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彼岸花】(6)

第一文学城 2022-11-29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以性的名义
字数:6235 彼岸花(6) 作者:以性的名义 2021年8月20日首发第一会所   这天晚上叶岸做梦了,梦里清冷的街道,飞蛾点缀的街灯,女人淡淡的香水

字数:6235

彼岸花(6)
作者:以性的名义

2021年8月20日首发第一会所

  这天晚上叶岸做梦了,梦里清冷的街道,飞蛾点缀的街灯,女人淡淡的香水
味,那个依偎在自己身旁的女孩很像,很像华曼彤。叶岸最终在惊厥中醒来,发
现梦外什么都没有,除了自己孤身一人躺在黑暗之中……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是的,这就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如果狄更斯来过二十
一世纪的中国,他一定会把后面一句去掉。

  在这样一个时代里,大地复苏,万物皆在野蛮生长,伴随着人类历史上最伟
大的经济奇迹,一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基建狂潮席卷了整个中国,房地产行
业,在这个时候成为了巨大的修罗场,有些人因此而成为了造富神话的主角,有
些人,也在此堕入深渊,万劫不复。

  在时代大潮的裹挟之下,这座由曾经的长江上游的一个水码头发展起来的千
万级人口的城市也不例外。房地产行业,正在这座城市的每一块土地上野蛮生长。

  时年四十来岁的本市土著居民曾有中赶上了这个房地产行业野蛮增长的时代,
当初建立公司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小包工头。野蛮增长时代的房地产业就像一
个江湖,有江湖就有打打杀杀,曾有中出身草根,不缺的就是打打杀杀的狠劲儿。
透着这股狠劲儿,经过近十年的拼争,曾有中把自己这份家底拉扯成了一家有一
定规模的建筑公司。如今,曾有中尽管依旧雄心未眠,但却常常力有不逮,曾有
中不知道打打杀杀的江湖还会持续多久,不知道自己在灰色地带的边缘开展的那
些比如地下赌场、拆迁队等等业务还能持续多久,时代改变的时候,有时候根本
不会跟你打声招呼。

  曾有中知道自己不缺的是社会经验和打打杀杀的经历,但曾有中知道知识才
是决定你要到达的天花板的力量。曾有中预感一个新的时代就要来临,曾有中不
知道那是怎样一个时代,但曾有中知道自己的公司再不做出改变,在新的时代里
像自己这种带着原罪和行走于灰色地带的公司必将会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会最
终被时代所抛弃,这让曾有中很看重叶岸,而且对叶岸的看重并不仅仅是因为自
己的侄女张芹对叶岸的倾慕。

  但也因为对张芹视若己出,让叶岸成为自己的侄女婿成为了曾有中的A 计划。

  曾有中直接任命叶岸为工程部副经理,而且给了他一把秘密的尚方宝剑,叶
岸可以直接向他汇报工作。曾有中知道这么做必然会引起原来工程部一帮跟着自
己干的老臣们的强烈反弹,但曾有中自有自己的盘算,曾有中知道自己手下那帮
跟着自己打打杀杀,一路拼杀到今天的兄弟的能量,把叶岸这条鲶鱼扔进池子里,
活不了说明叶岸是条虫,活出来了就是一条龙。

  再说,为了侄女张芹着想招女婿也得招一名乘龙快婿,招来一条虫算是什么
事。

  叶岸其实明白曾总把自己当做一条鲶鱼的想法,既然要拿一条鲶鱼考验自己,
叶岸想,那就不辜负曾总的期望做那条最合格的鲶鱼。

  不久,叶岸这条鲶鱼在公司这座不深,也不浅的池子里搅起的风暴终于来了。

  接下来两个多月酷热的夏天,叶岸几乎把自己泡在了工地上,掉了十几斤肉,
脱了不知道几层皮,叶岸向曾总提交了一份工程部的整改报告,报告里提出不下
一百条在施工和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并附上了整改意见。这个报告,让叶岸在工程
部,甚至全公司上下成为了众矢之的。

