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双生视界

第一文学城 2022-08-05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burning punch 字数:4541   夜晚,店长在时家姐妹的住处和无瑕吻别,亲昵了一会儿,目送无瑕回家,
作者:burning punch
字数:4541


  夜晚,店长在时家姐妹的住处和无瑕吻别,亲昵了一会儿,目送无瑕回家,
关上门。随后,他被一股怪力捏住后颈处的衣领,愣生生拽到了房子的另一侧。
那一侧的墙开了窗子,房间里面的灯光亮了,无瑕从屋内拉上窗帘,没有看到店
长。四处没有路灯,唯一的光源便是无瑕房间里的微光。

  店长对身后的家伙说:「现在你可以放开我了。」

  「和那个愚笨皇帝的童话游戏玩完了?」女孩的声音,平静,似乎又有些愠
怒。

  「没有,你知道她在那种事情上有多保守。」

  「那她可真可怜。」

  那人松开手,店长理了理领子,转身去看她。借着光芒,他能够看清少女的
脸。

  「安」字刚刚出口,名为安洛瑟的女孩——虽然她不是人类,但是从容貌和
身形来判断,她依旧是个长不大的,十四五岁的少女——她蹲下身子,随手啪嗒
一声解开了店长的裤带,动作行云流水,看似轻车熟路。

  店长的裤腰应声滑到脚踝处,他没说话,安洛瑟也没说话,专注地进行她手
头的事——脱下店长的内裤。她纤巧的手指捏住男士内裤的两侧拉下来,阴茎出
来的一瞬间就勃起了,或者说,从店长被安洛瑟拉到昏暗角落的时候起,男根就
已经是坚挺的状态了。

  「你很期待?」安洛瑟用挑逗的语气问他。

  「那为什么不让我脱下你的内裤也检查一下?」

  「猜错了,精明的指挥官,我今天全天下面都是真空的,什么都没穿,现在
湿得一塌糊涂。」

  「那你也很期待吗?」

  「今天是童话演出的日子,童话的台词你会相信吗?」

  「我只相信一会儿我手指伸进去的感觉。」

  「你性骚扰的话术越来越露骨了,要不要我现在大喊几句吸引警察过来?顺
便再联系点报社和媒体,标题就叫做公主岛咖啡馆店长深夜猥亵少女。」

  「在你叫第一句的时候无瑕的步枪可能就会对准你的脑袋。」

  「就算你背着你和我偷情的事被她发现都无所谓吗?」安洛瑟加重了玩味的
语气,纤手握住了店长的阴茎撸动起来。

  店长没有接话,这个回合是他输了。

  偷情,和安洛瑟偷情,这是店长和无瑕确立恋爱关系之后一周的事情。他和
安洛瑟的较量已经从战场转移到了床垫,他们做爱了,字面意思上的做爱。他们
棋逢对手,分毫不让,可如果有人看见他们的性戏,大概并不会觉得这是一对恩
爱的情侣,反会在想男孩为何在抗拒,女孩又为何在紧逼——尽管他们的性器交
合在一起。他们每次从战场博弈完——无论谁输谁赢——都要把悬念留在做爱上
面。那年夏天的音乐会上,无瑕还在专心演奏,店长已经和安洛瑟在后台做了四
次了。

  他们的关系就是这样,说不上亲密,却做着背德的事,若说是如胶似漆,下
次见面却还是会大打出手,然后做爱,分别,再遇,再战斗,因为难分伯仲,所
以不知疲倦地循环。

  今夜也是如此。

  安洛瑟一只手正在为店长撸管,另外一只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个方形,向前一
丢,地上便出现了一张同等比例的垫子。她觉得阴茎的硬度和热度到了令自己满
意的程度,便站起身来,对店长的肩膀轻轻一推,他也顺从地后仰,躺在床垫上。
安洛瑟跨坐在店长的腰腹处,解开自己的发带——「你喜欢披头散发的女人是吗?」

  「订正,无瑕的任何发型我都喜欢。」

  「我记得我用长直发的模样和你做爱,你射精可是要比我用双马尾的时候快
多了,对双马尾没什么感觉吗?」

  「这和洛可可没关系。」

  「你还能嘴硬几句话呢。你已经在收缩肛门来挺起阴茎了,就那么想进来吗?
看来时无瑕并不能满足你啊。」

  安洛瑟调整的腰的位置,娇小的少女终于坐在了店长的粗大阴茎上面,脉动
一跳一跳的,安洛瑟寻到了龟头的位置,摆腰磨蹭起来。龟头的感觉十分明显,
那不是女孩子私密处的布料,而是纯粹的嫩肉,左右两瓣和中间的蜜缝带来更加
多样的层次感,同时,他的阴茎已经被沾满了爱液。安洛瑟说得没错,她湿得一
塌糊涂。

