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女特务的SM特训】(绿帽外传上)

第一文学城 2022-08-06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永恒永恒
          【女特务的SM特训】(绿帽外传) 作者:绿野(我的笔名)
          【女特务的SM特训】(绿帽外传)

作者:绿野(我的笔名)
2013/01/20
首发于:sis001
是否原创:是
字数统计:9783
 
  

 
  ***********************************

  本人写文,想啥,写啥。大家看文,爱啥,看啥。

  写文乃我自由,不喜勿言。

  ***********************************

  「你们来啦,来办公室里坐。」我和妻子刘怡衣,微笑着,将几位穿着军装
的年轻人,迎进屋子,他们是军队宣传部的记者。

  其中一位女生礼貌的道:「没有打扰您两位谈事吧。」

  妻子客气的道:「没有,组织上说好你们要来,还真准时。」

  我道:「时间都为你们空出来了,我和刘怡衣,今天一下午就交给你们了。」

  女生道:「韩部长您就会开玩笑,衣姐和您都这么宝贵,我们可收不起您们
两位大人物。」

  妻子:「来,先喝口水。」

  「哎呀,一姐您别忙了,这样太给您添麻烦了。」

  
  办公室里。

  几位年轻人坐在椅子上,我和老婆坐在皮质的沙发上,与他们面对面的做交
谈。

  几个年轻人分别向我们自我介绍。

  刚才最先和我们打招呼的女生,名叫陆玲,外表看起来娇小可爱,年纪轻轻,
但实际上,她是军里新闻部的主编,听她自己说,她在部队里工作,已经快6年
了。

  陆玲身后跟着的几位男女青年,都是她的助手。

  陆玲:「这次我来采访的目的,主要还是想写一篇,关于您们两位,这次完
成的任务的详细报道。当然,我知道这些任务都是保密的,所以我们接到通知,
这次采访的内容,将只在国家特务机构里投放,不对其他部门宣传。主要是为了
促进特务学员的思想,和提高他们将来实战时的应变能力。」

  妻子微笑着点了点头,似对陆玲的话没有异议。

  陆玲:「那请老韩部长说,还是由您来?」

  我和妻子相视一笑,妻子道:「我来吧。」她说着,身子稍稍的往前坐了一
点。

  妻子身上穿着正统的军装,看起来飒爽英姿,但她裙底下伸出的双腿,却裹
着一双,极性感、极撩人的深肉色带花纹的丝袜。

  丝袜紧贴包覆着妻子的双腿,使双腿看起来更修长更有弹性,可是这双丝袜,
和她身上的军装似乎很不协调。

  注意到妻子丝袜的几个男生,他们的目光便总有意无意的瞟向妻子的双腿,
甚至过分的往老婆双腿间的缝隙钻去。

  作为特务出身的老婆,怎么会没有发现几个男生目光的不对劲,只是她好像
并不在意,甚至逗弄他们似的微微分开双腿,将双腿间微弱的缝隙,若隐若现的
曝露在几个男生的视线里。

  几个男生都似觉得只差一口气,便能看清面前美丽女长官裙底的春光,脸上
不禁露出猴急的神色,但他们又似害怕老婆发现,所以都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陆玲似一心想著采访妻子,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妻子和几个男生之间的小
动作。


  三个月前。

  我和妻子接到任务。

  即昭木登辉被妻子率领的女特务小队暗杀之后,他的余党又有新活动,带头
的老大,是昭木登辉的义子,昭木郑雄。

  比起昭木登辉,郑雄的罪恶,可说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竟然开办了一家吃人
俱乐部,被食用的对象,大多都是女性,他们把这些可怜的女人,称为肉畜。

  肉畜的来源,有的出自于日本本地,有的则是来自于中国。

  他们采用各种卑鄙的手段,绑架、诱拐、收买少女,然后统一运往俱乐部,
进行一段时间的调教后屠宰,供客人们食用。

  我们这次任务就是联合日本警方,将其组织彻底摧毁。



  任务前1天,部队公寓。

  我将整理好的行李一一打开,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

  老婆在浴室里,做出发前的最后准备,她将脱毛膏涂在腋下、阴户,肛门处,
然后等脱毛膏起效后,用一片塑料刮片,将身上的体毛全部去除干净,全身除了
秀发,光溜溜的不剩一根体毛。

