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我的迟钝女友小维】03 电音节痴汉

第一文学城 2022-08-06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Kmon
作者:Kmon 2022年7月1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非本站首发 首发ID w232837165(Kmon) 首发网站 春满四合院、Pixiv

作者:Kmon
2022年7月1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非本站首发
首发ID w232837165(Kmon)
首发网站 春满四合院、Pixiv
字数:7809

  自从那天电玩城回来,好几天我都是看着大伟就浑身不自在,尤其是这小子
睡觉爱说梦话,这两天我和女友熬电话粥稍微熬得晚了一些,就听到了大伟的梦
话。

  「小维,屁股好爽,射给你,全部射给你……」

  这也就是同寝室我听得真切,语音通话的那一头小维还一直笑,说「你们寝
室怎么还有人说梦话啊?你听听在说什么呢?」

  我只能无语的翻白眼,道一句「听不清」。

  不然还能怎么办?跟女友说上次去电玩城你被大伟射了一屁股精液,导致现
在大伟做个春梦都是你?

  心里多少是越想越气,以至于第二天一整天我都没给大伟好脸色,让大伟摸
不着头脑,直说「你吃枪药了?」

  吃没吃枪药你不清楚?

  让你爽了一次就算了,妈的,梦里也要占我女友便宜?

  心里抱怨了一通过后,想的却是,什么时候带女友出去开房,一定也要女友
穿着黑丝给我爽一炮,不然这心里不平衡!

  去年,女友还是高中生都未满18岁,未成年是一回事,另外就是我很宠我的
女友,所以每次都会累死累活的做足了前戏,争取让女友也爽到。还从来就没体
验过单方面的泄欲。

  「滴滴滴滴——!」

  「王大少,你手机响了。」

  眼镜仔一边打着游戏一边抽空喊道。

  我的手机铃声比较特别,用室友们的话来形容就是整的跟BB机似的,但我好
这一口。

  「来了来了。」

  我从卫生间走了出来,裤子拉链都才刚拉上,拿起手机一看,是小维的电话。

  再一看时间,下午三点,这个时间打电话倒是比较少见,女友如果没有什么
特别的事通常都是企鹅或者WX找我的。

  我点了接听键。

  「喂,宝贝干嘛呀?」

  「哦,你要出去玩?」

  我这话一出口,就见大伟的床上有了动静。

  「去哪玩啊?」

  「电音节?行啊,你有票吗?行……行,那待会见。」

  说完,我挂断了电话,开始飞速的换起了衣服。而就在这时,大伟有些猥琐
的声音从上面的床铺传来。

  「王大少,去哪玩啊?」

  「电音节。」

  「带我一个呗,我正好也无聊。」

  「不带,没票!」

  我直接拒绝了大伟,有票也不带啊,那一脸猪哥样,但凡是知道之前他干了
啥事的人,就算是傻子也明白这家伙是食髓知味了。

  这几天他自己撸管的频率都减少了不少,还经常下一些知名的披着交友软件
外皮的约炮软件。

  明显就是嫌弃自己的手用起来没我女友舒服嘛!

