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师门夺爱】第四章 怀柔

第一文学城 2022-08-07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纯爱仙人
作者:纯爱仙人 2022年7月18日发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10918                第四章 怀柔

作者:纯爱仙人
2022年7月18日发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10918

               第四章 怀柔

  王小刚一勺接着一勺,一碗白粥很快就见了底。

  他还很细心地帮叶青青擦了擦嘴角。

  叶青青和喝完粥后重新躺回了被窝。

  昨夜她哭了一宿没睡,今天一大早就又被王小刚强硬的要了一次。

  再加上他突如其来的表白,叶青青已经没有精力去思考这么复杂的事了,她
现在只想好好休息,等清醒后再仔细思考自己到底要如何面对他。

  「好了,你可以走了,碗放桌上吧,我要休息了。」

  叶青青翻了个身,面朝床内不去看王小刚。

  只听瓷碗被放置在桌上的磕碰声后,又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的声响。

  叶青青觉得后背一凉,自己的被子被人掀开了。

  她赶忙回头一看,王小刚已经脱去了外袍鞋袜,赤着上身钻进了自己的被窝。

  「让让,里面去点。」

  王小刚轻声催促着,他面色平淡,好像在做什么天经地义的事一般。

  「你还要干吗?你都给过你了!」

  叶青青慌张地向内侧缩去,一双藕臂抱在胸前。

  她以为王小刚又要兽性爆发,想再来一次。

  但是王小刚只是躺在枕头上一动不动,反而闭上了眼睛。

  「不干什么,睡觉,困死我了。」

  叶青青躺在靠墙的内侧用小脚踹了踹死皮赖脸的王小刚,想要把他踢下床去,
她娇怒道:

  「要睡回你自己房间睡去。」

  王小刚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不要!夫妻之间同榻而眠乃是天经地义。」

  叶青青啐了一口,怒骂道:

  「呸!不要脸,你跟谁是夫妻?」

  王小刚依旧闭着眼,一把抓住了叶青青在自己身上踢来踢去的小脚。

  直接抓在掌心里把玩起来。

  少女幼嫩的小脚入手有些冰凉,柔软而又细腻。

  叶青青使劲蹬了两脚,发现挣脱不开。

  「你松手!」

  「你睡不睡?」

  「你滚!」

  王小刚用灵活的手指在叶青青娇嫩的足底不停瘙痒着,引得叶青青在床上扭
来扭去,她硬是咬着自己下嘴唇,一点声音也不发。

  「睡不睡?」

  「睡!我睡还不行吗!你松手!」

  王小刚这才把手中的小脚放了开了。

  叶青青看他睡的安稳的样子,气的银牙紧咬,但又怕惹急了他,对自己又干
出什么事来。

  只好一扯被子,背对着王小刚,里他远远的。

  只不过她没想到,自己退了,王小刚反而追了上来。

  一只有力的胳膊伸了过来,环住叶青青纤细的小腰,后背一具火热结实的身
体贴了上来。

  「你到底睡不睡?」

  「我就抱一下,太冷了。」

  然而现在是九月初旬,炎热的夏日刚刚过去,气候宜人,怎么可能会冷呢?

  叶青青被折腾的厉害,懒得再于王小刚纠缠不清,也就不再理他,任由他抱
着自己,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当叶青青醒来时已经是下午时分了。

  她睁开眼睛,身体的不适消退了许多,下身的疼痛也消失了,只是稍稍感觉
呼吸有些困难,因为王小刚的胳膊还搭在自己的肚子上。

  她扭头看向一旁的王小刚。

  他仍然在睡梦中,面色平和,呼吸均匀。

  叶青青突然有种冲动,想要下床捡起剪刀,直接把这可恶的人给做掉。

  但是这个念头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

  且不说王小刚的父亲是一县的霸主,官商勾结,黑白两道通吃。

  连县官见了他也要毕恭毕敬,若是家里东西丢了都可以随意使唤衙门的捕快
寻找,若是自己杀了他的独子,怕不是自己全家都要跟着陪葬。

  其次是她也真的下不去这个手。

  虽然自幼习武,但是叶青青连鸡都没杀过一只,何况是自己的同门师弟呢?

