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海滨度假村的调教】 第四 爆发的欲望

第一文学城 2023-01-25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葉月美田蘭
作者:葉月美田蘭 2023年/1月/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同名首发于pixiv 字数:4480 ----------------------

作者:葉月美田蘭
2023年/1月/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同名首发于pixiv
字数:4480

----------------------

  医生解释到「不过,使用这种药物,可以做爱,但是绝对不可以自慰。一定
要记住,知道吗?!」

  医生的语气忽然变得很重,表情很严肃,在这样淫靡的场景下,显得格外突
兀,我知道这是一定要遵守的医嘱,绝对不能自慰。

  「知道了」

  医生听到我回答后,医生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吩咐护士带我去观察室休息。

  护士为我简单擦拭了身体,套上了一件病号服,扶我进了诊室后面的观察室。

  观察室就是一间小病房,整洁而明亮,一边是窗户,另一边是通向候诊室的
门,靠墙放着四张床,都是空着的。

  护士扶我躺上床,看着我满脸困惑和纠结,她一边把我的衣物折叠整齐放到
了床头柜上,一边说:「都是为了自己好,再说了刚刚你也没干什么错事呀,那
都是医疗行为,都是为了健康。」

  她说的没错,医疗行为而已,只是为了治疗。

  「来喝点水好好休息一下。」

  又是那种凉茶,我这才感觉喉咙都有些干了,我一口气全喝了下去。

  「好好休息一下吧,没什么好担心的,等休息好了再说。」

  真的太好喝了,清凉的感觉让身体都放松了下来。

  「嗯,谢谢。」

  她微笑着拉起了病床周围的帘子离开了。

  病房隔音很好,只能听到空调微微的风声,病床被帘子和墙围成了一个小区
域,让这两天经历了许多的我有了一丝丝安全感。

  我望着天棚发呆,身体从未感觉如此的满足,刚刚在诊室那样,不用顾忌对
方对我的看法,没有羞涩,不用担心意外怀孕,不担心喷溅的体液弄脏床铺,毫
无顾忌无拘无束的享受快感。

  还有医生检查我乳房的手法,简直是爱抚,实在是太舒服了,他是怎么做到
的?

  「嗯……嗯……」

  我回忆着医生的手法,掀起了病号服,手在乳房上探索着,不时发出轻轻的
呻吟。

  还是没有那么舒服,医生是怎么做到的?

  我等等一定要问问医生。

  哎呀,我在想什么?!我被我自己的想法吓到了,居然打算问医生如何让自
己舒服。

  可是,那也是为了自己的健康好吧,就像医生说的没错,等一下就去问。

  等一下就去,等我……正当我想将手伸向下体时,忽然想起了医生嘱咐不能
自慰。

  越是得不到,越是渴望,在想到医生不许自慰的那一刻,下体的瘙痒感立刻
变得强烈了起来。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病号服不知何时已经被我甩在一边,我无法忍受任何一点点妨碍我爱抚自己
的身体。

  双腿大大的分开,向后弓起身体,好像在祈祷在我的双腿之间变出一个男人
……

  我双手揉捏着自己的乳房,越来越用力,动作越来越快,拨弄乳头,用力揪
起,旋转……

  我用力捧起自己的乳房,好让自己可以低头舔到乳头,这是我从窗帘的缝隙
中看到一只眼睛。

  一个男人,他在那多久了,一直在那里看着我玩弄自己的乳房?

  天呐!他一定还奇怪怎么会有一人在医院这样,一定会觉得我是个骚货。

  骚货?想要舒服没什么错,不能自慰,男人?可以作爱、男人、鸡巴……

  脑子已经无法产生连贯的想法,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赤身裸体的站到了他面
前,隔着窗帘的缝隙对视。

