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碧蓝航线

第一文学城 2022-08-06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pathfinder 字数:16916   陆军在对阵铁血的战争中失败,作为『自由鸢尾』阵营的指挥官,我携鸢尾
作者:pathfinder
字数:16916


  陆军在对阵铁血的战争中失败,作为『自由鸢尾』阵营的指挥官,我携鸢尾
的旗舰『黎塞留』和部分战舰带着陆军残兵逃到了皇家。在一次偶然的机遇下,
我和黎塞留开始相互了解。从此,两个同在异国他乡的男女,抱着同样『去国怀
乡』的心情,慢慢地走到了一起,并最终向对方完全敞开心扉、踏入了婚姻的殿
堂。这天,一个平凡的周末,好不容易闲下来的我,终于有机会和我的妻子约会、
调情。她则更是为了我换上了一件漂亮而又有些大胆的新衣服……尽管是在异国
他乡,可那份夫妻之间彼此的温情和依赖却因此变得更加浓厚;而我也对她立下
了誓言——「很快就能回去了吧……」

        敬请欣赏《誓言·携手回到海峡的彼岸》

  誓言,携手回到海峡的彼岸不过是吸气吐气般平常的一周。这周的末尾即将
来临,但毕竟我是海军指挥部的最高统帅,在战争年代,正常地享受双休自然是
不可能,如果想要休息,只能是将相对无关紧要、易于处理一些的工作放在星期
天,这样才能稍微地得到喘息。

  如往常一般地,我和我的妻子兼秘书舰,黎塞留,在起床洗漱、用过早饭之
后,两人一起来到了我们自由鸢尾在皇家的临时指挥部——这里本来是皇家一处
废弃的港区。皇家的新港区在不远处,建的可谓是又大又气派:崭新的高楼上,
就连窗户的玻璃都擦得锃亮,在阳光的照射下甚至可以反射出几乎刺眼的光芒。
我们这边?自然就年久失修了。且不说这栋大楼能不能和人家比了,就连供暖、
供水都时常会出些问题。不过幸好,皇家政府对我们这帮盟友还算客气,好歹还
是给我们这边分配了一些修理型小黄鸡,至少保证一些基本的设施出了问题后能
第一时间修好。

  从海峡的那一边逃到这里大概有多久呢?我已经有点记不清了。约有三到四
年了吧?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我倒是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港区的工作没有大
的变化、那股海风还是家乡的味道,就连气候也差不多。也许,我是说不走出这
个港区的话,在这一亩三分地里确实有那么一些「家乡」的感觉。

  但其实我们都清楚这里并不是我们的家乡,不过是他人的篱下。走出港区这
弹丸之地,人们口中便都说起了晦涩难懂的皇家语言,非竖耳聆听是理解不了的。
有一些上了年纪的店主,说起话来一口方言,和他们讲价就更加困难,而且也很
难知道他们是不是「宰」了我们这些外国人。在大街小巷上走着,更是有些人在
我们的背后指指点点,认为我们鸢尾在皇家就像蛀虫一样,他们这些纳税人是花
钱在养着别国的军队。

  我不能指望他们像他们的政府一样去理解「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和「唇
亡齿寒」的道理——毕竟以这些人的文化水平,可能要他们说出这两句话的意思
都有些困难。我也不能做什么——毕竟我们是寄人篱下的军队,说话做事都要客
气点。这也是那位带着我们逃到皇家的陆军将军交代过我的事情。每当我想起这
些,我就会联想到十几年前我率鸢尾海军访问皇家的场景:那时候我们国家之间
的关系正处在蜜月期,我和我带领的海军姑娘们是那么地意气风发,在海岸边皇
家民众的欢呼声又是那么震耳欲聋……和现在的情况对比,看来人还真是易共享
福,难共患难啊。

  每每想到这些,我都不由得扼腕叹息。

  黎塞留:「嗯?怎么了,亲爱的?」

  幸好,眼前这位穿着有着自由鸢尾红色主教服的、面露担忧之情的女子,也
就是我的妻子,是我唯一的慰藉和心理支撑。我闭上眼抱了抱她,柔软而带着熟
悉触感的娇躯,于我仍然是那么地温热亲近。刚才的负能量一扫而空,我轻轻地
吻了吻她的脸颊,工作的干劲又提了上来。

  指挥官:「没事……可能就是有些想家了吧。劳你费心了。」

  也是……我所思虑的那么多事情,总有「去国怀乡,忧谗畏讥」的文人矫情
在里面。毕竟我也是一个军人,怎么能这么想呢?

  摸了摸她的头发,依依不舍地将她从怀里放开,我和她分别坐在了自己的位
置上。我打开了写有「待办事件」字样的记事本。

  (记事本内容)周日:上午:巡视港区防务和舰装情况。若有异常处,下午
的时间已经预留,用来查漏补缺。

  指挥官:「嗯……今天要去视察港区防务来着。我把今天的日常文件批好就
去。」

  下周的和皇家港区联合演习……供暖系统报修……经费账单……

  我阅读过一遍没有问题后,再交由黎塞留进行核实。两边核实过确实没有问
题,这个事项就算是确定了。

  ……一个小时后……

  今天日常的文书工作已经基本完成。接下来的大事项便是视察港区防务了。

  指挥官:「走吧,黎塞留。」

  黎塞留:「那个……虽然大家对我们的关系已经不再是误会,但是在公共场
合,是不是应该再斟酌一下……同行的方式,比较好呢?」

  她脸颊羞红、眼神害羞地游离、扣着手指做小动作的样子是那么可爱,我摸
了摸她的手背,靠近的耳边。

  指挥官:「嗯。我明白……那至少在到港区之前,可以让我拉着你的手吗?」

  黎塞留:「你非要这样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看到我可爱的老婆这样有些娇羞却又不拒绝我的请求的样子,我不禁喜笑颜
开,在黎塞留的脸上轻轻地啄了一下。

  指挥官:「mua~ ma douce 最好了~ 」

  (笔者注:ma douce,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小甜心」;本文涉及所有
法式爱称参考自:https://www.sohu.com/a/373080245_100166058

  黎塞留:「真、真是的……不要夸我啦……」

  在对黎塞留短暂的调戏过后,我还是和她挽着手抵达了港区。当然,既然要
工作,自然是要拿出一副很正式、很认真的态度。作为港区众多海军姑娘们的一
员,黎塞留也是和我分开、归队,开始调试自己的舰装,等待我的例行检查。

