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淫血鸳鸯】(4~6)出轨、乱、交换、阴谋

第一文学城 2022-08-07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射满天
作者:鱼水之 2022年/7月/7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0807               第四章 梦由心生

作者:鱼水之
2022年/7月/7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0807

              第四章 梦由心生

  男人上面揉搓奶子,下面抚弄阴部,一边刺激她敏感的乳头,一边在阴阜上
不停地揉,轻轻地拍,拍了又揉,揉了再拍,爽得她娇喘连连,不能自己。

  就在这时,迷雾中她似乎与唐绅对视了一眼,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唐绅如触
电一般。

  这个女人好像是老婆谢筱禾!

  在这个不知是现实还是虚幻的场景里,唐绅似乎可以听到这个女人的心理活
动,能感觉到她简直要疯了,哪怕没有老公,没有孩子,那也是身心上都无法接
受的感觉,可阴茎在阴道里那旋转直冲的猛烈抽插,就是一次次在催促体内的火,
火焰越发的猛,越发的急,一双诱人的腿不听使唤地张向两边。

  「快一点……别折磨我了,你快一点。」

  面对她春情荡漾的眼神,男人的节奏猛然间提速,那每一次的挤进,撕扯着
声带,让她的声音,不由自主的颤抖,女人的表情瞬间扭曲,都来不及反应,鲜
烫的汁水,令她万般羞耻的汁水,已经不要命地从屄里喷了出来!

  高潮了,那个端庄高雅,为人妻母的女人,可耻的高潮了。

  阴茎就像在猛戳她小腹里鼓鼓的汁囊,而那狂洩而喷的汁液,一发不可收地
溅在男人的大腿上,同时滑过她屁眼,一道道流淌,不是尿,是白带色泽的液体。

  「啊……止不住了……啊……止不住了……呀……呀……不要看不要!」

  「好一条骚母狗!」

  男人拍打着她的屁股,下了狠手,那高贵而不可侵犯的雪白细嫩的大屁股就
在男人的抽打下逐渐泛起了红印。

  他还在用言语羞辱,双双拧紧她肿胀颤抖的奶头,阴道里的节奏不顾后果的
狠,歇斯底里的狠,她高潮迭起的样子,难以想象平时的高贵和典雅,一次!两
次!三次!

  「母狗,骚母狗,背着自己老公在外面偷人,你老公也是个废物,自己鸡巴
不中用,让老婆独守空房,把这么好用耐肏的骚屄冷落那么久,倒便宜我这根鸡
巴了,哈哈哈。」

  在言语的不断刺激下,只见片刻的功夫,高潮叠起的女人再次湿透,凌乱如
溪的流痕,汁液沥沥地垂直滑落,从急渐渐变缓,越来越缓,最后滴落在地垫的
边缘上。

  「我从来没有这样的丢人过!为什么,难道我真的这么淫荡吗?」

  唐绅似乎听见了女人内心深处对她自己的质问。

  她无颜再面对唐绅的眼睛,自己狼狈不堪的大屁股,仍旧在高潮的余韵中痉
挛,不停地痉挛,阴唇下已淋漓尽致的屁眼还随着喘气的节奏在一张一合。

  她觉得身体里的那股火越来越强烈,快到了要爆发的边缘。

  她忘记了一切,整个脑海里近乎空白,只有本能的驱动,身体不断的上挺,
迎合深入自己屄里的那根可恶可恨又可爱的鸡巴。

  男人的技巧好的出奇,而且很明白女人的需求,她发出的信号很快得到他的
回应。

  「我和你老公哪个厉害?母狗?」

  男人虽心知肚明,但为了刺激女人的羞耻心,还是再次发出此问。

  女人沉默了。

  见女人不回答,男人又是一阵抽插,根根到底,随着一声长长的吟叫,丰盈
的娇躯猛的颤抖了几下便高高的挺起,丰腴白皙的大屁股僵立在半空。

  高潮,让身体变得更为敏感,享受着,颤抖着,很快更让她刺激难言的感觉
再次袭来,男人的肉棒顺着阴道涌出的热液向更深处钻去,似乎捅到了子宫颈口。

  一阵阵酸爽而又奇怪的感觉,让她迷醉,她只能任由他下流的侵犯,他抬高
她双腿,用力的扒开洁白肥厚的臀肉,灵活的肉棒更为深入,把她的肉穴干的似
乎要和她屁眼黏在一起。