  况且,她对这个夺了自己处子之身,还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的师弟也有着复
杂的情感,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该爱还是该恨。

  「哎~ 」

  叶青青因为自己的优柔寡断深深叹了口气。

  王小刚也跟着醒了。

  他睁眼就看到了叶青青的一双美目盯着自己看个不停。

  低头直接在她的樱唇上轻啄了一口。

  叶青青把他搭在自己身上的手扔开,掀开被子坐起,冷声道:

  「你也睡也睡好了,可以走了吧?」

  王小刚把叶青青掀开的被子又拉了回去,眯着眼睛慵懒道:

  「不急,再睡一会。」

  「你不走,那我走。」

  叶青青抬脚想要跨过王小刚直接下床,但是被王小刚拉住腿一拽,又倒在了
床上,紧接着被他强有力的双臂强硬的抱在怀里。

  叶青青双手抵在王小刚赤裸的胸前。用力推搡着。

  「你烦不烦?放我走!」

  王小刚一手搂着叶青青的玉背,一手向下划去,捏了捏她充满弹性的小翘臀。

  叶青青惊叫一声,她被王小刚的突然袭击给吓了一跳。

  她脸色涨红,娇怒道:

  「王小刚,我警告你,你给我松手!」

  「诶!我就不松,你拿我怎么样?」

  说罢又狠狠地揉捏了几下。

  叶青青要被他气的说不出话来,

  「我……我……我就告诉爹爹,你强奸我!让我爹打断你的狗腿!」

  王小刚无所畏惧,嚣张道:

  「告诉就告诉呗,你爹打断了我的腿,然后呢?」

  叶青青愣住了。

  对啊,然后呢?

  因为王小刚的身份,爹爹最多狠揍他一顿,万万不敢重伤了他,要是他之后
再来向爹爹提亲,生米都已经煮成了熟饭,自己失贞给他,还真的只能嫁与他了。

  难道自己真的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叶青青被欺负的眼眶发红的,委屈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她不想让王小刚看到自己这幅窝囊样子,连忙用手擦着眼泪,但是却越擦越
多,怎么擦也擦不敢干净,直接哭出了声。

  这下子反而王小刚有些慌了神,连忙帮叶青青抹了抹小脸上的泪珠。

  「哎,师姐,别哭啊,搞得好像我欺负了你一样。」

  叶青青捂着脸,带着哭腔道:

  「你……你就是欺负我!你讨厌死了!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王小刚赶紧求饶道:

  「好好好!我走好吧?我现在就走!」

  他利索地穿上了衣服,离开了叶青青的屋子。

  见王小刚老老实实的走了,叶青青也就停下了哭泣,抓着被子把脸上的泪水
擦去。

  脸一下红了起来,觉得自己刚才真是丢人。

  叶青青穿好衣服,推开房门,又看到了令人烦躁的王小刚,就像狗皮膏药一
样粘着自己。

  「哼!」

  她冷哼一声,当做没看到的样子,与他擦肩走了过去。

  身后却传来了王小刚的嘲讽声:

  「多大的人了,还哭鼻子呢?」

  一想到自己刚才在他面前的丢脸场景,气就不打一处来,她转头恶狠狠地盯
着王小刚的笑脸,驳斥道:

  「谁哭了?你才哭了呢!」

  说着说着,眼眶又红了起来,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王小刚想要抽自己一巴掌,怎么就忍不住嘴贱呢?

  他直接举双手缴械投降。

  「好好好!我哭的,我哭的好吧。」

  叶青青不想和他多计较,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但是王小刚一直跟在自己屁
股后面,甩也甩不掉。

  「师姐,你这是要去哪啊?」

  「关你屁事?」

  「怎么不关我事了?师傅走前可是拜托我好好照顾你!」

  叶青青停下来脚步,转头不耐烦道:

  「我饿了,去吃饭,满意了吗?」

  王小刚一拍手掌,喜道:

  「诶,那正好,我也饿了,我们一起出去吃吧?我请客,走!去香满楼。」

  香满楼是本地最贵的酒楼,一盘子菜就要几两银子,一般一个普通人一个月
也挣不了这么多。

  叶青青家中崇尚节俭,一家子也就靠叶穆走镖挣钱,还有就是王小刚的拜师
费,这种奢华的地方与叶青青自然是无缘的。

  「不……」

  叶青青刚想拒绝,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

  自己什么便宜也让他占了,自己吃他一顿饭又怎么了?这是自己应得的,必
须好好让他出一次血!