  我逐个地查看了姑娘们的舰装,听取了她们这周有关演习、舰装调试、任务
和委托执行方面的汇报。

  我着重检查了她们舰装的完整度:在委托回来后都得到了适当的维护,没有
问题。这一工作是所有流程的重中之重——「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只有
平时注重武器装备的维护,将可能存在的问题防微杜渐、扼杀在摇篮之中,在真
正开战的时候才能尽最大可能的避免损失。

  检查完毕时,时间已经来到了上午十二点,正好是用餐的时间。

  指挥官:「嗯……很好,这周的例行检查没有什么问题。只要大家能够注重
武器装备的维护,平时勤于训练,我相信,我们回到家乡的日子将指日可待。即
使狂澜欲将我们倾覆,自由鸢尾仍将屹立不倒!」FVRENTIBVS EMINET AVSTRIS
「!」

  众人:「」FVRENTIBVS EMINET AVSTRIS 「!」

  指挥官:「很好!解散!女士们,今天下午,你们可以享受一下久违的假期
了!」

  毕竟也是到午饭点了,激励一下大家之后,我也见好就收,在简短的讲话之
后,就放她们走了。

  众人离开后,黎塞留也重新回到了我的身边。

  黎塞留:「不错的发言呢。作为阵营的指挥者来说。」

  指挥官:「是吗……鼓舞士气的话,也是我应该说的吧。」

  黎塞留:「刚才的那一番发言很帅气哦。这个角度,不是作为自由鸢尾的领
导者,是作为战舰黎塞留,也是你的妻子来看的呢。」

  与出发时不同的是,这次黎塞留主动从左边靠了上来,搂住了我的肩膀,簕
杜鹃色的眼睛闪着光芒,眼神含情脉脉地闪动着的样子就像其中要有杜鹃飞出一
般。她幸福而带着些欣慰地笑着,她的红唇微微勾起,那排洁白如玉的皓齿若隐
若现;白净的俏脸上被挤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深情之余还透着些少女的俏皮可
爱。

  指挥官:「谢谢你的夸奖,ma belle……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笔者注:ma belle,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美人」)

  黎塞留:「一起去吃午饭吧。」

  虽然是身居他乡、寄人篱下,但作为舰队的指挥者,我还是能吃得上质量相
当不错的军官餐的。今天的菜是羊排和生蚝。在服务员为我和黎塞留上菜后,我
们二人系上围巾,随即滚烫而浓郁的酱汁散发着红酒的芬芳气息被淋在羊排上,
冒着气泡、滋滋作响。

  不多时,那跳跃着的汤汁安静了下来,这也代表着我们可以开始正式用餐了。
作为一个虔诚的信徒,黎塞留双手合十,开始念念有词地祈祷了起来。我虽然不
像黎塞留那样懂得基督教的礼节,但我也双手合十,等待她祷告完毕。

  黎塞留:「……神圣之父,请祝福;司祭画十字圣号降福用餐者……阿门。」

  看到黎塞留祈祷完毕,我也开始切起了眼前的羊排:先是用刀叉切下一小块,
然后举起叉子向黎塞留那边递过去……

  黎塞留:「放在我的盘子里就行了,谢谢Mon c ?ur~ 」

  (笔者注:Mon c ?ur,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心肝」)

  指挥官:「诶~ 不嘛,我要亲自放到你的小嘴里~ 」

  黎塞留:「怎么这样……好羞耻的……」

  娇妻的脸上掠过一抹嫣红,看到了她这么可爱的样子,我趁机得寸进尺地对
她进行调戏——指挥官:「作为对你夸奖的感谢……不行吗?」

  她看着我得意忘形的样子,浅浅地笑了,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又撩了撩
金色的秀发,说道:黎塞留:「其实你是喜欢把我调戏到害羞吧?真拿你没办法
呢……」

  指挥官:「也许是我太喜欢和mon venus 在一起的甜蜜时光了吧?毕竟男人
不管长多大,都还是那个喜欢欺负自己心仪女生的男孩呢……」

  (笔者注:mon venus ,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维纳斯」)

  黎塞留:「有些油嘴滑舌,但的确像是你的回复呢……好了,就喂这一口,
剩下的就要让我自己吃了哦~ 」

  指挥官:「没问题~ 张嘴~ 啊……」

  和她在一起、又能够这么悠闲的时间并不很多,所以即使是在饭前这一小会
儿的甜腻时光也显得弥足珍贵。我看着心爱的妻子在我面前接受了我的喂食,一
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满足感和幸福感充斥了我的心灵。

  这身军装足够贴身的设计总是给我一种紧张感,让我在站立的时候时常保持
军姿,而即使是坐下之后也会保持着正襟危坐的姿势。不过和我的爱妻在一起的
时候,我总能像现在这样放松下来,不仅眼神上的杀气被褪去、变成柔和的神情;
更是整个人以双肘撑桌,整个身体都放松了下来,以一种很沉浸的表情注视着我
的爱妻。

  黎塞留:「Mon soleil,这个烤蚝你也吃一点吧~ 」

  (笔者注:Mon soleil,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太阳」)

  我叉起一只烤蚝,故意将它放在黎塞留眼前——指挥官:「这个啊……很补
的哦?」

  随即我邪恶地坏笑了起来。

  黎塞留:「那不是也很好吗?嗯?」

  这次的调戏倒是不太成功,没有达到我预想的效果。也没有继续再搞什么花
样,我将面前的生蚝吃掉。

  并不漫长的午餐时间就这么结束了,我和黎塞留离开座位,向饭堂外走去—
—指挥官:「下午呢?有什么打算?」

  黎塞留:「有很想去的地方呢……mon prince可以允许我稍微……任性一下
吗?」

  (笔者注:Mon prince,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王子」)

  看着黎塞留这像是请求着外出散步的小狗一般的表情,我更加无法拒绝她的
请求了。

  指挥官:「当然。只要ma princesse开心,我也就开心。」

  (笔者注:Ma princesse,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公主」)

  黎塞留:「下午一起去逛街吧……有家猫咖很不错呢……想要和mon homme
一起喝皇家这边的奶茶。」

  (笔者注:mon homme ,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男人」)