  妻子这次任务,扮演的身份是女奴。化名为陈澜,本身是一位高知识份子,
内地女企业家,未婚,4年前沉迷赌博,将公司与自己一并输给了赌场,后被赌
场倒卖给了某间sm俱乐部,调教成为女奴,现今sm俱乐部经过她本人同意,
将她卖给郑雄,成为女畜。

  我则将扮演地下sm俱乐部的经理,送妻子赶往日本。

  

  深夜,沿海边境港口。

  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指挥着游轮上的水手和工人,将一只只大木箱运
上轮船。

  我领着妻子与接头的人碰面。

  与我们接头的是,穿黑西装男人的其中一位,名叫藤野,他是日本警方派在
郑雄身边的卧底。

  藤野会一点中文,不过讲的很生硬,我和妻子相视一笑,告诉他我们日语也
能沟通,藤野很高兴,快速的和我们介绍了一遍大致的情况,告知我们今晚将乘
坐这艘大船前赴日本。

  就在他给我们介绍的时候,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领头的男人样貌十分的骇人,一条长长的刀疤,横斜着划过他的大半张脸,
藤野向我介绍道:「这位是我们的副社长,鬼田先生。」

  妻子听见鬼田的名字,她不禁朝男人望去,脸上的表情似乎闪过一丝诧异,
但这丝诧异稍纵即逝,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我将自己的名片交给鬼田,鬼田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邪恶的微笑,
他道:「货呢?」他说的是中文,听起来很标准。

  我让出身后的妻子,走到鬼田的面前,妻子低着头,身子还伴着些许的颤抖,
表现的好像即害怕又担忧。

  鬼田挑起妻子的下巴,看见老婆秀美的俏脸,他先是一皱眉头,但又似觉得
哪里不对,摇了摇头,他试探的道:「我好像见过你?」

  妻子听见的鬼田的话,脸上的表情好像又惊异,又奇怪,她的眼睛看着鬼田,
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鬼田看着妻子的眼睛,许久,鬼田忽然「哈哈」大笑,他用手拍了拍妻子的
俏脸,道:「是我认错人了。」并对我道:「这个女奴我很喜欢,谢谢你们社长
的礼物。」

  我装作献媚的道:「鬼田先生喜欢,那是我们社长的荣幸。」

 

  鬼田朝身后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做了一个手势。

  一个黑西装拿起对讲机,说了几句话,一辆搬运车开了过来,上面放着一只
大木箱。

  打开木箱,里面放着一只黑色的铁笼。

  几个黑西装走到妻子的面前,让她脱掉身上的衣服,妻子偷偷的看了我一眼,
害羞的在众人的面前一件一件的脱光,露出赤裸、洁白的酮体。

  鬼田欣赏般的看着妻子,道:「真的太美了。」他走到妻子的跟前,轻轻的
拨开妻子护在胸前的双手,然后当着我们的面,将一只手按在老婆左面高耸的乳
房上,随即猛的用力揪起妻子的奶头。

  妻子被鬼田突如其来的动作搞得猝不及防,她「嗯」的双眉紧皱,跟着身体
忸怩的一阵剧烈的颤抖,并下意识的想用手去护住自己被捏疼的奶头,但是随即,
妻子的手停在了半空,她似乎克制住了自己身体本能的反应,然后竟向鬼田挺高
自己的酥胸,表情似很喜欢般的看着自己的乳头,在鬼田的手指间被狠狠的掐扁。

  鬼田满意的笑了,他道:「真是一条听话的母狗。」


  妻子被装进了笼子,然后笼子被封在木箱里面,被搬运车运走了。

  我经过搜身检查之后,鬼田让藤野把我领上游轮。

  船舱的酒吧里。

  藤野为了点了一杯酒。

  我道:「船开去什么地方?」

  「日本北海,肉畜俱乐部就在那里。我们这边的警力都安排好了,只要我把
信号发出去,他们就会开始行动,但行动之前,我必须确认郑雄在场,还有几个
他们重要的头目。」藤野和我说话的时候,不时警觉的看向四周,他说话的声音
很小,保证只有我们两个才能听道。