  「你这次倒是很诚实。」

  「谢谢夸奖,尤其是从满嘴谎言的人嘴里说出来这话。」

  「那我再次诚实地说,你这个体位是在玩火。」店长用龟头轻轻拍打安洛瑟
的阴阜嫩肉,似乎很想进去了。

  「火在玩你。」

  安洛瑟幽幽地说。她的阴部迎合着店长的刺激,小巧的双腿因为快感在打颤
——这种生理上的舒适安洛瑟从不掩饰,大方地向店长展示自己发情的媚态,因
为她身下的店长也同样如此。男性纵然在求爱的信号上面没有女孩子那般明显,
可他沉重急促的呼吸却也象征着他身下那根处在在夜晚微量空气和少女温热肉穴
之间的阴茎是有多么兴奋和渴望。

  安洛瑟下一秒就会用手指分开自己紧密的嫩穴然后坐下来——店长这么想着,
上一次这个幼女体型的家伙坐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就是这样做的。不过这次,他等
了三十秒,什么都没有发生。

  「为什么不坐下来?」

  「你为什么不挺腰插进来?」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住了,他们的博弈早已开始,沉默了一会儿,安洛瑟先开
口了。

  「你的那根玩意已经有点软了,上次我来你们咖啡馆点单,你还能在后厨用
这鸡巴顶得我两脚悬空呢,再不插进来,就要重新给你撸了。」

  「你肉穴的淫水也快干了吧?我记得有一次你都被我干漏尿了,你不坐下来
的话,我可能就要再舔舔你的小妹妹了。」

  「你舔过无瑕的妹妹吗?」

  「你问的是哪个?」

  「有时候我真觉得我是在为民除害——即便那群蠢女人都乐在其中。」

  「你不也是吗?翻过身子来吧,用69式,想快点结束的话我们要再进入状态
才行,你如果不想口交的话随便用什么都行,我就要剥开你的穴肉把舌头伸进去
了。」

  没有肢体的互动,他们用语言默契地互相刺激着对方,而这并不能阻止他们
情欲的火苗逐渐熄灭,可若说谁喜欢摆弄火焰,那又只有安洛瑟了。安洛瑟没有
听他的话转身,维持着刚才的姿势,用命令的口吻说道——这语气听起来像极了
今天扮演国王的时无瑕——「仆人,看着我。」

  店长并不逃避。

  少女的眼中怀着春情的火焰,只是这火一旦把握不住就会焚及自身。安洛瑟
的手指隔着单薄的男士衬衣,抚过他的腹肌,缓缓向上,精准地寻到他的乳头,
用拇指和食指轻轻一捻。

  「哦。」

  被胸前突如其来的快感刺激到的店长低吟一声,他想仰头,却又被安洛瑟命
令看着她,他只能照做。安洛瑟知道,自己穴下的阴茎,在刚刚对乳头的欺负之
下跳动着,坚硬了不少。原本平展的衬衫,在胸前被捏出了两粒细小的凸起。安
洛瑟玩了一会儿,身下的阴茎更硬了——她松开手,将手指放入口中,用唾液沾
湿它们,随后再次捏上男人的乳头。

  「唔。」

  「你的感觉很好嘛。眼神也很棒,我知道你的腰在晃着想插进来了,怎么,
要不变成我的玩物?还是说,你想要对我这贫瘠的胸部做点什么?就像是对你那
亲爱的妹妹一样——」

  店长是这么想的,但是他的手臂刚刚抬起,就再次被湿润敏感的乳头击垮而
耷拉下去。

  「这次你认输吗?」安洛瑟问。

  「不到射精就不算认输。」

  「即便你的表情已经像一只乞怜的狗狗?我真该早点把你这男性的身体开发
得再敏感点的。」

  「那么你就不怕我被你开发之后让别的女孩子享用这么帅气的身体?」

  「至少我现在拥有你。」

  「一会儿你也会拥有我的精子。」

  「那么——孩子的父亲。」安洛瑟顺着店长的话继续挑逗着他。店长始料未
及,肉棒再次硬了几分,与此同时他也发现,龟头的前端,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
滑进了安洛瑟湿浪的肉穴入口,只是安洛瑟颤抖的鹿腿支撑着她的身体不掉下去
而已。

  安洛瑟问他。

  「你能看见我身上穿着的衣服吗?世界上最华贵的布料,最心灵手巧的工匠
编织而成的,只有聪明人才能看见的衣服。」

  安洛瑟似乎还对白天她和时无瑕的交锋耿耿于怀,而店长偏偏心甘情愿被安
洛瑟牵着鼻子带回这个童话的谎言里面。

  他眨眨眼。安洛瑟穿着和平时一模一样的衣服,棕红色的斗篷盖住少女娇小
的躯体,她刚刚关于内衣的言论也被肉穴和肉棒的接触所证实。所以毋庸置疑地,
她还穿着衣服,只是里面真空而已。得到了这个答案的店长开口说道。