  但曾有中却暗自高兴,对叶岸提交的报告非常满意。其实曾有中在心里对现
在公司的现状很清楚,比如施工效率,成本控制,人浮于事等等都是存在的严重
问题,这些问题,靠他手下那帮囿于专业知识的局限和已经养成根深蒂固的守成
心态的老臣们已经断然无法改变,叶岸的到来恰如其时,曾有中希望叶岸成为那
个改变者和搅局者,最起码,要让这帮老臣们感到时不我待的危机感。

  这个报告造成的风暴是从工程部这帮老臣纷纷到曾有中告状开始的,大家统
一的口径是,一个才从学校毕业的大学生能有多少经验?提出的整改措施要么是
纸上谈兵,要么,需要一定资金的先行投入而公司根本没有实施的条件,一句话,
大家都认为叶岸的报告是不切实际的瞎扯淡。公司更有与曾有中能说上话的人在
其耳边嘀咕,如此重用一个才毕业的大学生会伤了这帮一直跟着曾总打拼的老臣
子的心。

  曾有中对这帮老臣的「造反」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跟叶岸说该怎么做就怎么
做,一切照旧。

  老大那里说不通,这帮人准备自己给叶岸上眼药了。其中,以负责管理公司
地下赌场的长毛最为起劲。长毛十几岁就跟着曾老大混,算是曾有中最早的一批
手下,这么多年一直跟着自己出生入死,也算劳苦功高,曾有中才把赌场如此重
要的业务交给了他打理。

  仗着曾老大的信任和自己公司元老的身份,长毛特别不了叶岸,虽然不在一
个部门,但长毛多次在私下场合放出话来要给叶岸好看,让叶岸在公司待不下去。
长毛如此激愤除了上述原因,其实是夹带了自己的私货,杨雪!

  公司里另外一双倾慕叶岸的目光就是来自杨雪的,而长毛追了杨雪多年却一
无所获,杨雪几乎都不带正眼看他一眼,而叶岸一来,长毛发现这个小娘们的魂
便被勾去了。

  杨雪是公司的公关,芳龄二十有二,原来混夜场的小太妹,颜值正好长在众
多街溜子的审美上,身材高挑,性感,狂野,放得开,酒局上能拎着酒瓶一口吹
干,打架也能拎着酒瓶闷人家后脑勺。长毛就好这种娘们的性感和狂野,但遗憾
的是,追了这么多年,杨雪的性感和狂野从来都不曾冲着长毛来一次。

  杨雪知道张芹也喜欢叶岸,知道张芹是曾老大的侄女,但在杨雪的字典里,
争男人,从来没有撤退可言。这让长毛对叶岸的嫉恨变成了为女人争风吃醋的个
人恩怨,尽管叶岸对杨雪,甚至比对张芹还冷淡。

  长毛一直策划着怎么好好教训叶岸,甚至设局让叶岸自己识趣离开公司,而
工程部上上下下也对叶岸采取了不配合运动,这让叶岸的工作一下子陷入了困境。

  虽然叶岸从来没找过张芹有半句话的吐槽和埋怨,但张芹深耕公司多年,又
是曾老大侄女,有自己的渠道了解到公司各个层面的状况,张芹自然对于叶岸在
工程部的遭遇十分清楚,张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情急之下便找到了曾老大。

  曾有中依然撒手不管,仿佛对自己手下那帮老臣与叶岸严重对立的局面无动
于衷,这让张芹非常着急:「舅舅,你不怕叶岸受不了他们的故意刁难离开公司
吗?」

  「这点都受不了,那你觉得他能帮助公司做什么呢?」曾有中回答道。

  这个回答让张芹明白了舅舅是在故意考验叶岸,张芹决定要跟叶岸一起面对
困境,不管叶岸同意还是不同意,张芹在心中已经下定决心要与叶岸共同进退。

  张芹了解到这群刁难的老臣中,虽然直接的相关利益者是工程部的人,但带
头的却是长毛。于是张芹私下找到长毛摊牌,要长毛不要再带头刁难叶岸。长毛
知道张芹的分量不敢过于放肆,于是提了个条件。

