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龙旂】(修仙母子)(第四章 赵欢欢的口爆)

第一文学城 2022-11-25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一只软泥怪
字数:4504 2021年8月1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四章赵欢欢的口爆

字数:4504

2021年8月1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四章赵欢欢的口爆

  临走前一天,赵欢欢又来找我了。

  「你要走了?」

  「嗯。」

  「可以带上我吗?」

  我眼皮抬都没抬。

  「你必须带上我。」

  我一阵气紧。我帮也帮了,你反而给我带来这么多麻烦。还有完没完了?

  「如果,我有这件东西呢?」

  我下意识抬头看了眼,一件白色的小物事逆着光,在赵欢欢白生生的手上明
晃晃的。

  「你什么意思?」

  「带我走呀。」

  在我错愕的目光下,赵欢欢一副理所当然坐到了我旁边。她身上很香,红光
满面的。还是那件白裙子。

  我跳开了,「你走吧。」

  「你是不是还没懂?你的东西在我这,所以,你必须带我走。」说着朝我晃
了晃内裤。

  我冷笑,「一条私物,就想胁迫我?」

  「那如果大家都知道你和我做了呢?」

  我看着她。

  「你应该不愿意大家用另类的目光看你吧?」

  我冷笑,「就算和你做了,这能代表什么?你觉得因为我破处,所以师傅长
老就不再教我了?我在这就待不下去了?」

  「是啊,所以,你必须带上我呀。你要了我,却不带我。这是始乱终弃,性
质就不一样了,那时他们又会怎么看你呢?」

  「所以,一件私物,可以证明我和你有过?」我嗤笑。

  「那如果是,你的精液呢?」说这话的时候,赵欢欢一脸平静。我真无法把
此刻的她和树林里以及最初认识时的那两个她合在一起。

  虽然我看不到此刻自己的脸色,但我可以肯定一定是难看的。

  「你的量,挺多的,很烫,几乎把我灌满。所以,我自然留了一点。你如果
不信,我也不介意让你参观参观。当然,」她指指私处,「除了这里,溢出来的,
我也装了个小管。」

  「为什么呢?」我轻声问。

  「你是大门派的首徒,未来前途无量,小女自知入不得你法眼,便只有出此
下策。我只需要,小哥在闲暇时,能抽出一点时间陪陪我。」

  「陪你做那种事?」我抬头看了她一眼。那双春水微漾的桃花眼是那么的清
澈。

  她愣了一下,然后眨巴眨巴眼,「时常还是要做一下的,道侣嘛,不欢好怎
么行呢?」

  我沉默了良久,说,「这事别让月儿知道。」

  「她对小哥很重要么?」

  「你想让我配合你,就好好配合我,否则,大不了鱼死网破。」

  「其实吧,我觉得,假如小哥若真的在意月儿姑娘的感受,还不如干脆点,
长痛不如短痛。而且,她夹在我们中间,我们也很难受。」

  她说的有道理,我沉默了。

  「趁现在你俩还没出发,若月儿姑娘是因为你才决定与你同行,这个时候跟
她说了最好。若上路后再说,就不好了。」

  我心里没来由蹦出一股火气,瞪了她一眼。她满脸无辜地看着我。我哼了声,
出去了。

  崖畔间,有一道翩跹的身影。人剑合一,在阳光与花海中熠熠生辉。

  我走过缤纷的花海,月儿意识到我,也收剑走来。

  「月儿,我有事和你说。」

  「嗯,」她点点头,光洁的额头上香汗点点,体香比以往要更扑鼻。

  「我……和赵欢欢在一起了。」

  她愣了愣,没说话,低下了头。

  我也低下头,但我比她高点,所以还是能看到她头顶浓密柔顺的乌发。

  耳畔徘徊着「呼呼」的风声,斑斓的花海在荡漾。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了抽泣声。

  我眼中的这个细肩,在「簌簌」地颤抖。和风里,一颗颗晶莹悠悠坠地。我
的心也跟着一起沉到了谷底。

  「为什么?」

  我沉默。

  「为什么就是宁肯跟她,也不跟我?我到底哪点做得你不满意了?」她抬起
那对花了的眸子看我,晶莹的水珠在她眼眶中涌动,我的心跟着一揪。

  我们就这样杵了许久,她渐渐安定下来。

  我说,你还要和我一起出山吗?

