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47回:秦牧本,脑力游戏

第一文学城 2022-08-06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hmhjhc
  第47回:秦牧本,脑力游戏   首都,慕文青少年活动中心。   最近,秦牧本同志的心情很好。

  第47回:秦牧本,脑力游戏

  首都,慕文青少年活动中心。

  最近,秦牧本同志的心情很好。

  自己接退休了的老何的班,出任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的通知虽然还没有最终
正式公布,但是已经是人所尽知的了;局里一些乖觉的中层干部,已经改口一个
个「秦副局、秦副局」的了。这个副部级,自己等了七年了,终于算是落实了。
这不仅仅说明自己的政治生命可以再续辉煌,也彻底的印证了自己本来最担心的
情况:被作为石束安的党羽政治清算,没有发生,也不会再发生了。

  C 国的政治现实就是:升了,就是安全了。因为,具体到个人可以犯错,但
是「组织考察」是不会犯错的,因为组织,永远是正确的。

  何况,国家体育总局现在只有两个副局长,分管奥运的屠锦城副局长,还有
学院派出身的殷宁副局长,总局还有两个「副部级」位置的空缺,而其他几个司
局级干部都还火候,只有分管科教的宋旗兵司长还算个人选,但是毕竟太年轻不
够资历,怎么算……也该轮到自己补了。

  更让人兴奋的,是国际体育局势上的变化。今年夏天,是巴黎举办夏季奥运
会;四年后轮到东南亚的新加坡、吉隆坡、曼谷「三城联办」。当初申办竞争的
时候,这个象征着「体育无国境」和东南亚国家第一次申办的「三城联办」壮举,
算是开创了奥运历史的先河。但是,现在已经有很多风声在传,因为经济、政治
和「反奥运」势力等等原因,曼谷很可能会在最后一刻,宣布无法继续承担奥运
主办的工作。虽然按照国际奥委会的章程,是应该顺延到当年其他申办城市,但
是这么大的事情,又是临阵换枪的事,不是什么国家都有实力承担的。有一些国
际社会和国内的舆论,都已经在酝酿传言,C 国首都市,作为历史上申办奥运最
成功的城市,将不介意当一次「接盘侠」,临时接下这次夏季奥运会的部分赛事
的主办工作,从而在历史上,又一次成为奥运主办城市;虽然这次,要加个「之
一」。

  对于这个问题,党中央并没有明示似乎还在斟酌和观察民意,但是国家体育
总局和首都市委已经收到风声,可以向这方面去试探,媒体也已经开始在吹舆论
风。首都市委的申烈农书记是政治局委员,爱惜羽毛,心怀远大,当然不会对这
种传言进行表态;但是,首都市体育局祁阳民局长作为马前卒,已经在局党委会
议上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说过「咱们可以再办一次么」,没有中央和首都市委的暗
示,祁阳民敢开这样的玩笑?

  如果,这一系列不可思议的连锁变化,真的能够成真,那么在未来这四年里,
秦牧本也不指望再升了,只要在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分管国际事务的位置上太
太平平、安安稳稳的度过,四年后,奥运这个历史大典就算给自己轮到了……

  想想,那都是自己政治生涯不可磨灭的辉煌。一次世界奥林匹克夏季运动会
主办方的官方领导「之一」的身份,绝对可以保护自己一生的政治正确和稳妥谢
幕。就算是「合办城市之一」,就算是「主管领导之一」,那可是奥运啊,体育
世界里的最高殿堂。哪还了得!?哪得多少钱、多少人、多少资源、多少荣誉、
多少权力……哪怕只是在自己的手边顺便滚一滚,在自己的头衔边顺便烫一烫,
那也将是何等的炫目。

  他最喜欢这种「顺便」的感觉了。

  自己什么都不需要做,什么都不需要承担,只要自己在这个权力体系内,就
可以分到自己应得的一切。当然,可以少分一点,没关系,大头,给那些愿意承
担风险的人拿去好了……

  拿一点,捞一点,藏一点,安排几个亲支近派,睡几个女孩,在海外多备几
手后路……这在种级别的权力游戏中,根本不算什么,只是「顺便」而已。神奸
巨贪他是不做的,华鼎重器他也不沾染,他甚至对出任总局「一把手」都没有那
份野心,对于他来说,这种「顺便」的尺度,才是最舒服的了。这「顺便」两个
字其中的奥妙,也是他秦牧本最擅长的。