  这个条件让完全出乎张芹的意料:「我知道你很喜欢这小子,你只要把叶岸
搞定,哦不,搞定说得有点难听,只要你们能够在一起,让叶岸在杨雪面前承认
自己是你的男朋友,我就答应放过他。」

  虽然出人意料,但张芹明白长毛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是想让杨雪彻底死心,
张芹知道对于叶岸,自己是杨雪的情敌。

  张芹跟杨雪本来是关系挺好的小姐妹,但叶岸到来以后,张芹已经感受到了
杨雪似乎跟自己哪跟哪都开始不对付。虽然张芹明白自己有公司老大侄女的身份
做加持,但张芹也知道自己比叶岸大一岁,而且没有杨雪漂亮,性感。张芹知道
男人都喜欢漂亮,性感的女人,尽管叶岸看上去那么高冷,似乎并不太懂女人的
风情,但他也首先是一个男人,其次才是一个高冷的男人。

  张芹觉得现在似乎没有更好的其他办法让这场风暴平息下来,于是答应了长
毛。但这之前,张芹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都到这份上了,让相思草长起来不仅
是救自己的爱情,还能救叶岸的前途,为什么不让它长?

  1 天,叶岸难得在办公室,张芹知道叶岸肯定会最后一个下班,然后张芹让
今天最后下班的变成了两个人。八点多钟了,外面天已黑尽,张芹觉得时间差不
多了,便慢慢踱步到叶岸的座位前,叶岸一直埋头在电脑上敲着键盘,并没有发
现张芹。

  「叶岸,这么晚了,还不下班?」张芹的声音很温柔,张芹知道跟杨雪比,
自己的声音是优势,几乎所有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亲亲戚戚,都说过自己
的声音特别好听。

  「啊?这么巧?你也加班?」抬头看着突然站在面前的张芹,叶岸感到有些
手足忙乱。低头看着叶岸瘦削而黝黑的脸庞,张芹却有些心疼。

  「是的,这么晚了你不饿啊?」张芹双手背在身后,胸部高耸,今天张芹穿
的是一条上身无袖,下身刚刚没膝的无褶连衣裙,让自己娇小的身材显得愈加亭
亭玉立。

  「哦,不饿。」叶岸的回答很让人生气。

  「但我饿了。」张芹没生气,笑了笑,张芹知道爱笑的女生运气不会差。

  「呃……」叶岸顿了顿,知道自己刚才那句「不饿」很没礼貌,但叶岸的表
情很木讷,呃了半天没呃出下文。

  「呃什么呢?请我吃顿饭有那么难吗?」张芹依旧就没生气,张芹知道生气
不解决问题,对叶岸这么木讷的男生,持之以恒的微笑总会成为打开直男心扉的
钥匙,于是张芹又笑了。

  张芹不知道这或许对叶岸是很难,因为除了华曼彤,叶岸从来没跟女生单独
吃过饭。

  张芹微笑着,目光盈盈的看着叶岸,叶岸看到了张芹嘴角上的酒窝,叶岸赶
紧将目光挪开,已经很久了,叶岸特别怕看到女生脸上笑起来有酒窝,在叶岸心
目中,华曼彤笑起来的酒窝是世界上最好看的。