  我道:「好。」

  「在你们来之前,我已经接头了三批中国的特遣队员,帮她们潜伏进了俱乐
部,我看得出他们都是精英。」

  我浅浅的一笑,下意识的想到,林洁、叶媚、张慧虹他们也来了。

  特务工作都是绝对保密的,特务和特务之间没有联系,甚至互不相认,所以
林洁、叶媚、张慧虹她们潜伏的消息,组织上并没有向我和妻子透露。

  我只在一份报告资料上看到,林洁、叶媚、张慧虹先后去了三个不同的地方
考察学习,但这些考察学习的地方,对于很有经验的我来说,一看便知都是无中
生有的。

  只是那时候,我还不好推测她们,去了哪里执行任务,现在通过藤野告诉我
的情报,我便一下将几件事情联系起来,猜到了林洁、叶媚、张慧虹她们的去处。

 

  乘着夜色,游轮悄无声息的驶离了港口,往日本北海开去。

  次日早晨,吃过早餐,藤野把我带入船舱甲板下三层,告诉我今天有调教女
奴的训练,让我去瞧瞧。

  鬼田坐在一张皮椅上,悠闲的看着,一群赤裸的女奴整齐的站成一排,正在
认真的听面前一个上身赤膊,下身穿着迷彩裤和军靴,教官打扮的胖子训话。

  听胖子一口流利的中文,和他的口音,不像是日本人。

  胖子似在告诉女奴们在船上该怎么生活,告诉他们吃饭的时间和排泄的地方,
胖子指着女奴身后的一个个铁笼,告诉她们,那里是她们在船上的暂时居所。

  女奴们看起来大多有过sm的经历,她们脸上的表情,最多只有些许对未知
的担忧。

  然而在女奴们的中间,也有几个好似被拐卖来的无知少女,她们害怕、惶恐,
眼泪夺眶而出,有人甚至承受不住心里的压力,崩溃逃跑,但立即被穿着黑色西
装的男人制服,并挨了胖子狠狠的一顿鞭子。

  我的老婆也在女奴的队伍里,她脸上的表情,表现的好像尤其顺从,似乎将
胖子的每句话,都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然而在这些女奴里面,或许只有老婆清楚,她们将来可怕的命运,说不准哪
天,便会在郑雄的肉畜俱乐部里被宰杀掉。

 

  女奴们按照胖子的指示,全部爬着回到自己的笼内,胖子一一替她们锁上铁
笼,然后开启铁笼门下面一扇小窗。

  几个打扮像厨师的男人,分别将一个个狗用的小碗,摆在各个笼子的前面,
倒上狗食,并加上牛奶。

  女奴们面面相觑,偷偷望向身边笼子里的同伴,我想,只要有过sm经验的
女奴,不会不知道接下来她们应该怎么做,但似因为她们心里,多少还存有女人
的矜持,都不想第一个去做。

  只有当她们看见我的妻子,下贱的伸出舌头,向狗一般津津有味的,吃起狗
盆里的食物后,才陆续不情愿的和妻子一样,用舌头舔舐起狗盆里的牛奶和狗粮。

  
  藤野朝我使了一个眼色,似叫看鬼田此时的表情。

  鬼田他看着我的妻子,嘴角尽是满意的邪笑。

  藤野对我小声的道:「我很佩服你们的女卧底,她们是怎样训练出来的。」
藤野的眼睛盯着我的妻子,道:「你看她吃狗粮的时候,屁股还在轻轻的摇摆,
如果现在在她的屁眼里插入一条狗尾,那她简直就是一条真正的母狗了。」

  我听见藤野的话,心里一沉。

  我看得出,藤野对于妻子的表扬,出自他对妻子由衷的佩服,可是他不知道,
被他称作为母狗的女人,其实不仅是我的同事,还是我心爱的娇妻。

  或许是因为长期和妻子接触sm,接触各种变态的性,我和妻子的心理都产
生了扭曲,我看著眼前不远处的娇妻,看著她意犹未尽的,舔干净狗盆里的残渣,
内心一阵阵的悸动,涨起的鸡巴,在裤裆里一跳一跳的抖动著。