  叶青青直接转变了主意,答应道:

  「行!那就去香满楼!」

  让我吃了这么多苦,今日本姑娘非得吃穷你不可!

            ——————————

  两人走在街上,周围的小贩们都吆喝的十分卖力。

  叶青青也是难得出门,好奇地一路左顾右盼。

  这个年代女子本就应该乖乖呆在家中,好好学习《女儿经》和琴棋书画,像
是叶穆与慕星河一般,教女儿习武的是少之又少。

  叶青青一路走走停停,看到新奇好玩的店都要进去逛一逛,本来说好了出来
吃饭,但是这一逛,直接一两个时辰快要过去,原本的下午都要快到傍晚了。

  王小刚苦不堪言,自己饿着肚子陪叶青青在自己都已经看腻的店里走了这么
久,自己都觉得累了,叶青青却还是活力四射的样子。

  两人一直逛到了一家饰品店内,店里全是金银首饰,玉石玉器。

  叶青青在一个展台前停下了脚步,愣愣地看着里面的一个手镯。

  自己的娘亲也有一个玉手镯,据说是爹爹当年用走镖挣得第一笔钱买的,娘
亲宝贝得不得了,平日里都很少带着。

  那镯子叶青青看过,翠绿色的,有一些飘花,甚是好看,她从小也想有一个
像娘亲一样的手镯。

  而她现在看到的翡翠手镯,通体透明,在光下反射着水润的光。

  她看到这镯子的第一眼就被俘获了心神,这是自己见过最美的手镯了,要是
能戴在手腕上……

  叶青青想想那个场景就觉得开心。

  她喊来掌柜,问道:

  「掌柜的,这个镯子怎么卖?」

  那掌柜是个肥胖的中年女子,她上下打量了叶青青一番,觉得叶青青也不像
买的起得样子。

  但是她又看到了叶青青身后的王小刚,一下子认出来了这王家大少爷,立马
就变得十分热情。

  这掌柜直接取出叶青青看中镯子,夸赞道:

  「姑娘好眼光!这可是极为稀有的冰种翡翠,瞧瞧这色,就算在同种里也算
上品,我看啊,与姑娘正配!来,戴上试试!」

  手镯在叶青青纤细白皙的手腕上显得更加玉润珠滑,叶青青越看越觉得欣喜。

  「掌柜的,这镯子多少钱?」

  掌柜看叶青青很喜欢,笑的肥脸上的皱纹都挤在了一起。

  「黄金有价玉无价,这种上等品质的镯子,在本店,只要这个数!」

  说罢,她伸出了三根短胖的手指。

  三十两银子!这么贵!

  叶青青被吓了一大跳,但是对这个手镯又是欢喜异常,心里盘算着自己要省
吃俭用多少年才能买下来。

  那掌柜的接着说道:「只要三十两黄金,就能买到。」

  「三十两黄金!」

  叶青青惊道,她赶紧把手上的镯子摘了下来,小心翼翼地还给了老板娘,生
怕磕着碰着。

  三十两黄金!把自己卖了都不够!