  不等大伟继续说什么,我换好了衣服直接背着包就出了门,期待着接下来久
违的二人时光。

  电音节是在城南边的HB会场,我的学校是在城北,而小维的家则是在城东,
所以我们先是要在中心会和。

  很快我在地铁站内下了车,在过道里的广告牌底下站着等了起来。

  就这么等了大约十分钟左右,正当我玩着手机,在企鹅群里水群的时候,一
双冰凉凉的小手捂在了我的眼睛上。

  「我猜你是小维。」

  「讨厌!」

  盖在我眼睛上的小手立马转为捏我的脸,女友娇小微挺的胸脯紧贴着我的后
背,发出娇嗔:「我都还没问呢!」

  我轻轻拿下女友的手,握着女友的柔荑转身,即使与女友恋爱已经到了第三
个年头,依旧让我禁不住心跳漏了半拍。

  只见女友上身穿着黑色连身包臀裙,下身依旧是如同上次一般套着黑丝薄裤
袜,配上脑袋上的鸭舌帽和脚下雪白的旅游鞋,青春夹杂着丝丝成熟的风格。

  「好看吧?」

  女友笑嘻嘻的晃着我的手。

  「好看!今天特别好看!」

  我毫不犹豫的给出了好评,然后问道:「你怎么今天突然穿了这件衣服?没
看你穿过啊。」

  「今天不是去电音节吗?总得穿点相衬的衣服吧?」

  你这跟电音节啥关系?离夜店就差浓妆和高跟鞋了。我有些哭笑不得,虽然
夜店也有电音蹦迪没错啦……

  「另外,今天晚上我们不回去吧?」

  「哦?」

  我心头一动。

  女友悄悄把脑袋靠了过来,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小声的说道:「我今天穿
的是开档丝袜和丁字裤……」

  「!!!」

  听到这里,我顿时就兴奋了,微微喘着粗气的同时,双手开始不老实,一双
咸猪手摸到了女友挺翘的大屁股上。

  「你怎么突然……」

  「之前说买了一直没机会穿,今天刚好,给你福利。」

  女友的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在女友的心中其实一直都是对我有所愧疚的,
因为在做爱的方面她很迟钝,每次都让我压力很大。

  但这一刻,我不在乎。

  「我太爱你了!」

  我一把抱住女友,对着女友的殷桃小嘴就啄了上去。

  「嗯——!好多人呢!」

  女友有些害羞的偏过头,一把拉着我的手就往地铁换乘线路赶,而我的内心
早已没有什么电音节了,满脑子都是今晚的重头菜。

  恋爱三年,女友可从来都没穿过情趣类的衣服,大多数时候就是三角裤,有
的时候甚至是平角裤。

  丁字裤早两年女友都不怎么愿意穿的,因为她觉得有些勒。

  丁字裤大屁股……我跟在女友后面,眼睛盯着女友随着跑动的步伐微微弹跳
的屁股蛋,脑子里幻想着裙底的风光,裤裆里的肉棍就有些不自觉的抬头。

  为了避免在公众场合出丑被当成变态,再加上硬起来走路确实不方便,我连
忙移开了视线,将视线投到一个秃顶的老头身上,微微勃起的肉棍这才消停了下
去。

  地铁上人很多,能看到不少学生、情侣,年轻人居多,估摸着都是参加电音
节的,我就缩在角落里抱着女友,静静享受着女友柔软的身躯一直到站。

  「到了!」

  女友兴奋的拉着我的手往外面走,地铁口就设在HB会场的大门对面,原本是
五点开场,现在已经是四点半,刚一上来便感觉到了铺面的热浪。

  夏天本来就很热了,而这里更胜一筹。

  因为人流量实在太大了,我估摸着这么多人挤在里面待会大家激动起来跟着
蹦非得缺氧不可。

  「我们快去排队入场吧?我想尽量往前面一些!」

  「行!」

  说着,我一边跟着女友走,一边顺路就在旁边的小推车买了两瓶冰水。

  「拿着?」

  「你帮我拿嘛!」

  「行行行。」

  女友撒娇我就妥协,有的时候我都在想未来家庭地位会不会不保。

  随着人流,我们大约花了十五分钟才进场,只可惜,位置并不是特别靠前,
人堆之中如同迷宫一般搞了铁围栏将人群分层,我们大概是在中层,唯一还算不
错的是,至少在中层的位置我们两个的位置都是在最前面。

  「人真多啊!」

  「是啊。」

  女友叫踩着围栏下面的铁杠上,观察着四周。

  「那边的美女,不要站在围栏上面,谢谢配合!」

  突然一个安保人员带着喇叭就开始喊了,女友顿时就红着脸下来了。又过了
大约十多分钟,到了开场的时候,人流越来越多,主持人和嘉宾也到了台上。

  虽然上面在炒热气氛,但是下面的人潮却是还未平息下来——人太多了,听
着安保人员极力的大呼该怎么站位,我们随着人群「随波逐流」,好不容易保住
了靠着栏杆的位置,身边的人却是换了一拨又一拨。