  
  鬼田走到妻子的面前,用中文对妻子说道:「还想吃吗?」

  妻子伸长舌头,眼睛不时望向狗盆,做出一副讨好的神情。

  鬼田却坏笑着解开裤子,掏出阴茎,尿液从他的马眼里喷射而出,淅淅沥沥
的往妻子的脸上洒去。

  妻子柳眉微微的一皱,但她又立即将自己的俏脸,迎上鬼田洒下的尿液,并
下贱的张开嘴,将自己的小口当做尿盆般,接住鬼田的尿液。

  尿液很快积满了妻子的小口,并从她的嘴角流淌下来,「呕……」老婆恶心
的一呛,却猛的喝下了一大口尿液,她痛苦的想要呕吐,可事实上,她没有做任
何的挣扎,双手牢牢的紧抓着笼子的栏杆,娇躯颤抖的,一口接一口的喝下鬼田
的黄汤。

  旁边的女奴都似看呆了,她们脸上的表情,似尽写着不敢置信。

  鬼田抖了抖阴茎,将阴茎伸进笼里,妻子还来不及收拾喝尿后的屈辱的心情,
又迅速的顺从的,将鬼田的阴茎含进口中,为他清理鸡巴上残留的尿液。

  藤野:「你没事吧?」

  身边的藤野似乎发现我好像在浑身发抖,我的手臂僵直的放在身体的两侧,
攥紧的拳头好像一块坚硬的岩石。

  

  夜里,藤野和我各提着一箱酒,来到甲板地下三层。

  一走下楼梯,便听见女人们,此起彼伏的呻吟声。

  女奴们有的被悬空的吊着,有的被绑在三角木马上,她们的身边,多多少少
站着几个男人,有的手里提着鞭子,不时的往女奴娇弱的身子上招呼,女奴们惨
叫着,或是发出欢愉的声浪。

  老婆被双手反绑,双腿被强迫分开着,骑在一只三角木马的上面,她的全身
香汗淋漓,似已在三角木马上待了不少的时间,一个男人蹲下身子,在她的双脚
腕上,分别绑上两个拳头大小的金属圆球。

  「呜哦!呜呜!」

  因为金属圆球的重量,老婆的娇躯立即下沉,木马三角顶端更深的嵌入了妻
子的屁股,可怜的阴蒂,几乎被木马的尖端压成了扁平,剃光了阴毛的肉屄,好
似被木马切成了两瓣。

  老婆极力的忍受著痛苦,每次因为身体的稍一挣扎,而被木马刺激的呻吟不
断。

  一个男人抡起鞭子,在老婆撅起的翘臀上狠狠抽打下去,「啊!」妻子肉臀
猛的一颤,随之身体本能的向前挪动着逃避,却马上因为下体的嫩肉与木马的摩
擦,而浑身战栗,失禁的尿液如泉水般,从木马的两侧流淌下来。

  惨剧发生了,一个未经调教女孩,似忍受不住变态们的折磨,她选择了咬舌
自尽,鲜血从她大张着的嘴里涌出,周围的男人稍一愣神,跟着立即解开女孩身
上的麻绳,把她从半空中放了下来。

  女孩躺在地上,喷涌而出的鲜血令女孩咳嗽不止,她的身体开始抽搐,似乎
因为窒息,不一会,女孩便不动了。

  始终在一旁不动声色的鬼田,这时走到女孩的边上,蹲下身子,探了下女孩
颈部的脉搏,然后猛的站起来,给了刚才一直陪在女孩身边的男人,重重的一记
耳光。

  男人头低低的,身体站直,用日语大声的道:「对不起!」

  鬼田朝男人做了一个手势,男人迅速叫来几个人,将女孩的尸体抬了出去。

  船舱里的气氛瞬间变得压抑,而令人窒息。

  妻子看着地上残留的血迹,她的脸上闪过一丝怨恨。

  藤野:「酒来了!酒来了!」

  我跟在藤野的身后。

  藤野走到鬼田的身边,为鬼田打开一瓶啤酒,并附到鬼田的耳边,小声的说
了几句,鬼田朝藤野点点头,嘴对上酒瓶口,仰面畅饮,然后他举起酒瓶,对着
周围的人用日语喊道:「继续!」

  周围人一片欢呼,似全都将刚才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妻子和所有的女奴口里都被戴上了口塞,似为了防止她们,像刚才那位死去
的女孩一般,咬舌自尽。

