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神雕侠绿】71

第一文学城 2022-08-07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那夜丨风情
作者:那夜丨风情 2022年6月29日发布于第一会所 字数:14946              第七十一章 再次受辱

作者:那夜丨风情
2022年6月29日发布于第一会所
字数:14946

             第七十一章 再次受辱

  耶律齐扯起衣服围住下身,从床上跳下来,望着神秘人。

  他这密室虽谈不上多么隐秘,对方却能神不知鬼不觉走进来,下人都不曾惊
动,就连他自己也堪堪发现,耶律齐不禁心中惊诧,不敢轻举妄动。

  神秘人瞧一眼光屁股的小龙女,似是怒其不争,略略摇头,又望耶律齐,淡
淡道:「耶律公子……这骚货属于我,你想玩她也无不可,不过……」

  小龙女听他这样说,心中一阵失望,却听他继续道:「不过,此刻我没兴趣
让她伺候别人,所以……我要带走她。」小龙女心中又一喜。

  耶律齐听他言,似是同道中人,当下道:「敢问阁下是谁,我们认识吗?」
很显然对方认识他,耶律齐觉得应该也见过对方。

  神秘人道:「自然认识,你我相识已久,癖好相同,我也不为难你,把她给
我,我既往不咎,如何?」

  耶律齐回瞧小龙女一眼,道:「这等绝色骚货,稀缺尤物,如果我说,我也
想据为己有呢?」

  神秘人笑道:「她只属于我。」然后对小龙女道:「你先走吧,看来我需要
跟耶律公子谈谈了。」

  小龙女起身下床,双腿一软,神秘人目光望来,她羞惭低头,慢慢走向门口,
忽而回头,美目一凝:「真的是你吗?」

  目光对视,神秘人微微一笑,道:「去吧,杨过在等你呢!」

  小龙女不再言语,来到外面捡起衣服穿上,独自去了。

  她一路三回头,回到住处,坐下来呆了良久,忽而痴笑,提起雌雄双剑去寻
杨过。

  天色早说黎明之际,小龙女走上街,一路而来,却见杨过正往回走,她心中
一喜,迎上前去。

  街上冷清无人,晨曦淡淡光线照亮彼此,目光对上,千愁百转,小龙女不说
话,杨过也不说。

  良久之后,小龙女把剑掷向杨过,娇声道:「过儿……接剑!」

  眼见「淑女剑」飞过杨过身边,他却不接,小龙女心中失落。却见杨过蓦地
转身,把剑抓在手中。

  小龙女心花怒放,娇滴滴道:「过儿,看姑姑骚姿剑法!」身子往后一样,
「君子剑」后指,身子却贴地滑行,以滑跪之姿直扑杨过胯下。

  杨过两腿一张,就见小龙女从他胯下滑行而过,然后俏丽雪影在他身边一转,
一双藕臂便搂住他脖颈,倾情送吻。

  午后,趁着霍都不在,一名丐帮弟子走进黄蓉房间,很快又走出来。

  黄蓉拿着到手的药材明细,叹口气,霍都比她想象的要狡猾,每副药配方都
不相同,根本无法参考。

  忽而杨过和小龙女进来,杨过道:「郭伯母,襄儿怎么样?」

  黄蓉道:「还好。」瞧一眼小龙女,如今被整得焦头烂额,没有精力再追查
神秘人,想起那夜小龙女被弄成那般模样,又想想自己,黄蓉心中哀叹。

  杨过总觉得黄蓉最近有些不对劲,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安慰黄蓉一番,便起
身出去,黄蓉却叫住小龙女,杨过知女人们要说悄悄话,独自去了。