  指挥官:「嗯。当然。一起去吧。」

  我一把搂住了黎塞留那水蛇般的腰肢,和她的身体贴在一起。感受着她的体
温和那份心跳,就这样继续向外走。

  黎塞留:「太近了……那个,在公开场合的接触方式……再斟酌一下吧……」

  貌似我的热情有些过度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放开了黎塞留的腰,转而拉起
了她的手。

  指挥官:「咳咳……嗯,确实……」

  黎塞留:「那个,这样的接触,回家再做哦?」

  她轻轻地在我脸上一啄,然后说道:黎塞留:「好了,我们快走吧~ 」

  我的妻子这样温柔体贴的话语,正是我所喜欢的:即使我确实过分热情,她
也不会真的去打击我,而是选择让我「斟酌一下」这样委婉的话语,可以看出她
是真的很照顾我的感受;而且即使她不想我们在公共场合表现得太过亲密,她依
然会像现在这样亲亲我、并且提示我这样的行为可以等到回家再做。工作时那么
认真的她,却对我那么温柔体贴——这是我独享的,属于我爱妻黎塞留的一面。

  挽着她的小手,感受着属于她的那份温度和属于我们之间的那份温情,我们
走出了港区的大楼,走进这附近的居民区。

  毕竟是周末,尽管是战争年代,但不论是鸢尾的教义还是皇家的精神,都没
有「不许休息」这样的教条或规定;大街小巷上不乏往来的人潮:或单独行走,
或像我和黎塞留这样结伴而行……

  港区附近有不少也是从鸢尾逃难而来的人,这些人在皇家这个异国也算是扎
下了根,在附近的居民区开启了店铺,或者有了自己的其它营生。为了能尽量地
帮助我们的人民,港区这边也是放开指挥喵和小黄鸡去这些店铺打工,以此帮他
们补充劳动力、尽可能地为港区制造营收,尽量少麻烦皇家政府给我们拨款。

  黎塞留:「……到了,就是这里。这间猫咖的招牌是用鸢尾和皇家双语写的,
应该是鸢尾人开的吧……」

  和黎塞留一起在一个角落坐下,这里相对安静一些,不会有人打扰我们。依
然是用家乡的语言在这里点单,黎塞留点了一杯珍珠奶茶,而我在浏览了那有些
冗长的菜单后,没有得出一个特别想要的选择。于是我和她一样,点了珍珠奶茶。

  在等待饮品的时间里,几只可爱的小指挥喵慵懒地路过。正好,这间猫咖的
桌子旁就有配套的逗猫棒。我挥舞着逗猫棒,引导着那些小猫咪一步步向我靠近,
最后让它们趴在了我的大腿上。我挠了挠小猫的肚子,它便发出了「呼噜呼噜」
的、有些舒服的声音。

  我逗猫的画面几乎是让黎塞留的眼睛都看的放光了——她专注地看着我将小
猫一步步地引到身边,又在我怀中发出萌萌的叫声,她小心翼翼地将手伸到胸前,
想要触摸这只可爱的小猫咪,但却又有些担忧它会跑了似的,在那里犹豫着,并
没有将手伸出去。

  黎塞留:「指挥官,我有一个严肃的问题要与你探讨——如何才能让那些」
指挥喵「像喜欢你一样喜欢我?」

  指挥官:「嗯?很简单啊。」

  我将那只指挥喵轻轻抱起,放在她的大腿上——指挥官:「你学着像我那样,
轻轻地摸这只小猫的肚子和脖颈便可。」

  黎塞留将指挥喵放在腿上,开始学着我的手法撸起了猫。按照我所说的手法,
她轻轻地抓了抓小猫的脖颈和肚子,指挥喵也在她的怀中发出了舒服的呼噜声。

  此时的我只是静静地观察着黎塞留,沉浸在黎塞留那开心的笑脸和可爱的小
酒窝中无法自拔,开始回忆起了和她的点点滴滴:最初注意到她的时候应该是在
敦刻尔克的撤退行动之后。那个时候,我们的陆军打得很糟糕,国家耗费巨资建
造的号称「全天下最坚固的防线」在铁血陆军的进攻下成为了「全天下最没存在
感的防线」。陆军的戴将军说要带领我们反抗,于是陆军带着剩下的兵力撤到了
敦刻尔克。我们海军也只能在匆忙中带出黎塞留、路易九世等舰船帮助陆军运兵,
留下大半的海军给已经向铁血签订了卖国条约的维希傀儡政府。

  随着撤离行动结束,我们在海峡彼岸终于迎来了喘息的时间。那个时候,海
面刮着狂风,即使是白天依然是黑压压的一片,天空中还下着暴雨,似乎就连老
天都在嘲笑着我们的厄运。我撑着一把伞,在轻点了所有停泊的舰装之后,我看
见黎塞留一个人在码头的一角,好像是在哭泣的样子。

  事实上,没有人开心:作为鸢尾人,我们刚刚失去了我们的国家,成为了沦
落海外的人,就像飘零的落叶一般。从军舰上下来的战术人形们也大多是一份十
分失落、疲惫的表情,这个我也能理解,皇家那边也是一样的。所有皇家和鸢尾
的军人都是一样的。作为指挥官的我失去了舰队的大半,接下来要指挥这样一支
建制都不算完整的部队将会面临很多的困难,这点我和黎塞留作为「阵营领导者」
的立场是一致的,但是对黎塞留来说,失去的不仅仅是那半只舰队,她的妹妹让
巴尔更包括在其中……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哭泣。她就在一个滴着水的屋檐下,在众舰娘看不到的
角落里一个人掩面,发出阵阵令人心疼的啜泣声。

  大概是我那个时候有些心疼她吧。作为阵营的领导者,她是不能在众人面前
哭泣的——因为她要给大家做表率,所以不论自己有什么情绪都要尽量压抑。然
而,她并非没有情感的机器,而是有血有肉有忧有惧的少女。考虑到这些,我走
上前去,向她递出那把伞——指挥官:「黎塞留。」