  直到主持人宣布了正式开始,下面的人群才逐渐安定下来。

  上面的老外DJ说了什么我没兴趣听,我只等着音乐来了放纵一番,而在这时,
我有感觉到后面有一些拥挤。

  这一个不注意,竟然把我挤到了后面,一对年轻的情侣站到我前面去了。

  相当于,女友在第一排,我在第二排。

  妈的,谁在后面挤!我恶狠狠的向往后面看,却发现这么多人根本转不了身,
尤其是我旁边,女友的后面的这个大叔占了一片位置……嗯?

  一丝灵光涌现,带着突然有些躁动的心跳,我看眼睛的余光瞟向了大叔的下
面。

  妈的!

  我的心中瞬间叫骂出了声。

  我就说为什么这个大叔占了这么大一块位置,这个家伙竟然用手臂搭着一叠
外套,另一个手臂还勾着一个提包。

  占位置就不说了,那不是最重要的,是我心里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我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喜欢搞黄色,喜欢在院子里广交朋友,加了一些奇
奇怪怪的群,其中有一个所谓的「顶友群」,说白了,就是一群痴汉,他们说的
一些隐蔽自己作案的手法就与仙长的状况比较相似。

  「不会吧……」

  我有些拿不准,但从我这边来看的话,视角刚好是大叔的衣服挡住的,完全
看不见他下体的状况。

  纠结了。

  但这并难不倒我,只要我想看的话!我偷偷的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现在的
天还是朦朦亮,夏天的五点完全不见夜色,以我手机的夜拍功能一点黑暗完全没
啥问题。

  这就是买旗舰机的好处!

  我一边感慨着,一边打开了摄像功能,大叔的衣服某种意义上也为我提供了
便利,我很自然的将拿着手机的手从衣服底下塞了过去,他挡了别人的视线,但
同时,也造就了自己的视野盲区!

  这时,音乐的节奏也开始响起,场下的人群也开始沸腾,女友也开始挥着手
像小傻子一样随着其他人尖叫而尖叫。

  但这些都吸引不了我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旁边的大叔在干吗。

  因为他现在的动作实在很可疑,我能明显的看到他的腰部在微微的耸动着,
看起来象是在跟着电音的节奏,但这绝对很不自然。

  就这么过了一会,大叔的表情也开始出现了变化。

  我这也算是疯球了,不管电音节,不看女友,来观察一个大叔!

  只见大叔的表情似乎是在忍耐着什么,有一点咬牙切齿,腰部挺动的动作也
开始变得快速,我的手插在他手臂上搭着的衣服下面,所以能更清楚的感觉到他
的晃动。

  接着大叔又停下了。

  为什么停了?我有些疑惑,心头开始打鼓,不会是射了吧?先入为主大叔不
对劲的我,不得不这么去想一些龌龊的事情……我承认,这也有前几天大伟做的
那事带给我的影响,以至于看着这种情况不自觉的就往那方面想了。

  「Put your hands up !」

  就在这时,随着台上DJ开始喊麦,人群开始配合的伸着手开始蹦跶.

  大叔要伸手吗?伸手我就能看到底下的情况了!我没有伸手,而是用余光继
续盯着大叔。

  大叔动了。

  手并没有完全抬起来,而是随着节奏微微上抬了一下,然后又回归原位。

  而我的目光则是被前面的女友吸引了,同时,也证明了我的猜想。女友在前
面伸着手蹦跶,但她原本的连衣包臀裙却被掀起来了!!

  虽然只是跳起来的一瞬间,但心思不在电音上的我,仍旧轻松的看到了女友
快掀到腰间的包臀裙,在黑丝开裆裤袜的衬托下,白花花的大屁股异常显眼,丁
字裤勒进臀沟里几乎不见踪影。

  就好像,女友没穿内裤!