  黄蓉拉住小龙女,道:「龙妹妹,那个神秘人又找你了吗?」

  小龙女脸一红,道:「黄姐姐不必担心,我应付得来。」

  她挨了耶律齐一顿狠肏,早把一切看开,心道:「神秘人既然喜欢那种情调,
我陪他玩就是了。」

  黄蓉道:「等我……忙完这阵儿,一定帮你把他找出来。」

  小龙女不接这话,却去言它,道:「黄姐姐,你真要把郭芙嫁给耶律齐吗?」

  黄蓉道:「耶律齐人不错,芙儿中意我也不想多管了,倒是你和过儿叫我放
心不下。」

  小龙女想起耶律齐说黄蓉自身难保,便试探道:「黄姐姐,你最近是不是也
……遇到什么难事?」

  黄蓉神色闪过一丝慌乱,却是道:「我没事,就是襄儿这样,让我心里乱糟
糟的。」

  小龙女道:「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如果有需要,黄姐姐尽管说话。」

  当夜,黄蓉再次来到隔壁小宅,心情沉重。

  霍都却是神情得意,一见她进来,一双色眼在她身上乱瞅,尤其一看到她玉
胯,便想起黄蓉两个迷人粉洞。

  上次被霍都瞧去最羞人之处,黄蓉像被人揪去骄傲,再次面对这个男人,又
恨又羞。

  她强撑往日仪态,怒道:「霍都,你究竟想要怎样?」

  霍都笑了,觉得这句话颇为有趣。她明明知道却还问,意味深长。走过去绕
着黄蓉转着圈瞧。

  黄蓉只觉浑身不自在,双腿不安地夹紧,娇臀突然被霍都摸了一把,身子一
颤,反手一个耳光。

  霍都也不恼,又摸,又一个耳光,再摸,又挨一下,直到把黄蓉摸得摇摇欲
坠,不再反抗。

  霍都蹲下身,掀起黄蓉裙袂,把她裤子猛然一扒到底,双手沿着纤柔美腿一
路摸上去,揉搓黄蓉美臀。

  黄蓉咬紧红唇,强忍屈辱,忽而屁股一凉,内裤也被扒下。

  「哦~ 」她一声惊呼,伸手想去拉,内裤却早已到了脚腕,雪白大屁股再次
被男人看到。

  霍都立刻把脸钻进她屁股里,又亲又啃,黄蓉吃力承受,身子跟着一阵阵颤
栗。

  男人掰开她臀瓣,舌头在她后庭花蕾上放肆舔弄。黄蓉难以承受这种淫弄,
捂住红唇死死压抑呻吟。

  「哦!!」

  舌头突然钻进她屁眼里,黄蓉终于无法抑制地惊呼出来,异样感觉从菊蕾中
荡开,穿透四肢百骸,顿时叫她浑身无力,几乎就要软倒。

  「你……」

  黄蓉身子弓成虾米,阖上双眸,黛眉随着男人的节奏一次次蹙紧,表情看上
去无比痛苦,倾倒众生的绝美容颜却红得不成样子。

  「淫徒……你!」

  舌头在菊门里肆意地钻弄,钻得黄蓉整个心都跟着那节奏跳动,花径里淫汁
早已把持不住,肥美阴唇变得晶莹透亮,丝丝粘液一串串流出。

  「哦……你!」

  一张大嘴猛然覆盖上她阴唇,黄蓉身子又是一颤,娇躯晃了两晃,一阵头晕
目眩。

  霍都含住黄蓉阴唇,一阵猛嘬,把里面丰富淫汁吸入口中,然后舌头钻进了
肉唇里。

  「哦……淫徒……你不得好死!」

  黄蓉脸蛋迷情高扬,屁股一颤,阴唇猛然一收,把男人舌头夹了进去,花径
淫汁羞耻奉献。

  霍都把脸钻在她屁股里,双手沿着大腿一路摸下,光溜溜美腿丝滑柔腻,手
感好得不得了,他又沿着小腿摸上来。

  「你……让我……」

  黄蓉真要站不住了,双手努力去够旁边的墙壁,霍都抱着她屁股往前挪一步,
黄蓉终于扶住墙,撑住了摇摇欲坠的身子。

  「黄帮主,你屁眼好香,浪水也够丰富的!」

  黄蓉听了更是羞耻难言,恨不能弄死霍都,她一手扶墙一手捂住红唇,努力
不去感受男人舌头,可是……

  「哦……」

  霍都把舌头猛然钻进她穴眼,搅动里面媚肉,黄蓉羞臊欲死,只觉男人舌头
犹如泥鳅,把她两个肉洞都给钻了,明明不喜欢,可怕快感却不听使唤地滋生,
蔓延。

  霍都忽而抬头,说道:「黄帮主,骚屄和浪屁眼,选一个吧,我要肏你。」

  骚屄!浪屁眼!这种羞辱字眼,黄蓉绝不接受,她胸口起伏,道:「霍都,
你敢乱来……我就弄死你。」

  霍都把鸡巴掏出来,黄蓉吓得花容失色,霍都连忙哄她:「我就在你屄口蹭
一蹭,保证不进去。」

  黄蓉瞪他一眼,嗔道:「你要敢进去……我也保证弄死你……还有……嘴巴
放干净点。」

  霍都笑道:「那怎么说?啊,像黄帮主这种女侠,喜欢叫肉棒,小穴?」

  黄蓉臊得转过脸,不再理他。

  霍都再次掰开她屁股蛋子,瞧她湿漉漉屁眼还有迷人美屄,看那肥美阴唇挂
满淫汁,心道:「都湿成这德行,还死撑!」

  鸡巴凑过去,龟头一挨阴唇,黄蓉身子便是一颤,然后往里一挤,浑身更是
绷紧。

  「隩,黄帮主,你着肉缝真滑溜!」

  知男人故意嘲弄自己,黄蓉咬紧红唇,不去理会,可触感无比清晰,火热龟
头传递来的热量,一下子传导进花径里,把里面情欲点燃,然后荡至周身。

  霍都用龟头在黄蓉阴缝里来回磨蹭,湿漉漉肉沟里传来「唧唧」淫声,让黄
蓉更觉羞耻,身体欲望不断滋生。

  她忽而想起与郭靖初见是场景,又到船头定情,一路走来,多少年守身如玉,
这次却……

  霍都正自得意,龟头一次次顶住黄蓉柔滑屄眼,他不是怕死,只是担心火候
不到,插进去能否征服这个美娇娘。

             第七十二章 突然变故

  黄蓉圆滚滚屁股,配合纤细腰肢,展现出倾倒终生曲线,丝滑的穴口微微蠕
动,带着一种吸力。

  霍都忍无可忍了,深吸口气,心想:「她早就动情了,我便插进去,她就算
再装装样子,被狠狠干上几下,肯定就老实了。」

  鸡巴作势便要插入,忽然窗外传来一个声音:「想不到堂堂黄帮主,也与人
苟且?」

  黄蓉和霍都同时一惊,黄蓉立时推开霍都,把裤子提起来,却见门被推开,
一个面具人走进来,让黄蓉更为吃惊的是……

  他竟然抱着一个婴儿,正是郭襄。郭襄却在他怀里睡得香甜,安静地很。

  黄蓉一惊,来不及多想便要去夺,神秘人一笑,转身便走。

  神秘人轻功了得,抱着郭襄跃到房顶,几个起落往远处遁去,黄蓉自是紧追
不舍。

  眼见近了,黄蓉一掌冲神秘人后心拍去,神秘人避而不战,闪身躲开又逃。