  她想了一会,说要。

  我愣了愣。

  「你走吧,我要继续练剑了。」

  暖风里,她又与花海融为一体,而我,还在原地凌乱着。

  第二日,我们如期出发了。是三人行。月儿没退,多了个赵欢欢。

  赵欢欢寄了封书信回宗,说暂时到外历练,不回去了。

  我打算三人各一匹马,但赵欢欢执意与我同乘,我拗不过,只能答应。

  于是我带着赵欢欢骑着黑马,月儿一匹白马,临行前,宗主竟也露面了。

  一干长老和宗主,对我们千叮咛万嘱咐,我留意到赵欢欢对宗主皱了个眉,
之后我们仨便迎着这天的和风暖阳踏着青云宗的草地出行了。

  圣女峰在中,青云宗在西,所以此行我们的方向是往东。我决定了,如果最
后不能摆脱两女,那就不见母亲了。比起母亲暴露,我这相思之苦便不算什么了。
就当做一番正常的历练,也不全无意义。

  出宗前,不少弟子看到我背上的赵欢欢,都十分讶然。我自己也很朦胧,除
了苦笑,我能怎么回应呢。

  好在赵欢欢很安分,没什么出格的举动。

  但月儿偶尔投来的目光里,似乎对那双搂着我的皓腕颇有敌意。

  出宗后,一切就不一样了。

  那双在我腰上的手鬼鬼祟祟地探到了我的衣裆上。

  我当即一震,那边月儿的目光像箭一样射了过来,我立马绷紧。

  但她的目光还是落到了我的下体。

  「赵欢欢!」月儿。

  「月儿姑娘,怎么了?」这么说着,她的手却没离开,反是用食指在我的敏
感处反复勾弄。我那狭窄的通道里隐隐生出湿意。

  「你别太过分。」月儿咬牙切齿。

  「月儿姑娘是处么?这点事都见不得?」她的手囫囵着我的轮廓。

  「瑶远!」月儿转为对我大喊。

  我只得喊了声「松手」,赵欢欢才作罢,但松开前还是当着月儿的面在上面
拍了两下。

  我看到月儿的脸都成了土色。

  行过一片草木葱郁,我背上又贴来了两团柔软。那天婆娑树影里,阳光下莹
白的丰乳在我脑海渐渐清晰明亮。原本安分在我腹上的手,开始四下点动。一团
火渐渐从我丹田燃烧起来。

  我下意识看了眼旁边的月儿,她目光不在我这边,脸色却十分难看。

  「够了!」我轻喝,说完浑身一个战栗——敏感的耳畔忽然涌进来一阵风。
接着我的耳垂被她咬住了。

  我捏紧她在我腹上的手,「松开!」我想我的声音是咬牙切齿的。

  她这才嘻嘻笑着缩了回去。

  风吹来,我的耳朵已然湿了。

  当晚,我们在野外露宿。放下行李,我说我去抓些野物。走离两人余光后,
我刻意停留了一下。没动静,我接着走,没踏两步,月儿的声音响起,冷冷的,
一如既往。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没声。

