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 娇妻的深渊】(一)(7416字)

第一文学城 2022-09-25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水将
  又是一个傍晚到了,外面的天空已经变黑。窗外每户人家的灯火显的那么温

  又是一个傍晚到了,外面的天空已经变黑。窗外每户人家的灯火显的那么温
馨,王鹏与柳柔媗却在静静地等待不堪的到来。

  王鹏和柳柔媗看上去都不错,从大学出来就在同一个学校做老师,柔媗还是
初二的班主任,但学校正式工名额有限,虽然工作快三年了但他们一直都属于临
时聘用,同正式工待遇自然差的远了去了。而且柔媗带的班级其实就是学校的垃
圾班,没有老师愿意带,就硬塞给柔顺的她了,那班级学生学习不行,状况倒不
少,对有理想的她几乎就是种煎熬,对被欺负的学生也只有给予更多的呵护与关
爱。而王鹏今天却因为莫名的理由给学校停职了。

  他们的房子在一楼,很小就是一房一厅的那种,还是租住的。不少家具还有
是原来房东的,不过在柔媗的精心打扫下显的那么有家的感觉。

  柔媗还在厨房里静静地忙,看那背影既有少女的恬静又有熟女的贤淑。一米
五六的身材,体态匀称,穿着白色雪纺衫和韩式职业中裙把浑圆丰满的宽臀贴合
地紧紧包裹住,在纤瘦腰身衬托下更显的性感动人,中跟凉拖让纤瘦的身材看上
去很是挺拔,裙下裸露出的温润如白玉般美腿。前面还系着围裙,一头乌黑长发
泻在背后。

  餐桌已经放好,配上椅子,把既是客厅又是餐厅的过道填的满满的。桌上已
经放了几道菜,王鹏把筷、碗、碟放好,托着腮帮子发呆,等着客人的到来。他
知道今晚对他来说是难熬的。

  感觉时间过的很慢,好似一种煎熬。柔媗在那里只是低着头洗菜、切菜、烧
菜。

  " 咚、咚、咚。"

  王鹏的心里咯噔一下,有人敲门了。他看了眼柔媗,柔媗正在翻炒的手停顿
了一下,又继续,好像做好了顺从地面对一切的准备,王鹏心一横把门打开了。

  " 啊!" 让王鹏大感意外与难堪,一看门外居然站了三个人。不是说好就是
徐少吗?

  " 小王老师……!好啊!" 和王鹏正面对面的矮胖老头就是教育局徐局长,
一副领导派头,秃顶的脑袋戴着淡黄色镜片的近视眼镜,眼镜框能挡住半个脸。
用那种领导特有的方式亲切地拍了下他的肩。

  " 徐、徐局长……。" 被徐老头那种带官腔的气场影响下,王鹏习惯地表露
处那种被领导关怀后受宠若惊的样子,内心却是苦涩与忐忑。那种样子,连他自
己也觉得矛盾与可怜。强忍着心里的尴尬,又和后面的一个拎着广告袋的高大健
壮男人点头打了个招呼。

  那个男人姓刘,以前是做特种兵的,现在专门给徐局长做司机。所有这一切
都是在他联系、要挟、说服、安排的,但王鹏实在没想到他和徐局长也会来,心
里更是难以接受。

  最后进来的就是今晚的主角,徐局长的公子徐少,比他老爹高一点,却胖的
出奇,看上去五短三粗的,几乎和猪一样,而且是养的特别好的肥猪。见到他,
王鹏万般滋味在心头,歪了下嘴角,象征性地点了下头。

  肥头大耳的徐少并不那么趾高气扬,看了王鹏一眼,马上就把头低下了。他
二十三岁在他十五、六岁的时候被车撞了,脑子有点轻度弱智。奇怪的是却结婚
了,不过对自己老婆兴趣很差,可对别的女人却有不同一般的兴趣。戴着太阳帽
还是能看到,左眼上还有淤青,眼角下已经结痂,左边的腮帮子还是肿的。