  夜空下,两人在房顶不断起落,神秘人忽而跃下,黄蓉也跟着跃下,在街道
上七拐八绕更是难追。

  忽而,神秘人钻去一条小巷,黄蓉追进去,只见神秘人穿过小巷一拐,她追
出去却是不见了人影。

  黄蓉担心女儿安危,心急如焚,眼前一黑,险些昏倒。

  突如其来地变故,更是把霍都搞得不知所措,要挟黄蓉的筹码没了,他顿觉
不好,想了想,再待下去不可能有好果子吃,趁着夜色开溜。

  黄蓉找神秘人不到,果然回头来找霍都撒气,却不见了霍都,想到一切都引
他而起,还被他占去许多便宜,只想杀她出气。

  她忽而想起什么,赶紧回去,转回大院,却见杨过小龙女已经醒来,杨过道:
「郭伯母,发生什么事了,郭伯伯好像被人用迷烟熏倒了。」

  黄蓉立刻去屋里瞧郭靖,见他安然无恙,心中稍安。

  小龙女道:「黄姐姐,究竟发生何事?刚刚过儿听到动静,把我叫醒,出来
便见到郭大侠昏迷不醒,你也不在。」

  黄蓉叹口气,道:「有个神秘人把襄儿劫走了!」

  小龙女一听,脸色一变,瞧一眼杨过,不好说话。

  杨过诧异道:「郭伯母,郭伯伯都被迷倒了,你却没事?」

  黄蓉有苦难言,只好道:「我正好起身去方便,不在屋里。回来去追,却没
能追上那人。」其实哪里是什么迷烟,是黄蓉自己给郭靖下的蒙汗药,怕他半夜
醒来看不到自己。

  杨过道:「看来那人对此处相当熟悉,不过,郭伯母你也不必担心,想来他
另有所图,连郭伯伯也不曾加害,必然也不会对襄儿怎样。」

  这正是黄蓉不解之处,她又瞧小龙女,心道:「莫非那淫徒胁迫龙妹妹还觉
不够,还要用襄儿来胁迫我?」想到神秘人比霍都更加淫邪,心中一沉。

  天亮后,郭靖得知此事,安慰黄蓉,说是一定把那人找出来。黄蓉知他为城
防操劳,也难以指望。

  等郭靖杨过出去,黄蓉把小龙女拉进房间,问:「龙妹妹,你可知那人落脚
之处?」

  小龙女摇摇头,低头不语。黄蓉道:「他下次再约你,你一定要告诉我?」

  小龙女抬头道:「他除了跟我……玩那种游戏外,其实……也没多么坏!」

  黄蓉无语,想起那晚小龙女被神秘人淫弄得底线尽失,叹道:「你莫不是被
他征服了?」

  小龙女慌道:「没……我只是觉得他……最多也只是想……跟你也玩一玩。」
低下头,声音几不可闻。

  黄蓉思来想去,总觉得不对,心道:「他劫走襄儿,却不害靖哥哥,让霍都
的念想落空,莫非只是想自个得到我?」一时心乱,想那人必然会主动联系,到
时候再说。

  小龙女去了,很快又回来,把一封信递给黄蓉,说道:「我刚刚回到房间,
看到写封信,是给黄姐姐你的。」

  黄蓉急切扯开看,上面写:黄帮主,令爱我会细心照料,请勿挂念,至于身
中之毒,我也会帮忙治愈,其他……我也没有想好。总之,安心等待便是。

  黄蓉看罢,喜忧参半,不论如何,女儿无事就好。

  小龙女道:「看看他并不想伤害襄儿小姐,黄姐姐不必担心了!」

  黄蓉不说话,想起神秘人雄壮肉器,若他逼迫自己与其交合……芳心一颤,
心里发慌。

  如此过了数日,不见神秘人联系,黄蓉问小龙女,小龙女也再未收到信,黄
蓉无奈,只能静观其变。直到一天夜里,她收到一封信。

  黄蓉按照信上指示,独自来到一处荒宅,此处正是那夜神秘人淫弄小龙女的
地方。她走进去,看到一个黑衣人背身而立,在月光下静静站着。

  没有见到女儿,黄蓉也不敢贸然行事,走到他身后数步站定,道:「说吧,
你想怎样?」

  神秘人转过身,望着黄蓉久久不语,黄蓉又道:「可以让我看一眼我女儿吗?」

  神秘人还是不言,黄蓉见他整张脸被面具遮盖,只露出口鼻双目,那双眼睛
里似乎……没多少淫邪欲望。

  「你究竟是谁?这样做有意思吗?」

  神秘人依旧不言。

  黄蓉又道:「只要你不伤害我女儿,有什么条件请直说吧!」被霍都亵渎之
后,她也明白男人所求,只要对方不要求插入,能够妥协的,她也只能委求全。

  神秘人忽而叹息,道:「我一直认为黄帮主女中豪杰,竟也会与人苟且,实
在大失所望!」

  黄蓉脸一热,羞愧难言,螓首略微低垂,这种事一旦传出去,她没法做人事
小,连累郭靖被人耻笑却无法接受。

  「你敢说出去,我绝不会放不过你。」

  神秘人半晌不语,良久后道:「我可以为你保守秘密,也可以为你照顾好女
儿,甚至可以替你灭口霍都,不过……」

  黄蓉心头一紧,明白这个转折才是关键。

  神秘人停顿很久,最终道:「我想……吃你奶水!」

  「你……」黄蓉脑子嗡地一下,衣襟内大奶骤然发胀,这个要求甚至比交合
还要让她羞耻,一时间呼吸都有些困难。

  神秘人望着黄蓉胸前大奶,道:「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等下次给我答案。」

  黄蓉松口气,望着神秘人,道:「你究竟是谁,敢不敢摘下面具?」

  神秘人笑道:「我既然戴着就是不想让人知道,黄帮主一向聪明,竟也提这
种可笑要求。」

  黄蓉立刻道:「我认识你对不对,小龙女也认识你?」

  神秘人道:「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换做小龙女,我不会回答她任何问题。」

  他转身便要走,黄蓉唤住他,问:「下次什么时候见面?」

  神秘人不语,跃身飞去,黄蓉想追,想了想还是算了。

  城头上,郭靖手扶女墙望着远方,蒙军已经在洛阳开始集结,随时可能南下,
看样子襄樊之地又要面对一场战火了。

  眼下不但要应对蒙军随时可能的南侵,女儿被人掳走也让郭靖大为分心,一
时眉头紧锁,愁容满面。

  杨过道:「郭伯伯,襄儿的事就交给我,我一定把那人找出来,你不必担心。」

  郭靖回头看杨过和耶律齐,如今二人时常跟着他,俨然已是左膀右臂,当着
众人女儿之事不便多言,只是冲杨过点头。耶律齐自幼受耶律楚才熏陶,颇有韬
略,便问:「齐儿,你对将来战事有何看法?」

