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我的迟钝女友小维】05 寝室眠奸口爆

第一文学城 2022-08-06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Kmon
作者:Kmon 2022年7月2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非本站首发 首发ID w232837165(Kmon) 首发网站 春满四合院、Pixiv

作者:Kmon
2022年7月2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非本站首发
首发ID w232837165(Kmon)
首发网站 春满四合院、Pixiv
字数:7736

  内射了女友,事后女友才想起,想吃避孕药,却被我拦住了。

  「你不怕我怀孕呀?」

  女友一脸促狭的看着我:「怀孕了可就瞒不了我爸妈了,你得见家长喔,未
婚先大肚子,你猜我爸爸会怎么看你呀?」

  「不怕!」

  彩礼,我不怕,车房家里准备了,说句不好听的,当代年轻人需要奋斗的目
标和结婚的门槛早已被我踏平,我对结婚这件事并不恐惧。

  「你若是想生就生下来,我保证负责到底!你就是我这辈子唯一的老婆人选!」

  话说的斩金截铁,这让女友很受用,她有些感动的拦住我的脖子,献上了自
己软嫩的双唇。

  「我想给你生个宝宝!」

  「那我们再来一次?」

  「讨厌!不来!」

  一听再来一次,女友顿时不干了。

  「烧烤都要凉了!而且我好累的!」

  所以爱会消失,对吗?我在内心吐槽着女友前后的大变脸,但实际上女友确
实比较累就是了。

  这次做爱基本上都是女友在动,我就坐在椅子上享受着女友的服务。

  一点体力都没消耗。

  吃过了烧烤之后,酒足饭饱自然是昏昏欲睡,想着明天大概还要早起给大伟
那家伙开门,我也就懒得玩手机了,女友则是要追剧,我没啥兴趣,就抱着女友
沉沉的睡了过去。

  ……

  第二天早上,我便被「咚咚咚」的敲门声给弄醒了。

  看了一眼睡在怀里的女友,然后又拿出手机看了看,早上八点二十左右,得
亏我昨天睡得早,不然这敲门声还真不一定弄得醒我。

  我平常那都是中午才起来的。

  女友则是睡得如同小猪一般,任由底下「咚咚咚」的敲门,哪怕我将有些被
她枕麻了的手抽出,她也只是哼哼了两声,然后由侧躺改为平躺,睡得很死。

  我打开看了一下女友的手机,定的是12点的闹钟,看样子昨天晚上是熬着看
了一个通宵,打算直接吃中午饭了。

  「小猪!」

  我轻轻的笑骂一声,然后迅速的下了床,打开了房门,然后就看到了摆着臭
脸的大伟。

  「哟,这是咋了?昨晚一夜风流,怎么摆着个太监脸回来啊?」

  「你才太监呢!」

  「嘘,小声点。」

  「嗯?咋了?」

  大伟一脸疑惑的走进了寝室,然后脚尖突然就踹到了什么,一双鞋子,是女
友的小球鞋。

  大伟那眼睛鸡贼得很,一眼就看出了这鞋码子的不对,然后一脸神秘的问道:
「嫂子来了?」

  「睡着呢。」

  虽然大概率吵不醒她就是了。

  「哦!」

  大伟轻轻哦了一声,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那我小声一点。」

  本来就猥琐的大伟,一个壮汉这么蹑手蹑脚,更显得猥琐了,看上去十分好
笑。

  「所以你这是咋了?」

  我跟过去问道。

  「嗨!别提了。」

  大伟脸色顿时变得不好看起来:「昨天晚上本来以为是告别单身之时,没想
到,他妈的那个女人就是个有钱就能玩的碧池。」

  「咋了,碧池不和你胃口?」

  「我还是想把第一次留给自己喜欢的人的。」

  「……」

  这话让我如何去接?我反正是不相信的,一个急色的人告诉我他有着自己的
纯情?能信才是有鬼。

  「所以,实话是?」

  「太贵了,我没钱。」

  大伟摊了摊手,我瞬间笑出了声。

  太惨了,连嫖都嫖不起。

  「多少钱啊?」

  「这个数。」

  大伟做了一个手势。

  「二百?」

  我一想这也还好啊,甚至有点便宜了,小巷子里的快餐的价位啊。这小子只
是玩我女友的屁股也愿意拿五百出来买游戏币孝敬我们,怎么二百的快餐还付不
起?

