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兄弟绝恋】【作者:小夜子 (cdgirl1995)】

第一文学城 2023-01-23 03:08 出处:网络 作者:小夜子 (cdgirl1995)
0 【兄弟绝恋】【作者:小夜子 (cdgirl1995)】 作者:小夜子 (cdgirl1995) 字数:3778   
0

【兄弟绝恋】【作者:小夜子 (cdgirl1995)】

作者:小夜子 (cdgirl1995)
字数:3778
  

      ***    ***    ***    ***
               兄弟绝恋

  从小时候开始,哥哥就非常不擅与人相处,这件事情长久苦恼着爸妈,带着
哥哥到处寻医,但不论是哪间大医院的医师,都检测不出他有任何的心理问题,
他总在医生面前显得与正常同年龄男孩子一样开朗活泼。只有我知道,哥哥只是
因为兴趣而一心一意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玩电脑,导致拒绝跟其他人相处。

  父母的各式要求,哥哥都把他们当耳边风。甚至常与父亲大打出手。

  但小时候我就发现,只要我待在他身旁,他就会是一个温柔的大哥,并且处
处护着我,爸妈只好把爱移转到我这个他们并不曾期待的老么身上。

  其实哥哥不跟其他人来往,对我来说,有着极大的好处,

  因为我那明目张胆的暗恋,大概也只有爸妈没有看出来。

  帅气的哥哥在求学阶段不乏追求者,因为他虽然未参与任何体育项目正式训
练,但在各种团队比赛中总能脱颖而出,名声相当响亮。

  这些女人通通被他以:「令人烦躁」或者「看到你就不爽」…等等理由拒绝
了。

  才貌双全的他至今未曾被任何一位美女攻陷。这件事情甚至成为了我们镇上
的传奇。

  不过呢……时常关注哥哥的我,知道哥哥许多事情。

  哥哥最喜欢玩的游戏是第一人称射击游戏,血腥暴力的尤其喜爱,若再有异
变殭尸,那他玩起来就会更显得开心。

  其他像是同年龄男性喜爱的色情游戏、腥色书刊、黄漫、写真、影集一概没
有。除于我对哥哥的爱,我检查得相当彻底,不过我并不因此气馁。不论哥哥去
到哪里,我都远远的关注着他,一切都是为了欣赏哥哥举手投足之间的气度。有
时在电线杆后,有时在暗巷另一头,有时是乔装后的超商顾客。当然,哥哥英俊
的睡脸是绝不能放过,

  但幼稚园时曾在半夜看过哥哥偷爬起床开电脑,画面里主角是一位有着萎缩
阳具的可爱小女孩。三十秒后,哥哥的精液沾满了电脑萤幕,见他慌忙地拿卫生
纸胡乱擦拭,我小小心灵已有了答案,隔天一早,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整个萤幕舔
了遍。

  通常哥哥睡一整晚会勃起十次左右,手淫数量平均每三周只有一次,哥哥确
实对所有大胸部的女人没有任何兴趣,平时没有任何能引起他性兴奋的东西。

  但只要他某天打开电脑时,我就知道他想干嘛了。而他手淫时的脸部表情很
可爱、射精时嘴巴会微张地开开,舌头会吐出来、滴几滴口水在桌子上,肩膀会
往内侧缩,小腿肚会颤抖等等的习惯,从小学起一直没变。浓密的体毛性感地长
满了哥哥身上各私密处,不只如此,鸡鸡长短粗细历年变化我都掌握得一清二楚,
但从高中起哥哥的阴茎就没有再长大过了,一直停留在10。7公分长、3。6
5公分宽,

  他最喜欢吃提拉米苏,最讨厌吃番茄炒饭。

  我就是如此的溺爱我的哥哥。

  由于父母不愿意给不讨喜的他任何经济支援,所以他时常会出去打零工,我
自己手上倒是有着不少的零用钱,父母平常倒也不知道我想买什么,总是认为我
存在秘密柜子里。实际上我为了攻陷自己的哥哥,长年苦练并且囤积了大量的资
本,所有的秘密都藏在我房间地板之下。

