视。

  这种眼神她只从少数几个经历过重伤濒死的艾欧尼亚人身上见过,但罗恩的
眼神却远比他们要更加深邃。

  为什么?

  当女忍者的眼中透露出疑惑的时候,罗恩知道沉默只能帮自己到这了,他在
大脑中整理了一下调教思路,最后平静的开口:「那你为什么要亲自回来告诉我
这些呢?」

  「阿卡丽,均衡教派的暗影之拳,你大可如同以前那样消失的无影无踪,然
后让娜塔莎,或任何一个随行忍者来向我汇报这些,但你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虽然阿卡丽这种认真完成任务的态度并没有错,但罗恩还是用语言不断地曲
解着她的意愿,并提醒着【均衡教派】和【暗影之拳】这分别代表着让她不能加
入艾欧尼亚反抗军的「环境」和「身份」。

  没错,我为什么要回来?

  阿卡丽的眼神中不由得流露出一丝疑惑。

  是的,她为什么要给这个男人汇报情况,这从来都不是她一贯的行事风格。

  暗影之拳应该只完成自己的任务,至于任务结果怎么样,等那些女忍者们回
来之后,罗恩自然就会知道了。

  自己犯不着为这种事再跑一次。

  可,为什么?

  疑惑诞生,女忍者冰冷的脸色被更深邃的困惑和陷入问题的走神所取代。而
得到自己想要的反应之后,罗恩则理所当然的拿出了一张自己早就写好的卷轴。

  「这是什么?」

  脑海当中思索着答案的阿卡丽被短暂的屏蔽掉了拒绝的选项,她疑惑的接过
卷轴,旋即很直接的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你的奖励。」

  罗恩再一次的强调道。

  「我不需要这种东西。」

  女忍者眉头一皱,思索不出答案的她,或是想要逃避答案的她略微恼怒的呛
声道。

  「打开。」

  罗恩没有理会她的语气,他注视着那双猩红的眸子,颐气指使的剧情就好像
女忍者已经成为了他的囊中之物那样。

  他怎么敢这么和我说话?!

  被命令的瞬间,一种异样的感觉立刻涌上了阿卡丽的心扉,那仿佛从骨髓中
诞生而出的酥麻电流让她隐隐有些颤抖,但一贯善于隐藏自己的女忍者还是缓慢
地吐了口气,镇定的打开了手中的卷轴。

  「嗯?」

  看到卷轴内容的阿卡丽不可思议的望着他,「这情报你是从哪得到的!」

  「规矩可不是这样的,阿卡丽。」

  罗恩叹了口气,旋即伸出手掌,不偏不倚的按在了女忍者的脸上。

  「……」

  因为他的动作很慢,自己也察觉不到任何威胁的意味。

  就是这样。

  基于这种【理由】,卡丽并没有着急躲闪,任由那只温热的手掌用力按在了
自己的脸蛋上。

  但如果他敢扯下自己的面巾……

  罗恩能够注意到身前的女忍者突然做了一个相当细微的动作,她的肌肉用力
绷紧,小腿微曲,似乎随时都可能用那尖锐的手指或是衣服下藏好的武器打出致
命的一击。

  但他并没有做出阿卡丽预料中的轻浮举动,这种让对方做不出准确判断的心
理攻势让他在接下来的调教中占据了更多的优势。

  「你……」

  女忍者只能看到男人如同传教士一般注视着自己血红的双眼,他用手按住她
的脸颊,任由面罩下温热的鼻息在手掌中汇聚成湿润的水蒸气。

  在那张卷轴中,描绘出来的是罗恩从艾弥丝坦口中获得的一条信息,标明了
大概三百人左右的诺克萨斯军队受到命令,准备突击进入艾欧尼亚的腹地,切断
纳沃利兄弟会的补给路线,以造成他们在前线的骚扰受挫。