  只见大伟两眼一翻,脱口而出:「两千!什么二百?」

  那确实付不起,对于大伟这个纯粹的普通家庭的大学生来说,一个月的都搭
上去都还要加不少。

  看着大伟惨兮兮的样子,我有些同情。昨晚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得意洋洋高
高兴兴呢,虽然这家伙平常猥琐,之前又占了我女友便宜,但是大学两三年过来,
这家伙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个好人。

  以前打篮球伤了脚,上楼上床什么的都靠大伟当人力车。

  这也是他占我女友便宜我没太反感的原因。

  但占便宜占过头了当然还是不行,因为我是个小气的人。

  早晨,男人的性欲多半是旺盛的,尤其是可爱迷人的小女友在旁边却不能来
一发晨炮的时候。

  色欲让我心生一计。

  不如干脆再让大伟占点便宜?也当是安慰一下他了。

  可如何保证让大伟占便宜的同时,我也能控制得当的尺度呢?我有些为难,
这毕竟不是外卖小哥,萍水相逢,兄弟还是要做的,若是话说开了,以后恐怕就
是纠缠不清了。

  我也算是绿文老饕了,大多数绿文最终跟兄弟分享多半都有这么个风险,我
得规避。

  我快速的观察着寝室的环境,突然,我的眼睛盯上了位于我的床位与那位回
家的室友的床位之间的天花板,那里有一个监控摄像头。

  我们的寝室是四人间,上床下桌,我和回家的室友床铺靠着离门近,大伟和
眼镜仔则是离门远。

  之前宿舍楼进过小偷,大概率是同宿舍楼手脚不太干净的学生,因为宿舍阿
姨那边的监控没查到人。再加上我们寝室四人配了高配置的计算机,多少还是有
点贵,所以买了一个联网的监控摄像头在我和回去室友的床铺之间的天花板上。

  用倒是没用过几次,后来那小偷也被抓住了,是楼上装修的师父带的小徒弟。
这玩意当初安装还挺麻烦的,还需要一直开着计算机才行。

  若不是今天急色,差点就要把这东西给忘了,同时,心里有些后悔,昨天晚
上那淫乱的一幕应该录下来的,作为打手枪的素材珍藏也是极好的。

  我不动声色的走到自己的桌子前,打开了计算机,一边操作一边询问道:
「大伟一会出去吃个早餐?」

  「行啊。」

  「那行,等我先洗漱一番,然后一块出去?」

  「那嫂子呢?」

  嘿嘿,就等你问这句话了。

  「你嫂子昨天通宵看剧,现在睡得跟死猪一样,摇都摇不醒,不用管,到时
候我跟她一起出去吃中饭了。」

  「喔……」

  大伟应了一声。

  而我这边也操作完毕,将计算机荧幕设置为关闭,然后打开了手机,点开了
监控的客户端,输入了密钥。

  连接成功!

  手机的画面中清晰的显示出了自己,还有大伟,以及睡在床上的女友,除了
因为是环视摄像头导致画面有点畸变,基本上是非常清晰的。

  尤其是上床下桌的情况下,女友在床上距离更是近的不行,超清享受。

  但……问题也来了。

  我才发现一个问题,女友她,没穿内裤啊!

  昨晚我把我的睡衣给她穿了一套,但她底下是没穿内裤,直接套着我的睡衣
短裤短袖睡的。

  「不会有问题吧……」

  我有些犹豫。

  但男人,很多时候就是下半身思考,我也不例外,理智很快就抛在了一边,
而给了我信心的,就是监控。

  我就在浴室隔着阳台和一道毛玻璃门洗漱,盯着手机,若是有过分的举动,
我就直接装作叫大伟帮我递毛巾!再说,虽然没穿内裤,但有着睡衣呢!