  强烈的羞耻和从未有过的快感交替而来。

  「我和你老公哪个更好!」

  女人终于全线崩溃,语无伦次的大叫:「是,是你,是你好!」

  「我和你老公,谁的鸡巴大?」

  「你的鸡巴大,我,我老公鸡巴比你还大些,他以前也很厉害的,只是现在
不行了。」

  「那现在你老公是废物吗?」

  「他,他阳痿,他是废物。」

  女人喊出了这句话,似乎自己也得到了极度的放松。

  「我肏死你个大骚货!我要把精液灌满你的骚屄!」

  男人嘶吼着,进行最后的冲刺,那一下一下猛烈的抽插让唐绅惊吓的浑身颤
抖起来,女人的身体剧烈的抽搐,似乎丧失了身体的管理权。

  她的高潮来了,一波接着一波愉悦的快感冲击着她的中枢神经。

  她仅仅凭借着最后的理智说出了一句「不要」,但是却如同蚊子哼哼般,最
终淹没在充满欲望的浪叫中。

  「我要让精液流进你的子宫,灌满你的阴道!」

  「不,啊,不要,不要射进去!」

  女人的理智防线逐渐崩溃坍塌,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却没有一丝一毫想要抵
抗的意思,反而缠绕的更紧,男人吻了上去,女人的口水失控的流了下来,混杂
着她神秘淫荡的液体。

  一滴,一滴,滴在了地上,就像窗外的雨慢慢停下,也是一滴,一滴。

  「全给我吧,给我,把你滚烫浓稠的精液全射进我的屄里吧。」

  女人终于全面崩溃,双手在男人健壮的后背上抓勒出一道道痕迹。

  而此刻,听着疑似自己老婆谢筱禾的女人高潮过程中的诱人呻吟叫床,唐绅
的大鸡巴竟然神奇地勃起了,它早已发烫坚硬如铁,他忍耐不住用手往下掏去,
可隔着裤子刚一触碰到龟头,便感觉一股射精的快感冲上头脑。

  果然自己是个废物啊!唐绅身体也开始抽搐起来,精液一股股的冒出,最终
让他无力支撑双腿,瘫倒在地上,和那个凶猛的男人形成了巨大无比的反差。

  而那个男人虽然五官模糊,但笑声充满着胜利和挑衅,在唐绅耳边像狼嚎一
样难听,笑声渐渐远去,远去,直到听不见。

  当唐绅的双眼从无边的黑暗中看到了一丝光线,他慢慢的坐了起来,轻柔的
呼吸声在他的身边均匀的散发着,转头看了一下,老婆谢筱禾仍留在他身边甜美
的沉睡着。

  虚惊一场!原来是梦。唐绅用手伸到胯下一摸,内裤竟然是湿的,是被自己
的精液弄湿的!

  谢筱禾,唐绅那美丽而知性的老婆,蜷曲着裸露的身子窝在老公的臂弯里,
紧闭着睫毛浓厚的双眼,像个天真无邪的初生婴儿般安祥的睡着。一席蚕丝凉被
早已被她踢开来,只剩下一角紧紧地夹在她修长白嫩细腻的双腿之间。

  她那透过睡裙露出的饱满而白皙的粉乳,在早晨的阳光下显得更白了,粉乳
上一对玫瑰色娇嫩的乳头多么小巧可爱,任何男人看了都会垂涎三尺,都想嘬吸
上几口。

  「怎么醒的这么早。」老婆翻了个身。

  「没什么,做了个噩梦就自己醒了,你再睡一会。」

  唐绅随口答应着起了床,到洗手间换了一件内裤,又去到了隔壁的书房点起
一根烟,疏散着自己压抑郁闷的心情。

  在不了解的人眼里,唐绅子承父业,汉醒集团规模大,底子厚,万亿身家,
老婆又知性美丽,是一个贤内助,业务能力也很出众,一家三口幸福美满,应该
是没有什么烦恼的。

  其实不然,自从接手汉醒集团以来,唐绅工作压力很大,每天过日子都像提
线木偶一样被人操纵着,没有停歇,真的非常疲惫。

  上午七点多钟,大家都起来了,各自梳洗之后,保姆做了早餐。谈笑之中,
大家围坐一起吃早餐。期间赵婉玉忽然想什么似的,向唐绅说道:「小绅啊,你
有好长时间没去我们家吃饭了吧,我和筱禾她爸念叨你好多次了,你不会是嫌弃
我和筱禾她爸老了,无趣得很,不想跟我们聊天吧?」