  这是他精挑细选的一条信息,因为急于建树功绩的缘故,这支小队错误的判
断了局势,没有带上足够的补给就踏上了行程。

  这会让他们在食物耗光的情况下沿途攻击艾欧尼亚的村庄,不断的掠夺,不
断的遭到反抗;在医术并不高超,魔法水平普遍过低的队伍中,缓慢地走向灭亡,
或是流窜进艾欧尼亚的腹地成为打家劫舍的土匪。

  「这是你的奖励,阿卡丽。是我对你的奖励,我给你的奖励。」

  「你可以随意使用它,不管是去告诉纳沃利兄弟会、影流。或者独自去做身
为忍者该做的事情。」

  罗恩平静的注视着阿卡丽的双眼,他强调着阿卡丽的存在,而并非是她所拥
有的称号或地位。

  这支注定灭亡的队伍并不会影响到整个战场的走向,但他们能够发挥出足够
的余热,让自己给这位女忍者导入一个意识上的「合理性」。

  即,只要她服从命令,便能够得到对初生之土战况有利的东西。

  「如果……如果我把这当做一个任务去完成呢?」

  当男人将手掌从自己脸颊上移开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寒冷促使着阿卡丽稍微
哆嗦了一下,她并不畏惧温度的流逝,只是那股蓄势待发的紧张感缓慢消散,让
她不由得从口中提出问题。

  她在讨价还价。

  也就是说,期望着更多的情报。

  罗恩饶有兴趣的眨了眨眼,这代表着阿卡丽已经跳脱出了服从均衡的既定思
维。

  因为想到了:只要完成任务就能得到更多的消息,所以她以自己的个人意志
选择了「任务」而不是「奖励」。

  这是【讨取】,而非【接受】。

  「你可以猜猜看。」

  罗恩含糊其辞的回答着,他不能给阿卡丽一个既定的目标、他要塑造的是未
知,是不断挖掘女忍者的好奇心,让她在自己的控制下尽快的转变成离群之刺,
然后再成为仅仅忠诚于他的女奴忍者。

  「但你任务失败的话,我会惩罚你。」他又说。

  「失败?」

  阿卡丽嗤笑一声,「只有你们这样的诺克萨斯人才会失败。」

  似乎是为了回应男人的自以为是,她的手指闪动,一枚反射着银光的苦无突
然在她的手中转动起来……

  「猜猜看,如果我现在要动手杀你,屋子里的那个诺克萨斯女人和希瓦娜有
多大的机会能够救下你?」

  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和自信,女忍者猩红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讽刺和
嘲笑,她的骄傲来自于这片土地的滋养,来自于一次次执行任务的成功和轻松。

  而罗恩也毫不怀疑她的实力,尽管与锐雯相比,阿卡丽在体质方面有些羸弱,
她的身体纤细,灵活,却不够结实。

  但实际上,在暗影之拳这个名号不断传承的漫长时间中,他们完善着自己的
训练,精进着战斗的技艺,寻找着更好的武器工匠,以及各种药草的使用方式。

  在这漫长的时间中,忍者的体质遭到了改变,她们的基因在那近乎自虐的训
练中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从「人类」向着「忍者」迈出了不可逆转的一步。

  也许只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但这种差异足以让他们和寻常人类大相庭径。

  而这也直接导致成为暗影之拳的忍者在草药和魔力的影响下变得近乎无法生
育,即便侥幸遇到了能够承受住自己血脉,并诞下亲子的伴侣,也要将后半生投
入到对自己孩子的教导和训练中去。