  对,就这样!

  「大伟,我先去洗个澡!」

  「OK!」

  于是我也不拿毛巾了,直接拿着沐浴露什么的走进了阳台,然后拐弯进了浴
室,打开了花洒。

  沐浴露肯定是不会用的,我也不是真洗,身上蘸水而已。水声主要是为了让
大伟知道自己已经开洗了。

  水流冲在我的脊背上,手机架在一旁放水盆的架子上,而我则是死死的盯着
手机,单手在肉棍上缓缓的撸动着。

  机会给你了,可别让我失望啊,大伟!

  而大伟不愧是大伟,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只见他先是坐在位置上有些坐立不安,然后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阳台的位
置,侧耳听了听,似乎是确定了有水声了,他立马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迈着小
碎步走到了我的床边。

  「嫂子!嫂子!」

  连叫几声全部被监控的麦克风收录了下来,让我庆幸当初这个监控是我掏钱,
买了市面上比较好的。

  似乎是确认了女友的熟睡程度。

  「小维……小维……」

  又叫了几声,这次却是换成了我女友的名字,而大伟也开始不自觉的喘起了
粗气。

  草,这小子喊个名字把自己给搞兴奋了,也是个人才。

  见多次呼唤女友不醒,大伟先是露出了一丝喜意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朝着阳台
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小子还挺谨慎,我的内心不由得催促道,你搞快点啊!不然洗澡的时间太
长,我自己都会觉得有些过了。

  放大水了都。

  或许是听到了我内心的催促,大伟又在床铺与阳台之间看了个来回,好似终
于下定了决心,脱下了拖鞋,开始从梯子上爬上床铺。

  来了!来了!

  想象着接下来可能要发生的事,我的肉棍简直比大伟还兴奋,连续勃动了两
下。

  而大伟则是看着熟睡的女友疯狂的咽着口水。

  寝室中开着空调,但我们两个人是挤在一起睡得,多少还是有一点点热,所
以女友的睡姿在我离开之后甚是奔放,睡衣的胸口敞开了几粒扣子,露出了一些
白皙,薄薄的布料两粒小豆豆异军突起。

  女友睡觉并没有穿她的A 罩杯胸罩,而是选择裸睡,按照她的理论,是胸罩
导致了胸部有束缚,更加长不大,所以在夜间长个子的时候,就要把它放开。

  当然,我认为不管什么办法都比不上大手一揉。

  大伟在我的瞩目中,有些颤抖的伸出了手,将本来就有些开襟了的睡衣拨开,
露出了里面的嫩肉与粉红色的蓓蕾。

  「我操,嫂子的乳头真粉,不愧是刚刚高中毕业。」

  又把称呼换成嫂子了。

  他就这么喘着粗气,两眼死死的盯着女友裸露出来的不丰满但坚挺的白皙奶
子,一只手就把他的沙滩裤那么一拉,有些丑陋的肉棍就这么直接从裤腿的位置
弹出。

  这裤子方便啊,我看着有些直眼,之后自己也要买一条才是,这简直是野外
露出做爱必备啊!

  只见大伟就这么挺立着肉棍,面朝着女友横跨在女友身上,然后右手开始在
肉棍上疯狂的撸动。

  就那么上下搓揉了不到数十秒,就突然紧紧的捏住了自己的肉棍,屁股微微
的往后收缩。

  「这就要射了?」

  我有些惊讶,这家伙怎么比昨晚的外卖小哥还要拉胯?

