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混迹字母圈的摄影师傅】(6)试钟遇故知

第一文学城 2023-01-25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sugarvision
作者:糖酥映画 2023/1/5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6398 字              第六章:试钟遇故知

作者:糖酥映画
2023/1/5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6398 字

             第六章:试钟遇故知

  因为对在电影院口爆一事心怀愧疚,所以我对一一的写真格外上心,费了心
思把大部分的照片都修了,然后隔三差五的发几张给她,以此为借口找她聊天。

  刚开始她压根不回我的消息,过了两天开始对照片提要求,在我锲而不舍的
没话找话下,又过了两天终于也回复其他信息了。虽然短期内忽悠她出来拍照恐
怕困难,不过好歹还是留下了希望的种子。

  倒是娜姐在这段时间里加了我的QQ,上来却是问我和颖的关系。我和颖满打
满算一共见过三次,连个联系方式都没有,把这些告诉娜姐以后,她就不再说话
了。

  夏天很快过去了,街头的女孩开始穿起了长裙,我也恢复了打工人搬砖的正
常生活。就在这平静的日子里,接到了卓雅试钟的邀请。

  卓雅是个我佩服的女人。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家家庭式的按摩店,她是技
师,我是客人。这种店一般都不大,有一个客服联系客人、排钟外加收钱,有三
四个技师上班,服务大同小异,无非是手推、阴推、口交之类的,一般不会有大
活儿。原因也很简单,按摩店的技师觉得大活儿伤身体,接大活儿的「特服」觉
得按摩辛苦又来钱慢,所以各走各的道,按摩店没特服就成了个惯例。

  老实说按摩的确很辛苦,用技师的话来说比岔开腿躺着挣钱辛苦多了,所以
大部分技师都是轻熟女小姐姐,小姑娘喜欢挣快钱一般看不上这里。

  卓雅是个特例,不到二十岁就做了技师,身材颜值不错,服务也不划水,精
油开背和舔蛋技术出众,很快成了头牌。虽然我不歧视技师,但是客观来说干这
行的大部分没上过什么学,日常状态就是有客人服务,没客人躺着刷手机打发时
间。卓雅却是个有心人,先是做到技师头牌,然后成了半个客服,还帮助老板培
训新人,就这么过了一年多,有了手艺,又有一些客人资源,就约着几个相好的
小姐妹自立门户了。

  开店自然要宣传,按摩店最好的宣传肯定是技师照片了。那时候我刚接触摄
影,作为熟客外加半吊子摄影师非常符合按摩店老板的需求。作为客户知道什么
样的照片吸引人,作为半吊子摄影师能拍出比技师自拍好一点,又不会好到让客
人觉得是网图的作品,简言之就是诱惑而且真实,虽然不高级但是很实用。

  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成了卓雅的御用摄影师。我帮她的技师拍照,
她用身体报答我,就这样一起度过了最艰难的起步阶段。那段时间真的很难,新
店没有口碑,卓雅只能靠自己的名气邀请老客,然后安排给其他技师。老客毕竟
不多,技师虽然是她的小姐妹,但是毕竟也是要挣钱的,因为一天做不了几单纷
纷离去,最后还是靠着卓雅的坚持撑了过来,渐渐地有了点名气,积累了不少客
户资源。

  正是因为这段经历,我和卓雅就有了层特殊关系,介于熟客和朋友之间。唯
一可惜的就是随着她的店步入正轨,她基本上不再做服务了,用行话说就是成功
上岸了。今年开始,她把老家的一个妹妹带过来做客服,自己成了个标准的老板
了,除了面试技师以外,基本上不会到店里,更别说做服务了。因为生意不错,
需要我拍照的机会也很少了,可能是为了维持关系,隔一两个月她就会找我试钟
一次,作为朋友的福利。