  唐绅咽下一口牛奶,赶紧起身回答:「妈,您说哪里话,小婿巴不得天天在
妈……和爸身边呢,怎么会嫌弃呢。」

  唐嫒也「扑哧」笑道:「赵阿姨,我哥哥可不会嫌弃你……还有谢叔叔的,
他就怕你……还有谢叔叔烦他呢。——是不,哥哥?」说完狡黠地盯着唐绅。

  唐绅不理妹妹,向岳母说道:「等过几天工作不那么忙了,我带着筱禾、睿
儿,给二老请安去。」

  谢筱禾看到唐嫒笑得很有深意,问道:「宝贝妹妹,你笑什么呢?你们兄妹
是不是又动歪脑筋,有啥不良企图,不安好心?」

  唐嫒止住笑,正色道:「好嫂子,我和哥哥开玩笑,打赌,谁敢打赵阿姨屁
股一下谁就算赢了。我哥哥一直踌躇不前不敢对阿姨下手,哈哈,赵阿姨,您让
我轻轻拍一下屁股,我赢了好东西,分您一半!」

  赵婉玉脸红了:「阿姨可跟你们年轻人比不了,别跟阿姨开这种玩笑!」

  唐嫒笑道:「阿姨可不老呢,在我哥哥……和我眼里,您是青春永驻冻龄女
神呢。既然阿姨不让打屁股,那好吧,我和哥哥打赌就算谁也没有赢,谁也没有
输。平局!」

  唐威汉和安梦醒听着他们兄妹的胡闹,都笑呵呵地没说话。

  谢筱禾哪里想到他们兄妹之间的猫腻,一双美目瞪了唐绅和唐嫒两眼,继续
吃饭。

  饭后,谢树昌和赵婉玉夫妇告别,唐绅和谢筱禾夫妇上班,沈谋新和唐嫒夫
妇上班。生活又开始了新一天的轮回。

  唐绅虽然还是像以前一样殚精竭虑为汉醒集团忙得心力交瘁,但偶尔闲下来,
就闷坐在办公室痴想岳母那诱人犯罪的丰姿。有时候,开会中脑子走神,也是在
意淫岳母的奶子和屁股。幸好有老婆谢筱禾和妹夫沈谋新全力辅佐,才让集团正
常运转。所以,内心深处,唐绅是很感激妹夫的帮助的,这小子自从进了集团,
积极上进,管理能力超群,又能以公司为家,唐绅对他相当满意。暗中寻思,等
有合适机会,让妹夫做几件大项目,好好表现表现,趁机升他为副总,和谢筱禾
平起平坐。

              第五章 唐媛捉奸

  一个月之后,汉醒集团在总部接待了来自大洋洲的西澳国的大客户,最终谈
成了一笔价值一百亿的合作协议。谈判结束,做为东道主,唐绅率领谢筱禾、沈
谋新等集团负责人,在华耀大酒店设宴款待远方客人。

  西澳国的客户一行共六人,三男三女,其中四个人是公司骨干,另外一男一
女是精通中文的翻译。自从澳大利亚国解体,西澳国独立建国以来,一直和中国
交好,在经济领域的合作,多年来保持着可喜的增长势头。

  宴席结束,中方人员把西澳国的朋友全部喝趴下了。唐绅叫来酒店经理,叮
嘱一番,让他妥为照料,不能委屈了远方客人。

  一行人回公司后,谢筱禾也喝多了,就让司机开车,先送她回家了。沈谋新
却没喝多少,他问唐绅:「大哥,没事吧?大项目终于搞定了,嫂子也回去了,
咱们去按摩吧?我认识几个技师,手法特别高明,能让你彻底放松全身,舒筋活
络,别提多舒服了!」