  ……

  比如,像今天这样的活动,表面上看起来,自己也就是「顺便」出席一下。

  今天,是C 国「青少年智力奥林匹克大赛」全国总决赛暨颁奖典礼。

  「智力奥林匹克」,原本是2005年由国际桥牌组织提出来的一个概念,最初
是将桥牌、国际象棋、围棋三项属于「智力竞技」的运动联合在一起,创办一个
综合性的国际运动会,计划在若干年后,将这些运动纳入奥运会的表演项目乃至
正式项目。C 国作为体育大国,又是智力运动项目明显的受益者,对于这个「智
力奥运」的概念,一向是比较支持的。到了近年来,智力奥运的项目已经扩展到
了6 个大项,分别是桥牌、围棋、象棋、跳棋、国际象棋和麻将。但是其进入奥
运会正式比赛项目的计划……却一再搁浅,没什么太大进展。一方面,很多「智
力赛事」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很有限,大部分国家根本没有参赛的能力;另一方面,
国际象棋、围棋、桥牌三项运动自身也发展得不错,很多职业高手更加看重的是
自身的头衔比赛,对于奥运反而觉得有点「格格不入」。这么一来一回,创办了
十几年,「智力奥林匹克」这一赛事项目的热度也逐渐下降,渐渐成为了边缘赛
事和边缘概念。倒是在青少年业余比赛部分,C 国自身的「青少年智力奥林匹克
比赛」还是坚持了几年,不过也逐渐沦为一项「升学加分项」的赛事……很多家
长,鼓舞着孩子来争夺这一比赛的省级、国家年龄段级的名次,也无非是为了
「小生初」、「中考」中作为一个加分项,而这么一来,这一赛事里黑箱操作、
暗通款曲、利益交换甚至买卖贿赂的事也不少。前几年,教育部就下达了文件,
禁止中考、高考中再以此项赛事的名次作为加分项。

  当然,文件归文件,也拦不住一些在文件涵盖范围之外的「其他因素」。比
如,今年河西大学就开了先例,创办了C 国历史上第一个「体育少年大学班」,
这属于大学自主招生,不在教育部统一考核管辖范围之内,河西大学已经以校内
文件的形式立下了尺码:凡是能够在C 国「青少年智力奥林匹克」项目中获得冠
军的学员,可以「优先考虑」。

  所以,无论如何,这一赛事都属于「正规不那么正规,民间也不那么民间」
的存在,虽然名义上是国家体育总局在主办,但也只是挂个头衔,秦牧本以司长、
即将接任总局副局长的身份来出席这种比赛的颁奖仪式,给总冠军递个奖杯,是
属于给了主办方很大面子的。对于他来说,也只能算是在百忙之中,抽空顺便出
席。

  ……

  但其实,他今天真正的目的……是借这个活动,特地来见两个人的。

  其中一个,其实只是个十三岁的初一小孩子。表面上,他是这次「头脑奥林
匹克」大赛中,围棋组的青少年冠军角逐者之一。按照这比赛的以往惯例,围棋,
作为C 国内部认可的「最高脑力运动象征」,围棋组的青少年冠军,大会会颁给
一个「头脑奥林匹克大奖」,这也是河西大学少年班招生的优先录取标准。而秦
牧本今天来这里,就是算好了,要给这个十三岁的「围棋神童」颁奖。这个叫宋
秋的小孩子,可不仅仅是个「业余围棋神童」那么简单……他是国家能源管理委
员会秘书长宋哲南同志的小儿子,是官场人称「宋公」的世代革命家庭老领导宋
恭同志的嫡亲孙子,也算是昔年洋务大臣和芗的嫡系后人;也是秦牧本的同僚,
国家体育总局科教司司长宋旗兵的远房堂弟。宋家是大家族,枝繁叶茂,虽然属
于太子党的核心派系,但是和自己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尤其是宋哲南秘书长,
那是要津部门的部会大员,已经属于整个C 国数得过来的实权大人物,「国家领
导之一」……就光凭这一点,他觉得,能来合个影,给这个大赛长长面子、提提
规格,替哲南秘书长的这个小儿子颁这个奖,挺好的。

  他当然无法抹去自己身上「茶党」的烙印,不可能和「太子党」有太深入的
合作。但是有机会给自己同僚的亲戚,给「太子党」第一大家族的后人稍微有点
「顺便的」友好表示,他觉得不会吃亏的。

  史老在南篱,不是就常和宋公一起下棋么?看着跟一对老棋友、老战友似的,
其实,一个是茶党昔日骨干元老「七副老」,一个是太子党宋家的幕后老前辈,
论政见其实是水火不容,棋盘之下各是代表了C 国政治力量的全面角力……但是
越是这种派系大佬,指点江山、摧动风云却只在秋枰谈笑之间,绝不会动丝毫喜
怒的气度,他一向很羡慕,认为自己也有必要多学习。