  【暗影之拳】是一台精密的杀人机器,在这不断的更新换代中,他们的基因
变得越来越强,但血脉却越来越稀少。

  直到阿卡丽之前,无法接受流派血脉灭亡命运的上一代暗影之拳开始物色养
女,他们将重心放在训练和武器的使用上,并尽可能的减少了魔法草药对身体的
影响。

  但即便如此,阿卡丽的父母们仍旧忽略了一个重点。

  在数千年来的漫长时光中,由暗影之拳们代代相传下来的基因血脉在这一刻
已臻完美。

  阿卡丽注定在忍者之道上天赋异禀,从她刚学会走路开始,暗杀、潜伏、伪
装、隐匿,这些复杂多变的忍者学识就变成了一种如同吃饭喝水一般信手拈来的
技巧。

  假以时日,她会成为整个初生之土上所有流派之中最灿烂的忍者,一柄完美
的,能够继承【暗影之拳】荣耀的武器。

  而有那么一刻,她的父母后悔了。

  因为他们知道,当阿卡丽变得足够完美,也足够强大的时候,就代表着暗影
之拳一脉彻底的丧失了血源传承的机会,她将会变得无法受孕,无法生育,彻底
的失去这一属于生命的神圣礼遇。

  正因如此,他们希望自己的女儿不要继承暗影之拳的命号,她应该遵循万灵
的恩赐,在麦田和篝火间翩翩起舞。她应该去找一个男人,去传承暗影之拳的血
脉,就这样平静的度过一生。

  他们甚至已经做好了让养女:霏来继承暗影之拳名号的打算。

  可命运就是这般离奇,阿卡丽注定要继承这个来自她血缘的宿命,而在不久
的将来,她又会抛弃它,在战火中寻找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当然,罗恩并不知晓这些独属于暗影之拳流派的秘密,但他知道面前的女人
绝非善类,即便是赫赫有名的诺克萨斯清算人在面对这样一个全副武装的忍者时
也绝无胜算。

  可她终究是血肉之躯,是初生之土上万千生灵的一份子。

  所以,当男人面带轻笑的着看向她时,阿卡丽终于翻了个白眼,她略微无趣
的收回武器,「但我不会这么做,跟诺克萨斯人不一样,我们知恩图报。」

  「当然。」

  罗恩点了点头,他顺着对方的想法继续下去,「任务和奖励,我都应允你。
所以你是准备拿走奖励,还是接受任务?」

  【我认为你是在找我帮忙。】阿卡丽本想这么说的,她想以这种关系从男人
那里获得情报,而不接受那些任务。

  可局势并非掌握在她的手里,罗恩给出的信息可以说是至关重要,它能够直
接的帮助到初生之土上所有反抗势力。

  女忍者无法考究他的信息来源,但不可否认的是,从刚刚运输器械的诺克萨
斯人小队,再到眼前的这张卷轴,罗恩必然有着继续获取信息的方法。

  而现在,对方在她的面前摆出了一道难题。

  选择。

  【忍者从不做出选择。】但阿卡丽现在就要决定,是奖励,还是任务。

  选奖励,她就可以将这则情报散播给别人,省下伏杀的时间和力气,也不用
再听从对方的命令。

  可这样的话,也就失去了继续从罗恩的口中获得情报,并支援反抗势力的机
会。

  选任务,三百人对她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自己可以完成,阿卡丽有这个自信。

  但问题同样存在:罗恩给她的下一条讯息是否与杀死这三百人所消耗的时间
对等呢?

  踌躇,疑惑。

  原本抛给罗恩,用来命令自己的机会变成了一道摆在面前的难题。

  她的大脑开始费力的思考,在处理其他任务,看护那些长老、杀死危害村庄
和教团的精怪时,她从未有过这种麻烦的思索。

  从来都是命令、服从,然后完成。

  但现在在命令之间加入了【选择】、【思考】,甚至是……拒绝。

  这些新颖的东西充满了女忍者的大脑,就像是一直被关在笼子里的野兽突然
有一天来到了荒野,她渴望着笼子的舒适,平淡,但却向往着在荒野中疯狂的奔
跑。

               最终——

  「你会怎么惩罚我?」

  阿卡丽又一次的提出了问题。

  她真的需要答案吗?