  耶律齐瞧杨过一眼,很显然小龙女并未把事情告诉他,暗自得意,对郭靖道:
「蒙军势大,正面交战宋军难有胜算,不如派遣几位武功高手,潜入洛阳刺杀蒙
古大汗,只要蒙哥一死,诸王争位一时之间必然无暇南侵。」

  旁边赵志敬立刻附和:「耶律公子所言不差,战阵对垒,非我武林人士所长,
前往刺杀蒙哥,算我一个。」

  郭靖心有所动,正在此时,有脚步声登城。一双白靴步态轻盈,行走间裙袂
飘香,士卒们眼见她从身边穿过,瞧着她裙中丰盈美臀还有曼妙长腿,暗暗吞咽
口水。

  黄蓉眉含媚影,红唇更是飘香,让人忍不住便有与之亲嘴渴望,更有龌龊者,
恨不能把肮脏肉屌插她嘴中,让其红唇含屌,不过一切只能是臆想,这些底层士
卒也明白,他们穷极一生也不可能有机会。

  郭襄被人掳走,却也让黄蓉得以抽身再上城头。女儿安全得到保证,她便也
心中稍安,重新把心思收回来,来助郭靖。

             第七十三章 一路春情

  郭靖素知爱妻有决断,便问黄蓉,黄蓉听了,说道:「此计冒险,不过也不
是不可以。」蒙人把主意打到她幼女身上,早把黄蓉激怒,有心要杀蒙哥泄愤,
竟是同意这个方案。

  回到住处,郭靖与黄蓉又仔细商量,黄蓉虽同意刺杀蒙哥,却不想郭靖赴险,
郭靖道:「群雄中以我武功最好,我若不去如何面对天下英雄?」

  黄蓉想了想,道:「靖哥哥,既然你心意已决,你我夫妇便为这天下走一遭。」

  鄂北之地。

  林中生起篝火,黄蓉与小龙女坐在火堆旁,火光映照下,两位绝色美女姿容
更添秀丽。

  杨过在火上烤着野味,可怜小兔子半个时辰前还在林中活蹦乱跳,此刻却成
了香喷喷油光发亮的美食。

  小龙女道:「过儿,你真残忍,那般可爱的兔儿都忍心杀害!」

  杨过把火上烤肉翻个滚儿,看小龙女怜爱众生的样子,笑道:「姑姑,那你
等下不要吃。」

  黄蓉见二人秀恩爱,想起年轻时与郭靖快意江湖,一转眼十多年过去,恍然
如梦。

  此次前往洛阳,为避免人多目标大,郭靖黄蓉各带一队人,约定到洛阳汇合,
这一路人只他们三人。

  杨过看火候差不多了,用短刀割块肉,先递给黄蓉。黄蓉美手如玉,轻轻接
过,红唇轻张小口吃一口。

  杨过忽而想起小龙女为其口交时样子,心中一荡,连忙驱散不该有的龌龊想
法。

  「郭伯母,味道如何?」

  黄蓉一笑,道:「马马虎虎。」她厨艺天下一绝,就连洪七公都赞不绝口,
杨过也吃过她做的菜,有时候不禁想:「郭伯母若是我娘亲,便可日日吃她做的
菜,那般该多好!」

  其实……还有一种关系可以让黄蓉天天下厨,不过杨过自是不曾想过,更不
知黄蓉不但日日为郭靖做菜,更有比饭菜更可口的奶汁,夜夜挤给郭靖饮用。

  黄蓉的好,怕也只有郭靖知道,自从相遇,黄蓉帮助郭靖拜师洪七公,一路
助他登临五绝实力,名动天下。其实,若论习武天赋,她比郭靖丝毫不差,只是
不专此道,一心成就郭靖。

  杨过又割一块肉送与小龙女,小龙女一向饮食清淡,嫌弃地推开,取出蜜蜂
浆,道:「我不吃那个。」心中不由得又想起绝情谷,那里的人以花充饥,倒是
颇为美好。

  又想起公孙止大鸡巴,忆起那个疯情之夜,直把她肏得死去活来,帮她打开
了欲望之门。

  忽而花径出水,小龙女赶忙夹住,脸蛋隐隐泛上潮韵。

  过了会儿,杨过在林中寻些干草,拿来铺在地上让黄蓉休息,小龙女自是不
用,她在两棵树间拉起绳子,轻身而上,杨过则盘起腿打坐。

  后半夜,密林深处。

  黯淡光线里,白衣如雪的终南仙子,胸前衣襟敞开,抹胸上翻挺着一对雪奶,
裙中内裤不在,腿上依旧穿着轻薄丝裤,双手搂着神秘人后颈,玉腿缠腰,光溜
溜屁股中插着大鸡巴。