  但张芹把叶岸目光的回避理解错了,以为叶岸是害羞,以为自己脸上的酒窝
就快要成为打开叶岸心扉的钥匙,于是关于请吃饭的谈话变成了的撒娇:「我真
的饿了哦!」

  然后张芹把背着的手绕到身前轻轻揉着自己的肚子,张芹的身材娇小而丰腴,
腹部紧实平坦,轻轻一揉,紧贴着连衣裙小腹上竟然被揉出涟漪与波纹来。

  张芹的这个动作足够随意但也有足量的性感,叶岸身体微微一怔,迅疾啪的
关掉电脑,嘴里嗫嚅道:「好的,我请你吃饭。」

  这是一顿张芹用酒窝和腹部迷人的涟漪与波纹逼出来的饭,而叶岸宁愿相信
一切都是遇巧,今天遇巧张芹也加班,遇巧八点多张芹没吃饭饿了,遇巧旁边有
一家番茄牛尾汤锅。

  是张芹说这家番茄牛尾汤锅很好吃。

  其实叶岸这段时间感到非常疲惫,饭也没正正经经的吃,饱一顿饿一顿,今
天让叶岸喝喝牛尾汤补补身子,也是张芹事先就想好的。桌上,张芹贴心的给叶
岸盛好汤,叶岸骨碌碌喝了一碗,张芹便又给叶岸盛了一碗,还特地挑了根大大
的牛尾巴搁在碗里。

  叶岸接下来感到有些不知所措,现在这汤是继续喝不是不喝也不是,喝了,
那张芹对自己的温柔该怎么算?不喝,这牛尾汤味道却确实挺不错。

  而张芹今天是已经下定了决心,过了今天,一定要将叶岸变成自己的男朋友,
要么叶岸是真心答应,那就是真男朋友,如果不答应,为了对付长毛,为了做给
杨雪看,叶岸也必须答应做自己的假男朋友。张芹心满意足的看着叶岸喝下了两
碗汤,才涩然开口道:「叶岸,我想告诉你一个事。」

  「呃……」叶岸拿出抽纸擦了擦嘴角的汤渍。

  「我……我喜欢你。」说完张芹的脸庞红成了牛尾汤里的番茄,顿了顿,张
芹才鼓足勇气看着叶岸,力图最大限度保持语气的平静说道,「所以我希望你能
做我的男朋友。」

  「啊?」叶岸意料到这样的场景也许某一天一定会到来,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叶岸明显感到张芹话语中的某种压力,但叶岸不认为张芹是在拿她舅的身份施加
这种压力,在叶岸看来,张芹真诚,善良,温柔,如果没有华曼彤……

  「对不起,芹……芹姐,我现在还不想考虑个人的问题。」叶岸只能咬着牙
两眼一抹黑,除此别无选择。

  「芹姐?是嫌我比你大吗?」张芹尽管做好了叶岸拒绝的思想准备,但脸上
瞬间满是抑制不住的失落。

  「对不起,芹姐,没有这个意思,你很好,温柔,漂亮,但我……我真的是
现在不想考虑这些。」事到如今,叶岸也只有硬着头皮把拒绝进行到底了,把事
情说开来反倒是一种解脱。

  「好吧,」张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向叶岸摊牌道,「叶岸,但我想给
你说明白的是,现在,这个男朋友你真的不想当,但假的你必须要当下去!」

  「假的男朋友?为……为什么?」叶岸眉头一皱,对突如其来的状况叶岸的
反应通常是异常冷静的。

  「现在公司对你刁难的那群人,我了解到了,带头的是长毛。长毛这么做有
觉得我舅太偏袒你的因素,更大的原因,其实是因为杨雪喜欢你让他受不了,所
以想方设法要赶你走。我前几天找到他,劝他不要再刁难你,他提了个条件,就
是如果我和你在一起,然后让你在杨雪面前承认你是我男朋友,这样,他就答应
不会再闹事,长毛是最早就跟着我舅的手下,在他们那群人中有很大的威信,如
果他消停了,其他人自然也会消停。」