  所谓的试钟,就是老板找熟客让刚到的新技师给他服务,可以理解为技能测
试。熟客见多识广,服务完了跟老板反馈技师的手法和态度,技术是不是老练,
服务够不够认真。作为补偿,试钟一般只会象征性的收一点钱,甚至不收钱。熟
客喜欢试钟的原因,除了省钱之外,更重要的是可能会捡到宝。遇到涉世未深刚
下水的姑娘,不知道服务的尺度,不会保护自己,很容易突破尺度,最后无套插
入都有可能,当然一般内射是不行的,毕竟不能让老板太难做。

  铺垫了这么多,终于可以回到正题了。根据卓雅约定的时间,我兴冲冲的出
发了,也许是过于激动,车子在路上和旁车挂擦了一下。其实并不严重,但是对
方是个刚拿到驾照的新司机,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故,不敢私了非要报警。经过了
度日如年的近半个小时的等待,交警才姗姗来迟,很幸运的是没有扣车,短暂协
商之后得以各自上路。

  色心太大,小事故完全没有影响我的心情,急冲冲的到了卓娅的店里。因为
疫情的影响,卓雅把原来的三室两厅换成了几套独立的公寓房,虽然成本增加了
一些,但是现在一个技师一套房子,提高了安全性。

  卓雅跟我约的就是其中的一套,是个三四十平的单身公寓,严格意义上只有
一个房间,这套用衣柜做了个简单的隔断,大门到衣柜像是个客厅,有沙发、茶
几和小小的厨位,卫生间的门也在这里,衣柜后面是一张大床和窗户。床

  平时客服通过电话和微信远程联系客户,公寓里只有技师一个人,所以就一
个房间也没有关系,把大门关上就行了。哪怕是试钟,老板也不会到现场,结束
以后通过电话联系反馈情况。

  到门口按照惯例给卓雅发了个消息,听到猫眼的声音,然后门闪开了一条缝。
我轻声推门进去,屋内很暗,一股熟悉的甜腻的香味。当我眼睛适应了黑暗后,
才发现迎面的女人就是卓雅,没想到这次居然见到她本人了。

  卓雅穿了件很淑女的衬衣,下面是白点的裙子,长度刚过膝盖,一双小脚穿
着毛茸茸的拖鞋,头发也盘了起来。发型、妆容和衣着很显气质,拖鞋却有几分
俏皮,也算是反差萌了。

  我刚要张口跟她解释为什么来晚了,她却把手指放在唇边示意我安静,拉着
我轻轻地走到沙发处坐下。坐定以后我才发现,衣柜后传来阵阵声响,原来这个
黑暗的房间里不止我俩!

  首先听到的是席梦思床垫有节奏的吱呀吱呀声,配合着隐约的吧唧声,作为
老司机我一下就听出是女人含着阴茎口交的声音。席梦思床垫的声音越来越大,
节奏越来越快,然后停止,接着是拍打皮肉的啪啪声和女人的干呕声、咳嗽声。