  黎塞留:「指挥官?我……对不起,呜……我、让你看到了这样的一面……」

  当时没想那么多,也没有顾忌男女之间的触摸距离,我走上前去,轻轻地抱
了抱她,抚慰着她。

  指挥官:「不用自责。我能明白你的感受……如果你还是不开心的话,就再
这样哭一会儿也没事的……」

  黎塞留:「嗯……谢谢你……指挥官……请,再让我依靠一小下吧……」

  ——大概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主动和黎塞留进行了第一次的拥抱。

  大概是那件事的几个月后吧。黎塞留担任了我的秘书舰,我们久违地迎来了
能够休息的时光。在那个下午,黎塞留邀请我到她的宿舍「喝些什么」。

  其实本来品酒应该是很优雅的一件事,但我当时也算是借酒浇愁,喝得有些
多了,借着酒后的那股劲头,我开始向黎塞留诉说管理舰队、重造建制的种种艰
难,激动时甚至声泪俱下——指挥官:「黎塞留……呜呜……你知道吗……我无
时无刻不想着我的那间宽敞的大办公室……我想巴黎地道的红酒……将这破败的
海军再重新拉起来真的很困难……重建她们的士气不说,我自己这边都快要累垮
了……」

  其实那个时候我还是有一点清醒和基本的理智的。我也知道在她的面前抱怨
并不对,但我就是压抑的太久了,非说出来不可,哪怕她会因此讨厌我。

  但她只是从旁边握住了我的手,以一种温和的语气对我说道:黎塞留:「嗯
……你很努力了呢,指挥官。即使是最虔诚的信徒,也不能只靠信仰生存,也是
要适当地诉说和发泄苦恼的。如果你想要诉说的话,就来找我吧……」

  指挥官:「呜呜……黎塞留,谢谢你,你好温柔……」

  黎塞留:「毕竟当时是指挥官先拯救了我啊。」

  ——就是在这样的契机之下,黎塞留主动和我进行了第一次的约会和牵手。
闲下来之后一起喝点小酒也成了我和她的一种不成文的约定,这个约定也一直持
续到了现在。

  互相窥视到了对方软弱的一面、互相安慰了对方之后,我和黎塞留之间就产
生了一种朦胧的情愫。每当闲下来的时候,我总会去黎塞留那里喝上几杯,而她
则总是在嗔怪我「你怎么又来了」、「指挥官,我开始有些后悔对你太过友善了」
这样的话之后,和我一起开一瓶红酒,在品酒的同时互相对对方诉说一些自己的
难处,以及说些互相慰藉的话。

  ——虽然后来的好几次约会可以说是我主动的,但成为对方彼此心灵上的慰
藉确是潜移默化、润物细无声的。在一次次的品酒中,我们的心灵也慢慢地融入
到了对方的心灵中……

  后来大家也或多或少地知道了我和黎塞留一起喝酒的事情。有人说我们已经
是情侣,也有人传我在追求黎塞留,也有说黎塞留是在追我……离谱一点的,甚
至有说我们已经结婚,甚至还有私生子的……

  当然,那个时候我们究竟是不是「情侣」、当时到底是我在追求黎塞留,还
是黎塞留在追求我,这些问题,直到现在我都没能完全理清楚……

  我们的关系一直如此朦胧、模糊、暧昧。眼前和身旁的彼此,看似近在咫尺,
却又好像远在天边。这样暧昧的关系一直持续到我们参加了皇家指挥官和贝尔法
斯特的婚礼——(笔者注:贝尔法斯特本篇《克拉达之恋》彩蛋)

  那时的我和黎塞留作为客人坐在教堂的座位上。看着穿着婚纱、幸福地笑着
的贝尔法斯特,黎塞留带着一种羡慕的眼神这么说道——黎塞留:「真好啊……
果然所有女孩的梦想,都是做幸福的新娘啊……」

  当时其实我也没想很多,也许只是感情的水到渠成,也许只是朦胧而暧昧的
感情终要走向终点,所有的迷雾都将散去,云开月明。

  指挥官:「所以,要么我们两个就让某些谣言应验好了。」

  黎塞留:「哪些……?」

  这个时候,黎塞留也大概猜到了我的意思,她有些紧张,试探性地向我抛出
了这个问题。

  指挥官:「说我们已经结婚的。那不如结给她们看咯。」

  黎塞留低下了头,沉思良久——黎塞留:「指挥官,我……很喜欢你……和
你结婚的话……可以……」

  她羞涩地点了点头,而这时候我肯定也要主动表示些什么。

  指挥官:「嗯。黎塞留……其实我一直也将你视为我的挚爱。」

  她摸了摸自己已经羞得滚烫的脸,随即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凑到了我
的耳旁——黎塞留:「我、我愿立誓成为永远守护你、支援你的存在……」

  指挥官:「嗯。我也愿意成为你永远的支撑和依靠。」

  ——结婚这件事情,也说不清道不明是谁主动的了。

  我看着黎塞留发呆已经很久了,指挥喵早就离开了我们的座位,去向别的客
人献媚卖萌了。我们的奶茶也上了有一会儿了,但我沉溺在甜蜜的回忆中,一直
没有开动……

  黎塞留:「mon homme ,你为什么盯着我发呆?」

  (笔者注:mon homme ,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男人」)

  指挥官:「哦!哦!嗯……我只是在回忆,我们到底谁是『追求』的一方呢?」

  黎塞留:「我和你之间谁是追求的一方并不重要。能够感受到我们之间的羁
绊这一点本身,就足够让人愉悦了。」

  她随即像小猫一样地靠在我的怀中,深情地望着我——黎塞留:「我感谢你
能一直陪在我身边,mon sigisbee. 」

  (笔者注:mon sigisbee,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骑士」)

  我也趁势搂住了她的腰,看着她眼眸中那如碧波荡漾般的深情,我也发出了
发自内心的微笑。

  指挥官:「Mon soleil,一直以来,感谢有你……」

  (笔者注:Mon soleil,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太阳」)

  我感觉我们的眼瞳之间好像通了某种交变电流似的,电流产生磁场,将我和
她吸地越来越近,直到在对方那热情的眼眸中,自己的倒影都是那么清晰——然
后很自然地,我在黎塞留的嘴唇上献出一次温柔的亲吻。

  随即我意识到了这种亲密行为可能带来的不良影响——我环顾四周,发现并
没有人在注意我们,这才将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黎塞留:「怎么了?」

  指挥官:「还好没人看见……」

  在这样甜蜜而浪漫的小插曲结束后,我们悠闲地用完了我们的下午茶。

  黎塞留:「说起来……还有一个在意的地方……能请ma ch érie 先去港区
的那个小公园等我吗……一定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笔者注:ma ch érie ,法语常用爱称,意为「亲爱的」)