  唐绅本不想去,但一来的确这么多天没日没夜操劳让他身心疲惫,二来看妹
夫兴致很高,不去会驳了他面子,就答应了。

  沈谋新和唐绅二人坐车,让司机开车来到市东区,在「兴东健康会所」享受
了技师的高超按摩技法,整个流程下来,两个人像帝王一样舒服,消除了一天的
疲劳。结束按摩后,沈谋新又领唐绅进了会所的「纹彩飞扬」纹身店。老板姓甄,
名叫「飞扬」,是一个精通纹身技艺的高手,很多人慕名而来请他刺青。

  唐绅左顾右盼,顿觉大开眼界,店里墙壁上挂满了精美的纹身图案,琳琅满
目。

  沈谋新说:「大哥,我请客,咱们也各自纹一个吧?」

  唐绅摇摇头说:「还是不要吧,不知道纹什么图案。」

  沈谋新说:「我来决定,肯定不会让你失望,怎么样?」

  看妹夫态度诚恳,唐绅只好点头。

  沈谋新把甄老板拉到一边小声交谈了很久,然后高兴地过来跟唐绅说:「定
好了。我寻思给大哥把图案纹在明显的地方,嫂子没准儿不喜欢,让你们两口子
再闹点儿矛盾,可是妹夫的大罪过了,我和甄大师商量了,就给大哥纹在隐秘部
位。」

  唐绅也不介意纹在何处,只是为了应付妹夫的好意,就听从纹身师的话,脱
了裤子和内裤,躺到了床上。

  由于沈谋新特意交待过,所以由甄老板亲自为唐绅纹身。其实甄飞扬是个不
到三十岁的年轻人,他面无表情,但没被口罩遮住的眼睛透着坚毅和冷漠,他让
唐绅仰面躺好,叫了声「王莹」,示意助手帮忙扒拉着唐绅的阴茎和阴囊。他的
助手王莹是一个年轻女人,虽然戴着口罩看不清整个面容,但眼睛又大又明亮,
肯定是一个美女。明显这个女助手见的多了,看见唐绅下体赤祼竟然没有一丝害
羞神情。

  倒是唐绅的鸡巴和阴囊被美女带着薄薄的医用手套来回扒拉,不禁有些不好
意思,盯着女助手美丽的大眼睛,唐绅几次失神,竟然鸡巴有了一点感觉,像刚
睡醒的蛇,居然微微抬起了头。美女助手也发现了手里的鸡巴的变化,明显感觉
到了鸡巴发烫,她双眼和唐绅对视,竟然略显羞涩,但这神色仅仅几秒,就恢复
到之前的冰冷无情。唐绅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气,吓得鸡巴又缩回去了。唐绅的眼
睛再也不敢和美女助手对视,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眼睛看向天花板。在唐
绅没注意的瞬间,美女助手眼光里竟然闪过一丝笑意。

  甄飞扬果然技术纯熟,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他就在唐绅的左腿大腿根内侧
纹上了一只幼儿巴掌大小的像野鸭子似的小鸟,这只鸟全身灰绿色羽毛,但脖子
和翅膀却是红色的,尤其它红色的喙好像饮过血似的,竟然顺着嘴角还在往下滴
着血,一滴两滴……栩栩如生,极其逼真。

  另一边,沈谋新由甄老板安排的一个女技师给他纹的,也是在左腿内侧,纹
的是一只全身墨色的振翅欲飞的雄鹰。

  唐绅看了看妹夫的雄鹰,又看了看自己的「野鸭子」,有些不悦:「小新,
你怎么纹的是一只威武的雄鹰,却让技师给我纹了一只野鸭子?你是不是在耍我?」

  沈谋新连忙解释:「我哪敢呀大哥,甄大师给你纹的不是鸭子,这是鸳鸯鸟,
滴血鸳鸯,你左腿上这只是雄的,右腿再纹一只雌的,正好一对儿!」

  唐绅本就无意纹身,一听还要在右腿纹一只,连忙穿裤子:「算了算了,不
纹了,就这一只吧!咱们该回去了!」

  甄飞扬也插话说:「唐先生,鸳鸯哪有纹一只的?」

  唐绅不听,说:「对不起甄先生,我本来也不想纹的,只是看我妹夫一片心
意,勉强答应了,说实话我父母都不喜欢纹身,从小就教训我和我妹妹,千万不
要学别家的孩子在身上刺青。现在纹在隐秘处,我父母是发现不了的,就怕我老
婆告诉我父母,惹父母生气。所以,另一只不纹了。」