  「哦……轻些!」

  小龙女忘情哀吟,雪白屁股不断被抛甩,两片娇弱阴唇夹着肉杆翻来覆去,
波波淫汁被肉杆插得不断飞溅。

  「骚货,被那么多人干,屄还这般紧,真是欠肏!」

  神秘人抱着小龙女腿弯,不断抛甩她娇躯,粗壮肉屌在如花阴唇中来回穿梭,
肆意肏干她娇嫩骚穴。

  「嗯……你太大了……轻些吧!」

  小龙女玉面含羞,吃力承受大屌猛肏,曾经纯情嫩屄经多个男人开发,早已
熟透,她不禁担心长此以往,小屄会被男人肏黑肏松。

  还好,她小屄依旧粉嫩,尚不曾有色素沉淀,不过奶头已经明显比曾经大,
多次充血肿胀,再难如以前那般小巧,硬如枣核翘立胸前,配合大奶晃荡风情。

  「耶律齐厉害还是我厉害?」

  小龙女羞而不答,神秘人不满,用力再肏,怒道:「说,骚货。」

  小龙女无奈,羞道:「他没你大……可是很粗野……把我吊起来……狠肏
……肏得我死去活来!」

  神秘人道:「这么说,你喜欢他肏你?」

  「没有。」小龙女小屄骤然一收,哀羞否认,连忙用红唇堵住神秘人嘴巴,
含糊不清道:「别说了,我……承认自己骚还不成嘛?」

  「说,杨过的姑姑是个骚屄浪货。」

  小龙女抬起头,直视男人眼睛,俏脸蓦地后仰,甩开一头青丝,哀羞浪吟:
「杨过的姑姑是个……骚屄浪货……你肏吧……肏死我吧!」

  「真是浪!」神秘人把她屁股往上一抬,大屌啪啪猛干,一口气狂干上百下,
肏得小龙女身如筛糠,一头秀发波浪般倾情浪舞。

  啪啪啪……一连串密集抽送,小龙女美丽鹅颈后仰,屁股悬空,双手吃力搂
紧男人后颈,湿漉漉玉胯中大屌往来如飞,粗壮肉杆在她淫汁透亮的两片阴唇中
猛烈抽插,丰富浪水被肏得四下飞溅。

  「啊啊……太……太猛了!」小龙女哀羞浪吟,为男人倾情助兴,忽而阴阜
噗嗖嗖直抖,把花宫阴精交付出来,红唇更是放浪淫叫:「啊……龙儿爱你!」

  她激动地搂紧男人,拼命送吻,神秘人适时停下抽送,屌插屄心,充分享受
她小屄痉挛。

  二人唇舌紧紧纠缠,忘情热吻,不顾一切交换唾液,小龙女浪屄更是拼命痉
挛蠕动,一下下夹裹肉屌,带给男人舒服。

  「呜……」小龙女高潮褪去,呢喃道:「你把襄儿小姐抢去,不会是想…
…胁迫黄姐姐吧?」

  神秘人不语,小龙女又道:「我让你这样玩还不够么?黄姐姐是好女人,你
不可以乱来。」

  神秘人道:「我若不抢走郭襄,她怕是早被霍都假扮的鲁有脚坏了贞洁,她
应该感谢我才是。」

  小龙女一呆,嫣然一笑,再次送上香吻,娇羞道:「以后我都听你的……你
说怎样玩就怎样玩。」

  神秘人也笑,亲完小嘴,说道:「下回你随便找个人,让他强奸你,不许用
武功反抗,试试能不能逃脱。」

  小龙女羞道:「不用武功,男人力气大,我……如何能够逃脱?」

  神秘人大屌突然一顶,笑道:「逃不掉,就让人肏. 」

  「哦~ 」小龙女被顶得一声娇呼,娇嗔道:「才不要让人随便肏,我只给你
肏. 」

  神秘人道:「我鸡巴大不大?」

  「大!」小龙女原以为公孙止后,不会再遇到超大鸡巴,不成想永远也无法
摆脱这种大屌了,差异道:「你……鸡巴怎地比公孙止还大?」

  神秘人笑道:「公孙止不过是练了一种铁阳神功,假设……铁阳秘籍落在我
手里了呢?」

  难怪!小龙女心花怒放,忽而想起什么,脸蛋红透,娇声道:「那你……是
不是能……屌负百斤?」

  神秘人道:「自然,就是不知道你小屄……能不能撑住?」忽而松开小龙女
腿弯。

  「哦……」小龙女娇羞惊呼,把银牙一咬,双手也从他脖子上松开。

  惊人一幕出现,小龙女身子斜仰,被大屌挑在空中。

  「哦……你真的……」

  小龙女芳心震颤,只觉屄中大屌向上斜举,穿透屄心,硬生生把她撑住了。

  寻常女子怕是无法承受,还好,小龙女常年睡在绳子上,轻功了得,赶紧使
个轻身之法,免得娇弱小屄无力承受。

  神秘人腰腹一个后弓,屄中抽屌,眼见小龙女就要从屌上落下,突然一个斜
顶,啪叽一声几乎把小龙女肏飞起来。

  「啊……」仅仅一下,小龙女便连忙搂住男人脖颈,惊呼道:「不行……这
样我挨不住。」

  「说你爱我。」

  「我爱你……爱死你了!」

  小龙女搂紧男人,拼命献吻,美腿努力缠住他腰身,主动耸动玉胯,套弄屄
中神器。

  激烈交合持续许久,直到把小龙女肏得昏死过去,神秘人方才扬长而去。

  黄蓉半夜醒来,只见杨过不见小龙女,想了想起身四下去找,却见小龙女衣
衫不整仰躺草丛中,两腿岔开玉胯含精,嘴角淌着涎水,粉嫩香舌都被肏得微吐,
唇角带着满足春意。

  黄蓉一阵无语,取出香帕帮小龙女擦了擦玉胯,小龙女醒过来,惊羞欲死:
「黄姐姐,我……」

  「是那神秘人干的?」黄蓉望着小龙女,怒其不争,又想自己也被神秘人胁
迫,同样毫无办法,心中不禁一沉。

  小龙女害臊低头,算是承认。黄蓉心道:「这神秘人竟然如蛆附骨,一路跟
着,若他是蒙人,此去洛阳岂不毫无隐秘可言?」

  「龙妹妹,你可知他是何人?这样如影随形地跟着咱们,实在危险。」

  「不……不知。」小龙女低着头,支吾半晌,轻声道:「他应该……没有恶
意……只是想淫弄咱们罢了!」

  黄蓉无语,转念一想,也确实如此,他若要加害早就可以动手,又想他对自
己提出的要求,心中恨恨道:「莫非他真是一心求色?真是无耻淫徒!」

             第七十四章 争相斗浪

  三人继续前行,晌午在一家茶馆小憩。

  众人见黄蓉小龙女姿容身段皆是一等,个个眼直,尤其对面一个老头,带着
小孙子,却也忍不住不断偷瞧。

  小龙女与黄蓉并排而坐,黄蓉懒得理会那些目光,小龙女却清眸妩媚,新月
笼眉,春桃拂脸,意态幽花未艳,冲老头莞尔一笑,悄然把玉足抬起,竟是放在
对面杨过胯裆上。

  杨过不曾想姑姑会如此撩骚,顿时脸颊涨红,一时不知所措。对面老头见了,
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小龙女掩嘴一笑,更是旁若无人的在杨过裤裆轻轻踩磨,搞得杨过赶忙抓住
她小脚,当着黄蓉又不便明言。