  人家外卖小哥的肉棍那是被女友的电臀蹂躏了好歹有个一分多钟才爆射而出
啊!我大概是忽略了外卖小哥第一次是隔着裤子直接就射了。

  「妈的,还是太敏感了……」

  大伟自言自语的样子让我觉得有些好笑,我都不知道这个家伙在做这些事的
时候还喜欢说「台词」的。

  大概是忍住了射精的冲动已经缓过来了,大伟没有继续选择撸动肉棒,估计
他肯定是不想这么潦草结束。

  只见他微微弯下身躯,双手直接覆盖在了女友的小奶子上,两根手指就这么
夹着粉色的小乳头,白皙的乳肉在手掌的压迫下,从指缝中微微膨胀。一双大手
就这么缓缓的揉动起来。

  「嫂子的奶子有点小了,让我帮你揉大!」

  大物继续自言自语,揉了一会后,或许是看女友好似没什么反应,连乳头变
硬都没有,他又说道:「嫂子就是迟钝,妈的,之前玩你屁股的时候我就猜到了,
明明有一副淫荡的身体,但这么顿感……」

  「我帮老王开发一下,就当做好人好事了!」

  这大伟戏真多,我站在浴室里有些无语,叫我老王?我看你现在更象是「老
王」!

  大伟说向来一不二,说要开发就是要开发,从监控的画面中,我看着大伟先
是双手的食指轻轻的快速在女友的乳头上拨动了几下,柔软Q 弹的乳头带动着乳
肉一阵轻摇,然后大伟便直接俯下了身子,大嘴直接叼起其中一只,另一只手则
是继续放在乳肉上揉捏,就这么边揉边吸起来。

  至于他另外空出来的一只手,则是腾出来放在了自己的胯下,拿捏着自己的
肉棍开始用龟头在女友滑腻的小腹上轻轻蹭动着。

  女友的奶子被室友吃了!

  尽管让女友被除我之外的人淫弄了几回,但奶子可一直都是一块「处女地」!

  我的肉棍顿时涨大了几分,更加快速的撸动起来。外人能在寝室的床上吸我
女友的奶,而我这个正牌男友只能像个屌丝一样在浴室厕所里打着飞机。

  真他妈的气人!

  「嫂子,你的奶子好香啊……不行了!不行了!」

  又是用力的吸了几口女友的乳头,粉红色乳头终于有些挺立了起来,而大伟
又是再一次缩紧了屁股。

  从监控中,我能清晰的看见大伟脖子涨的通红,额头上隐约崩起了青筋。

  「这就射了?」

  我有些错愕,这家伙终究还是没忍住啊!就这水平,还开发我的女友?别是
被我女友开发了吧?

  但接下来,大伟起开身子,我发现我又错怪大伟了。

  他是射了一些,但又没完全射。他的肉棍在女友的小腹上轻微勃动着,但只
有些许精液流了出来,量不大,但也沾染了一些在小腹上。

  「嫂子,你的身体太淫荡了,哪怕是睡着,一不小心也会被你弄射!」

  大伟一边说着,一边缓缓从女友身上起来,他是要干什么?放弃了吗?

  大伟很快用实际行动回应了我,只见他缓缓地挪动到床尾,将女友的双腿小
心的分开,一只手摸向了女友的肥厚的阴唇。

  这刚一摸上,揉了两下,大伟脸上洋溢的喜悦哪怕是我隔着监控都能看得清
楚。

  「妈的,真的是骚货,没穿内裤!」

  他猴急的将我女友睡裤上的扣子揭开——那本来是男人上厕所,将兄弟放出
来的地方,如今却是方便了大伟。

  整齐的倒梯形阴毛映入了大伟的眼帘,油光光的黑色与雪白的肌肤相衬,让
人性欲高涨,大伟的手不由自主的又一次握住了肉棍,但很快又放下,显然他是
怕又被刺激到射了。

  他将手从洞口中插入,直接抚摸在了女友的阴唇上,缓缓地揉动着。

  「终于摸上你的肉穴了,真他妈嫩,就是没什么水,可惜了。」

  「本来想再用我的大鸡巴回味一下你的大肉屁股,但你这么躺着我就没办法
了,只剩下你的小肉穴了。」

  「不过,我大伟也不是那么不厚道的人,老王毕竟是我兄弟,而且,我也只
是用嫂子泄欲,并非是我喜欢的对象,所以我就这么隔着裤子……」

  大伟真是我的好兄弟,我有些哭笑不得,他还真的就如同他所说的那般,要
给自己喜欢的对象啊,不是说好了是因为钱的原因吗?大伟竟然意外的有些纯情?
说实话,刚才如果他直接拉下女友的裤子提枪,我肯定就直接要「提醒」他了。