  「这,这多难看……」甄飞扬还要说,沈谋新悄悄拍了拍他的肩膀,使了个
眼色,说:「没事的,钱我照付,我大哥不想纹就算了,听我大哥的。」

  甄飞扬只好作罢。

  回到家,家里人都吃了饭躺下了,唐绅跟老婆打了个招呼「我回来了」,就
匆匆脱了衣服换上睡衣,幸好谢筱禾没有发现他大腿根的异样。

  其实唐绅多虑了,夫妻两个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做爱了,都习惯了彼此上床就
睡互不相扰的「默契」,谢筱禾根本不会注意到他大腿根部有什么「滴血鸳鸯」
或「淫水鸭子」的。

  在平淡的没有波澜的生活中,又过了半个多月。唐嫒一直没有发现老公和烂
女人的外遇,倒是霍通越来越多的接近她。因为是老同学,又是副校长,唐嫒也
不好太强硬地拒绝,而且还要靠他监视自己老公,所以唐嫒虽然不假以颜色,但
也不拒人千里之外,就这样暧昧着。

  有一天,是周六,保姆余姗姗抱着沈嬛回家了,只剩唐嫒一个人正在家里准
备晚饭,由于今天是老公生日,唐嫒还买了一个大蛋糕,等老公回来一起吃,忽
然霍通打来电话,说是在「醉仙大酒店」发现了她老公沈谋新和一个女的,不知
道搞什么鬼。唐媛立即火冒三丈,告诉霍通在「醉仙酒店」门口等着,她驱车赶
去汇合,一起去抓奸。

  唐媛开着自己那款比亚迪- 汉红色新能源轿车奔向醉仙酒店。中途又在路边
快充站充了十分钟电。到了酒店门口,果然霍通焦急地在那里等着。

  看见唐媛下了车,霍通迎上来问:「怎么才来?那对狗男女早进去半个多小
时了!」

  唐媛道:「我一接到你电话就往这里赶,谁知电量不足,就只好去了附近快
充站充了电,就耽误了些时间。——你确定看到的是我老公和贱女人?」

  「我的能力你还不相信?你交待给我的,我什么时候不上心了?你让我多注
意你老公行踪,发现可疑就给你报告,这不,周六休息日我都没有休息,终于让
我发现你老公和一个衣着鲜艳靓丽的女人进了酒店!」霍通得意地说。

  「哼!我老公那个王八蛋,跟我说公司有应酬,让我一个人在家好好休息,
原来他和贱女人开房去了!我非阉了他不可!」唐媛气鼓鼓地说。

  霍通边走边说:「嫒嫒啊,这些天你让我跟踪监视你老公,我可辛苦了,累
死了,担惊受怕的,省怕被你老公发现。你怎么不给老同学一个好脸色?这次我
帮了你,有时间我请你看电影,你不能再拒绝了吧?」

  唐嫒哪有心情跟他调笑,不耐烦地说:「行行,这次如果捉奸在床,看电影
就不必了,我怕你夫人吃醋。不过我可以请你吃大餐,行了吧!」

  说着,两人进了酒店,在门童「欢迎光临」声中,走了进去。在大堂询问时,
吧台接待员却以「本店尊重个人隐私,不能随便透露顾客信息」为由,不肯说出
沈谋新订的是几号房间。

  正在和美女接待员争执不休时,电梯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的赫然是沈谋新,
他身边还有一个穿着白领工装制服的戴着墨镜的优雅美女,唐嫒仔细一看,竟然
是嫂子谢筱禾。

  看到唐嫒和霍通,沈谋新惊讶地盯着霍通看。谢筱禾倒是像没事人似的,夸
张地给了唐嫒一个拥抱,大声说:「嫒嫒妹妹,你怎么在这里?来接你老公的,
还是接嫂子我的呀?」

  唐嫒狠狠地盯了霍通一眼,转过头冷冷地向沈谋新和谢筱禾问道:「你们俩
怎么在一起?来这里干什么?」

  沈谋新这才注意到老婆在生气,有些诧异地回答:「今天公司和乌拉尔国的
客户谈判,晚上帮他们在这个酒店订了两个房间,刚才我和嫂子陪他们吃过饭后,
送他们回房间。——你们怎么在这里?这位兄弟是?嫒嫒,不给你老公介绍一下
吗?」沈谋新锐利的眼光盯着霍通问唐媛。