  藤野不知去了哪里,我只看见他一个人匆匆的走上楼梯。

  我来到妻子的身边,她那本只属于我的赤裸的娇躯的旁边,此刻围站着4、
5个讨厌的日本男人,他们肆意的猥亵住老婆的身体。

  一个男人递给我一只铁夹,笑着教我将铁夹,夹上妻子勃起的乳头。

  我的手在颤抖,妻子的娇躯似比我颤抖的更加厉害,她不敢看我,脸上的表
情充满了羞耻,她在我的面前,任由著男人对她身体的玩弄,喉咙里抑制不住的
发出呻吟,甚至达到了高潮……

  
  妻子的故事讲道一半,她停下来喝了一口水,水却顺着她的红唇边流淌下来,
一直流进她起伏著的胸口,妻子不好意思的抽出纸巾,有些慌乱的擦拭自己的胸
口和嘴角。

  在妻子叙述故事的同时,我的脑海里充满了她被调教时的情景,我的手始终
放在自己裆部的位置,遮挡著我隆起的下身。

  妻子身边的几个男生,他们早已喝干了杯子里的水,并不断对妻子吞咽着自
己的口水。

  陆玲俏脸绯红,一脸的羞涩,她一直将记录用的本子,隔着裙面,盖在大腿
的上面,似乎想掩饰自己躁动不安,互相摩擦著的双腿。

  妻子站起身子,拿来水壶,将男生们面前的水杯添满。

  她重新坐下时,没有及时的拉下裙子,男生们瞬间抓住了这个机会,他们吃
惊的发现,妻子裙里竟没有穿着内裤,肉色裤袜的裆部,已经深深的湿了一块,
几乎透明的贴在妻子肉嫩的屄上。

  我「嗯哼」的咳嗽了一声,几个男生立即有意识的将目光收敛了起来。

  陆玲道:「一姐,你真的很勇敢。」

  妻子道:「其实在勇敢的背后,更多支持我的,是救出那些受困女孩的希望,
我不断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坚持下去就是胜利。」

  陆玲听见妻子的话,不禁激动的站起身子,朝妻子敬了一个军礼。

  陆玲一直盖在腿上的本子,滑到了地上,我看见她裙面上,有个湿湿的三角
印子,好似阴户的形状。

  故事继续。

  离开很久的藤野,终于回来了,他推着一辆小车,来到我们面前。

  小车上摆着一个金属的圆盘,圆盘被一个巨大的金属罩子罩着。

  鬼田朝大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脸上洋溢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扭曲的笑容,
他对藤野道:「打开罩子。」

  「哇哇哇!」

  在藤野揭起罩子的瞬间,周围男人们的吼声瞬间炸开了锅,他们嚎叫着,欢
呼着,似一群发疯的野狼。

  女人们因为嘴里被堵着口塞,所以叫喊不出,可是如果她们能够叫喊,发出
的绝对不会是像男人一般庆贺的欢呼,她们一定会尖叫,撕心裂肺的恐惧的尖叫。

  盘子的中央,摆放着女孩赤裸的被煮熟的身体。

  她的身上缠着麻绳,似一只螃蟹般的被绑牢着,她的双手背在身体的背后,
身子蜷缩,双腿屈膝跪着,头贴在盘子的上面,向上撅起的屁股里插着一朵红花,
女孩的身上冒着热气,似刚刚出炉一般。

  看女孩的容貌,认出就是先前咬舌自尽的女孩。

  活着的女奴们,几乎都被吓出了眼泪,她们各个面容扭曲的,看着男人们一
个接一个的,经过被煮熟的女孩,从她的躯体上割下美味的肉来分食。

 
  鬼田一手拿着酒,一手端着小盘子,走到妻子的身边,他卸下妻子的口塞,
将叉有女孩肉片的叉子,递到妻子的嘴边,妻子犹豫半秒,似强忍着内心的愤恨
与恶心,努力的张开口,将女孩的肉吞进嘴里。

  妻子没有咀嚼,似乎不敢碰触到女孩的肉片,她直接将肉咽进了肚子……

  「呕!」

  忽然,妻子的忍耐似达到了极限,她奔溃的弓起身子,并从嘴里呕出许多粘
稠的唾液。

  鬼田看着妻子,「哈哈」的狂笑,戏谑般的重重的一掌,拍在老婆向后微撅
的肉臀上,发出「啪」的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