  「我是个无药可救的笨蛋,我当然看不到了。在我眼里你就是一个赤身裸体
的淫荡幼女,你那还没有发育的奶子等待着我去揉大,小屁股里面还插着肛塞,
还有你这白嫩的骚逼……哦?!」

  还没有说完,安洛瑟突然把腰一沉,他口中的「小屁股」的臀肉撞上了他的
大腿,少女的肉穴把他的阴茎吞了进去。

  「嗯?」

  安洛瑟咬着牙,忍耐着不让舒服的声音漏出来。

  也几乎是龟头亲吻子宫口的同时,两人不约而同地想要进行下一次抽插:安
洛瑟提起了腰,而店长微微吸了一口气。

  再一次性器的缠吻。

  「啊?」

  安洛瑟决定不再忍着,欢脱地叫出声来。店长也没有再嘲弄她,卖力地抽插
着少女饥渴的嫩穴。已经不知道是谁先渴求着性爱了,这真相也无关痛痒,一旦
真正的做爱开始,他们便沉溺于此,盯着对方潮红的脸蛋,直到高亢来临。

  店长一定是更加敏感的一方。

  虽然和安洛瑟偷情的次数很多,但是唯独这次,时无瑕就和她们一墙之隔,
安洛瑟偏偏纵情淫乐,自己又无力去阻拦——或者他不想阻拦。多少次他都自暴
自弃想着干脆让无瑕发现再骂自己一顿,可是她的店长雷达却失灵到恋人和敌人
做爱都无法察觉,更何况这样的结果,无瑕不会接受,安洛瑟会丧失乐趣,店长
也不配称作店长了。

  他看着骑在自己身上渐入佳境的安洛瑟,玩弄他乳头的手指抽离了一只,探
入了她斗篷里面,大概在揉她自己的胸脯吧。女孩子总是最懂女孩子的身体的。
他突然想起第一次偷情的时候,他咬痛了安洛瑟的小蓓蕾,差点让她把这阴茎烤
成焦黑的碳棍,作为补偿,他射了六次安洛瑟才放过他。

  噗嗤。

  「你笑什么。」安洛瑟问他。

  「我在想,其实你也很可爱。」

  「那么你爱我吗?」

  「我当然不爱你,我们各取所需,又各有使命,仅此而已。」

  「今夜是童话的夜晚,我完全可以把它当做谎话来理解,你的鼻子已经变长
了哦,出轨的家伙。」

  「随便你怎么想好了。如果是为了你那点小情趣的话,我调整一下措辞,在
这月圆的童话之夜——」

  安洛瑟突然松开了抚在乳头上的手,背过后脑。

  「我爱你。」

  几乎是店长说出口的同时,安洛瑟扎好了自己的头发,从棕发的无瑕变回了
棕发的安洛瑟。她的眼神闪过一丝复杂的颜色,媚态宛如一只吃醋的小猫。也就
是这样变换的瞬间,店长忍耐不住这淫女的肉穴,射出了精液。在射出精液后的
几秒,安洛瑟的穴肉痉挛,达到了高潮。

  店长输了。这次的博弈,安洛瑟还未有高潮就榨出了店长的精液。

  交合过后,安洛瑟从她胸口摸出了一块源力驱动的录音装置,在店长面前晃
了晃。

  「从什么时候开始录音的?」

  「只录了最后一句。」

  「送给荷稻让她循环播放?」

  「我没有那么无聊,这不过是个余兴节目,看来没有吓到你。」说着,安洛
瑟动动手指,把这个录音装置毁了。

  「真可惜。难得我那么深情。」

  「你的深情是十六等分,和我无关。」

  「但是我这根肉棍是你的。」

  「你这根太短了点,我随便做的玩具都比你的长。」

  「短就短吧,反正能轻松顶到你这小家伙的子宫口。」

  他们并排坐着,背靠着时无瑕住处的墙壁,不约而同地望向紫色的天际。安
洛瑟站起身来,小脚逐渐悬空,她要走了。

  「至少这次,可比那些无聊的童话故事有趣多了。」

  「我应该怎么理解这句话呢?安洛瑟小姐?」

  安洛瑟没有说话,飞走了,消失在远处。

  店长有些恍惚,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才发现,零点刚过,有关于童话的
一夜,不知道在哪句话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他不禁咋舌——或许这次,又被那
家伙摆了一道。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