  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嘴里不自觉的发干,四周的空气仿佛又高了几
度,隐约间还能嗅到一丝淫糜、情欲的味道。

  我该阻止吗?

  「还没有插入,应该还好吧……」

  顶多,就像前几天大伟那样而已,我安慰着自己,但我随即又反应过来,现
在我根本看不见下面发生了什么,就算真的插入了……

  不!不会的,女友再钝感,插入还是能感觉到的,这又不是黄色漫画,又不
是SOD 的A 片,不会这么大胆!

  我平复了一下忐忑的心情,再次将视线看向大叔那边,而接下来的一幕,顿
时让我如遭雷击。

  只见台上的DJ不知道又喊了什么,我没仔细听,音乐确实更嗨了,而所有人
都象是疯魔一样开始随着音乐节奏推搡着摇起了围栏。

  他们就那样躬着身子随着节奏不停的摇摆,带动着现场的围栏「嘎吱嘎吱」
的响。

  而我的女友在第一排,也正是其中的一员,这妮子完全是玩疯了。

  但最疯的应该是大叔。

  在我惊骇的目光下,大叔在这热烈的节奏中,旁若无人的开始跟着电音的鼓
点疯狂的挺腰,女友向后,大叔就向前,两人随着节奏,感觉就象是女友在迎合!
大叔的身高与女友的身高堪称绝配,女友躬着身子摆出后入的姿势摇摆,而大叔
就这么站着扭腰摆臀,下体与下体的高度一致,简直是天衣无缝!

  随着音乐一波波的高潮来临,所有人都在猛烈的摇晃,而大叔的动作也越来
越大,这并不是大伟那种偷偷摸摸、轻微的耸动,而是阵正的抽插!

  衣服遮掩下的缝隙和大幅度动作带来的空隙之下,我隐约能看到大叔的胯部
撞击在女友的裸露的大屁股上,掀起阵阵臀浪。

  在尖叫与爆炸的音乐之中,近距离且聚精会神的我能勉强听到到「啪!啪!
啪!」的臀肉撞击声。

  女友毫无所觉,说实话,现在大家多少都有些缺氧,哪怕是我一直站着不动
的,都感觉到脑子有些犯晕,女友这么卖力的尖叫,那更是不用说,各种状态的
叠加之下,就算插入……

  我的心里开始发寒,真的插入了吗?这种如同做爱一般的撞击……

  「不!我还能制止他!现在还不算晚!」

  就在我打定主意,准备将手机收回来,阻止对方的时候,却是看见,随着音
乐的高潮,大叔的臀部猛地挺在了前面不再摇摆,他的头微微上扬,嘴中不断喘
着粗气,小腿不住的颤抖。

  已经射了?我的心里一凉,迟了……

  而女友好似仍然没有察觉,还在随着音乐臀震,我能清晰的看见女友每一下
摆臀都结结实实的将性感的大屁股怼在了大叔前顶的腰胯上,在臀肉上掀起微波,
而每一下的撞击,都能让大叔浑身跟着一抖。

  大叔甚至爽的翻起了白眼。空气中,汗臭与隐约传来的石楠花的气味混杂,
昭示着这里正在发生着苟且、淫乱之事。

  我恼怒的将大叔奋力推开,引得四周一声声尖叫,而就在我看向女友的时候,
却发现女友竟然就搭在围栏的栏杆上晕了过去。

  我顾不得其他连忙冲了过去,扶住女友,将她往外面拖去。

  ……

  等到女友在医院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我这是在哪啊,怎么了……?」

  看着女友有些发白的嘴唇,我又好气又好笑,坐在旁边翘着脚回答道:「让
你把水拿着,喊得这么卖力,玩的这么嗨,结果中暑、脱水。」

  「啊……那我岂不是才刚走了一场……票亏了……」

  女友首先在意的竟然是这个,确实是亏了,总共有八场,这才一场没完,也
就是说从女友开始嗨总共不到十分钟,女友就疯过了头。

  但亏的也不止女友,我在这里坐着的时候又有不少人陆陆续续被送到了医院,
都是玩嗨了的,旁边床位的男孩也是晕了,陪着他的是他的女友。

  「你先歇着,我去给你买点粥。」

  「好——!我要喝皮蛋瘦肉的。」

  「行……」

  喝粥是小事,看我手机里的录像才是真!