  说完张芹平静的看着叶岸,一点不像刚刚被人拒绝的小女生,但目光却异常
坚定。

  叶岸没想到这事竟然把张芹,杨雪也扯了进来,叶岸感到有些无奈,但长毛
的条件自己却无法答应。

  「呃……我想想。」叶岸沉吟了一声,回答道。

  「还想什么呢?」张芹有些急了,「你不喜欢我,我说了不做真的,假的男
朋友能把你怎样啊?」

  「芹姐,不是这个意思,我……」叶岸嗫嚅到,「我是想这太给曾总和你添
麻烦了,要不,我还是离开公司吧。」

  「你……你混蛋!」叶岸话音刚落,就见张芹顿时气得脸色煞白,悠地一下
站起身,对着叶岸狠狠的丢下一句,拎起包转身就外往一路小跑而去。

  叶岸傻了眼,没想到外表柔弱的张芹性格也是如此刚烈……叶岸赶紧起身到
前台付完账追出店门一看,外面早已没了张芹的影儿。叶岸无奈连忙打张芹的手
机,但张芹的手机已经关机。

  叶岸只能无奈拖着一个人的身影朝自己的住处走去,此刻的街道并不清冷,
路边的夜市,水果摊,甚至还有买菜的菜摊鳞次栉比,叶岸转过了最后一个街角,
却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站在自己的身前……

  张芹的人影跟真人一般婀娜多姿,亭亭玉立,十多分钟以后再次见面张芹的
情绪已经平复下来了,堵着叶岸的去路问道:「你想好了吗?公司需要你,我舅
舅需要你,我也需要……你也需要公司这个平台,你大学才毕业什么样的公司会
给你这么好的机会?我了解我舅的公司,我知道它能带给你施展才能的天地,相
信我,叶岸,你如果就这样放弃了在我心中你真的就是一个大混蛋!」

  「呃,芹姐……」叶岸长叹一声。

  「我才不是你的什么芹姐!」叶岸看到张芹眼圈都红了,晶莹的泪水差点就
要滚落出来。

  「这样吧,芹姐,给我三天时间考虑一下好吗?三天以后我答复你。」在这
街头的转角,叶岸被张芹用红红的眼圈逼到了墙角。

  「好的!」张芹生怕叶岸反悔似的,答应得飞快,然后转脸一笑,「今天你
没喝酒,送我回家好吗?」

  三天以后,叶岸答应了长毛开出的条件,做张芹的假男朋友,并让杨雪知道
他这个假男朋友是真的。

  接下来没多久全公司都知道叶岸成了张芹的男朋友,只有曾老大知道是假的,
因为张芹把真实情况告诉了曾老大。曾老大只给侄女说了一句:「假作真时真亦
假,真作假时假亦真,迈出第一步才是最重要的。」

  长毛是暂时消停了,但杨雪开始不消停起来,单单听到叶岸成为张芹男朋友
的消息之后一个星期,杨雪已经喝醉了两场,有一场酒长毛在场,最后想趁虚而
入,把醉得不省人事的杨雪都虏进了酒店开好的房间,长毛最终还是没有下得了
手,这说明长毛对杨雪是动了真心的,看来长毛并不是想得到杨雪一时的身体,
是真想把这妮子娶进家门。

  杨雪并不服输,在杨雪的眼里,老板是老板,张芹是张芹,并没有老板的侄
女张芹。于是杨雪以闺蜜加好姐妹的名义关心并祝贺张芹,从张芹嘴里套出了叶
岸跟张芹还没有上床这样重要的信息,杨雪决定,抢男朋友输了一把,但在抢先
跟叶岸啪啪的赛道上不能输。

  一天深夜,叶岸在住处正准备上床,外面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叶岸打开门一
看,是杨雪站在门外,杨雪明显喝了些酒,眼睛渗着红丝。

  「我可以进来吗?」说着杨雪将欣长的身体在门边一靠,便靠出一身风情艳
冶的性感来,叶岸看到杨雪渗着红丝的眼睛喷着火……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