  他将盘子里的肉倒进自己的嘴里,然后绕到妻子的背后,将叉子倒塞进妻子
的屁眼,从一人手里拿起鞭子,尽情的往老婆的身上挥落下去……

  
  四天后的清晨,游轮靠上港口。

  女奴们重新被装箱,一个接一个的被运下船。

  意外的是,妻子没有像其他女奴一般,待在箱子里,她穿上了来时的衣服,
手挽着我的胳膊,和我一起走下船。

  藤野告诉我,鬼田想收我老婆做贴身女奴,但这是违反俱乐部法令的,一经
发现,当事人将遭到严厉的处罚。

  于是,鬼田拖藤野送了我一大笔钱,要我和妻子假扮情侣,装作是去俱乐部
参观的海外嘉宾,然后等船上这批女奴,全部被俱乐部宰杀以后,他再将我的妻
子收入囊中。

  说实话,我很高兴妻子能回到我的身边,但同时,我和妻子又不得不忧虑,
鬼田自私的计划,彻底的破坏了妻子与其他受害者的联系,并无法得知,在俱乐
部公开食用这些女奴前,把她们藏在了哪里。


  鬼田开车领头,交代藤野几句后,带着3辆装载着女奴的卡车走了。

  只留下藤野、我和妻子,三个人。

  我看了看四周,发现附近几乎看不到人,藤野和我们一样,也是第一次来,
不比我们对这儿了解多少。

  藤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发现竟然没有信号,藤野收起手机,用生硬的中文
道:「中国有句古话,船到桥头自然直。」

  我们跟着藤野,他照着鬼田的交代,开车带我们来到一家陈旧的旅馆,安排
我们住进店里。

  藤野把我和妻子分在一间,说是鬼田的要求,他自己则住在我们的隔壁。

  
  夜里,躺在妻子的身边,我的脑海里尽是这些日子,妻子在轮船上,被男人
调教的画面,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睡不着。

  蓦然间,我感觉妻子温暖的小手,摸上了我的胯间,我吃惊向身边的妻子看
去,看见她正一脸含情脉脉的盯着我。

  我一下抱住妻子,与她激情的吻在了一起。

  
  妻子的故事讲到这儿,她动情的向我看了一眼。

  陆玲:「你们的感情真好。」

  我道:「只有经历过风雨,才懂得珍惜眼前的彩虹。」

  妻子道:「我和老韩不仅是意义上的夫妻,我们还是战友,在这个世界上,
已经没有任何阻碍,能动摇我们的感情了。」妻子说着,下意识的将手与我握在
了一起。

  
  故事继续。

  这日,深夜。

  我和妻子在房间里面做爱,木质的床板在我俩人的交合中,「吱呀吱呀」的
响动著,妻子抱着我的背脊,双腿箍住我的屁股,坏笑的道:「你说,隔壁藤野
会不会听见我们做爱的声音?」

  我道:「这里隔音这么差,他一定听得见,而且肯定还听得很清楚。」

  妻子放荡的道:「那你说,他会不会也想肏我?」

  我挺起身子,将肉棒往老婆的屄里狠狠的一捅,道:「怎么不会,我看见他
在轮船里一直盯着你被调教的样子,你不知道,他的裤裆涨得好像一座帐篷。」

  妻子道:「那你叫他过来。」

  我心里一惊,道:「真的?」

  老婆道:「我们是夫妻的事情,藤野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鬼田要我和你假扮
夫妻,可是你却借机每天肏我,你说他心里会怎么想?」

  我说:「多少会有些羡慕吧。」

  妻子道:「你叫他过来,商量一下咱们之后的行动。」她说话的时候很小声,
似很不好意思在我面前提出这个要求,但我心里明白,妻子这样做的目的,完全
是为了要将藤野与我们团结起来。