  罗恩注视着眼前绝美冷艳的女忍者,虽然对方提出了问题,但他必须小心翼
翼的审视自己的话语,分析对方的心理,在这一盘阿卡丽尚不知情的心战中取得
独属于自己的胜利。

  不。

  她需要刺激。

  在面对新奇的事物和伴发的风险时,大多数人都会选择退却,但也有另一部
分赌徒会作出截然相反的选择。

  可还有一种人,一种妄图向前,却被环境和认知束缚在原地的人。

  此时的阿卡丽便是这样,她的内心充斥着这种无法散去的矛盾心理,并因此
提出了问题,将解答的机会放给了罗恩。

  所以,她需要刺激,前所未有的刺激!

  任何的退缩和平和都会让她安于现状,但刺激不会,刺激将督促她的反抗,
激发她的怒火,让她拥抱一直隐藏在内心中的真实。

  就是这样。

  「你想知道?那么,站好,然后用力绷紧你的腹肌。」

  察觉到这一点的罗恩立刻下达了命令。

  「……」

  阿卡丽虽然略有不解,但正是因为自己抛出了问题,渴求着解答的女忍者还
是在男人的命令下握紧双拳,用力的绷紧了自己矫健有力的腹部肌肉。

  「闭上眼睛。」

  他拿出了两个配置药物时的棉塞堵住了阿卡丽的耳朵,紧接着将一瓶用于提
升敏感度的液体滴落在阿卡丽结实的小腹上,随着对方略微颤抖的身体,让它顺
着肌肉的轮廓缓慢的沁过小腹,直到被腰带和裤口的布料完全吸收。

  冰冷……

  当视觉和听觉被屏蔽后,药物的冰凉完全占据了阿卡丽的思绪。

  她不知道罗恩在做什么,但是基于一种奇怪的信任,自己任由事情发展到了
现在的样子。

  「呼!」

  然后,就在阿卡丽慢慢吸气的瞬间,罗恩突然抡起了自己的拳头。

  从骨骼到肌肉,从双腿到上身,瞬间爆发的凶残力量在他的血管中溢出,破
空的风声和涌动的气流,坚固的拳头一往无前,毫无意外的砸在了阿卡丽结实的
小腹上。

  小腹!

  罗恩的攻击目标并不是被他首先滴落下药物、紧紧绷起的腹部肌肉,而是在
药物流动过程中被缓慢沁过,阿卡丽完全没有预防的小腹、甚至是小腹下面膀胱!

  「嘭!」

  下一瞬间,当那凶横的力量在女忍者的身上爆炸开来的时候,这足以一招制
敌的铁拳将完全没有防备的女忍者狠狠地打飞了出去。

  「呃!」

  在巨力轰击下接连滚动数米的阿卡丽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当肉体落地停止的
刹那,她的脸色扭曲,牙齿紧绷,一抹随着震颤和打击而被激起的红润从她的耳
根溢出,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在冰冷的地面上蜷缩成了一团。

  痛!

  疼!!

  疼死了!

  纵然是暗影之拳的最后传人,纵然在战场上能够轻易的杀死一百个像是罗恩
这样的诺克萨斯士兵,但如同他所知道的,阿卡丽依然是血肉之躯。

  「唔!」

  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遭到这种程度的猛击,即便她能够忍住从喉咙中即
将爆发出来的惨叫,但那股钻心的剧痛还是沁入了她的每一块肌肉当中。

  很快,当阿卡丽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深沉的力量给她的肉体烙上了火辣
辣的痛楚,遭到殴打的皮肤和肌肉下产生了血液回流,妖娆肉体的痉挛带来了数
十倍的疼痛传导,刹那间绽放到每一根神经当中的冲击力逼迫着她的血肉散播出
炽热的高温,在绷起的皮肤上分泌出了一阵细密的汗水。

  混蛋!