  其实我并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不论怎样,按她说的来——老婆开
心就好。

  指挥官:「嗯,ma ch érie ,等你哦~ 」

  我在公园的长凳上等待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长期和黎塞留生活的经验让我
慢慢意识到:这时间正好能够她挑选衣服、化个淡妆。算上来去的时间……

  黎塞留:「指挥官!」

  她在不远处向我招手,我则循着声源处看去——她那及腰的金色长发很好地
被蝴蝶结发带束缚、金色的单马尾像是瀑布一般地从头上落下,在她那水蛇般的
腰肢两旁稍微发散开来;她头戴的那朵玫瑰花更加凸显她那如花似玉的美貌,让
总是显得很平时庄重的她多了几分花季少女该有的俏皮可爱;她头发上的刘海落
在眉前,将自己那柳叶般的细眉略微遮盖,却又在金色的发间露出半段那细柳般
可爱的、黑色的睫毛。深红色的短袖水手服只是遮住了她的那对傲人的双峰,但
大概因为她的那对尤物实在太大,可能实在很难买宽松的衣服,因此那对大白兔
的形状和浑圆的曲线也被水手服本就撑得有些紧的布料很好地勾勒了;上衣中间
能看到她那对漂亮的锁骨,正下方那傲人事业线的顶端若隐若现;淡蓝色露脐装
的下方则是她那平坦而无一丝赘肉的小腹,令人赏心悦目的马甲线似乎在连通着
衣服和短裙,中间隔断的便是她那如枣般的、可爱的小肚脐;苗条而如白玉般嫩
滑的腰肢被黑色的皮带紧紧地束缚着,上承那令男人神魂颠倒的上围,下启那对
肉感十足的翘臀,而她的双手在两边有些不安地放着,这才让我这色眯眯的双眼
注意到她还特意带了备用的皮筋,露指的手套中露出她的葱葱玉指,左手上还提
着我前几天给她买的手挎包——看来她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包包呢……那我这个做
丈夫的也就满足了。不过我的视线很快就被另一件东西吸引——那短得几乎只能
包住她那对火辣的臀部的裙子。恰巧,不安分却又十分懂事的微风正在轻轻地吹
拂她的裙子,裙下那对美臀的南半球时隐时现,实在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
情趣,令人大呼过瘾。裙下,她那对白瓷色的大腿丰满而又肉感,却肥而不腻,
完全没有那种「肥胖」或者「大象腿」的感觉,而那白瓷中的红润则很高调地昭
示着她的健康。黑色的过膝袜将她的小腿和半截大腿包裹,以袜圈为界,在她的
美腿上产生一种黑和白的强烈色彩碰撞,于我这位腿控来说简直就是一场视觉盛
宴。纤细的小腿最终收敛于那对穿着凉鞋高跟的美足上,高跟鞋上的蝴蝶结和玫
瑰花进一步将她的俏皮、可爱发挥到极致。看到这里,我的口水都滴下来了……

  黎塞留:「那、那个……只是……穿给你看的……有、有这么……好看吗…
…?变、变态……」

  她双手有些不知所措地放在胸前,眼神飘忽不定地看向身下,羞涩的样子就
像含苞待放的玫瑰;与她的言语相反的是,她的嘴角又十分诚实而违和地露出了
有些满意的笑容。

  指挥官:「mon venus !!我、我看得都呆了!!!来!坐这里!坐我旁边!
让我再好好看看!」

  (笔者注:mon venus ,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维纳斯」)

  黎塞留:「那个……你想要怎么样呢……我都可以……」

  指挥官:「嗯?要不,黎塞留稍微在花丛中坐下,让我拍一张写真吧?」

  紫色的鸢尾花丛生,在绿叶的衬托中散发着芬芳气息;而其中坐着的鸢尾公
主更是像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带着略有些羞涩的可爱表情,看着我。

  黎塞留:「好的……」

  她在草地上侧坐,以双手撑地,本就凹凸有致的身材,尤其是那温润饱满的
翘臀,在镜头中就变得格外明显。

  黎塞留:「是这样吗?」

  指挥官:「嗯……两臂再稍微夹紧一点……就是这样!好可爱!笑一个吧!」

  她撩了撩自己的头发,然后脸上露出浅浅的,还夹杂着些羞涩的微笑——指
挥官:「好漂亮!拍了!」

  我拍完照后,也坐在了她的旁边——指挥官:「我拿这个做手机壁纸哦?」

  黎塞留:「嗯……嘿嘿……」

  她淡淡地笑了,笑得是那么美丽、那么可爱……这种满意而幸福的笑容,大
概就是我要守护一生的东西吧。

  黎塞留:「呐……ma ch érie ,就这样,暂时在草地上躺一会……慵懒地
休息一下吧。」

  (笔者注:ma ch érie ,法语常用爱称,意为「亲爱的」)

  挽着她的肩,我们在草地上双双躺下,在和煦的威风和温暖的午后阳光下,
渡过了相当悠闲而宁静的一段时间。抛去诸多尘世烦恼,与大自然亲近,有了一
种「自在超然」的感觉,仿佛世界就只剩我和她二人……

  回到港区大楼,我们在饭堂用了晚饭后,便回到了家中。

  离就寝还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们便开了一瓶红酒,夫妻二人开始对饮了
起来。

  指挥官:「红酒啊……还是想喝巴黎产的……伦敦的……怎么说呢……差点
味道啊……」

  黎塞留:「鸢尾……家乡……好久,都没有回去过了呢……不是吗?」

  指挥官:「嗯……离开家乡这么久,每每想起……心里总感觉有些苦闷啊…
…」

  我紧紧地抱住了身旁的黎塞留。

  指挥官:「ma femme,幸亏有你……你是我唯一的慰藉……嗯……我好喜欢
你……」

  (笔者注:ma femme,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女人」)

  黎塞留:「mon Rom éo ,我也喜欢你……喜欢你的直率,喜欢你的热情坦
诚……」

  (笔者注:mon Rom éo ,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罗密欧」)

  喝了些酒,黎塞留那白净的小脸也变得粉红,她靠在我的怀中,十分认真专
注地看着我,向我递过酒杯……

  我喝下她递过的酒,然后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臂,俯身吻向她——指挥官:
「嗯……黎塞留……」