  可这茶馆桌子并无桌布遮掩,几座客人几乎都瞧见,一时屏住呼吸,甚至有
人小声说出来:「真是骚货!」

  黄蓉见杨过脸色怪异,低头瞧见小龙女抬起一条腿,意识到什么,实在看不
下去,轻咳一声,却见小龙女只是脸红,却不收敛,抬起一只美足便踢过去。

  谁知杨过那手正与小龙女小脚推搡,小龙女猛然收脚,杨过却把黄蓉小脚抓
住。

  「过儿,你……」

  黄蓉俏脸骤然红了,杨过一时不察竟然揉了一下,低头一瞧鞋子似乎不对,
吓得连忙松开,哪知黄蓉正用力抽腿,鞋子却落在杨过手里。

  两位美人这般风情,惊呆众人,黄蓉臊得不知如何是好,低下头几乎不敢呼
吸,想了想,把白袜小脚重新送过去,抬眼瞪了杨过一眼。

  杨过呼吸急促,连忙帮郭伯母穿上鞋子,低下头再不敢抬。黄蓉只觉面红耳
赤,匆匆吃着茶点,叫上二人便走。

  出了茶馆,黄蓉红着脸斥责道:「你们两个越来越不像话了,就算想调情
……也不能当众……」

  杨过无语,低着头不敢吱声,小龙女也是娇羞不语。

  行半日,夜宿客栈。

  店小二引着他们上得二楼,一双小眼睛在黄蓉小龙女身上偷偷观瞧,只觉二
人丰乳肥臀,身段姿容皆是世所罕见,忍不住胯裆都撑起帐篷。

  小龙女见了故作容颜清冷,更显得她如仙女下凡,黄蓉则心中厌恶。

  黄蓉单独一间客房,连日不曾挤奶,双乳涨得难受,她犹豫半晌,只好把奶
水挤到喝水的茶碗里,刚掩好衣襟,杨过却是进来。

  杨过站在那里,低着头,说道:「郭伯母,今天那事我……不是故意的。」

  只是阴差阳错的意外,黄蓉却也没有怪他,只是道:「算了,你们年轻,对
男女之情正在兴头上,只是……过儿,身为男儿当志在四方,不可沉迷于儿女情
长,你明白吗?」

  「我明白。」杨过低着头,又瞧见黄蓉小脚,心中一荡,连忙驱散不还有思
绪,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黄蓉瞧着桌上一碗奶水,正不知如何处理,丢掉觉得可惜,又羞于自个喝自
个奶水,就算喝也喝不完,心念一动,脸颊微微一红,对杨过道:「过儿,我
……刚刚要了一碗奶,又不想喝了,你……趁热喝了吧!」说完,芳心一颤,又
有些后悔。

  杨过抬头瞧一眼,心道:「客栈很少供应奶,莫不是……」他生性聪明,知
郭伯母正在哺乳期,偷偷瞄一眼黄蓉胸脯,心头骤然激动,想:「莫不是郭伯母
……奶水!」

  片刻的犹豫,杨过端起碗大口大口饮下,黄蓉见他仰着脖子喝得陶醉,脸颊
发烫,却见杨过眼角似有泪花。

  杨过放下碗,当真是热泪盈眶,看着黄蓉依稀看到母亲影子,哽咽道:「郭
伯母,我……」一激动,扑进黄蓉怀里。

  黄蓉被杨过脸贴住双乳,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知他思念母亲,最终没有推
开,慢慢抬起玉手,抚摸杨过头发,柔声道:「过儿……别哭,当年你爹死在我
手里,无论对错,你自幼孤苦也有我的责任……你便把我当你娘亲吧!」