  还有另一个人,今天自己要见见,只是见见而已……

  说起来巧了,这另一个人,就是史沅涑的长孙、石束安的侄子石川跃。石川
跃今天会以河西省青少年代表队领队的身份出席这个活动。

  一眨眼,三年过去了,石川跃已经在河西省体育局站稳了脚跟。让秦牧本大
跌眼镜的是,这个纨绔官三代,居然在河西体育系统做的风生水起。这次,已经
是正大光明的作为河西省局的代表官员,领队代表团来首都参加活动了。当然
……石川跃其实是另有安排,要乘这次回首都……见见他的爷爷史沅涑,甚至有
可能探望一下他的叔叔石束安。这事……也瞒不过秦牧本。

  越是这样……他越觉得,自己有必要,来见见这个三年前,他亲自送出首都
的年轻人。

  谁能想到,自己当年送石川跃去河溪,不过是「顺便人情」,居然无心插柳
柳成荫,如今,石川跃不说事业有成、表现进步,至少很「稳定」,在省里的口
碑很好……这么一算,石家、甚至柳家,都算欠了自己一份人情。

  ……

  「秦叔叔……」

  石川跃是很懂礼貌的,在自己马上要坐上主席台时,他作为地方带队官员,
却主动挤开人群,绕过来,恭恭敬敬给自己鞠躬,又递送他那双修长有力的手掌。
秦牧本满意的,也递上自己的手掌,还故作三分惊讶。

  「啊呀……是小跃啊,好久不见啦,你这是……?」

  「我是河西省队的领队,带孩子们来这里出差……居然能在这里遇到您。」

  眼见会场里还在闹哄哄的,似乎有点时间,两个人干脆在过道转角里退让了
三步,真的好似故人叔侄偶遇一般,亲切的交谈了起来。

  「哦,都已经独当一面了么。哈哈……好事好事啊。怎么样,在河溪……生
活、工作还适应么?你们刘局长上次来开会,还夸你呢。说你年轻人有干劲,
『勇于有为』……哈哈。这四个字的评价,很高嘞。」

  「这都是领导的褒奖,组织上的培养,也都是秦叔叔您的关照……」

  「哈哈……我们小跃是越来越会说话了。」

  「秦叔叔,我是真心的……」

  「对了,这次既然来首都,见了你爷爷了没有?」

  「嗯……我已经向南篱那边申请过探视了,本来就是安排在今天的。但是这
不是有比赛么,爷爷让我改在后天去。」

  「是啊……你爷爷是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的,一向是先公后私襟怀磊落,令
人敬佩啊。」

  「是……」

  「你后天去,记得替我问候你爷爷啊。」

  「应该的。秦叔叔您这一直这么照顾我,也照顾我们家里,我爷爷其实内心
深处也是很感谢您的。」

  「哈哈……你这孩子,这话,就见外了。」

  「其实,我这次来就一个周末,所以还想挤点时间,去北山看看我那……小
婶婶。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

  「哦……这有什么不合适的?」

  「是,她现在一个人,其实也挺不容易的。不过说起来也不怕秦叔叔您见笑,
我和她实在不熟悉,就我出国前见过几次面。至于叔叔……」石川跃居然腼腆了
红了红脸,整个一个阳光清纯大男生的形象。

  「哦,这样啊,我明白……小跃啊,我们做人呢,要有原则。你叔叔的问题
是你叔叔的问题,既然小纪同志和你叔叔结婚了,那就是你的婶婶,你呢就是晚
辈;去探望一下,亲情往来,是应该的。你都来了首都了,不去探望,显得生疏,
反而也惹人非议么……显得你故意保持距离了。我们做人要坦坦荡荡,最重要的
呢,是要相信党,相信组织,相信法律……我们是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绝对不会
有连累家人一说的。」

  「是,秦叔叔,谢谢您,您的每次指点,都能让我茅塞顿开……」

  「哈哈……嗯,就一个周末,带队参加这个比赛,去探望你爷爷,还要去探
望你小婶婶,你也挺忙的嘞……还有别的安排么?」

  「哦,局里让我跑一趟首都市体育局,就是人才交流的事……首都市局和我
们河溪市体局要安排一批基层干部轮岗……我们市局童局长让我来见见……其实
首都的祁局长我没有拜望过,有点唐突啊……」

  「哦,阳明啊……我们也是老同事了。你见到他,直接说我就可以了……他
会安排的,哈哈,咱们小跃现在是越来越能干了,都已经开始了跨省工作了。嗯
……怎么,听你的口气,你们省局要调你去河溪市局?哈哈,不错啊,无论在省
局还是市局,这都是很好的历练……出任什么职务啊?」