  但随即我又反应过来,隔着裤子……也不太妙啊!就这么一层薄薄的睡裤,
隔着顶过去如果射了的话,不也跟内射差不多了?

  我开始反问自己。

  这种程度的「内射」和「抽插」能接受吗?我不知道,至少,现在这个情况
肯定不是我理智下的答案。

  为了不让我自己后悔,我决定还是从长计议,于是,我稍微收拾了一下,就
准备出去咳嗽两声。

  但接下来,我又被大伟的行动给阻止了。

  只见大伟并没有预料中的将肉棍隔着睡裤去操弄女友的肉穴,而是停下来,
一脸纠结。

  「这是在纠结啥?」

  象是回答我的问题一般,大伟轻叹了一口气。

  「这是老王的睡裤啊……太别扭了,算了。」

  「……」

  我直接被雷到无话可说,好像是这么回事?毕竟这是我的睡裤,我也经常在
宿舍里穿,他这么一顶,总感觉不太对味。

  「所以要放弃了吗?」

  我紧紧的盯着手机荧幕中的大伟。

  果然老色批是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到手的肥肉,只见大伟再次行动起来,将
女友的双腿合拢,然后又一次横跨在了女友的小腹处。

  「这是要干嘛?」

  继续玩女友的奶子吗?

  荧幕中,大伟开始将自己的龟头在刚才射了一点在女友小腹上的精液上搅动
起来,一边搅动一边在女友的小腹上摩擦,其中,舒服的感觉让他的大腿不停的
打颤。不一会,龟头上就粘满了精液。

  「这是要……」

  只见大伟握着肉棍,喘着粗气,然后又向前挪动了几部,肉棒距离女友的脸
只剩咫尺之遥。

  「肉穴不行,那就嘴穴吧!嫂子,来吃我的精液!」

  大伟一边嘟囔着一边将沾满精液的龟头往女友嘴边戳。

  「操!」

  我顿时一惊,女友的嘴我都还没玩过呢!不行,这不行!至少得让我试过了
再给其他人玩!

  我直接推开浴室的门,想要大喊一声大伟,但突然我又想到了一个之前没有
想到过的致命性问题。

  我若是大喊,会不会把女友也喊醒?若是女友醒了,那这事乐子可就大了,
我能接受女友被猥亵,女友自己可不一定接受。

  果然,人在色欲之下想的办法就是他妈的不靠谱,我只能换一种方式,轻轻
的将阳台的毛玻璃门推开一个小缝隙。

  这个角度的话,我看不到他,他也只能看到毛玻璃后的我。

  「嘎吱——!」

  阳台门的摩擦声顿时把大伟吓了一跳,监控中,我就看见大伟就这么回身看
向玻璃门,而他这么一回身,腰部不自觉的往前一顶,沾满精液的龟头就这么直
接顶在了女友的唇瓣上,女友的嘴唇就象是被涂了润唇膏,变得滑亮亮的。