  霍通没等唐嫒说话,抢先回答:「叶先生谢女士你们好,我是唐嫒的同事,
育英中学副校长,我叫霍通,也是唐嫒的大学同学。」

              第六章 疑心疑鬼

  「哦,年纪轻轻的就成了副校长?后生可畏啊!」沈谋新皮笑肉不笑地恭维
着。

  沈谋新深邃的眼睛一直在霍通全身上下扫描,好像对霍通这号人物产生了难
以捉摸的兴趣。霍通被沈谋新打量得有些心虚,心里惴惴不安:「难道他发现了
我对他老婆产生了暧昧情欲?」霍通不禁额头冒汗。

  其实霍通长得还算不错,虽然没有沈谋新帅,但是比他高几公分,也健壮不
少,如果说沈谋新是那种清秀的小鲜肉类型,霍通外表就是一副粗犷大汉样子。
但事实上,霍通可不是大老粗,而是一个文武双全的男人,上大学时就是学习尖
子,现在成了育英中学副校长,也是实至名归,并且他业余时间学习散打,还参
加过民间爱好者散打比赛,竟然还得过轻量级冠军。

  只听沈谋新向霍通说道:「霍通兄弟是吧?我看咱们挺有缘份的,找个时间,
咱哥俩好好坐坐,我请客,怎么样?」

  「好好,新哥盛情,兄弟怎敢不从?兄弟随时恭候!」霍通擦了擦额头上的
汗,讨好地说。

  唐嫒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不由得对霍通很是鄙夷,心说:「好你个霍通,自
称一个人能打五个,干嘛这么怕我老公!」唐嫒没好气地问沈谋新:「你们是陪
乌拉尔国的客户来着?」

  谢筱禾回答:「是啊嫒嫒,你不相信你老公啊?那你总相信你哥哥吧?给你
哥哥打个电话求证一下就是了。」

  唐嫒看嫂子的表情不像是说假话,语气软了下来:「嫂子,今天是你妹夫生
日,你妹妹买了蛋糕做了几个菜在家等着他回家,但是久等不回,把我急得跟什
么似的。早知你们陪客户,我也不用这么担心了嘛!」

  谢筱禾转头向沈谋新说:「妹夫,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别怪嫂子数落你,家
里放着这么好的老婆,你工作再忙也得给她打个电话汇报一下呀!」

  「是是是,嫂子批评得对,下次不敢了!」沈谋新连忙认错。

  大家都说开了,没有了芥蒂,四个人就在酒店要了一桌好菜,美美的吃了一
顿。

  就这样,千篇一律的日子又过去了四、五个月。这几个月来,汉醒集团业务
繁忙,唐绅连春节都没有好好过,也更没有时间去想岳母的美体,妹妹唐嫒也没
有「帮」他达成睡岳母的心愿,当然唐绅本来也没有把妹妹说的话当回事,不过
唐绅好奇的是,这几个月时间怎么不见妹妹给他打电话,以前可是经常打电话要
这要那的。

  但最令唐绅感觉奇怪的还不是妹妹唐媛,而是自己的老婆谢筱禾,以前老婆
天天晚上缠着他做爱,那怕是从自己接手家族企业之后,自己的鸡巴不听使唤之
后,老婆还是经常晚上用嘴用小手折腾,想让老公的鸡巴抬起头。可是,刚过去
的几个月,老婆谢筱禾居然一次都没有折腾他,并且经常晚上出去,还有周末不
回家,说是同学聚会、闺蜜出国践行、朋友回国接风……理由似乎很充足,但唐
绅总觉得不正常。

  是的,唐绅怀疑老婆出轨,并且猜测:一定是自己鸡巴不行,老婆受不了才
找男人的。但如果猜测是真的,为什么老婆还像以前那样对自己温柔体贴除了性
生活其它一切照旧?不该是移情别恋对自己老公没好气吗?难道老婆没出轨?都
是自己疑心生暗鬼?