  王鹏知道徐肥猪这个倒霉样,就是自己和邻居所赐,前天下午这家伙在屋外
笨拙地偷了柔媗的蕾丝内裤,还躲在楼梯下,把柔媗贴住私处的底裆撑开,忘情
地嗅啊、闻啊,一副陶醉样子,正好被邻居逮到,那邻居本来就是在其他小区的
保安,最恨的就是这些偷鸡摸狗的贼,而且还做这么龌龊的事情,下手自然更狠。
王鹏知道了,更是气恼不已,把他按住了揍,打的像野猪般嚎叫,可这个花痴竟
还死死地把那小内裤拽在手里……。最后还报了警,本以为他会被关几天,没想
到呀……。

  " 坐、坐、小王老师坐这边……。" 徐老头选了个靠墙位置,开始招呼其他
人坐下,似乎前天的一切他都不介意了,还殷勤地让王鹏坐他旁边。刘司机坐到
局长对面,背靠厨房,王鹏和猪一样的徐少面对面。这肥猪吃过王鹏拳头的苦,
此刻看到王鹏还表现的心有余悸。

  " 我、我添一副筷子……。" 这个局面实在很尴尬了,王鹏找了个机会起身。

  厨房是敞开式的,柔媗早已听到一帮子人鱼贯而入的声响,看了眼,想到后
面和猪一样的男人要发生的事情,心脏几乎都要跳出来了,只觉得脑袋发晕。当
王鹏蹲下身,到灶台下,拿餐具时和柔媗身体接触的一刹那,能明显的感觉到妻
子身体不安地震了一下。

  " 等一下,帮我来端菜……。" 柔媗一副失措的样子,声音更是小的可怜,
在希望从王鹏身上找到点安慰。

  " 要不……。" 王鹏犹豫地问

---------------------------------------

  就在今天凌晨,王鹏和柔媗,时而哀伤、时而叹息、不断寻找理由说服自己。
的确,现在的潜规则太多了,要不选择像蝼蚁般带着尊严碌碌的存在,要不顺从
地让当权者,让他们如愿地享受娇嫩肉体的愉悦,明星如此、干部也有。明天就
那一次……,就当是投资了……。

  然后俩人又疯狂的做爱,王鹏每一次都插的很深,他从来没有如此放肆地用
力过,简直是对娇妻身体的蹂躏,每一次都刺入花蕾的最深处,然后带着嫩肉抽
出,然后再用力地刺入,让柔媗发出声声泣啜的哀吟。

  伴随大床" 嘎嘎" 摇曳,柔媗迷离地深情凝视丈夫冷峻脸庞,顺从地挺着耻
骨迎合,让他深深的齿痕作为爱的印记地留在自己雪白的胸脯上,只是忘情地呻
吟。

  激情后,两人商量好了,只要柔媗说" 老公,我后悔了" ,王鹏就会让一切
停止,阻止所有的继续……。

---------------------------------------

  柔媗只是低下了头,转而又用力地将茄子一块快切断,来宣泄内心的不安。

             娇妻的深渊(二)

  " 这菜都是柳老师做的?" 徐老头夹了口塞到嘴里" 不错,不错。柳老师真
是心灵手巧……。"

  " 局长,徐局,这里有酒……。" 王鹏不善于应酬,即将发生的事情更是让
他紧张与不安,也不知道怎么接老头的话。

  " 徐局只喝白酒的……,只喝茅台……。" 刘司机毫不客气地阻止他再开第
二瓶。

  是啊!今天喝白酒多好啊,自己本来就是酒量不好,让自己喝醉,喝醉了就
好了……!王鹏心里思绪翻腾。

  " 唉!今天高兴,就和啤酒……。来一人一瓶。" 徐老头和颜悦色的帮王鹏
打圆场。

  " 我要喝饮料!" 徐肥猪翻着菜说。

  " 哦……。" 徐老头好像想起了什么," 小刘,把车上的饮料去那来,顺便
拿两瓶茅台。小王老师年轻有为,今天我们好好喝几杯。"

  徐老头的亲切让王鹏觉得厌恶,更难以想象,刘司机说的话,有那么多女的
被他潜规则过,被她上过,而且很多还是主动投怀送抱的。什么某某小学的语文
老师,后来变成了副校长,某某中学的老师后来变成了年级组组长,谁谁被他调
到学校的领导班子。