  在亲吻的同时,我们也在交换着口中的那些红酒,使之和唾液交织在一起,
化为口腔中甘甜的汁液。

  黎塞留:「哈啊……指挥官……嗯……咕噜……」

  随着我将我的爱妻在怀中搂得越来越紧,她看我的眼神也开始变得色眯眯的
……

  指挥官:「黎塞留,我……想要,那个……了……」

  黎塞留:「嗯……我也想要了……」

  我将那瓶红酒封上,甚至没有来得及将它收起来,就迫不及待地和黎塞留一
起回到了卧室。

  一进门,我就将黎塞留扑倒在了床上,而我则跪在了她的身后——黎塞留:
「真是的……mon homme 就有那么心急吗?」

  (笔者注:mon homme ,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男人」)

  指挥官:「嗯……mon venus 今天很漂亮哦。穿着也很大胆,也凸显了你傲
人的身材呢……嘿嘿~ 」

  (笔者注:mon venus ,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维纳斯」)

  她有些甜甜地笑了,笑容中又夹杂着一丝无奈和吐槽的意味。

  黎塞留:「真是个大色狼啊……不过,你喜欢就好了呢……」

  掀开她的短裙,那对水蜜桃般粉嫩、丰满的美臀便展现在了我的面前。看到
如此殷实美丽的肉体,我的巨龙也很自然地觉醒了。

  黎塞留:「呵呵……你这个色狼……」

  指挥官:「我又没否认过。」

  黎塞留:「所以,看到穿着新衣服的我,就忍不住了?」

  我坏笑一下,舔了舔自己感觉已经有些干燥的嘴唇。

  指挥官:「差不多吧。」

  虽然知道黎塞留会嗔怪我一下,但是让我看着如此美丽的妻子,却又不干
『坏事』,着实是难以做到。

  指挥官:「黎塞留的屁股……好漂亮……我下面都硬成这样了……」

  我脱下裤子,将我的肉棒抵在了黎塞留的股沟间,前后动腰蹭着她那美丽的
股沟,将手绕过她那水蛇般的细腰,掀开黎塞留的衣物,将手伸入她的文胸——
黎塞留:「哈啊……」

  她的口中开始漏出娇嫩的喘息声,而这样的刺激也同样激发了我的性欲,已
经无法什么也不做了。我将手伸入黎塞留的文胸之中,顺着她的胸部绕了一圈,
将她的文胸解开。那对水滴状的巨乳失去了文胸的束缚,像是果冻一般地弹了出
来。那一只手无法完全握住的巨乳,此时正在我的手中被反复揉弄,像是发面团
一样地,不停地变化着形状。感觉着我手掌中传来的柔软和弹性,我的下体不由
得一颤。

  黎塞留:「好舒服……mon Rom éo ,这种画圈一般的揉法……你真的~ 哈
啊~ 越来越熟练了呢……」

  (笔者注:mon Rom éo ,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罗密欧」)

  揉扁、复原……黎塞留那饱满的白面馒头在我的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但万
变不离其宗的是,她的那对巨乳揉起来是那么舒服,而且看着她在我身下这样娇
媚地喘息,一种征服感和得意的感觉涌上心头。乳肉从我的手指缝之间漏出,用
食指和中指稍微并拢夹一夹,能十分充实地感受到那种饱满的感觉。

  指挥官:「黎塞留也来感觉了呢?」

  手掌的中心处碰到了硬硬的一点,而做了多次的我也很快心领神会——乳头
的勃起,说明黎塞留在我的色情刺激和酒后的微醺下,也充分地发情了。

  黎塞留:「哈啊~ 哈~ 才、才没有……那里、啊啊……不可以!!」

  指挥官:「可是你已经充分发情了啊?你看这里……」

  带着些调戏、欺负老婆的恶趣味,我用食指和拇指轻轻地将黎塞留那粉红的
小豆豆夹起。

  黎塞留:「呜!不是的、讨厌……这种事……呜啊!」

  指挥官:「正是因为调戏和欺负这样的黎塞留,才有意思啊!」

  黎塞留:「呜呜……这么孩子气……却干着这么色的事情……哈啊~ !」

  温柔地抚摸着她的乳头,她嘴中的娇喘也从一开始的娇嫩而渐渐变得被快感
覆盖、并且开始变得规律……

  指挥官:「很舒服吗?」

  黎塞留:「哈啊……这种事……是的……呜……」

  被快感支配的黎塞留逐渐褪去了羞耻心,在我用手掌刺激整个乳房- 手指轻
轻地、温柔地抚摸勃起的乳头,时而将她的敏感点夹在指尖,施加快感- 两边不
完全同步动作,施加一些差异感的三位一体刺激下,黎塞留的那蜜桃般的美臀开
始左右摇晃了起来,拨弄着我顶着她的肉棒,在这样的刺激下,我的肉棒尖端流
下了先走汁——黎塞留:「明明……哈啊~ mon homme 的那里,明明都流下了淫
荡的汁水呢……」

  (笔者注:mon homme ,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男人」)

  指挥官:「嗯……哦……是啊。」

  黎塞留:「你为什么……嗯~ 啊~ 承认的这么快啊……」

  指挥官:「嗯?我觉得没什么啊。要怪就怪你身材太好了。」

  黎塞留:「嘴、嘴倒是很甜……」

  我将黎塞留裙子下的白色内裤从裙内扒下,从她的股间脱到屁股上,我便顺
手摸了摸那对圆圆的水蜜桃;到了她的大腿上,我便又摸了摸她那丰满健康而又
肥而不腻的大腿,手指顺势一掐,那粉嫩的肌肤上就像是掐出了水一般。随着脱
内裤的过程,往下摸下去,摸到了她的过膝袜上,黑丝的触感感觉略有些粗糙,
不过相比于水嫩的皮肤,摸起来倒是更有实感、不失一番风味;顺手摸了摸那纤
细的小腿,在她的小腿肚上稍作逗留,黎塞留就传出了诱人而又娇嫩的声音。