  晚上唐绅先让老婆下班回家,自己加了一会儿班儿,从公司出来漫无目的的
在城市街道开着车转悠,走了好几条街,怎么也驱不散心中的疑虑和焦躁。

  现在是春节过后,早春刚至,夜里的风有些凉。唐绅把车停在路边,下车迎
风踟蹰而行,让冷风清醒自己的头脑,吹跑烦乱的思绪。走了一段路,又折回来,
站在车旁边发呆,就这样脑子空洞洞地呆立了半个小时,才上车。

  唐绅心事重重地驱车回到家。

  「老公,爸妈他们等你不回,都先吃过饭了,孩子在他爷爷奶奶房间睡了,
不用管了。——我给你把饭热一下,咱俩一块儿吃吧?」老婆谢筱禾对他还是那
么亲热,还是那么体贴。

  今天老婆穿着一身淡蓝色的齐膝雪纺裙,上面是一件白色的短衫,栗色的卷
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弧度披在肩上,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
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她的身材高挑,容貌动人,尤其是那雪白胸脯上面的一对乳房,即便在宽松
的外衣遮挡下,依旧能够给人以一种傲然的错觉,弧线起伏,凹凸有致。

  最让唐绅感到满意的是老婆的屁股,很大很圆润,呈现优美性感的曲线。

  「看什么看,都老夫老妻了,我身上哪里还有你没看过没摸过的?快坐下来
吃饭!」谢筱禾眉头一皱。

  唐绅连忙坐了下来,忍着心中的焦虑,机械地往嘴里扒拉着米饭。

  今天的老婆虽然仅仅是画着淡妆,但是气场强大,毕竟任职副总已经两三年,
平时颐指气使惯了,自然有些派头。

  除了屁股肉乎乎地恰到好处以外,老婆没有一点儿生过孩子三十出头的为人
妻母的样子,身材高挑的她站在那里就好像是电影海报中的模特一样,尤其是那
一双大长腿,上面配着肉色的丝袜,显得更加的高挑。

  「今天晚上我得出去,我们几个同学给中学时的班主任庆祝生日,很有可能
很晚才会回来,你先睡吧,不用等我。」谢筱禾夹了一口菜,喝了口粥,看也不
看唐绅自顾自的吩咐着。

  「嗯,知道了。」唐绅应付着,心里却不知在想什么,也许是被美艳的老婆
又勾起了藏在身体深处的性的欲望。

  谢筱禾匆匆吃完饭,穿上御寒外衣,先开车走了,唐绅扒拉着米饭,三口并
两口吃完,紧跟其后,悄悄跟踪在她车后。

  唐绅担心老婆发现,不敢太靠近,在城市里跟了几条街竟然跟丢了。唐绅懊
恼地下车四处观望,哪里还有老婆的汽车影子?灰心丧气中,唐绅发现路边有一
个「幸福超市」,想给儿子和老爸老妈买点东西回去。于是,把车停好,快步进
入超市。

  唐绅挑了一些儿童玩具,是买给儿子的,还选了一些老年人爱吃的东西,是
给爸妈的。

  在收银台结账后,唐绅提着这些东西正准备驱车离去的时候,忽然看到店门
口不远处停了一辆豪华的红旗超跑,随后从车上下来两个身影,因为视线太远,
非常模糊,但可以看出女人虽然被帽子捂得很严实,身材一流,一定是个美女,
唐绅定睛一看竟然还有几分像是妹妹,不过这个念头很快被他否定。

  「嫒嫒怎么可能和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两人挽着手,举止亲昵呢?自己的
妹妹自己了解,她一向喜欢放学后就在家待着,不喜欢逛街的,怎么会和除了妹
夫之外的男人出门呢?」

  但毕竟那个女孩儿太像妹妹,这使得唐绅起了好奇心,想一探究竟。因为唐
绅和唐嫒从小兄妹情深,血缘中有一种莫名的联系,自然让唐绅不得不关心那个
女孩儿到底是不是妹妹。但如果真的是妹妹那唐绅心中自然是疑惑不已,而且看
这个样子,举止也非常的不正常,真的是的话,那难道妹妹出轨了?唐绅有些心
神不定。