  很快,屋里飘起了茅台酒那香沁入心扉香,王鹏闻着高度的酒味,还真有点
晕晕的,真想马上就在这白酒里醉倒。

  徐肥猪坐在餐桌上,色咪咪的两眼早已被柔媗背影的曲线迷倒,不时地偷瞄
那凸凹有致的身体,心里不断地想象柔媗被他扒光后赤裸裸的样子,然后毫无顾
忌的享受这个娇柔女人身体的每一处。尤其在那欣长小蛮腰下的翘翘圆臀,此刻
虽然被裙子紧紧束缚着,等一下就要把她掰开……。

  看着裙摆下露出的腿显的那么修长笔直,那么光滑细腻,柔媗的的两腿之间
处对徐少更像一扇神秘的门,让他充满对未知领域的兴趣和欲望。努力想象那两
条光溜溜大腿结合处的样子,这些天他已经幻想过无数次了,每次幻想都让他觉
得无比兴奋。

  " 柳老师也不要忙了……!也来吃吧!" 徐老头端着酒杯,看着柔媗平坦的
后背殷勤的招呼。" 小王老师,还有椅子吗?再加把椅子吧!"

  " 嗯!马上!" 柔媗回头抿了下嘴,想到那些火辣辣的眼睛心跳更加厉害,
手心里全是汗。

  " 哦,哦!" 闻着茅台的味道,王鹏的脸已经发红。长条型的房子,进到房
间必须从墙角和徐少的后背之间挤过,把家里最后一把,上网用的椅子端了出来,
那椅子比其他人的凳子都要低不少。

  " 放这里,放这里好了。" 徐老头指挥着让他把椅子放在徐少和他之间,那
一刹那,王鹏嘴里、心里全是酸味。

  " 来小王老师,我们一起碰一下,徐局。" 刘司机见王鹏表现的那么沮丧,
主动打破僵局。

  " 好、好!" 徐老头乐呵呵地抿了口酒,好像把王鹏前天揍儿子的事,已经
彻底忘了。

  王鹏一口下肚,只觉得酒气直冲脑顶。想到自己的娇妻,而且是将被眼前的
低能猪,紧紧地拥在怀里,又接着喝了一大口。

  " 柳老师、弟妹来……别忙了。" 刘司机见柔媗还在厨房,两只大手就像抓
小鸡般,按着她的肩朝餐桌推。

  " 还有个菜。" 柔媗纤弱的身体拗不过他,被他半推着,一脸失措。弱弱地
扭了下身,还是被他推过来了。

  " 菜够了,足够了,你不在,我们吃的还有什么意思……。" 刘司机完全不
给柔媗挣脱的机会。

  " 是啊!是啊!来柳老师!这里坐下、这里、这里。" 徐老头乐呵呵地看着
这个浑身充满韵味的柔顺女体,心里充满了霸主般成就感。

  徐肥猪见柔媗过来,吧唧着嘴,贪婪地把柔媗全身又扫视一遍。最后视线有
落到那着把围裙撑的鼓鼓的胸部,不禁暗叹:那双奶子好圆、好饱满。

  当柔媗从徐肥猪与墙之间挤过的时候,还刻意地挺了下身,王鹏能清楚地到
柔媗的身体从他肥厚的后背摩擦过。那家伙还显的那么舒心惬意,坏坏地朝徐老
头一笑。

  王鹏拳头捏了再三,还是松了下来。安慰自己,这头徐肥猪,迟早还会被别
人收拾的。以前就听说,这个花痴男,有老爹的专车不用,特地做公交,在车竟
然不顾一切地隔着女生的衣服抓扯人家内衣,结果又被人修理的和狗一样。

  徐肥猪看了眼王鹏,王鹏那异常平静的目光,还让他莫名地生畏,深怕他会
突然爆发,内心的贪婪被消去不少。柔媗娇美的身体就在肥猪旁坐下,浑身不安,
手心里全是汗,乌黑的秀发从她脸颊泻下,显的那么柔媚动人。

  王鹏一扬脖" 嗞溜" 地把杯里的茅台全喝下了肚,刘司机及时地又给添满。

  " 小王,我了解过了,你们两在学校表现的不错,我这几天就帮你们转成正
式的,正式工!" 这个其实刘司机原来就和他们谈好的,而且许诺的还有更多,
但是言语中也暗示了,如果不同意就连现在的饭碗也没了。