  干净的短发,穿着T 恤、短裤,看起来很年轻,最多也就刚刚大学毕业。他
足足高了我一头,我只能仰望着他目瞪口呆的表情。

  他与我对视,又慌张的移开视线,之后又控制不住的注视着我的胸前,又与
我对视想要说什么,又慌张的移开视线……

  「那,我,找我女朋友,不是故意的,我,我」

  「帮帮我」

  我胡乱抓住他的衣服,把他拽向我。

  「啊?」他显得不知所措,伸手推我,我顺势抓着他的手按在了我的胸前。

  「那~ 哇艹」

  虽然满脸的纠结,但他显然不想放弃抚摸巨乳的机会,双手已经开始揉捏我
的乳房,也不再反抗我的拉拽,被我推到床边,坐在了床上。

  他的裤裆已经隆起,显露出喜人的尺寸。

  我迫不及待的拔他裤子,这时他用一只挡住了我的手,而另一只手却扔抓着
我的乳房。我被他这样子逗乐了,真太可爱了。

  我再次抓起他的手按在胸前,「喜欢吗?」

  「呃~ 那个~ 喜,喜欢,可是,我我」

  「帮帮姐姐,求求你」

  「那~ 怎么帮?」

  「交给姐姐就行」,我笑着蹲在他双腿之间,他终于不再「反抗」,摆好姿
势让我褪下他的短裤。

  脱下了他的短裤,已经坚挺的肉棒在我眼前弹出,一跳一跳的,散发着雄性
的气息。

  在看到他肉搏那一瞬间,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呆滞的张着嘴,紧盯着近在咫
尺的肉棒,我彻底变成了一只被欲望驱使的动物。

  虽然最需要的是眼前这根坚挺的肉棒,插入我淫水泛滥且瘙痒难耐的小穴,
可是身体却被雄性的味道吸引着,一口将整根肉棒含进了嘴里。

  「啊哟……哦~ !」

  他显然没有预料到,在强烈的快感下,发出了快乐的呻吟。一只手向后撑着
身体,一只手抓起我的头发,引导我吞吐。

  起身、推到他、骑到他身上、扶着鸡巴对准然后坐下去……脑子不停的循环
着这样的念头。

  可是肉棒穿刺喉咙的触感和鼻腔中弥漫着的雄性气味都让我欲罢不能。

  他抓着我头发的动作越来越粗暴,可我毫不觉得厌恶,反到努力的迎合着。

  「哦~ 太他妈爽了~ 」

  他低声呻吟着,双手压着我的头死死压在他的下体,一股股粘稠的暖流涌入
我的喉咙。

  我贪婪的吞咽、吸允着,想要榨干他射出的每一滴精液,直到口中的肉棒渐
渐松软,才依依不舍的吐出。

  轻轻喘息着说:「怎么这么快就射了,还没有肏、不、插~ 嗯」

  「肏我」这两个字,想说出口还是有些犹豫「啊~ 嘿嘿,呃,太兴奋了,那
个~ 姐姐你活好~ 」

  「王八蛋!你在干什么?!」一声女孩的怒吼打破短暂的尴尬。

  「你个臭婊子!」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拽着头发摔倒了地上。一只脚贴着我的脸闪过,差
点就踢到我。

  眼前一双皮肤黝黑苗条的美腿一览无余,低腰的牛仔热裤紧紧包裹着臀部曲
线,露出紧实的小腹,上身白色的短款紧身背心显出小巧却圆润的胸部曲线。

  是个女孩儿,与男孩年纪相仿,满溢的怒火使得被阳光晒的黝黑的秀美面傍
透出了红色。

  女孩被护士抱住,挣扎怒骂着:「骚货!贱人!婊子!……」

  男孩慌乱的提起裤子,上前阻拦,刚刚靠近就挨了两巴掌。

  「对不起,我那个」

  「你混蛋,臭男人!」

  「咱们回去说,回去说」

  「别他妈碰我!找胸大的婊子去吧!」

  「回去说,对不起对不起,回去回去说…」

  女孩在不停的谩骂着,被拉扯出去了。

  女孩被拉开后,护士扶我坐到床边,再次拉好帘子,医生也来察看情况。

  「对不起」

  「不用对不起,我也用过这种药,用过之后『发骚』,想要『被肏』是很正
常的。『屄』里面很痒,想被『大鸡巴』狠狠的插入是不是呀?」

  她似乎着重强调了发骚、被肏、屄、大鸡巴这样的词,我的欲火刚刚好像被
掀翻的火盆,炭火落在地上将要渐渐熄灭,她的话像浇了一桶汽油,让火焰瞬间
烧遍了整个房间。

  我双手无助的抓挠着床单,大腿夹紧又分开,身体微微的颤抖,呼吸困难。

  「我,我,怎么办」

  护士用眼神示意,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向站在一旁的医生,看向医生的裆部。

  我急不可耐的扑向了医生,开始解他皮带,双手感到有些脱力本来很简单的
动作,变得像是解开缠在一起的绳结。

  终于解开了!我露出兴奋开心的笑容,用力连着内裤一起,拔下他的裤子,
却发现面前并不是坚挺的肉棒。

  失望之余,我才发觉自己行为的不妥,抬眼看见医生,医生正微笑的看着我。

  「医生见的多了,你得表现的更骚一点才能让医生硬起来哦。」

  护士贴了过来,轻轻引导我靠近医生的下体。

  「你刚刚对那小伙子做的就不错呀。」

  话音未落,我就已经将医生的肉棒含进了嘴里,满溢的味道瞬间让我口水四
溢。口中的肉棒也显著的变硬,变大了。我欣喜的望向医生,希望能从他的脸上
捕获一些满足的表情,可是他仍平静的笑着。