  「爽!你屁股撅过来让我摸摸。」我听到男人的声音,很浓重的方言。

  「都给老子吃进去,别他妈的偷懒。」

  「你下面什么东西啊,逼上面还有把锁,真他妈的变态啊,婊子!」

  「别扣!疼!……锁住了进不去……」女人小声的呻吟。

  「搞鸡毛啊!你出来卖还带把锁,我不抠逼射不出来的。你赶紧让老板把锁
打开!」

  「锁是主人的,老板没钥匙。」女人继续解释。

  「老子管你那么多,老子花钱了,你逼锁了就换人!」

  「别……我好好服务,帮你口出来,很舒服的,别换人!」女人继续哀求。

  对话停止了,床的吱呀声,剧烈口交后的喘息声、干呕声,巴掌打在皮肉上
的声音却越来越大。

  卓雅和我就这么尴尬的坐在沙发上,她闭上眼睛,慢慢的斜靠过来,我也顺
势揽住了她的肩头。与其说暗昧和兴奋,不如说是煎熬。

  「麻痹的就是逗老子玩!老板你他妈的给我过来!」一记响亮的耳光声后一
切归为安静,然后是一阵怒吼。

  认识卓雅这么久,第一次感到了她的害怕,肩膀微微颤抖,入定般坐在沙发
上一动不动。

  「人死了吗?怎么还不过来?」

  到这个地步,只有我来了。我慢慢的站起来,走到衣柜旁,粗声粗气的说:
「怎么了?有话好好讲!」

  衣柜后面是一张大床,床上是光着身子的一男一女。男人大咧咧的叉腿坐着,
半秃的脑袋反射着微弱的灯光,黑红的脸上怒气未消,毛茸茸的胸口丑陋肥硕的
将军肚,趁着两条腿又短又细,黝黑的鸡巴半硬着,阴毛里露出硕大油亮的龟头。
比身材和容貌更让我反胃的是他的邋遢,不多的一圈头发油腻的打成缕贴在头上,
散发着狐臭、汗臭混合的味道。

  他的身后是一个裸体女人,双腿紧紧并拢蜷缩着斜靠在床头,头垂得很低,
头发遮住了大半个脸庞,露出了地方红红的似乎刚被打过。女人双手捂住阴部,
大口的喘着气,显得非常疲惫。

  我作为陌生男人的出现镇住了裸男,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这里服务本来最多就是到口,咱们差不多就行了。」我跟他说。

  「找的什么婊子,出来卖逼上挂锁。」过了一阵他终于开口了,虽然还是抱
怨,但是声音明显小了许多。

  「不好意思,新技师第一次做。」卓雅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身旁,「这
次服务没让你满意,我们也不收费了。」

  「你们服务越来越不行了。我前两天去的那家,技师随便抠逼,让干啥干啥。
你们这么服务早晚没客人!」裸男还在抱怨,但是已经开始穿衣服了。

  「不好意思了。」就连卓雅似乎也懒得跟他再废话,「你先走吧。」

  「你怎么样?」卓雅对着里面的女人说。

  女人没说话,似乎还没恢复。

  「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一下?」卓雅问。

  「不要!」

  「那你先去洗一下吧。」

  男人自顾自的穿着衣服,女人小心翼翼的绕开男人下了床,鞋也不穿就光着
身体走进了浴室。

  看着从身边走过的女人,突然觉得似曾相识。

  男人嘟嘟囔囔的穿上衣服走了,卓雅也没有问他要钱。

  趁着技师在浴室洗澡的功夫,卓雅和我坐在沙发上,她简单的给我解释了一
下刚才的情况。

  「这个技师是我一个熟客推荐过来的,本来找你来第一个试钟,因为你一直
没到,刚才发消息也没回,我就先安排其他客人了。」卓雅说。

  「你怎么找个素质这么低的客人。。。」

  「别提了。介绍她来的那个熟客好像是SM圈的,之前也介绍过其他技师,都
是那种服务尺度很大的,每次来还都带着任务,还专门让我给她们找那种素质低
难缠的客人。」

  「还有这种事,你从哪找这些奇葩过来?」

  「那个熟客挺有钱的,老早我们就认识,我之前生意不好的时候,跟他聊天
直接就微信发红包过来,所以他安排的事儿我也挺上心。他推荐女的过来就是折
磨她们的,客人交的钱全部给店里,女的一分没有。」

  「那这些女的愿意?!」

  「他推荐的女的听话的很,服务尺度大,配合度高,舔脚、舔屁眼这种都肯。
熟客每次都让我给他推荐来的技师找40岁往上,又邋遢又丑的男的。我后来跟他
说我找不到这种客人,他就自己安排客人。」

  「这么厉害吗?」我吃惊的问。

  「是啊,相当于他安排技师又安排客人,就借我的房间用用,我只管收钱。」

  「那是挺值的。」

  「下次就不干了。感觉他最近手头紧了,这次来让我把技师提成直接给他。
我现在真不愿意要他推荐的女的了。」

  「为啥啊?你不是说他推荐的放得开听话嘛。」

  「他的女的都不太正常。」卓雅压低声音,朝着浴室方向努努嘴。「今天这
个下面上了锁,后面也塞住了,还说今天接不够8个钟就要去当公交车,把普通客
人都吓坏了。而且她们一般最多也就做两三天,尺度这么大,把客人瘾勾起来了,
我其他技师哪能受得了。」