  发现哥哥会偷进我房间,是我上国中的那年。

  近一整个上午持续不断头痛后,向老师告知必须要早退的我,遥遥坏坏的扶
着扶手,缓步走向自己的坊间,听到房内有悉悉簌簌的声音,我以为是有老鼠在
作乱,相当害怕这类生物的我,心想着我的房间要被玷汙了,蹑手蹑脚的接近后,
看到了令我窒息的画面。

  地板上的暗门被打开,里面所有我的私密衣物都被翻了出来,上面大部分都
有潮湿的痕迹,哥哥正奋力把我的比基尼内裤套进他结实的股沟,满是腿毛的双
脚上是我只在房间里穿过的反光黑丝袜,显然已经被他勾丝了。很显然他不知道
胸罩该怎么穿,只见他胸膛上用胶带歪斜黏上了我的小可爱。10。7公分的漆
黑阴茎把我的内裤撑得变形,房间里我的相片散落在地上,每张都有哥哥房间地
板上常见的白色黏液。

  我脑中有的情绪只有狂喜,想来那木讷的大哥原来把我当成性幻想对象,我
的15公分国中阴茎就脱离了我的强力束缚带,转眼间就胀满了制服短裤,紧身
的制服短裤强烈限制着我的阴茎,随着胀痛感,一切的计画逐渐在我脑中成形。

  接下来数年,哥哥频繁且大胆地进入我的房间手淫,我总是在暗处看着他,
等他结束才慢慢回房间。

  我17岁那年,父母因公要到国外出差,我知道时机已然成熟。

  穿上整套的连身黑洋装,画上最美的妆,我前往哥哥的卧室。

  轻启哥哥的房门,见到哥哥一如往常地在打电脑游戏,我轻柔呼唤了他,他
不耐的回头,见到我就先是呆愣了三秒钟。

  然而接下来的并不是我所期望的热情拥吻,而是飞过来的键盘,砸在了我的
鼻子上。

  紧接着哥哥对我破口大骂,把我端来的咖啡也泼再了我的身上,说我噁心、
变态。

  谁都想不到,第一个把我弄哭的人,竟会是我最挚爱的哥哥。

  慢慢的关上哥哥的房门,我向我的卧室走去,擦乾鼻血,洗乾净自己的身体,
画好了烟燻妆,换上一套黑色皮衣与黑色皮裤。

  打开了衣柜最底层的隔间,解开上面的锁头,接着,我从里面挑了一把红色
的消防斧。

  哥哥仍旧在房内打得火热,带着耳机的他并没有听到自己房门被打开的声响,
仍旧嚣张的指挥着他的队友们,右手正灵活的移动着滑鼠游标。丝毫没有注意到
椅背后的我。

  这应该就是哥哥最宝贝的东西吧?

  只要毁了它,哥哥就会把目光面向我吧?

  我眼中的光亮猛地一闪,忽然右手猛地将消防斧扬起,狠狠的对准哥哥手腕
劈下!

  厚重的消防斧劈砍下来,卡在了哥哥的手腕上,并没有直接劈断。我的动作
很粗?鲁,在激情的迫使下,平时秀气的作法已经荡然无存,我一脚踩着哥哥的
手臂不让他挣脱,双手狠狠的将消防斧拔出,粗暴直接的动作诠释了我的内心深
处的急不可耐。

  斧头来来回回的拔、出砍下,一下又一下的,歪歪斜斜的劈砍在不同的部位
上。

  咖吱咖吱的劈砍声顿时响起,伴随着男人的惨叫不绝于耳。

  最终将这只手臂劈的残破不堪,整个二楼的走廊里都回荡着恐怖的声响。

  哥哥已经气若游丝,我轻轻取下了他头上的耳机,在他耳畔倾诉着我对他多
年的爱恋。

  我手不安分地往他裤子里钻,拉出了他那条黑黑的东西,轻舔了两口。

  然后拾起地上的消防斧,在他的睾丸旁边比划着。

  已经气若游丝的他,开始挣扎。我只好一屁股坐在他的脸上,丝毫不留力,
手掌捧起他巨大的睾丸吞进口腔,来回不停吸舔套弄。见他兴奋地颤抖,即将高
潮,我便用消防斧削下他的整副大阴囊。