  她赶紧低头像是做贼一般灰溜溜跑出了店铺。

  那老板娘还在后面招呼着:「姑娘要是不喜欢,还有别的!」

  王小刚跟着叶青青走出了首饰店,回头看了一眼这家店铺的样子。

  自从出了首饰店,叶青青也没了心情继续逛街,两人直接走到了香满楼楼底。

  店门口的小厮一看熟客来了,立马热情招呼道:

  「哎呦!王少爷,您来了啊,赶紧里面请,三楼雅厅一间!」

  香满楼一共三楼,最高一层,只有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才能上去。

  王小刚已经是熟客,他轻门熟路道:

  「别!不用雅厅了,找个窗边的位子就行,风景好。」

  「好嘞,二位,里边请。」

  三楼不像是一楼那么吵吵嚷嚷,人很少,十分清静。

  王小刚与叶青青坐在窗边,叶青青正拿着特供的菜单点着菜。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土包子,菜单上的那些名叫彩凤双飞,花开富贵,灵
犀一点的菜,她看的云里雾里,完全不知道这是些什么东西,但是又不想在王小
刚面前露怯。

  叶青青只管往贵里点,只要是贵的,她都点了个遍,不一会功夫就选满了几
十两银子的菜,看的她都十分肉疼,怎么一盘菜能卖这么贵!

  她示威似的把菜单拿给王小刚看。

  「怎么样?你想点什么?」

  她就是想看王小刚一脸肉疼的模样,结果却让她失望了。

  王小刚依旧笑眯眯的看着她,把手中的菜单递给了一旁等候的小二。

  「你喜欢就行,我无所谓。」

  叶青青暗暗心想:

  还在装!现在肯定肉疼地不得了了吧!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她只知道王小刚家中很有钱,在当地几乎手眼通天。

  但是到底多有钱算有钱呢?

  她对此没有足够的认知,只知道肯定是很多很多钱。

  等菜途中,叶青青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地风景,王小起身要离开座位。

  「你去哪里?」

  叶青青谨慎地看着他。

  该不会是嫌贵,要把自己留在这里一个人跑路吧?那自己得刷多久的盘子!

  「我去出恭,你也要来?」

  叶青青满脸嫌弃,皱了皱小巧的琼鼻。

  「吃饭的地方你怎么这么恶心?」

  王小刚走出了香满楼,当然不是去出恭。

  他按照原路返回,回到了那个首饰店内,把之前叶青青看中的镯子给买了下
来。

  那老板娘热情地包装好,递给王小刚。

  王小刚随手往怀里一放,区区几十两黄金,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回到香满楼,正当他沿着楼梯向上走时,却听到楼上有些喧哗。

  他眉头一皱,快步上楼。

  只见三两个油头粉面的公子哥正围着叶青青,身边还跟着几个彪形大汉。

  「姑娘,你一个在这吃饭,多无聊啊?来陪陪哥几个怎么样?」

  叶青青坐在椅子上,冷脸看着他。

  「不好意思,我不是一个人,我在等我师弟,恐怕去不了。」

  那油头粉面的公子哥轻摇着手中的折扇,装出风度翩翩的样子:

  「哎呀,什么师弟,不就是个毛头小子罢了,只要你来陪我们哥几个喝一顿,
给你二十两银子如何?」

  「多谢好意,但是不行!」

  那为首的公子哥看自己三邀四请还不成,当场沉下了脸。

  「别给脸不要脸!」

  一旁的狗腿子也附和道:「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掌握全襄县布匹买卖的郑
家大公子,郑玉!郑公子能看的上你,是你的福气!」

  这郑公子对这马屁很是受用。

  「哎~ 不敢当不敢当,小娘子,我看你衣服素的像个村姑,家里应该很缺钱
吧?这样,陪我们喝一杯,一杯就算你五十两怎么样?」

  叶青青依旧冷脸相对,丝毫没有没打动。

  「抱歉,没兴趣。」

  这郑公子怒了,他算是动了真火,本来看到这清丽美人,全身上下一点名贵
装饰也没,只当能轻松拿下,没想到一个乡野村妇,竟然这么不给自己面子。

  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

  他挥了挥手,命令身边两个彪形大汉:

  「你们两个,打晕她,给我带回府上。」

  叶青青刷的一下站起,虽然面对两个壮汉有些心里发虚,但她觉得自己跑路
还是可以的。

  就在气氛剑拔弩张的时候,突兀的声音响起。

  「哎呦,襄县郑家?哪个疙瘩角里的破落户?」

  郑玉皱眉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朴素青衫的男子嚣张的走了过来。

  郑玉本来想发怒,但又一笑,他转头看向叶青青。

  「这就是你师弟?」

  叶青青答道:「对,」

  郑玉点了点头,「很好!」

  他猛地把手中折扇合起,一指王小刚。

  「给我打!」

  那两个大汉听命直接向王小刚冲去,抬起砂锅大的拳头,眼看就要打在王小
刚脸上。

  王小刚不慌不忙轻轻侧身一闪,躲了过去,顺势一个回旋,高踢腿踹在一人
下巴上,那壮汉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王小刚在另一个人还在愣神的时候,直接贴身就是一击寸拳打在另一人的胸
口上。

  七尺的壮汉就这样飞了出去,重重砸在了墙上。

  郑玉与那几个狗腿子都瞪大了眼睛,完全想不到一个转眼,自己训练有素的
两个家奴这么快就落败。

  叶青青眼中也有些许惊异之色,但是依旧装作平静的样子,双手抱胸静静看
着王小刚的表演。

  郑玉看着逐渐逼近的王小刚一下子慌了神,

  「你……你想干什么?知道我是谁吗?」

  他一步步后退,用扇子指着王小刚。

  王小刚没有理会他,一击撩阴腿狠狠踢在那郑玉的胯下。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郑玉就像是虾子一般躬身倒在地上,痛叫不止。

  王小刚双手抱胸,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郑玉,嚣张道:

  「我需要知道你是谁?你去打听打听全江南九成的布匹买卖是谁家的?襄县
郑家?不过是看你们可怜,让你们吃点指间留下来的残羹剩饭罢了。」

  他就像提小鸡仔一般拎着郑玉的衣领把他拉起。

  只听啪啪两声,郑玉脸上多了两个血红的巴掌印,嘴角都在开裂流血。

  「不怕你寻仇找不到人,回家好好问问你老子,江南王家你们惹不惹的起?
你老子教子无方,那我来教育教育你,三天之内,我要看到你和你老子跪在我家
门前磕头认错,不然,什么狗屁郑家也别想在江南这一块地方混了。」

  他把手里的郑玉像扔垃圾一般随手一扔,拉过一旁看戏的叶青青搂在怀里,
低头狠狠地在她樱唇上亲了一口。

  「老子的女人你也敢动?你们几个,把他抬走,看着碍眼。」

  那几个小弟赶紧抬起地上的郑玉,一溜烟跑没了。

  叶青青这才没好气地推开他,嫌弃地一抹嘴唇。

  「呸!谁是你女人?」

  王小刚嬉皮笑脸道:「本来就是。」

  这一段小插曲后,两人更饿了,还好酒店的厨子,先赶着烧贵客的菜。

  没一会功夫,菜就上齐了。

  叶青青这算是长了见识,彩凤双飞原来就两个鸡翅,花开富贵原来就是一颗
白菜心上面浇点开水做出开花状。

  好吃是好吃,但是叶青青觉得实在是太不值了。

  这么多银子她可以去买更多的好吃的,或者是好玩的好看的。

  几十两银子一顿吃完,王小刚没觉得心疼,她自己反而心疼起来了。

  这得爹爹跑几次镖才能挣回来啊!

  两人饱餐一顿后直接回了叶宅。

  当他们到家时,发现叶穆,慕星河还有秦可欣比他们还要先一步到家。

  「师姐,你去哪了啊?」

  秦可欣先跑了上来,亲昵的抱住了叶青青,把头埋在叶青青胸前蹭来蹭去。

  叶穆与慕星河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正在厅里拿着账单仔细核算。

  叶青青也搂住了比自己矮一头的秦可欣。

  「出去吃个饭而已,我和你师兄又不会烧饭。」

  秦可欣像是小狗一样在她身上嗅来嗅去。

  「去哪里吃的?」

  叶青青答道:「就是城里那家香满楼。」

  秦可欣抬起了埋在师姐胸口的小脑袋,惊讶道:

  「啊!香满楼!就是那家很贵的酒楼?师姐你哪来的钱?」

  「我哪有什么钱,是你师兄请客,我才去的。」

  秦可欣柳眉蹙起,奇怪道:「师兄怎么会这么好心?上次我让他帮我买点胭
脂都不肯!」

  叶穆觉得两人还小,用不着化妆,况且化了妆稍稍出点汗,也就花了,所以
也不曾给这两师姐妹买胭脂水粉的钱。

  叶青青倒是无所谓,但是秦可欣却很喜欢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经常敲
诈王小刚的银子跑出去偷买胭脂,自己躲在屋子里一个人在脸上涂涂抹抹。

  王小刚怕秦可欣有胭脂水粉的事被叶穆知道了,她肯定第一个出卖自己,连
犹豫都不会犹豫一下,他对自己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师妹的性格了若指掌。宁愿给
她点银子打发走,也不想冒这个风险。

  叶青青目光有些闪躲,她总不能向可欣如实说明王小刚对自己干了什么吧,

  她只好含糊解释道:「是你师兄又惹我生气,他为了讨好我才带我去了那。」

  秦可欣没有怀疑。

  「这样啊!那师兄下次再惹你生气,把我也带过去好不好?我想去那里看看。」

  叶青青宠溺地摸了摸秦可欣的头,「好,下次一定带你。」

  她心中有些哀怨,下次自己再被王小刚强上吗?那这一顿的代价属实有点大。

  秦可欣想起了早上叶青青没来参加早课的事情,关心道:

  「师姐,你身体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可能是昨夜受了点风寒。」

  「都怪我。」

  她以为是因为自己让叶青青脱光衣服才生了病,心里有些自责。

  叶青青安慰道:「没有的事。」

  就在姐妹俩甜蜜地抱在一起聊天时,王小刚不合时宜地出现了。

  他在一旁贱兮兮地笑着,看着叶青青的目光不怀好意。

  「呦,在这搂搂抱抱,干嘛呢?」

  叶青青脸色一白,赶紧把秦可欣推开,自己昨天答应了王小刚不再和秦可欣
亲密接触,现在被他看到,怕是不知道又要怎么折磨自己。

  秦可欣对打扰自己和叶青青独处的师兄很不满。

  她叉着个小腰,不乐意地看向王小刚。

  「师兄,你今天去香满楼都不带我!」

  「你不是不在吗?」

  秦可欣不依不饶道:「我不管!下次你也要带我去!」

  王小刚随意应付着她。

  「以后再说吧。」

  原本姐妹俩相处的正甜蜜,如今被王小刚一打扰,也没了兴致,各自回了屋
子,沐浴后准备睡觉。

  屋内,叶青青坐在木桶内,纤手撩起一捧水,从自己白净分明的锁骨浇下。

  水流顺着少女柔嫩的小巧乳房间滑落,粉嫩的乳头上也挂着晶莹的水滴。

  叶青青回想着之前的事情,哪怕自己已经思考了一天,也整理不出个头绪,
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

  「吱呀」一声。

  木门被缓缓推开。

  「谁!」

  叶青青现在变得十分警觉,她向门口看去,正是自己此时最不愿意见到王小
刚。

  她赶紧捂着胸口,把整个身子都藏在水下。

  「你来干嘛?」

  虽然她对之后自己可能的遭遇已经心知肚明,但还是本能地问出了声。

  王小刚毫不客气的坐在叶青青房内的床上,翘着二郎腿,欣赏着叶青青露在
水面上的瘦削玉肩。

  「我昨天跟你说什么了?」

  叶青青脸色煞白,贝齿紧咬着下唇,果然是因为这个吗?

  她慌忙解释道:「我要是一下子拒绝可欣,她肯定会怀疑!」

  「我看是师姐还舍不得她吧?哎,这只能说明我这个师弟矫正的还不到位。」

  王小刚顿了顿,命令道:

  「站起来!」

  叶青青蹲在木桶里,一双美目幽幽的望着坐在床上的王小刚。

  「你说过喜欢我的。」

  王小刚点头道:

  「是,那我更要帮助师姐从歧路上回头,我怎么忍心见你继续执迷不悟呢?」

  他接着道:「我再说一遍,站起来。」

  叶青青此时把柄在他手中,拿他没有任何办法,只好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捂
着下身从木桶中慢慢站起。