  黎塞留:「嗯……哈~ 」

  丝毫没有在意,而是继续将她的内裤扒了下去,直到脱到脚上,还不忘稍微
调戏一下她的脚心——黎塞留:「哈哈哈啊!痒、好痒!」

  被她用腿蹬了呢……看来这里还是不要摸了。

  脱下黎塞留的内裤后,我将内裤放在了我的面前,将鼻子抵在内裤上,接着
就是一波暴风吸入——指挥官:「嘶……哈……哦~ 」

  黎塞留的内裤上,尤其是那部分已经被爱液染湿的地方,一股又咸湿又有些
骚的味道,让我大起性致。

  黎塞留:「能不能不要这么变态啊!呜……」

  指挥官:「没事,不会有别人知道的。关起门来无非就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

  做完这一番调戏后,我又将我的肉棒抵在了黎塞留的股沟间——黎塞留:
「要、要来了吗?」

  我将我的肉棒前端压在了黎塞留的入口处。

  指挥官:「不行吗?」

  黎塞留:「反正本来也要做的吧……」

  既然她没有反抗的意思,我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将腰部一口气向前探
出。

  黎塞留:「呜啊啊!」

  我的肉棒进入了黎塞留的穴道之中,而她的嘴中也开始传出了难耐而淫荡的
呼声。

  黎塞留:「呜呜……一下子,就这么强烈……呼啊!」

  指挥官:「不会痛吧?」

  虽然很想立刻就在她的身上发泄我的欲望,但我还是心疼我的妻子的。不仅
是我要舒服,我也想我的妻子能充分地享受做爱的过程,而如果太粗暴的话,就
适得其反了呢……

  黎塞留:「嗯……不会痛哦,很舒服就是了呢……」

  感受到我的进入,黎塞留的屁股开始左右摇晃起来,调整位置,让我的肉棒
和她的蜜穴能达到一个最好的适配状态。在插入的同时,我同时继续调戏着黎塞
留的美乳。乳房美妙的形状、蜜穴润滑的触感,让我有了几乎沉浸般的做爱体验,
不得不感慨黎塞留的身材还真是极品中的极品,简直是天造神迹啊……不仅有着
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的丰满乳房、腰和腿更是没得挑,简直就是完美熟女……

  指挥官:「你先动吧。总之先挑一个你最喜欢的位置。」

  并没有很着急,而是先插在里面感受一下那在多次磨合中已经变得完全契合
我肉棒尺寸的穴道紧致的触感,耐心地等待黎塞留将体位调整好。她跪趴在床上,
将那丰满的屁股微微崛起,将自己整体的重心向后调整——黎塞留:「动起来吧
……mon homme ……」

  (笔者注:mon homme ,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男人」)

  指挥官:「嗯。黎塞留的体内很暖哦~ 而且,已经湿透了呢。」

  在刚才黎塞留调整体位的时候,她体内的粘液也完全浸湿了我的整个男根,
肉壁紧紧地缠绕了上来,我有几次差点就要忍不住开干,不过幸好还是忍到了她
将体位完全调整完毕。

  黎塞留:「讨、讨厌……和心爱的人做爱……你的那个又那么舒服、肯、肯
定是这种反应啊!」

  这种娇羞的感觉,我也十分喜欢,不如说正是因为黎塞留的这份娇羞,调戏
起她来才颇有意思吧?

  黎塞留回头看向我,眼神中春水荡漾,眼睛微微眯起,就连瞳色也变得粉了
一些。她红唇微启,玉齿张合中漏出色情的喘息。

  黎塞留:「我……老公……动起来……让我舒服……」

  指挥官:「收到。」

  伴随着我的前后摆动,黎塞留的嘴中开始漏出了更为色情的喘息声。

  黎塞留:「啊、啊啊~ 呼~ 哈啊~ 嗯啊~ 」

  温柔地用一只手扶住她的细腰,帮她将体位控制好,同时用另一只手继续刺
激乳房。

  指挥官:「舒服啊……黎塞留的里面……」

  黎塞留:「哈啊~ 哈啊~ 真是拿你没办法……你喜欢就好了……」

  黎塞留的手臂微微前伸,粉嫩的翘臀略向上撅起,将头完全埋在了面前的枕
头里,一副完全沉浸在舒服性爱当中的样子。

  黎塞留:「哈啊~ 这个姿势、呜、呜啊~ 好深~ 小穴里面~ 好舒服~ 啊~ 」

  她那淫荡的喘息声愈发变得高亢起来,听到了可爱的她的喘声,我的性欲也
进一步爬上山峰,就连巨龙也更加硬了,甚至硬得有些难受。看着爱妻身下一幅
十分享受的样子,我便十分骄傲——也只有我才能让她露出这么幸福而又性福的
笑容吧。

  我将我的分身从黎塞留的体内略微抽出,稍微减缓了一些抽插的节奏。黎塞
留的喘息声也开始变得缓慢而悠长——黎塞留:「哈~ 啊~ 嗯~ 啊~ 啊~ 」

          但如果将做爱的动作加快一点——

  黎塞留:「啊、啊啊~ 指挥官、啊……舒服!!!啊~ 啊!」

  黎塞留的喘息声也会变得更快,像是在配合我的抽插节奏似的。

  这种感觉,让我感觉十分兴奋。不论快还是慢,黎塞留的声音都颇有一番风
情。最重要的是,现在我正在支配着这一切的节奏,这让我产生了一种极大的满
足感。与此同时,我的巨龙也变得越来越坚挺、对黎塞留的下体的探索也变得愈
发深入。

  指挥官:「呜……嗯……额……」

  肉棒和小穴不停地摩擦,就连我自己也忍不住发出了低沉的吼声。

  黎塞留:「mon homme ……啊~ 好、好有感觉……」

  (笔者注:mon homme ,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男人」)

  大概是今天黎塞留确实比平时漂亮吧?或者是因为新衣服所带来的那种新鲜
感?感觉我今天好像干地更起劲了一些,而黎塞留今天的小穴也格外地紧致呢…
…也许是因为这个体位?