  女忍者的双眸中闪烁着泪花,这并非是因为心灵的软弱,而是在巨大的冲击
和疼痛下,肉体不可控制的复苏了某些曾经被训练着去专门遗忘的本能。

  甚至,在阿卡丽的绿色面罩下,她紧绷的银牙锁不住从口腔中呲出的口水,
以及略微湿润的鼻腔流出了一道让她恶心的液体。

  而更重要的是……

  【下面!】在小腹遭受到这种程度的冲击之后,再也无法控制自己膀胱的女
忍者能够感觉到在双腿之间溢出的热流。

  我失禁了?!

  意识到那股液体是尿水的瞬间,阿卡丽的脸色在一瞬间从痛苦变成了愤怒,
又从愤怒变成了羞耻。

  这在残酷的一生当中,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失禁,更别提被一个男人打到失禁。

  「你!」

  大概五个呼吸的时间过后,终于控制住了自己尿道的阿卡丽抬起头,她冷冷
地盯着这个已经走到自己眼前的男人。

  尽管女忍者的肉体已经虚弱到极点,甚至没能从剧痛中恢复过来,但她发誓,
只要这个男人敢再做出任何一个带有攻击性的动作,那么他绝对不可能见到明天
的太阳。

  「起来吧。」

  出乎预料的是,罗恩只是居高临下的伸出手掌,还仿佛要将她拉起来那般向
前递了两下。

  这一瞬间的眼神确实让他感受到了死亡,但对于一个死过一次的人来说,这
样的眼神并不足以让罗恩感到畏惧。

  实际上,他更在乎从这个角度去审视阿卡丽的臀部,那饱满紧致的肉臀有着
恰到好处的完美形状,仿佛只要用手指轻轻一握,就能感受到极致的弹性和难以
置信的光滑。

  男人的冲动让他不由自主的幻想起来,如果让阿卡丽跪伏在自己面前,将这
丝毫不亚于艾瑞莉娅的绝世美臀高高撅起,那将会是一副多么诱人的光景。

  「你……哼!用、用不着。」

  阿卡丽冷哼一声,旋即一咬牙,虚弱的手臂猛地立撑,仿佛挣扎般用尽全身
力气从狼狈的蜷缩中爬了起来。

  「如果你真的失败的话,我对你的惩罚绝对不会像是现在这样仁慈了。」

  使出全身力气打了那一拳的罗恩佯装轻松的收回了想要扶起对方的手臂,他
已经不需要担心阿卡丽会拒绝自己的提议了,因为这位心怀愤怒的女忍者绝不可
能白挨这一拳。

  「我绝不会失败。」

  事实正是如此,阿卡丽在勉强调整呼吸后,咬牙切齿的挤出了这样一句回复。

  然后她看都没再看罗恩一眼。

  身为忍者所建立起来的世界观让她注定不会在他人面前显露出自己的柔软,
感觉自己膀胱都要被打炸了的女忍者夹紧双腿,不快不慢的走了出去。

  这一次,她倒是没有像往常那样,用罗恩看不见的速度消失在原地。

  也幸亏她还是血肉之躯。

  「呼。」

  当阿卡丽离开之后,罗恩不由得松了口气,调教方面的进展出乎预料的顺利,
但接下来的麻烦事仍然不少。

  他还有一些新的药物要调制、一些记载在圣树教派卷轴上的远古魔法要学习。

  除此之外,等会还要整理一堆运送过来的器械,以及表彰在阿卡丽的协助下,
出色的完成了第一次战斗任务的女忍者们。

  不过这就可以了,挖掘到阿卡丽一直潜藏在心底的一面就让他很知足了。

  更别提,初生之土上最优秀完美的反抗英雄艾瑞莉娅已经成为了他的仆人、
锐雯继承了圣树的力量并掌控了一个教派,身为巨龙的希瓦娜也在渐渐适应着她
作为奴仆与女儿的身份。

  这代表着他的计划正在有条不紊的实施着,甚至在征服辛德拉之前,就已经
拥有了在初生之土上立足的根本了。

  「比预料中要轻松,但……」

  遥望着住处外冰冷的水潭,罗恩忍不住地想起了艾弥丝坦给自己的上一条情
报。

  卡特琳娜。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