  他现在有些慌乱也是没发现此等艷福,只是紧张的小声喊道:「王……王大
少……怎么啦?」

  而我这边却是气不打一处来,妈的,你的鸡巴快塞进我女友的小嘴里了!但
我仍然只能看着视频中的画面,耐着性子说道:「我毛巾忘拿了,你帮我拿一下。」

  「好……马上……!」

  大伟轻轻呼出一口气,抹了抹头上的冷汗,他这是着实被吓得不轻,肉棍都
有些半软了。

  我也跟着呼出一口气,女友嘴巴的第一次保住了,虽然大伟被吓软了,但下
次等我拿下了女友小嘴的第一次,再找机会……

  「搞快点!」

  我又催促道。

  而就在我两都送了一口气的时候,女友大概是做了什么梦,小嘴直接一张,
大伟沾满精液的龟头直接就被女友含在了嘴里。

  大伟刚想回答我的话:「马上……我在床上,等我下来,就……哦!!」

  「嘶——!」

  柔软的双唇覆盖在了敏感的龟头上,让大伟倒吸一口凉气,原本有些软的肉
棍瞬间涨大,将女友的小嘴塞得满满。

  我们俩都没想到有此意外发生。

  女友的嘴巴,终究还是没有保住,我的心情顿时有些失落,但胯间的肉棍却
是更加挺立,夏日晨间的风带着丝丝清爽,吹拂着我裸露的肌肤,我的手违背者
我的心情开始了飞速的撸动。

  我女友清纯的嘴巴,在给室友丑陋的肉棍口交!

  大伟被这湿滑温润的双唇一裹,当然是爽的灵魂升天,但他仍旧是努力的想
要抽回龟头,因为残存的理智在告诉他,他的室友,床上睡梦中给他口交的骚货
的男友就在一门之隔随时会进来。

  突然,女友又动了。

  只见女友微微皱了皱眉,突然舌头就这么伸了出来,宛若舔冰棒一般在大伟
腥臭的龟头上划了一圈——这是女友吃冰棒的习惯,她肯定是梦到了。

  这一下大伟忍不住了,理智瞬间崩塌,腰部不由得轻微前挺,而这正合我女
友在睡梦中吃「冰棒」的习惯。

  先是舔掰断的周围一圈,然后放在嘴里用力一吸。

  一吸!

  「嘶溜——!」

  如同日本AV里的AV女友一般淫乱的吸吮声,监控中,女友的半条粉嫩的香舌
还露在外面,在肉棍的棍身下轻微的扫动,娇嫩的双唇如同吸盘一般牢牢的吸着
棒身,微微有点下凹的面颊完全可以推测出,湿热的口腔里,湿滑的口腔壁与舌
根紧紧的裹着龟头。

  室友就在一墙之隔,而自己却正在被室友的女友主动吸吮着鸡巴?

  我不知道这一刻大伟有多爽,但从他紧绷的臀部与极力抑制却抖个不停的身
躯就知道,极乐世界也不过如此。

  「射了,射了!啊——!嫂子的小嘴,别吸了,别吸了!操,要被榨干!」

  话是这么说,但大伟的肉棒可不见抽离,反而更加涨大几分,在我女友的小
嘴里跳动起来,

  「嘶溜——!嘶溜——!」

  「唔哼——!噢!噢!小骚嘴,都射给你……」

  女友的每次一吸吮都伴随着肉棍的一次跳动、一次凶猛的收缩,女友真的就
象是大伟所说的那般要「榨干棒冰」所剩的每一丝果汁,在睡梦中努力的吸食着
大伟的肉棍。

  女友被口爆了!我顿时发出一声闷哼,大力撸动了几下肉棍,浓精直接喷在
了阳台的墙壁上。

  而女友也着实是好功夫,第一次口交就这么有天赋,或许是因为在梦中吃冰
棒的缘故,大伟射出的精液竟然全部被女友照单全收,随着喉头的滚动消失在了
嘴中。

  大伟的肉混在女友的嘴里停留了良久,还在享受着女友无意识的吸吮,就象
是女友在帮他事后清洁一般。

  直到我收拾好心情,再一次催促的时候,他才有些慌忙的回应,说自己刚刚
不小心摔了一跤。

  然后,大伟才颤颤巍巍地将肉棒从女友的嘴穴里抽出,拔出的肉棒与女友嘴
唇拉起了透明的丝线,嘴角微微溢出的白浊液体让整个监控中的画面显得异常妖
艳、淫荡。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