  很快地,少少而透明的精液,轻轻流出在他的肚子上。

  我放开了他,把他的阴囊捧到他面前,用食指与大拇指挑出他的粗长精索,
细心把玩着。我顽皮地尽量把他的精索拉长,对准他的嘴巴后,缓缓的用手掌压
扁。

  一股股腥黄的精子随着我把睾丸挤碎的动作,流进喘着粗气的哥哥嘴内。

  他溃堤的眼泪,只让我更想加倍疼爱他。

  我使劲捏起他疲软的阴茎,把导尿管随意地塞进去。

  接着把他多余的阳具推进他的身体里,然后用强力胶厚厚的裹住。

  「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爱人」

  我宣布着,拿着剃刀,把他所有体毛(包括头发)全数剃光。

  防止发炎的针头以及伴随着各式催情药剂的针头,一针一针地,

  插满了他的大腿内侧。

  脱下他的上衣粗暴包裹着他的右手腕,我亲爱的哥哥显然已经累了,我便把
她扶上床好好休息。

  一周后我的哥哥情况比较稳定了,我便搬了一个巨大的全身镜到他床前,他
呆愣愣地看着自己空荡荡的下体,奶头也因为药剂的作用变得红润而敏感激突。

  我把身上的迷你裙脱下,替浑身赤裸的哥哥把迷你裙穿上。

  然后我丁字裤向下拉,一根23公分长的肉棒弹了出来,揍在哥哥的喉结上,
示意要他张开嘴巴,

  见他奋力摇头,我只好拿出一旁的肌肉松弛剂,微笑着把它刺进哥哥左右两
侧的颈部肌肉。

  三分钟内,哥哥就张着嘴巴合不起来了,口水都流了出来,像个可爱的肉便
器。

  一想到这里,我再也不能理性地控制我的肉棒,马上捏住哥哥下巴。

  哥哥透过眼前的大镜子,可以看到自己只穿着他最爱的迷你裙,身上全是我
留下的指印跟吻痕。尤其是他把玩多年的下体位置,又红又肿,插着导尿管的萎
缩阴茎还在冒着春水。

  哥哥连忙偏过头不看我,这不可能是他自己,他认为他自己不是这样的。

  他刚想说话,我就将阴茎塞进他的嘴里,哥哥眼里全是屈辱,瞪大的水汪汪
杏眼,看着自己这个日思夜想的可爱大阴茎「妹妹」。

  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让他瞧清楚自己嘴里的紫红色大阴茎。

  随着我开始挺腰,他难受的无法呼吸,想要拍打我,又怕撕扯到自己的伤口,
只能呜呜的哭泣着。

  我重重的抵入他的喉咙,直到他的极限,还是有一大截肉棒露在外头。

  二十分钟后,我第一次在哥哥嘴里射精。

  但,我没有停下来。

  而是命令哥哥继续吸舔它,

  很快地,我再次勃起,撑开他的食道。

  十分钟后,第二股滚烫的精液顺着他的喉咙,悉数流入腹中。

  我仍不放开他,拿起医生处方的阳痿药物,吞服药丸,我把它敲成4小片,
每隔两小时就吃一片,渴了就喝水,饿了就拿冰箱里的麵包啃着,当然,腰部是
能不停就不停。吃药过后射精变得很困难,爽了半天才射一次,稍微软了之后我
拔出阴茎休息,过了半小时又硬了,我便再次进入哥哥的喉咙。

  哥哥眼神逐渐黯淡,在我终于放开他后,他便瘫软在床上,嘴角缓缓流出一
丝丝我的精液。真是淫荡不堪!

  抚摸着哥哥可爱的小穴,大肉棒努力往里面挺进。

  果然哥哥的小穴不同凡响,如此美好的肉壁,今后只能为我所用!

  哥哥一点力儿都使不出来,除了痛以外还是只有痛。

  我拍打着哥哥,每进出阴茎一阵子就大力拍在屁股上,有时更故意暴打在他
的会阴,

  失去睾丸的伤口令他强烈疼痛,反映在他直肠的美妙收缩频率上,我的动作
只有越来越粗暴。

  如果哥哥能活过今晚,我就娶她为妻吧?

  心想着,我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