  杨过抬起头,擦了把眼泪,说道:「郭伯母,是我失态,不该如此。」

  黄蓉脸颊微红,不论怎么说,杨过终究是个男人,这般亲密搂抱终是不妥,
可又不好责怪他,只好道:「不妨事,我……只把你当个孩子。」

  收起心情,杨过道:「郭伯母,我总觉得此去洛阳有些冒险。」

  黄蓉何尝不知,叹口气,悠悠道:「有些事,不得不为。」

  小龙女忽而进来,道:「过儿,你与黄姐姐说什么呢?」

  两人都说无事,小龙女道:「过儿,今晚我想跟黄姐姐一起睡,你自个睡好
不好?」

  杨过知两个女人要说悄悄话,只好退出去。

  夜里,二美躺在一张床上,皆是穿着轻薄小衣,各自展露身段,一时瑜亮难
分高下。

  小龙女忽而道:「黄姐姐,你只有郭大侠一个男人么?」黄蓉点头,小龙女
叹道:「我真羡慕姐姐!」

  黄蓉默然不语,其实她也蛮羡慕小龙女那样洒脱,只是她比不了小龙女,小
龙女除了杨过无牵无挂,江湖上也没多少人认识她,没什么羁绊。

  小龙女又道:「黄姐姐,其实男人那个……又长又短,有粗有细,感觉都不
一样。」

  黄蓉呼吸一窒,说道:「龙妹妹,咱们是女人,比不得男人,不可以那样放
纵。」

  小龙女道:「我也知道,可……男人都想搞咱们,有什么办法?」

  黄蓉自然也清楚,若非她是黄药师之女,又武艺高强,早也被淫徒们糟蹋了。
如今也只有霍都那种不知死活的蒙人敢对她下手。小龙女却没那么幸运。

  黄蓉忽然道:「龙妹妹,你有过几个男人?」

  小龙女脸一红,娇羞道:「好……好几个了!」

  黄蓉又问:「神秘人那个……是不是很粗?」

  小龙女心有余悸,屄中出水,道:「粗得厉害,都快把我下面撑裂了。」

  黄蓉呼吸一阵急促,屄中也隐隐出水,二人对视,都觉得谈论的话题越发淫
靡。

  小龙女忽而摸上黄蓉胸脯,惊叹道:「黄姐姐,你胸好大!」

  黄蓉调皮性子上来,也不甘示弱,伸手捏住小龙女奶子。笑道:「你也不小!」

  二美在床上嬉闹起来,互相撕扯衣服,也不知怎么折腾的,后来竟然把屄贴
在一起,娇喘吁吁厮磨起来。

  「哦……黄姐姐,你阴毛蹭得我好痒!」

  「龙妹妹,我……我想靖哥哥了!」

  小龙女知这句话隐意,笑道:「黄姐姐,原来你也会发骚,想男人搞!」

  黄蓉脸一红,却听小龙女语出惊人:「要不……把过儿叫过来,让他把大棒
……插咱们屄中间。」

  「要死啦,胡说些什么!」黄蓉胸口一阵起伏,下身陡然一颤,想起让杨过
喝了奶水,花径淫汁不受控制地淌出来。

  小龙女也觉得话淫荡,浪水翻出,两股淫水争相斗浪,彼此对视,都是羞臊
难言。

  小龙女忽而浪叫:「我不行了……好想要过儿肏我!」

  黄蓉也低吟:「我也想靖哥哥来……弄我。」

  小龙女道:「黄姐姐,你水好多……都流到我里面了!」

  黄蓉臊得脸颊滚烫如火,却把屄紧紧贴住小龙女,忽而长吟一声,高潮了!