  算了……在湿湿滑滑的膣道内反复抽插,我的理智已经不足以计较这么多了。

  黎塞留:「做爱……啊啊~ 好~ 好深~ 好棒~ 」

  她的眼睛彻底眯了起来,而我也同样受到了这份快感的影响。我的分身坚挺
地勃起,仿佛要顶入她的子宫口一般,在黎塞留的体内反复冲刺。肉穴紧紧的褶
皱缠了上来;肉棒在她体内抽插发出「啪啪」的响声,共同构成一曲淫靡的交响
乐。

  指挥官:「那里……嗯……有『啪啪』的声音呢。」

  黎塞留:「怎么~ 啊~ 说这种事……羞耻心呢……呜~ 嗯~ 」

  她害羞地左右摇头,但与之相反的是,她的小穴正在十分诚实地渴求着我的
分身,小穴内愈发紧缩了起来。我被她的小穴紧紧地挤压着,射精的欲望也高涨
了起来。继续这样的话,我想我很快就要达到高潮了……

  指挥官:「呜……ma ch érie !」

  (笔者注:ma ch érie ,法语常用爱称,意为「亲爱的」)

  黎塞留:「ma ch érie ,好棒~ 好棒~ 那里,好舒服~ 哈啊~ 哈~ 呜呜…
…」

  指挥官:「再……夹紧一点……可以吗?」

  黎塞留:「呜……嗯……这样?」

  她面带一副仿佛要被融化一般的神情,疲惫而淫靡地喘着,紧紧地夹住了我
的下体。这个感觉真的让我舒服的快要上天了——所以我不由得更卖力地将腰部
耸动了起来。

  黎塞留:「哈啊~ 哈啊~ mon poussin 的鸡鸡在我的体内钻来钻去……哈啊
啊~ 要、要被玩坏了……被玩成只属于你的女人了……」

  { 笔者注:mon poussin ,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小鸡」【法兰西民族
的高卢雄鸡自然有威武雄伟(指下体)的寓意,放在爱称里再合适不过的】} 指
挥官:「嗯……我也……呜,一直是只属于你的男人,这个……只属于你,mon
venus ……」

  (笔者注:mon venus ,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维纳斯」)

  黎塞留:「呜……就会说这种好听的话……真是的……好棒……不论是你的
技巧,还是你的爱意……我都收下了……嗯~ 啊~ !」

  两人互相深情告白后,很快又沉浸在了夫妻鱼水之欢的快感之中。黎塞留的
肉壁紧紧地压上了我的分身,就这样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指挥官:「呜…
…黎塞留!我已经……」

  黎塞留:「哈啊~ 哈啊~ 我、我快不行了……赶快……射出来……给我、给
我……」

  肉棒在滚烫的肉穴中摩擦着,肉与肉碰撞,连带着性粘液发出『啪啪』的水
声。意识在燃烧、肉欲在膨胀。交合的顶峰已经势不可挡——黎塞留:「呜、哈
啊~ 啊啊~ 我、我好像、要、要去了……?mon homme ,啊啊~ 一、一起、呜啊
~ 高潮的时候,一起……让我们一起!!呜……嗷~ 」

  (笔者注:mon homme ,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男人」)

  指挥官:「我也是……想要一起……在黎塞留的里面,射出来……!」

  黎塞留:「哈啊啊啊!!啊~ 啊~ 啊~ 」

  指挥官:「呜……嗯……哦~ 哦~ 哦~ 」

  在我低沉的呻吟声过后,连根插入的分身也达到了高潮。浓厚的精液直接灌
入了黎塞留的体内,白浊从她的穴内溢出了一些。在黎塞留的身体里,我将精液
慢慢地射了进去。

  指挥官:「哈啊……又……又来了……抱歉……」

  我的肉棒继续颤抖着,在黎塞留的身体内撒发着余波,直至最后一滴精液被
他的小穴榨干。强烈的快感瞬间扩散至全身,让我的大腿为之一颤。而黎塞留更
是因为完全地脱力,就这样趴了下去。

  ……

  感觉有些疲倦的我也躺了下去,抱住了黎塞留。

  指挥官:「有些累了呢。」

  激烈运动后懒散的两人,呈「大」字躺在床上,而黎塞留则是眼神空洞、若
有所思地看着天花板。

  指挥官:「怎么了?黎塞留?」

  黎塞留:「我想鸢尾了。祖国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到故乡呢…
…?」

  是啊……离开家乡那么久,一切都变得不同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港区变了吗?那边的故人还好吗?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呢?还能不能回去呢?
我也忧愁了起来啊……

  不过想了想,现在战争的形势正在向我们这边逆转,胜利的天平已经向我方
倾斜了:白鹰也在太平洋上开始接连进攻重樱、皇家的夜袭塔兰托也成功了、北
联更是基本夺回了自己的失地……总的发展趋势来说,优势在我。

  我搂住了黎塞留的肩膀,将她的娇躯抱在我的怀中。

  指挥官:「我想,很快就能回去了吧……放心吧,黎塞留。」

  她向我这边侧躺,趴在了我的胸脯上,抬头看向我的眼神中满是依赖和爱恋。

  黎塞留:「mon sigisbee……」

  (笔者注:mon sigisbee,法语常用爱称,意为「我的骑士」)

  指挥官:「嗯。我会保护和支持你的。放心地依赖我吧。」

  我摸了摸她金黄色的、有些散乱的秀发,将它们理顺后,无比怜爱地亲吻了
黎塞留的额头。

  指挥官:「爱你。」

  她甜甜地笑了,那笑容是那么俏皮可爱,又是那么美丽动人。

  黎塞留:「回去之后我和你一起睡港区的指挥官宿舍哦?」

  指挥官:「说什么呢!到时候肯定会有新婚房的好吧!」

  黎塞留:「嘿嘿……那我给你生个孩子吧?你想要几个呢?」

  指挥官:「两到三个吧。太多了也不好,会管不过来的……」

  她静静地趴在我的胸膛上,感受着我的心跳——指挥官:「回去之后一定?」

  黎塞留:「一定。嗯……mua~」

  她幸福地笑着,亲了我的脸颊一口。

              ——几周后——

  从港区的邮件箱里拆开一封邮件,里面是一本书《精通鱼性的钓鱼王教你怎
么钓鱼》。按理来说,我一个海军指挥官不会收到这封邮件,但是这其实是我们
加密通信的一种手段——复印一本书,但是会修改某一部分,而修改的这部分就
是关键情报。

  翻开第一页,在目录的右下角写着一串数字「810975」。

  「810975」,啥意思?8 是最高等级的军事机密,10是我的指挥代号(陆军
的那位戴先生是01),9 是第九章,7 是第九章第七页,5 是从第五段开始提取
情报。

  第九章《鱼最多的钓法》……第七页第五段……

  「几个月内皇家和自由鸢尾联军将在诺曼底登陆,请海军部配合各单位做好
相应准备。」

  看到这,我有些激动,心中五味杂陈……

  黎塞留,我们终于能回去了……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