  「……,那都是领导考虑的问题,我是基层干部,去哪里都是锻炼,去哪里
都是为人民服务……一切都服从领导和组织上的安排……」

  两个人还要继续寒暄……秦牧本的秘书小孟已经走过来,看了看石川跃,微
笑着恭敬着点点头致意,似乎想凑上来咬秦牧本的耳朵说说悄悄话,又似乎有点
犹豫……可能觉得这举动有点太鬼祟了。

  秦牧本也是一笑,大度的挥挥手:「有事直接说么……这是我的世侄,你们
见过的……」

  小孟连连点头:「是,石……主任么。见过见过。是这样的,秦局……那什
么,主办方说,决赛刚刚结束,颁奖名单出来了……」

  「嗯……」秦牧本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有点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他只负责颁
奖,管他名单上是哪家的小孩,这点事情小孟何必过来鬼鬼祟祟的和自己汇报。
再说了,他是大领导,只颁一个奖,那就是这次「头脑奥林匹克」围棋组的冠军,
不就是宋秋么。小孟一向机灵,还来说个啥?

  小孟笑得倒有点假:「是是……那个什么,主办方刚才说了,刚刚赢得这次
头脑奥林匹克大奖的,是……我看看啊……哦……来自筑基市南洋五中预备班的
女生……叫方小雨。」

  「什么?!」一旁的石川跃都愣了,有点不敢相信的脱口而出。

  连秦牧本这等的城府,都有点掩饰不住自己的惊讶,五官都有点小小挪位
……

  小孟更是忍不住略略露出几分讥讽的笑容,还是正色装模作样说:「啊…
…是啊,这次是很成功的。想不到,今天上午,围棋组最后的总决赛……居然是
一位女生赢了男生。主办方说,这也算是围棋运动推广方面,不拘泥性别的一个
很好的体现……」

  秦牧本再老道,也实在忍不住嘴角微微一咧……连他,都觉得这事实在有点
滑稽。

  这也太讽刺了!

  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次的「头脑奥林匹克大奖」,甚至河西大学那个
招生简章里的那条关于这项比赛的说明,从头到尾,都是为宋秋同学量身订造的。
宋哲南同志是现任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秘书长,炙手可热、手握重权的中央大僚
……像他的小儿子的「培养」这种事情,他根本不用出面,甚至不用提及,自然
有各个机关部门争先恐后的大开方便之门。老实说,以哲南秘书长和宋家的情况,
肯让宋秋同学留在国内,还抛头露面的参加这些所谓的「比赛」、「选拔」,就
已经够两袖清风、不搞特权的了……为了宋秋同学可以名正言顺、光明正大的在
小小年纪就获得本科学位,几个部门都算是机关算尽了,还特地安排了个比赛,
估计最后的总决赛,不再细分年龄段,甚至男女混杂参加,就是为了保证宋秋同
学可以过关斩将,光荣的拿下这个「C 国青少年头脑奥林匹克全国大奖」的头衔,
再光荣的顺理成章的以13岁的年龄去念大学本科……要知道,在围棋这种领域,
男女实力差距是明显的,要不是在青少年组,女子组参与混战,几乎根本没有胜
利的机会。让最后的总决赛变成男女混战,就是为了让宋秋同学可以顺利的赢下
比赛。

  谁能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小宋同学这位围棋神童,居然会……狼狈的,
在剧本如此做足的情况下,输给一个本来明显是陪衬的刚念完小学的女生……

  天啊,这让主办方怎么下台?怎么向哲南秘书长交代啊?

  还有……那河西大学本来为宋秋同学量身订造的一个名额,怎么处理?

  不过秦牧本毕竟不是小孟,也不是石川跃,他所有的表情,嘴角忍不住的嘲
讽笑容,都在刹那间转瞬即逝……又恢复了他一贯的亲切、慈祥、威严又仿佛空
洞无物的微笑。

  这是主办方头疼和尴尬的事情……也不管他的事。他只是顺便来颁奖的……

  他又握了握石川跃的手,胡乱说了几句闲话,还约他后天去总局约个时间
「谈谈工作」……才慢悠悠的去主席台了。前面……一堆男女已经谄笑着在迎接
他了。

  他笑容可掬的一一点头致意,还和几个重要干部、领队一一握手,心里却还
在琢磨:石川跃……要去见那个老石的小老婆?是个戏剧学院的大学生吧?老石
……真能享艳福啊?那小骚货叫什么来着?姓季?还是姓纪来着?石川跃去见她
干什么?这有什么好见的?

  真的……只是叙叙亲戚情?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