  我走出房间,敲响藤野的房门,半响,藤野打开了门,我看见他面红红的,
裤子似刚急急的穿上。

  「藤野君,你在忙吗?」

  「没……没事……」他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害羞和心虚。

  「来我们屋里坐坐,想和你谈一下之后的工作。」

  「好。」藤野跟我走出房间,并不断整理身上的衣服。

  来到我和妻子房间的门口,门没有关,我让藤野先进去,藤野手一推,便抬
脚进屋,可是霎时间,藤野又停住了脚步,他看着房间里的妻子,像是惊呆了。

  房间里,赤裸的娇妻将自己吊绑了起来。

  她的双手背在身后,一条腿笔直的向上抬起着,几乎贴到了自己的脸庞,另
一条腿,吃力的点着地面。

  妻子看见藤野和我先后进屋,脸上立即浮起两片羞耻的红晕,然后当着我们
的面,口里娇柔的细语道:「请你们不要客气,尽情的享用我吧。」

  
  藤野在鬼田、郑雄的身边待久了,他似乎被耳读目染,对性的要求变得变态
而残忍。

  他的皮夹里面,竟藏着一排粗长不一的细针,他将这些细针晃在妻子的面前。

  我看到这些细针,立即明白了藤野的目的,想要阻止藤野。

  妻子却暗暗朝我使了一个眼色,似让我不要妨碍藤野,她似乎做好了决定,
想让藤野在她的身上得到满足。

  藤野道:「我喜欢看到女人痛苦、淫荡又楚楚可怜的样子。」

  他说着,揪起妻子左乳上勃起的奶头,将一根长细针,横着穿过了妻子的乳
头。

  「呜呜!」妻子的脸上立刻现出痛苦的神色,牙齿咬住自己的嘴唇,可是她
在痛苦之余,脸上的表情又似隐隐的好像十分的享受。

  妻子的眼睛,偷偷的望向藤野手里的另一根细针,然后立即害怕似的避开视
线,跟着,我却看见她视线低低的,盯着自己右面勃起的乳头,似在等待藤野手
里细针的穿过。

  藤野看着妻子,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他用手重重的掐起妻子的左乳头,将
尖锐的细针缓慢的,扎穿妻子娇嫩的乳头,他刺的很慢,似有意让妻子饱尝这份
痛苦。

  妻子的双眉紧紧的皱在一起,呼吸小而急促,她全身都在颤抖,豆大的汗珠
顺着她的面颊流淌下来。

  藤野一根接一根拿出皮夹里的细针,继而将它们全部刺入妻子的身体。

  妻子左面的乳头被三根细针穿过,右面的乳头穿着两根细针,下体的阴唇分
别被两根细针穿过,细针刺透阴唇,将阴唇翻开着钉在了妻子肉屄的两侧。

  藤野仔细的,连妻子的阴蒂也没有放过,他小心的拨开妻子阴蒂的包皮,然
后把针刺了进去,就在细针穿过阴蒂的刹那,妻子似奔溃般的,失声大喊了一声,
跟着源源不断的蜜汁,从她张开的穴口中淌了下来。

  藤野笑了,他用生硬的中文对妻子说:「你是个喜欢受虐的女人,鬼田最喜
欢你这种女人。」

  妻子喘息着道:「那你喜欢吗?」

  藤野稍一迟疑,随即肯定的道:「喜欢。」

  他抚摸著妻子被悬吊起来的修长的玉腿,对妻子道:「如果我们能活到任务
结束,我一定请你来我家里做客。」

  妻子眼神娇媚,语气酥柔的道:「去你家里做什么?」

  藤野道:「我会像今天一样,再好好的折磨你。」

  妻子鼻子里轻轻的一哼,娇羞的嗔道:「你休想。」

  藤野捏住妻子的嘴,用手指将妻子湿润的舌头夹到外面,然后把手里最后一
根细针,穿透了妻子的翘舌。

  「呜呜!」妻子俏脸扭曲的,伸长着舌头,她的口水一丝丝的顺着舌尖滴落,
妻子的眼睛瞪着藤野,似在怪他如此的狠心,但她急促而又娇喘的呻吟,又似在
感谢藤野赠与她的变态的快乐。

  藤野快速的脱下裤子,从后抱起妻子的屁股,将自己勃起的老二,一下插入
妻子早已淫水泛滥的湿穴,我发现藤野此刻,好像已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好
像变成了像鬼田他们一般的恶魔。

  藤野肏著妻子,手指弹钢琴似的,上下拨弄著穿在妻子乳头、阴蒂、阴唇里
的细针,将妻子的浪吟,演奏成了一首淫靡而又邪恶的乐章。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