  「跟医生说,你是不是个骚货呀?」

  我吐出肉棒,嘴唇紧贴着肉棒说:「我是骚货~ 」

  医生的肉棒随即轻轻跳了一下,我开心极了,医生喜欢这样。发骚,更骚一
些,那样医生的鸡巴就会更硬,就可以肏我了。

  我稍稍起身,炫耀一般的托起双乳,夹住了医生的肉棒。

  「我是骚货、荡妇、婊子……」

  再次看向医生,他正看向我的胸前,他很喜欢,我能感觉到乳沟中的肉棒变
得更加火热膨胀,以至于我的乳房无法完全埋没,龟头都冒了出来。

  「哎呦,这股骚劲儿真是天生的。」

  听护士这样说,我觉得得到了夸奖,更加卖力的用自己的乳房挤压套弄医生
的肉棒。

  「医生都硬了,现在可以求医生肏你咯。」

  「求求你肏我」脱口而出。

  「这可不行,医生工作很忙很累的。骚货那么多,医生可不能每个都肏. 」

  我转头惊恐的看向护士,不会肏我?那我该怎么办!

  「不行!别!我,我,求你了」

  护士咯咯咯的笑了:「别怕,别怕,那你得听大姐话。」

  我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

  护士与医生相视一笑,「这样趴着。」,护士说。

  护士引导着我,四肢着地趴在床上,屁股对着医生。

  「淫水都流到大腿根了,骚屄是不是已经痒的不行了?」

  「是」

  「要自己说出来哦」

  「我,我的骚屄好痒。」

  「所以想要什么?」

  「想要医生的大鸡巴插进来!」

  医生说:「真乖~ 」

  听到被那样充满磁性的声音夸奖,我的身体好像在被爱抚一样,一阵酥麻。

  「求求你,快点肏我,用大鸡吧肏我的骚屄,求求你,我不行了,求求你
……」

  看着我不断重复哀求的样子,护士又笑出了声。

  「你知道吗,这样的做爱姿势也叫狗爬式哦。你看你的样子像不像只母狗?」

  「我?我」,听到『母狗』这样的词我还是犹豫了,不过这种无谓的羞耻感
很快就会荡然无存。

  护士靠近我,嘴唇贴上了我的耳朵,说:「母狗发情了才会被肏哦,不发情
的,不够骚可不会有鸡巴插进母狗的屄里哟。」

  随后轻轻拨了一下我的乳头,宛如打开了开关:「啊!我是母狗,发情的母
狗,求求大鸡巴肏我,快肏我,求求你,我的骚屄痒的实在受不了……」

  「这样才乖嘛,母狗就得有母狗的样子,脖子伸过来。」

  护士拿出一个项圈,带着纤绳和铃铛。我下意识的照做了,一动不动的让她
为我戴好项圈。

  「张嘴……咬住~ ,好,狗狗必须得有人牵着,知道吗?」,眼神向医生的
方向示意。

  我愣了一下,随即理解了她的意思,转过身,用嘴凑近了医生的手。

  医生接过纤绳,抚摸着我的脸颊。

  「我是母狗,发情的母狗,肏我。」

  「真乖,转过去。摆好姿势。」

  我兴奋的转身,床被我剧烈的动作搞得嘎吱乱响。项圈上的铃铛叮当乱响,
我真的学着狗一样,伸出舌头,扭着屁股,准备迎接自己的奖励。

  「乖母狗,就会有奖励哦」

  火热、坚硬、猛烈、无与伦比的满足感,如此美妙、强烈的快感,使我我甚
至已经不再呻吟,而是发出嘶吼。肉体的撞击声,项圈铃铛的响声,我的嚎叫回
荡在房间里。

  在剧烈的撞击下,身体下意识的向前爬,却被纤绳死死的勒住。止住我逃跑
的行动后,还在用力,直至将我上半身提起,双手离地,无助的胡乱挥动。窒息
感清楚了大脑中最后一丝理智,在将要晕厥的前一刻,纤绳松开,我重重的跌落,
一边大口的喘气,一边发出竭力的呻吟。

  什么都不用担心,这是医生在做治疗;

  什么都不用思考,只要按照医生吩咐就可以;

  听医生和护士的话,就会舒服,医生刚刚夸我很乖,这是奖励,乖狗狗,母
狗,奖励,发骚没有错,医生让我发骚的,听话,发骚,乖母狗,奖励,鸡巴
…………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