  浴室门这时候开了,技师走了出来,我和卓雅也不好意思再聊了。我看了眼
依旧光着身子的女人,确定了她就是颖。

  颖低着头没有看我,我也不好意思跟她打招呼,最后还是卓雅打破了尴尬,
说:「那开始做服务吧。」

  按说我们应该去床上做服务,卓雅可以在外面沙发上等着。但是想到刚才男
人汗淋淋的身子,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沙发。颖走过来帮我脱衣服,她服务的很
认真,最后是跪着帮我脱掉袜子和内裤,还整齐的叠了两下放在一旁的茶几上。

  接下来是拉着我走近浴室,帮我调试好淋浴水温,用小手轻柔的在我胸前和
背后抹上沐浴液,接下来很认真的帮我清洗阴部,连腹股沟和肛门都认真的揉搓。
我也看到了颖的变化,一边的脸颊红红的,似乎还有点肿,丰满的乳房上依稀可
见抓痕,右乳上多了一排纹身,是花体的英文「A』s slave」,阴毛全部被剃掉,
光溜溜的阴埠上面用粗黑体纹着两排英文,仔细一看是「Welcome to F**k me」。

  就在我观察颖的身体的时候,她已经帮我洗好了澡,关掉水龙头,用浴巾帮
我擦干身体。我用浴巾围住下体,跟着颖走了出来,卓雅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刚
开始还刻意的扭着头不看我,但是房间过于局促,过了片刻她还是把头扭了过来。

  我跟她也算是老熟人了,于是大咧咧的解开浴巾铺在沙发上。等我坐上去后,
颖跪下来帮我把脚擦干,整套服务行云流水。

  沙发是三人位的,勉强可以让我躺着。卓雅估计也不想沾邋遢男躺过的床,
于是挪到沙发扶手上,给我们腾出空间。

  我先是趴着,颖趴在我的身上,一双丰满的乳房自然垂下,两粒乳头轻轻接
触我的后背,从上到下的游走。我能感觉到乳头逐渐充血和变硬,颤颤巍巍的划
过我的后背和屁股,很快我的阴茎就硬了起来。接下来是漫游,颖的舌头软软的
滑滑的,沿着耳廓打转,轻轻地深入耳孔,感觉从痒变成了温暖。接下来是大面
积的舔舐,从后背到大腿到膝盖窝到脚踝。

  我能感觉到颖从我背后移到了脚边,面朝我坐了下来,把我的一条小腿轻轻
抬起,两只手捧着我的脚,把脚趾逐一含进嘴里吮吸,连指缝都不放过,接着是
脚底,认真的舔完的每一处地方。

  老实说因为阴茎硬着,我趴着并不舒服,但是这种心理满足感却是非常真实
的。接下来颖让我跪趴在沙发上,上半身尽量趴下,屁股高高撅起,双膝分开,
摆了个炮架的风骚姿势。

  颖的小手轻轻掰开我的臀瓣,舌尖灵巧的绕着肛门打转,然后沿着臀沟上下
扫过,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妙不可言,我不由自主的伸了伸胳膊,无意中摸到了
卓雅浑圆的屁股。

  接下来,颖的舌尖开始顶入我的肛门,不知道谁发明了毒龙钻这个名字,也
是相当传神。颖的舌头锲而不舍的探入肛门深入,然后轻轻地搅动着,挑动着肛
周敏感的神经。然后又像在品尝美味一般,贪婪的舔舐和吮吸着。

  接下来颖把我坚挺的阴茎轻轻向后掰,转了大概90度,好像一个尾巴垂在身
后。她仰面把脑袋伸到我的胯下,开始了卖力的口交。因为沙发很短,所以她实
际是头低腰高倒着躺在沙发扶手上,一个非常难受的姿势。于是我示意她暂停服
务,自己翻身仰面躺在沙发上。