  清澈的水从她光洁的肌肤上流下,只留下湿痕,并未留下水珠。

  「把手拿开。」

  王小刚好像并不满足,想要把叶青青最后一块遮羞布也一起拿去。

  叶青青犹豫了很久,才慢慢挪开双手。

  挺拔的娇嫩乳肉上点缀着粉红色乳头,下身稀稀疏疏的毛发还在向下淌着水,
汇聚在毛发末端滴在水中。

  羊脂白玉般的美好躯体,完完全全暴露在王小刚眼里。

  叶青青羞红了脸,连耳根都变得一片粉红,像这样在师弟面前展露自己的身
体,让她羞涩难当。

  王小刚上前拿着毛巾轻柔地擦拭着叶青青身上的水珠,无论是前胸还是后背,
乳肉还是两腿中间都没有放过。

  他把叶青青横抱而起,放在床榻上。

  低头轻轻吻在叶青青修长的脖颈上,一路下滑,寻到她胸前一点粉嫩乳珠,
含在嘴中吮吸,舔舐,一只、手在另一边乳晕上围着乳头打着转,少女娇嫩的乳
珠充血翘立。

  另一只手抚摸着叶青青光洁柔软的腹部一路向下,略过稀疏的细软毛发,和
高高的耻骨,在腿间的两片软肉之间按揉挤压,中指与拇指找到了隐藏在两片肥
软嫩肉间的小肉芽,把它夹在两只之间慢慢揉捏。

  这一捏就好像打开了水闸,一股股清浆源源不断地从穴中中流出,让叶青青
两腿之间成了泥泞一片。

  叶青青面色潮红,躺在床上仍他施为,贝齿轻咬下唇,尽力让自己不发出甜
腻的轻哼。

  「青青,把腿张开。」

  王小刚在她耳边轻声耳语,他的称呼让叶青青浑身一颤。

  但是她还是乖乖照做,一双美腿像两边打开,其中黏糊糊的粉嫩阴户大开,
两瓣软肉之间的粉嫩穴口一张一合,吞吐这蜜露。

  王小刚的肉棒就抵在叶青青的湿滑阴唇外上下摩擦,每一次滑动,都引得叶
青青浑身颤动,但就是不进去。

  「想不想要?」

  叶青青扭过头不去看王小刚,俏脸红的快要滴水。

  「不要。」

  王小刚却当没听见,命令道;

  「来,自己把它对准。」

  叶青青小手握拳,不去理会他。

  王小刚继续用着肉棒在叶青青的两片肥美肉间滑动,一张一合的小嘴诉说着
主人的欲望。

  「听话,不然今天一晚上就这样。」

  叶青青银牙紧咬,羞怒地看着王小刚,但也没有办法。

  一双纤纤素手向下摸去,握住了王小刚滚烫的肉棒。

  将它向前牵引,亲手将硕大滚烫的龟头对准了自己的穴口,让它挤开两瓣肥
美阴唇,抵在嫩穴外面。

  王小刚不依不饶道:「求我进去。」

  叶青青美目一蹬,「王小刚,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这是为你好。」

  「你!」

  叶青青呼吸有些急促,强制忍着内心的羞涩。

  闭眼支支吾吾道:「我求求你……进……进去。」

  「我的什么进去?」

  「肉……棒。」

  叶青青的声音细弱蚊蝇,虽然王小刚已经听到,但还是不满足。

  「你说什么?」

  叶青青稍微放大了声音,颤抖道:「你的……肉棒。」

  「哦~ 」

  王小刚高兴地点了点头。

  「既然是师姐的要求,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用力一挺,原本就是湿滑无比的腔道毫无任何阻碍,尤其是叶青青已经亲手
抓着坚硬的肉棒抵在自己穴口。