  " 好!恭喜了王老师。" 徐老头的话只有刘司机在喝彩,更是积极地端起酒
杯,并招呼他们俩" 喂!兄弟快呀!还不谢谢徐局。"

  王鹏强颜地笑,表现的却很勉强:" 谢……谢,谢谢局长。"

  " 柳老师多大啦!" 徐老头话语间还是一副慈祥的神态。

  " 二十六。" 柔媗身体绷直,一直低着头。

  " 嗯,不错,比我们家阿斌大了三岁!来,阿斌,以茶代酒,敬一下柳姐姐。
来柳老师。"

  " 呵呵……。" 徐少用那种傻子独有的憨笑,举起饮料,羞答答地盯着柔媗
的俏脸。此刻柔媗粗略地看了眼徐肥猪,肥头大耳,双下巴在他傻笑时还不断抖
动,身上直发毛,带着大口地把白酒朝嘴里灌。

  " 噢……,慢点、慢点。好了……好了……够了……。" 刘司机马上劝。

  不知是酒精的作用,柔媗的俏丽脸蛋已经红透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更是水
汪汪的。

  " 看来柳老师酒量不错啊!" 徐老头透过宽大的有色眼镜凝视着柔媗,顺手
夹了口菜。

  此刻王鹏已经被边缘化,所有人的焦点都在柔媗身上,索性又蒙头把酒喝了
大半。徐肥猪又毫不收敛地打量柔媗的身体。从她饱满的胸口一直到腰身,最后
又直勾勾地落到露在裙外的那细腻雪白的大腿上。

  肥猪的目光显的那么灼热,能清楚地看到他喉咙在上下滑动,女人固有的矜
持驱使柔媗,将两腿夹的更紧,膝盖紧紧碰在一起,又将裙摆朝用力下拽。

             娇妻的深渊(三)

  " 是不是被柳姐姐迷死了?别流口水哦!哈哈" 刘司机逗着徐少说,对王鹏
来说,在自己面前这样评论自己的妻子却是一种侮辱,不过他知道现在只有该压
抑。

  " 嘿嘿嘿……。" 徐少为自己的失态表现的有点局促,还是担心眼前的王鹏
无法压抑会变的和前天那样,把自己疯狂地暴打一顿。仰起头傻呵呵扫视了一圈
其他人。

  刘司机见徐老头已经放下筷子,掏出烟,撒了一圈,也没把王鹏落下。" 你
看柳姐姐都没怎么吃,也不知道疼一下,帮姐姐把围裙摘了吧,你柳姐姐一定更
漂亮!"

  " 啊!" 柔媗还没反应过来,徐少粗大的两手已经圈到她脖子后。

  " 我……自己来!" 柔媗绷紧的神经显的那么紧张。

  俩人手接触的一刹那,徐肥猪感觉到她指尖的丝丝凉意,探过去的脑袋也能
嗅到那成熟女体的芳香,让他的呼吸也有点急促。

  柔媗耳边已经能感受到徐肥猪浑热的喘息,纤细的手臂还是不安地举在半空
不知所措。更是紧张地看了眼王鹏,只见他已经醉眼朦胧地在夹菜……

  徐肥猪笨拙地找到系带头,一拉,围裙的上襟顺从在腰部翻下,雪纺衫质地
很好,那胸罩上端圆弧的轮廓隐约浮现,被束缚乳房鼓鼓的。虽然隔着衣服,柔
媗饱满的乳房形状让徐肥猪兴奋不已,尤其柔媗紧张的呼吸,鼓鼓的胸线不断起
伏,徐少只觉得体温上升,真想把这个娇羞的女人紧紧拥抱在怀里,用胸膛挤压
那对让他恼心的奶子。

  王鹏只怪这个茅台怎么就这样不醉人,虽然晕晕的,可脑子还是很清晰。那
耷拉下的围裙上襟,就像自己妻子被野猪扒掉的衣服,内心黯然神伤,自己怎么
就还没醉倒呢?