  颖轻轻地分开我的双腿,俯下身继续把我的阴茎含在嘴里吞吐。我微微抬腿
贴上她的身体,感受沉甸甸双乳细腻的触感。稍微抬头,正好和坐在扶手上的卓
雅对视,她的目光牢牢地在我身上,很明显脸红了。

  于是我伸手把卓雅拉到身边,用另一只手探入她的两腿之间。卓娅的双腿并
拢,只是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下就无力的分开了。手指顺着大腿向上,摸到了内裤,
暖暖的泛着潮气。用指度轻轻按住阴蒂然后揉动,卓雅的身体很快扭动起来,她
动情了。

  这是一个淫靡的场景,昏暗的灯光下,不大的沙发上挤着三个人。一个男人
大字型的躺着,一个女人跪在脚边的一方,趴着卖力的口交。另一个女人坐在男
人脑袋的这边,双腿大开,情不自禁的揉捏着自己的乳头。

  看到时机已经基本成熟,我翻身起来,把卓雅推倒在沙发上,掀起她碍事的
裙子,脱掉已经湿了的内裤,对准小穴把阴茎插了进去。虽然我们认识很久,但
之前只是程序性的服务,到口交为止,所以这其实是第一次真正的插入,而且还
是无套。

  卓雅下面已经湿透了,阴茎非常丝滑的进入,能够感受到她身体的微微颤抖,
我情不自禁的趴下搂住她,用舌头堵住她的小嘴,忘情的拥吻着。

  就在这时我感受到另外一条舌头贴上了我的会阴,不断地舔舐着我和卓雅交
合的部位,这种体验之前从未有过。我想起了A片中双飞的场景,在抽插一阵后,
拔出阴茎插入颖的小嘴,用她的口水润滑,再插入卓娅的小穴,如此往复。

  卓娅这个时候已经疯狂了,她也感受到了颖的服务,害羞的不敢向下看,只
是张开大腿等着下一轮的插入。在有要射的感觉后,我拔出阴茎,揪着颖的头发
把她的脸按到卓雅的阴部,颖会意的帮卓雅做起了口交,我则含住卓娅的乳头,
给了她双倍的刺激。

  就这样我们尝试了好多一男两女的姿势,当然颖一直都是在用嘴服务,在卓
雅高潮了两次之后,我在颖的口中一泻千里,她在我的注视下将精液全部咽下。
射完后我搂着卓雅半靠半躺在沙发上,颖跪着轮流给我们清理,尤其是舔干净卓
雅下体的分泌物。可以感觉到卓雅还是不大习惯想要拒绝,但是我紧紧抱着她让
她无法阻止。

  刺激的时间过得很快,一小会卓娅的手机就响了,下一个客人要来了。于是
我和卓雅先简单冲洗穿好衣服,然后颖去冲洗。

  离开的时候卓雅照例把我送到门口,高潮后的余韵给她填了一抹腮红,无需
多言。就在我要开门的时候,颖冲出来把茶几上的一只记号笔塞给我,然后她坐
在沙发上,双手撑在身后微微后仰,摆了个M开腿的姿势。这时可以清楚看到她小
腹下部阴埠上方大大的纹身,而且我惊奇的发现阴唇上面一边两个多了四个银色
的圆环,就像鞋带孔一样闪着寒光,然后又被两把黄色的小锁上下锁住,现在别
说阴茎,就是手指头都很难插入。小锁明显挺有分量,拉长了娇嫩的阴唇。颖还
没来及擦干身体,阴部湿淋淋油腻腻的,不知道是淋浴还是自己的淫液。

  「如果你对我的服务满意,请帮我做个记录,在我骚逼旁边划一笔就行。」

  我这才想起来卓雅刚才说的,颖肯定是带着任务来的,服务完一个就做个计
数,每次都有数量指标。

  想到这里,我拿起笔横竖画了两笔:「前面那个客人走得急,我帮他划了。」

  我能感觉到颖的脸色都变了,身体微微颤抖,但最终也没有说什么。我就这
样离开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