  到了后半夜,小龙女尿急,起身上茅房,独自下楼,茅房在后院里,她凭借
古墓练就夜眼,天黑却也瞧得见路,一路来到茅房。

  客栈茅房天天打扫,倒也干净,小龙女两腿岔开蹲在茅坑,脱下裤子,漂亮
阴唇一张,淅沥沥撒了一泡香尿,用香帕擦擦小屄,起身出去。

  刚到门口却被一个黑影搂住,小龙女一惊,却见正是店小二。他身材不高,
比小龙女还要矮半头,长得瘦小,色胆却是可以。

  「美人姐姐,你真好看,陪我耍一回好不好?。」

  原来这店小二躲在窗外偷听小龙女和黄蓉嬉闹,觉得二人都是骚货,听到小
龙女独自下楼,色欲上头,把心一横,尾随而至。

  小龙女刚想出手教训小色狼,忽而想起神秘人让他玩的花样,便不用内力,
只凭借女子气力来挣扎。

  可店小二身材虽瘦小,男人力气总是要强过女子,小龙女一时竟是挣脱不开。

  店小二搂着她纤腰,臭嘴贴着她曼妙鹅颈乱亲乱啃,很快把小龙女搞得娇喘
吁吁。

  「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小龙女掰着他手指,试图用恐吓让他放弃
侵犯。

  「美人姐姐,你就可怜可怜我,让我弄一回吧?」店小二裤裆里肉器早已坚
硬如铁,顶进小龙女臀沟里,小龙女被他鸡巴顶得身子发软,却不想轻易妥协,
努力扭动娇躯。

             第七十五章 游戏江湖

  小龙女努力挣脱开来,刚想跑又被男人从正面搂住,店小二把脸埋进她胸脯
里,用嘴撕扯她衣襟。

  「淫徒,快快住手。」

  店小二大手抓住她娇挺丰臀,疯狂抓揉,很快把小龙女揉得屁股开花,屄中
出水。

  「美人姐姐,你身子好香!」

  店小二嘴巴乱拱,把小龙女胸前衣襟弄得凌乱,抹胸露了出来,他再用嘴一
扯抹胸,小龙女胸前一凉,大奶露出。

  「不要……」

  店小二猛然叼住她娇嫩乳头,小龙女一声惊呼,连忙捂住嘴巴,生怕被人听
到。

  店小二见了,更加胆大,双手干脆扯开她衣襟,把她摁在墙上,捧住她一对
雪白大奶,又亲又摸。

  「美人姐姐,你奶子好大好香!」店小二发狂玩奶,舌头放肆舔弄小龙女敏
感乳头,把它们逗弄得很快肿挺起来。

  「淫徒,不要吃……」

  店小二张大嘴巴,含住小龙女半个奶子,用尽全力吸入口中,一双手更是用
力揉搓她屁股蛋子。

  小龙女无语了,自从下山以来,屡次被人欺负,奶头都被人玩大了一倍,再
这样下去,她真担心乳头乳晕会被男人玩黑掉。

  她揪住男人头发,想把他头拽起来,可是店小二偏不松嘴,竟把她奶球拉长。

  「哦……淫徒!」

  小龙女无奈了,男人吃奶吃得疯狂,可见从来没有玩过她这种美女,色心上
来显然癫狂了。

  「啵,啵!」男人大力吸奶,大奶子从他嘴里一次次弹开,颤巍巍晃荡。

  「哦……够了!」小龙女不得不捂住嘴,压制呻吟,两只奶子被男人来回吸
吮,最后被玩开花,犹如乳房高潮,彻底肿胀起来,两粒奶头湿漉漉沾满口水,
媚光四射。

  「美人姐姐,让我亲下小嘴。」

  店小二臭嘴凑上来寻找小龙女香唇,她扭脸躲开,再亲再躲。男人恶心的唾
液却把她下颚蹭得黏糊糊的。

  店小二相当执着,非亲嘴不可,小龙女也是无奈了,最后躲累了,红唇被他
捕捉,粗糙一顶而入探入她口腔,纠缠住她丁香舌,拼命舌吻起来。

  「唔……唔……」

  小龙女娇喉里挤出难耐呻吟,被迫无奈地与店小二交换唾液,吐咽他喂过来
的恶心口水。

  店小二吻她很久,直到快要不能呼吸,方才放开她红唇。然后迫不及待去脱
她裤子。

  「别……」

  小龙女略作抵抗,裤子被褪到膝盖,然后男人吧她身子翻转,蹲下身把脸钻
进她屁股里,在她玉胯间乱亲乱啃,忽而大舌头一顶,钻进她小屄里。

  「哦……」

  小龙女仰起脸,阵阵快感从花径荡开,很快便投降了,哀声道:「小二哥哥,
你别弄了……想肏穴,我给你就是。」

  店小二闻言,更是激动,起身把裤子一拉,掏出鸡巴来。小龙女回头瞅了一
眼,把绝美屁股撅了起来。

  男人把住她小腰,鸡巴对屄用力一挺,插了进去。

  「哦~ 」

  小龙女捂着嘴,俏脸迷情高扬,花径猛然一收夹裹住入侵肉棒,浪水更是不
顾羞耻奉献而出。

  「美人姐姐,你果然是个骚货,这么轻易就得手了!」

  店小二得了便宜还卖乖,小龙女娇羞难言,心道:「若不是神秘人非要我这
样,谁会跟你耍?」

  店小二肉器不大,却非常硬,像一根铁棍,插得小龙女倒也舒服。

  店小二自是没肏过这般水嫩紧致的仙子美穴,一插进去便急促抽送起来,人
长得瘦小,操穴倒是生猛,啪啪运屌如风,肏得小龙女哀声低吟,浪水汩汩翻出。

  正激烈交合,忽而有人过来,小龙女听出是杨过脚步声,惊得花容失色,急
切低声道:「快且停下,我夫君来了。」

  店小二也是一阵紧张,片刻后更觉刺激,竟不肯拔出,却是像把尿一样抱起
小龙女,往茅房里躲去,找个隔间坐下,搂着小龙女腰肢,继续肏干。

  茅房隔间不高,人站起来的话会露出头来,装着两扇木门,小龙女慌得把门
栓上。

  杨过走进茅房,迷迷糊糊推了推那扇门,发现推不开,小龙女屏住呼吸,一
动不敢动,等杨过走向另一隔间,店小二立刻挺动起下身。

  小龙女白他一眼,咬紧红唇,不敢呻吟出来,娇躯随着男人顶送轻轻起伏。

  杨过在另一隔间撒泡尿,迷迷糊糊又出来,打个哈欠,忽而听到着怪异声音,
冲那隔间道:「谁在里面?」

  小龙女不敢吱声,店小二道:「客官,是小可在如厕。」

  杨过嘴角笑了笑,没再理会,径自去了。

  等杨过走远,小龙女娇喘一声,娇躯拼命起伏,呻吟道:「小哥,你好坏
……这般偷奸他人妻子,是不是很刺激?」

  店小二嘿嘿一笑,道:「你可真骚,刚才浪屄夹得那叫一个紧,爽死我了!」

  小龙女羞道:「别说了……用力糟蹋我吧!」双手扶住男人肩膀,小腰狂扭。

  片刻后,小龙女再次扶住墙,让店小二从后面猛肏,感觉他要射了,连忙道:
「别射里面……拔出来射我嘴里……我会帮你舔干净。」

  店小二一激动,猛然拔屌,小龙女立刻转身蹲在他胯下,红唇含屌,用清香
小嘴紧紧包裹住湿漉漉脏屌。

  「呜~ 」

  一股臭精打到她上嗓,小龙女脸蛋一颤,然后又一股,最后把她整个小嘴灌
得满满。

  她螓首骚摆,来回吮吸几下鸡巴,帮男人吸干净出精管中残精,感觉店小二
精液很腥臊,她没有吞下,转头吐在地上,咳嗽两声。

  小龙女整理一下仪容,起身要走,店小二拉住她还想肏一次,小龙女莞尔一
笑,轻轻推开他:「不了,我要回去了。」

  店小二却哪里肯放她走,小龙女轻轻一推,便把他推得倒在地上,轻笑一声
径自去了。

  店小二呆坐地上,良久后自语道:「原来她会武功!」

  回去后,小龙女去了杨过房间,钻进他怀里,取出一个药丸,本想给杨过服
下,跟他欢好一次,想了想还是算了。

  杨过醒来,搂住她笑问:「姑姑,你怎么又过来了?」便要接吻,小龙女觉
得嘴脏,娇声道:「等一下。」取出蜂蜜漱下口,方才送上红唇。

  翌日继续前行,中午路过一个村庄,村庄相当冷清,没什么炊烟,黄蓉听到
一户人家传来哭声,便和杨过小龙女走进去。

  一个胡子花白老汉正抱着一个婴儿,坐在门槛痛哭,家里看样子再无他人。

  黄蓉走上去道:「老伯,发生何事?」

  老汉止住哭声,瞧他们一眼,再次催泪,叹息道:「蒙兵把村里青壮都抓去
了,可怜我小孙女才生下两个月,儿子和儿媳都被抓去。」

  黄蓉瞧他怀中女婴,粗饭显然还喂不进去,失去母乳怕是难以成活,心念一
动,道:「老伯,把孩子给我,我喂她一次,然后你再慢慢想办法。」

  她自是不可能留下来一直照顾这个孩子,不过做一次好事是一次。

  老汉瞅黄蓉胸脯一眼,只见衣襟内丰满高耸,看样子分量惊人,喜道:「女
侠,你……有奶?」

  黄蓉脸颊隐隐一红,嗯了一声,然后接过孩子,抱着去了屋里。

  杨过和小龙女对视一眼,小龙女依偎到他身边,在他耳边轻声道:「过儿,
你若想吃……把姑姑搞怀孕,姑姑便也有奶给你吃。」

  杨过心头一荡,只觉姑姑越来越……

  老汉想往屋里张望,小龙女道:「老伯,女人家喂孩子,你还是不要瞧了。」

  老汉连连点头,听到孩子哭声止住,脸上露出笑容。

  过了一会儿,黄蓉出来,对老汉道:「孩子睡着了,我把她放炕上了。」

  老汉立时跪下磕头道谢,黄蓉拉他起来,道:「区区小事,老伯不必如此。」

  老汉又千恩万谢,目送黄蓉离去,眼中忽而闪过一丝诡异笑容。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