  我仍然没有忘记那事。

  送女友来的时候,那个中年大叔的精液也被我擦干净了,让我庆幸的是并没
有射在里面,而是射在了屁股沟里。

  但女友的阴唇部分虽然有丁字裤包裹,但似乎被拉开了不少露出了一些小穴
口,而且小穴口湿湿的不好判断。女友躺着昏迷我当然是没心思看,现在,是时
候了。

  我怀着有些沉重的心情,戴上了耳机,然后在医院走道尽头找了一个厕所,
关上了厕所坑位的门。

  周边的环境有些湿热,我不知道是我心理作用,还是因为本就这种环境。

  颤抖着双手,我点开了录像视频。

  开场有些抖,正常的,那个时候我在调整位置,调整了大概有个三十多秒,
才算进入正题。

  镜头中出现了女友被包臀裙包裹的挺翘屁股,以及大叔的下体,大叔穿着看
起来很薄的灰色短裤,里面似乎没穿内裤,雄起的肉棍能隔着裤子看见轮廓。

  比我的短。也没我的粗,活该是个一把年纪是个撸瑟,我内心叫骂着。

  而正是这么一个不如我的肉棍在视频里的音乐传来之后,开始贴在了女友的
屁股上,他几乎只需要很轻微的移动就能获得极大的快感,因为女友随着视频中
的音乐身体在轻微的跃动。

  大叔只要与女友错开节奏,就能获得极大的幅度加持。我能看见即使隔着裤
子和裙子,在女友充满肉感弹性的屁股蛋的摩擦之下,大叔的肉棍也在搏动着。

  渐渐的,大叔龟头顶着的裤子的位置,略微湿了一小块,变成了深灰色。那
是龟头的分泌物。

  而大叔这个时候停了下来,稍微远离了女友。

  就是这个时候!勉强也算是现场怪的我深知重点要来了。

  只见视频当中一声模糊的「Put your hands up !」,大叔提着包的手一个
轻微的下沉,就把裤子带了下来,粗短的肉棍顺就弹了出来,原本被裤子压着,
肉棍离女友的屁股蛋还有一点距离,一解放出来,一个弹跳,龟头就直接戳在了
女友屁股蛋上,瞬间凹下去了一块。

  大叔整个人都微微抖了一下,显然是爽到了。

  接着,音乐再起,女友开始伸出手跳跃,这个时候我的镜头突然黑了一下,
然后再度亮起,再亮起的时候,女友的屁股已经成了外露状态了,裙子已然放弃
了它的领地,将其保护的媚肉献给了身后猥琐的大叔。我的心中泛起一阵酸楚,
明明我才是这些东西的主人。

  感谢我的手,感谢我的手机将这一幕清晰的拍下,而角度也是把握的刚刚好,
如有神助,我都不知道我这么有偷拍天赋。

  再接下来,就是摇栏杆了。我不动声色的将裤腰带解下,空着的左手开始安
慰起自己的兄弟。

  没有插入!至少现在还没有!

  我松了一口气,但情况实际上也好不了多少。

  在女友开始随着音乐的节拍躬着身子摇晃围栏的时候,大叔根本就不需要移
动位置,女友的屁股就这么直接盖在了大叔的肉棍上。

  直接肉贴肉的接触!