  火热的肉棒整根插入少女紧致的腔道内,像是无数小嘴在舔舐着王小刚的棒
身。

  王小刚舒爽的低哼一声,身下的叶青青也发出了甜腻的娇哼。

  房间内水声,肉体拍击声不绝于耳。

  王小刚也把自己的衣服全部脱去,将叶青青修长的两腿抗在肩膀上。

  肉棒在充满褶皱的温暖肉壁不断刮擦。

  叶青青的小脚一摇一晃,下身的快感让她忘记了矜持,嘴中不断地发出娇媚
的哼声。

  她终究是是个刚刚破身的处女,王小刚没有抽插几下,浑身就像痉挛一般颤
抖,双手死死抓着床单,尽全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美丽的天鹅长颈扬起,身体绷的笔直,飞溅出来的清液打在王小刚的小腹上,
让他抽插的更卖力了。

  「停……停一下,别动……求……求你了。」

  王小刚顾若罔闻,把叶青青的两条美腿抱在怀里,肉棒在叶青青的小穴内高
速挺动。

  两者结合处发出了咕叽咕叽淫靡的水声,原本的清浆都被搅成了白沫。

  刚刚泄了身子的叶青青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她玩玩全全淹没在了无边的快感中,身下火热的肉棒又一次把她送上了极乐
的巅峰。

  穴内传来一股强劲的吸力,四边软肉不停地收缩挤压,他只觉得肉棒一酥,
直接插入最深处的花心,尽数射出。

  王小刚拥着浑身香汗淋漓的叶青青,轻抚着她光滑细嫩的后背。

  叶青青无力地趴在他的胸口,涨红的小脸贴在他赤裸的胸膛上,火热的身躯
还在发烫,红唇微张,喘气平息着疲惫。

  她推了推王小刚的胸膛,冷声道:

  「你满意了?滚回你的房间去!」

  王小刚松手,让原本趴在自己胸口的叶青青躺在了自己身边。

  他起身在衣服堆了翻找了一下,拿出一个红木小盒,扔给叶青青。

  「给你的。」

  说罢,便下床穿起了衣服。

  叶青青疑惑地接过木盒,打开一看,里面的东西惊得她双目圆睁。

  那正是之前自己在店里看中的翡翠手镯,它就这么静静地躺在盒中,在烛火
下反射着水润的透明色泽。

  「这……」

  她惊讶地看向已经穿好衣服准备离去王小刚,有些不知所措。

  她不舍得看了看盒中的玉镯,但是最终把木盒盖上。

  叶青青倔强道:「你拿去,我不要!」

  「你不要?」

  王小刚接过木盒,不解地问道。

  叶青青恋恋不舍地看了那木盒一眼,点头道:

  「哼,我才不稀罕呢!」

  「行!那这东西也没用了,扔了得了。」

  王小刚从木盒里拿出手镯高高举起,做势要往地上摔去。

  「哎!你有病啊!」

  叶青青急了,她也顾不得自己此时赤身裸体,一把掀开被子,抓住了王小刚
高举的右手。

  「你不是不要吗?」

  「那你也不能摔了啊!」

  「它唯一的价值就是戴在你手上,既然你不要,留它何用?」

  「行!我要好吧!」

  叶青青还是舍不得如此美玉被砸碎在自己眼前,松口接受。

  王小刚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计谋得逞的笑容,

  他抓住了叶青青的手腕,将这镯子套在了她的皓腕上。

  美人配美玉,在昏黄的烛火下,一时也分不清是人美还是玉美。

  「怎么样?喜欢吗?」

  叶青青欢喜地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镯子,听王小刚这么一问,赶紧收敛起笑容,
解释道:

  「我是看不得你暴殄天物,我现在帮你保管,你要是想要回去,随时来找我
拿。」

  「哦?」

  王小刚微微一笑,

  「既然你不喜欢,那现在就还我吧,我去把它退了。」

  「你!」

  叶青青羞恼地盯着王小刚,想要把手腕上的镯子脱下来,直接扔在他的贱脸
上,但又觉得舍不得。

  王小刚看她这可爱的模样不由得一笑,将她拥入怀中,在她唇上轻点一下。

  「逗你玩的,喜欢就带着吧。」

  说罢便转身推门离去。

  叶青青面色复杂地看着王小刚转身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手腕上极为精美的
玉镯。

  最终哀婉叹息一声,吹灭了烛火。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