  徐肥猪粗大的手掌继续朝下,抚摸着寻找柔媗后腰的绳结,沿着后背,指尖
能感摸到柔媗,胸罩的后背带,很贴合那娇美身体的曲线。勒的很紧,紧紧地贴
着这个娇好的躯体,好似把的她被绑住一般。他的指尖不由自主地去感受那后背
带。

  柔媗感觉到他的动作,面对着众人内心又羞又惊。" 啊!" 地一声,警觉地
挺动腰身,却是在徐肥猪的臂圈里朝前轻挺。

  徐肥猪欣赏着柔媗娇颜的每一丝变化,成熟的容颜娇羞中带着不安,尤其是
惊慌失措的样子,更激起他进一步侵犯的欲望。

  " 柳姐姐,柔媗……,我……想死你了!" 肥猪猛地俯过身去,将柔媗纤弱
的身躯紧紧地拥贴在怀里,还不断地扭着腰身用胸膛与柔媗的身体摩擦,虽然隔
着衣服,也让他感觉到强烈的快感。动作显的那么下流、粗俗,紧接着嘴里又发
出无耻的哼吟" 噢啊……噢啊……,好舒服……。"

  " 不要,不要……。" 柔媗被他的样子吓坏了,而身体又被他挤的太紧,声
音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两手胡乱推搡。

  " 好姐姐,我好想要你……。" 此刻的肥猪变的疯狂,好像根本就不给她有
挣脱的机会。一边亲着柔媗白嫩的脸蛋,一边大力地挽抱住柔媗后背,让她紧贴
着胸膛,另一手开始大力地在她胸脯上抓捏,娇嫩的乳房虽然有胸罩的保护,但
还是在他粗短的手指中变形。

  柔媗求助地望向其他人,徐老头毫无表情好似没看到,轻弹着烟灰……。王
鹏已经趴在桌上却发出沉重鼻息。不过柔媗从心里不愿意让丈夫看到自己被人轻
薄的样子,一边用没有被徐肥猪控制住的左手大力地撅住他一根手指,一边望向
刘司机。

  " 哎呦呦呦呦……。" 徐少立刻痛苦地咧嘴惨叫。俩人几乎成了僵持状态。

             娇妻的深渊(四)

  刘司机见徐老头还是没动声色,长长地吐了口烟:" 柳老师,被介意!徐少
太喜欢你了!" 目光立刻又变的严厉," 既然你不愿意早说啊,也别让徐少空欢
喜一场……。你说一句,我们马上走……。" 刘司机已经站了起来。

  " 我……。" 柔媗无奈地松开了徐肥猪的手指。

  " 啪嗒" 清脆的玻璃杯被王鹏借着酒劲撩翻的地," 我不喝了。" 眯着眼睛
却歪着脑袋把身体坐直了,好似已经醉醺醺了。

  " 看来是赶我们走了!" 刘司机轻蔑地看了眼王鹏。

  " 不,不是……。" 柔媗喃喃地羞涩说。

  徐肥猪见柔媗不再抵抗,也不那么粗鲁了。侧身猫着腰,淫邪盯着那诱人的
胸部,更觉得太阳帽碍事,急忙摘掉。仿佛像高度近视般把脸凑近了盯着,手同
时盖到柔媗的乳峰上,贪婪地抓捏,感受那对乳房的柔软。

  儿子那猥琐的样子,徐老头在柔媗目光看到鄙视与厌恶" 柳柔媗,先吃点东
西" 徐老头貌似关心,语气却很难让人抗拒。

  徐肥猪见徐老头发话了,醒醒鼻子,虽然已经不毛手毛脚了,可视线就是无
法从柔媗的身上移开。

  柔媗用手肘支着桌面,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平静,却还是那么不情愿,无奈地
翻着面前的菜。