  「哑巴了?」

  「月儿姑娘是在和我说话?」

  「别装傻。」

  「还请月儿姑娘再讲一遍,刚才没听清。」

  我几乎能想象出月儿那双弯成弯刀似的柳叶眉,「你为什么接近他?」

  「我爱慕小哥许久,如今终于得偿所愿,怎么能说是接近呢?」

  「你到底什么目的?你们百花宗是不是在密谋什么?」

  「月儿姑娘多虑了。百花宗小门小派,靠着青云宗这些大树庇护,才得以保
全,又怎敢以下欺上呢?何况这不是蚍蜉撼树么?」

  「我可听说过你那些传闻。」

  「传闻?」

  「你这人不重贞,水性杨花,游走男人之间,我可是知道那大夏皇子就是毁
在你的手上。韩狂也变得奇怪,如今你又来祸害瑶远?」

  「感情的事,两厢情愿,月儿姑娘怎能全怪我一人头上呢?未能与两位俊彦
长久,实属憾事。分别后,他们念念不忘,我也很是痛心。但心中无爱,总不能
勉强吧?」

  「哼!说得好听!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的狐狸面庞扒出来,让瑶远看清!」

  「不知对月儿姑娘做了何事,令你如此恨我。但我无心与月儿姑娘作对,还
请月儿姑娘海涵。」赵欢欢竟给月儿跪了下来。

  月儿咬咬牙,顿了顿,哼了声,「我管不了瑶远,也管不了你,但你也别得
寸进尺!」

  「欢欢不敢。」

  解决完肚子后,我们各自修炼。这种环境,不好使用玄火鼎,所以我只简单
地炼下气。

  滚烫的火焰真元在我体内流淌,那股熟悉而又令我不安的燥热再次从丹田出
现了。

  夜渐渐深了,我说我来守夜,二女无异议。

  我坐在荆棘的草地上,望着挂在苍穹上的银月。月如银盘,将它周遭的黑云
也渲染成银色。

  两女睡了。赵欢欢在我左边,月儿在我右边,离我较远。

  渐渐地,一切只剩下草间的夏虫,还有风拨动草丛的「沙沙」。

  岁月静好,我更想见到那个雪山上的温婉女子了。

  不知什么时候,附近传来「窸窣」的声响。我转头一看,赵欢欢朝我爬了过
来。她本离我就近,这两步便来到我身边。

  「你做什么?」我说。

  「欢欢已经是远哥的人,远哥守夜,欢欢岂有自己先睡的道理?」说着她把
头靠在我的肩上。

  「快去睡吧,不用陪我。」

  她的手带有一丝冰凉,在我的身上游走起来,「远哥的身子好烫,好踏实…
…」

  「够了。」我拨开她的手。

  她的声音悠悠从我耳畔传来,「远哥,你忘了答应过我么?」

  我愣了愣,「非要在这?」

  「天为被,地为床,男女欢好圣地,有何不可?」她的手又在我身上游走起
来。

  「我还要守夜。」

  我的话就像石沉大海,她没再回应,冰凉细嫩的手已然钻进我的裆内,我闭
上眼睛,就像案板上的鱼肉。

  我的耳朵被咬住,有什么灵活湿润的东西在我的耳垂上挑弄,不时有暖暖的
风息涌进我的耳廓,令我一阵激灵。

  冰凉细嫩的手握住我的阳具,轻轻抚弄起来。过了一会,包住我龟头,缓缓
摩挲。

  我感到自己就像一团待燃的干柴。

  「远哥,你不用动,一切交给我。」

  扣子被解开,我的上衣敞了开来,夜风一吹,止不住打了几个冷战。她埋头
在我胸上,湿润的舌头自上而下蜻蜓点水。我不断地打颤,像有什么东西被一下
下勾了出来。

  忽然我的下身变得凉飕飕的,我低头一看,一头浓密的乌发像莲蓬一样在我
胯间铺散开来,有什么东西包住我的龟头,接着我就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润的空间。

  「你、你在干什么?」我小声惊叫了一下,接着腰腹不由自主抽搐起来。

  一条不知是什么滑溜溜的东西在我龟头上扫来扫去,没几下我感到龟头都湿
了。

  「你干什么?你快松嘴!」

  回应我的是龟头被猛地旋紧,我感到一股热流从丹田流经下体,被吸出。

  让我又跟着猛震的是那滑溜溜的东西又在我的马眼上挑弄起来。

  我不禁捧住了身下的螓首,她的秀发是那样的柔顺,清香扑鼻,可我无暇品
味。

  恍惚间,有什么东西窜进我的马眼,微凉,直达丹田。所过之处,燥热被抚
平。我觉得自己像被安抚的野兽。

  后来身下响起了「咕噜」的声音,像孩童在吃冰棒。乌黑的云鬓遮住了我的
视野,我只知道有什么东西在极力拨弄我的包皮系带,内里分外粘稠,像裹了一
层鼻涕。

  我的腰越震越凶,双手将她的头越捧越紧。整个人像将要离弦的箭。

  此过程不知持续了多久,我甚至生出了一丝虚脱感。直到她用嘴囫囵我的轮
廓,伴着猛吸和「啵啵」声,不出两息,我就「噗噗」地爆发了出来。

  我的腰震得是那样的凶,她的脸免不了被我绷紧的胯猛撞。我昂着头,像沙
漠里的人发出嘶哑的呻吟。

  出奇的是正迎接「惊涛骇浪」的她悄无声息,在我抽搐的第一下她就紧含住
我的龟头,灵活的小舌依旧保持对我包皮下端的刺激。

  我射得又快又凶。

  在我被掏空后,我直接一头倒在了草地。什么也不愿想,脑袋空白。

  我没留意她是怎么处理口中的精液的,只知道她很快趴到我的身边,左手搂
紧我的腰,贴在我耳边说,「远哥很棒,射得又多又浓,也很烫,这些都是大补
之物,欢欢一点不剩都吃了,嘻嘻。」

  我没说话,只觉得这氛围很奇怪。

  「但是对不起呀,没能让远哥自己体验,反而都是欢欢在动了。怪欢欢太心
急了,没照顾到远哥的情况。下次一定不让你太快出来,欢欢好好给远哥弄弄,
让远哥也舒服。好吗?」

  我还是没说话,还是觉得这感觉很奇怪。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