  仿佛我与大叔灵魂互换了一般,看到这一幕,我竟也是跟着视频中的大叔一
起跟着哆嗦起来。

  大叔略微调整了一下角度,肉棍朝上,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在光天化日之下用
女友的大屁股开始臀交。

  肉棍放在股沟之间,感受着丁字裤的细微摩擦,两瓣细腻的臀肉将肉棍的棍
身夹住只露出一个龟头在屁沟,随着女友和大叔的互相挺动时而隐藏时而冒头。

  「应该就是这样一直到射了吧。」

  我这么想着,接下来的一幕,却是打破了我的幻象。

  大叔又开始调整角度了。

  只见他抓准了一个机会稍微大幅度的扭了一下胯,随着女友前去、后退,肉
棍由昂扬变成了横冲直撞,竟然一下子顶到了女友的两腿之间。

  我的手不由得捂住了胸口,虽然有些疼痛,但我的兄弟却是更加涨大。

  插进去了吗?

  没有!

  随着视频的播放,我逐渐看清了状况,虽然角度有些歪,但大致还是看得清
楚,大叔的肉棍只是在女友的阴部摩擦。

  但这并不能让我放心,因为他们的动作幅度都很大,无论是大叔还是女友。

  这个时候的音乐已经到了高潮的部分,大叔每一下都退到后面,然后再挺进,
女友则是随着节奏快速的前后左右扭摆着大肉屁股,偶尔一声尖叫,大屁股还会
上下摇晃,如同韩国女团的艳舞。

  龟头和棍身就这么从头到尾,从屁穴的位置戳下,然后划过阴唇在到阴蒂,
女友没什么感觉,那里看起来依旧干涩,但大叔龟头的分泌物却逐渐将其涂抹得
湿漉漉的。

  「啪啪啪啪!」

  丰满的大屁股与男人的胯部奏出淫糜的乐章,不是做爱胜似做爱。

  在猛烈的冲撞之下,丁字裤首先撑不住了,它逐渐被龟头的冲撞带离了它的
岗位,也带走了我的心。

  只见大叔在又一轮冲撞中,竟是与女友屁股的摇晃意外的对了频率,龟头瞬
间就怼在了没有丁字裤那细小布料的阻挡的阴唇上。没有进去,怼歪了。

  我的心脏猛地一阵收缩。

  就象是一场拉锯战,女友又是一个前跳,阴唇瞬间又脱离了龟头,就象是在
脸上的一个轻轻的吻别。

  但这一下也成了压垮大叔的最后一根稻草。只见大叔的胯间猛地一挺,龟头
顿时涨大,一股浓精喷射而出。

  而就在这时,女友的大屁股又随着音乐节奏回来了,象是欲求不满的欲女,
扭动着淫荡的黑丝屁股渴求男人的精液,狠狠的撞击在了大叔的胯部上,肉棍再
次昂扬,情况又回到了屁股蛋包裹着棒身的状态。

  随着女友一次次的如同电臀舞一般卡着鼓点节奏耸动着浑圆的大屁股,两瓣
柔软的屁股蛋包裹着棒身每一次扭动,都能象是启动了大叔的后备储蓄弹药一般,
让其龟头喷出的浓精肆意喷洒在女友的屁股沟里,就象是挤牛奶一样。

  而女友的屁股则是因为撞击而掀起阵阵肉浪,正如我在现场最后看到的那一
幕一样。

  对大叔而言,女友的大屁股就是一个飞机杯,榨精器!

  如此大量的射精,即使女友迟钝也该感觉到了,但大叔仿佛如有天助,这个
时候的女友却也象是耗尽了能源一般,昏倒了过去。

  视频也随之结束,后面都是一些黑屏与杂乱的画面,因为我去扶女友了。

  看着厕所坑里浪费掉的子孙,以及我有些疲软的兄弟,一时之间,我有些怅
然若失。

  「这次是侥幸,下次可就不一定了。」

  我告诫着自己,底线很重要,快乐的时光、机会有很多,但底线只要突破,
就没有了。

  我并不想当绿奴,我只是有着一些淫妻的癖好而已!终归,我的心里有着一
定的独占欲,总得有那么些东西,是完全属于我。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