  " 你们都是聪明人,做了这些准备,应该是想清楚的……。" 徐老头抿着烟
头缓慢地说。

  柔媗扒拉着菜,完全没有心情送到嘴里去。

  " 我们都是俗人,都有贪、嗔、痴。小百姓也都贪,单位里有什么值钱的,
那怕是不值钱的,线圈架都拿回家当做板凳用……。" 徐老头还是说的很慢。

  徐肥猪根本没兴趣听老爷子的唠叨,一颗心全在旁边的美人身上,欲火骚动,
一只抓又悄悄地伸过去,把那饱满的胸部托住轻掂,好像在乳房的真实分量。

  柔媗已经没有抗拒的勇气,保持着夹菜的姿势,努力让自己显的平静,身体
微微下沉一点,深怕王鹏突然看到。

  " ……什么工作手套能多拿一双就是一双。当老师的也不例外,连回形针,
大头针都会捎回去,更别说其他的办公用品了。" 徐老头撇了下嘴角,又给柔媗
夹了筷菜。

  徐肥猪见柔媗已经不再抗拒,更加用力,毫不怜惜虎口用力,看着丰满的胸
部变形前凸,脸上张着嘴露出痴痴的笑,显的那么满足。

  柔媗痛的闭了下眼,身体一颤,眉宇皱在一起。

  " 嗔:却是因为不满足的事。而产生的愤恨、恼怒或者仇恨。由爱生恨笔笔
皆是,不满足的就想毁了它……。" 徐老头话还是说的那么平缓。

  徐肥猪已经不满足眼前的状态,他要探索研究更多的地方,解开她第一粒扣
子的时候,笨拙的手在发抖。第二粒、第三粒几乎点急躁,终于眼前活色生香的
景象几乎让他的眼球凸出眶外。出奇的白嫩,出奇的丰满,只罩住了一半而已,
那露在外面的直让他口干舌燥,好似看见了珠峰上的皑皑白雪一般。原本专心听
徐老头教导的刘司机也把头转了过来。

  柔媗脸上苍白,身体僵硬,在盘里扒拉的筷子也动不了了,支撑身体的手在
颤抖。

  徐老头挺了下身,又微微探了下头,戴着有色眼镜看上去还是那么坐怀不乱
" 我儿子这些天对你魂牵梦绕,也是缘分……。" 一个停顿,徐老头好像已经不
知道下面要说什么了。房间里变的异常宁静。

  徐肥猪呼吸急促,压抑着冲动有力而缓慢地,两把柔媗的衣服完全扯开,雪
纺衫上第四颗纽扣掉在地上发出" 哒哒哒" 弹跳声。

  " 啊嗯……。" 柔媗一声轻哼,不愿迎合,也不能抗拒,僵硬的身体绷的更
紧,视线无焦点地落在远方,任由他的欺凌。

  徐肥猪的大手,毫无顾忌地插到乳罩里,像铲子一般把饱满乳房从里面撬出
来。雪白的奶子,很嫩、很软、顺从的压在罩杯上,小巧的乳头嫩红嫩红的上翘。

  " 真漂亮……。柳老师不但温柔贤淑,身体更动人……。" 徐老头情不自禁
地赞美,旁边的刘司机也长长地出了口气。

  " 我们进房间去好吗?" 柔媗顺从地看了眼徐肥猪。虽然他的样子让她觉得
恶心,但她更不希望在众人面前这样被玩弄,尤其王鹏还在面前。虽然他已经醉
了般,逃避地趴在桌上。

  徐肥猪只是猥琐地舔了下嘴,不顾肥大的身体,转到桌子下,像小孩般蹲在
她膝前,脸贴在露出的大腿上。柔媗更加紧张,紧紧合拢。中娇羞地样子,更有
神秘感,充满了强大吸引力。

  " 带王老师去房里休息吧!" 徐老头对刘司机说。

  刘司机不打算,影响徐肥猪的好事,夹抱着王鹏从徐老头的身后走。

  " 不要……。" 没了房间,那么她就只能在客厅了,柔媗哀求已经起身让路
的徐老头,而老头却毫无表情,他的淫邪有色眼镜也掩盖不了了。

  徐肥猪双手将裙摆朝上推,却被压住了,仰着脑袋渴望地看向柔媗的俏脸,
像是等待哺乳的羔羊。

  柔媗紧张地摇头,目光里充满了对这个弱智猪的乞求。身体却顺从地欠了一
下,徐肥猪" 哗" 地一下,把裙子完全推到腰上。

  " 啊!" 柔媗只觉满脸发烫,虽然还有蕾丝小内裤保护,两手还是紧张地护
住最私密的裆部。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