  只见那一男一女向路边的「华联商场」走去。

  唐绅赶紧把东西放进车里,迅速跟了上去,躲在商场川流不息的人群中,远
远偷望着他们的举止。

  前面那一男一女勾肩搭背地边走边说着话,进商场以后,那女的便脱下外套,
又把帽子摘了下来,都递给身边的男人拿着。

  脱下外套后,女人里面穿了一件棉质粉红色连衣包臀短裙,脚踩黑色长筒靴,
斜挎着一件浅蓝色包包,薄施脂粉,淡扫蛾眉,举止优雅大方,表情却透着一丝
清纯可爱,好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脱俗仙子。

  尤其是和那个男人走在一起形成的反差,让她更显高贵,不可侵犯。

  那个男人虽然也不难看,而且有一米八几的身高,很是健壮,但却是一副油
腻的打扮,虽是穿着十分名贵的服装,却处处透着一股老土,大金链子让人感觉
会把他的脖子挂断,手表也是发着金光,一身都是名牌。

  唐绅恍惚间觉得这个男人有点眼熟,但是却始终想不起来他是谁。

  唐绅寻思,如果那个女人是妹妹,而且真的出轨了,为了她的家庭,孩子,
为了她美满的婚姻生活,作为哥哥,唐绅都必须要劝说她悬崖勒马。

  女人和男人虽说姿态显得亲昵,但是神色却局促不安,忽闪忽闪的灵动眼睛
不时瞟着四周,那个男人仿佛偏偏就要作怪,竟然将手放在女人屁股上用力抓了
一下,女人扭过脸冲着她轻轻拍打了一下,看上去好像是在责怪,但可能因为其
温柔的性格,让人看上去感觉更像是调情。

  「别闹,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女人脸涨的通红,面带愠怒,很显然她是因惊慌而愤怒。

  如果真是妹妹,那么这种事情着实让唐绅惊讶,妹妹为人师表,一向是三观
很正,对待爱情更是忠诚不二,几个月不见变化能这么大?唐绅摇了摇头想看清
到底是谁,也想确认自己没有眼花。

  很可惜,唐绅还是看不太清,又不敢太走近,怕被发现。

  不可能的!唐绅对自己说,如果真是嫒嫒,难道他们真的是那种关系?不对,
不可能!以妹妹的个性,以她和妹夫那么好的感情,怎么可能那样?

  唐绅在心底嘲笑自己多疑,本来是跟踪自己老婆,疑心老婆出轨的,没想到
老婆跟丢了,却发现一个疑似妹妹的女人。但还是决心要把事情探个明白,于是
远远跟着,透过商场里熙熙攘攘的顾客之间的缝隙观察着。

  他们两人进了商场之后倒也安分,没有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一直在
挑选东西,这点和妹妹真的很像,唐绅知道妹妹性格一向很挑剔,以前他还多次
都嘲笑她有选择恐惧症。

  但是单单凭借这点,还是不足以认为她真的是唐嫒。

  果然他们在商场足足挑了有两个多小时才终于拎了一些东西出来,袋子里露
出来的一个盒子,唐绅看到是一株人参,看包装的样子比自己刚才买的大包小包
的贵重的多,不过那个男人在结账的时候却没有丝毫犹豫,取卡的时候干净利落,
刷卡的时候英俊潇洒,结束后男人把脸贴过去索吻,却被女人推走。

  「你干什么啊!」

  女人显然非常头疼,但男人不依不饶,最后女人面露无奈的神色在他的脸上
亲了一口,飞快的如啄木鸟一般,但神色中却丝毫没有嫌弃他如同流氓一般的形
象。

  唐绅摇摇头,这肯定不是妹妹了,如果真的是她,别说是这种如同暴发户一
样的社会地痞流氓,就是长相还可以的小鲜肉想要接近妹妹也是难如登天,如果
是真的,那么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就不知道这男人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能将高
傲的妹妹调教成这样。

  太阳不可能从西边出来,所以这不可能是妹妹。唐绅自己跟自己说。

  「满意了吧!」

  女人红着脸,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害羞,匆匆奔出商场,急忙躲进车里。

  等到两人回到车里,看着男人带着女人驱车离开,唐绅才敢走过去,茫然的
发动了车子。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