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请让我的妻子堕落】(5上)

第一文学城 2022-08-07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did001
作者:did001 2022年4月28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9483   听到屋里传来耳光声,我下意识地就往后一撤,退到了不远处的楼梯口。

作者:did001
2022年4月28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9483

  听到屋里传来耳光声,我下意识地就往后一撤,退到了不远处的楼梯口。

  我扶着楼梯的扶手,心脏砰砰直跳。我在黑暗中屏住呼吸,死死地盯着大门
的方向。

  我感觉以妻子的性格,齐蔚很快就被会被她赶出来的,所以我开始轻挪后跟,
慢慢往楼下靠。怎么说呢,我觉得我就像是一个看到警察的逃犯一样。

  在移动到两层楼之间的转角处时,我那颗乱跳的心才稍稍平静了一些。

  我等了一会,但那扇门却并没有跟我想的一样被打开,齐蔚也没有被妻子赶
出来。一切是那么的安静,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这让我忍不住想,孤男寡女的,难道他们又开始了……?

  这该死的淫妻癖,仅仅是想一下,我的肉棒一下就硬了。

  我愣在原地,心里两个矛盾小人疯狂地在打架。我好想贴在门上,去听,去
感受他们正在做什么,但是又怕跟他们撞个正着。我觉得此刻我的这种心理就像
赌徒,疯狂地在权衡利益跟风险。

  可结果呢?自然是可想而知……

  我太想知道他们在干嘛了。于是,我选择了踮起了我的脚尖,右手握着扶手,
重新慢慢靠向家门……

  没走出几步,我就听到屋内有动静。声音很模糊,像是女人轻柔的呻吟声……

  我的心咯噔一下,来不及思考什么,直接两个大踏步,把耳朵贴在了我家的
大铁门上。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发出的声音太大,我这耳朵前脚刚贴上去,后脚屋内就一
下安静了下来,什么声音都没了,又只剩下了铁门的空洞声。

  这让我当时的心一下跳到了嗓子眼,不知所措地贴在铁门上。我只觉得动也
不是,不动也不是,直到听到有脚步声传了过来,我才决定豁出去了,掏出了钥
匙。

  这不掏还好,一掏我才发现掏钥匙的声音竟然那么大,大到我觉得也许刚才
屋内的人根本不是因为我才突然不出声的。

  由于楼道的声控灯不知怎么也没亮,这导致我钥匙怼了好几次都没怼进锁眼,
全部怼在了门上,一个劲地发出刺耳的声音。

  我已经明牌了,所以也不打算装了,对着屋内喊:

  「老婆。开下门,外面太黑了,看不太清锁孔。」

  「啊……嗯,来了……啊……」

  我刚调整好的心情,被妻子后面这一声不协调的「啊」一下打乱了。

  「老婆?」

  我又叫了一声,然后把耳朵贴在铁门上。里面的声音很嘈杂,尽是妻子运动
服的飒飒声还有类似捶胸的声音。那感觉就好像她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一样。

  「等一下……我……我刚踢到小脚趾了……好疼……」

  妻子的声音就像泄了很多的气似的,一下软去了许多。不过,几秒之后,她
就来帮我开门了,然后开完门转身就蹲了下去,按着自己的小脚,嘴里喘着小气,
以示疼痛。

  我往屋里看了一眼,忽明忽暗的烛光就跟我想像中的一样,浪漫而又温馨。
而超乎我想像的,则是那股清香。原本在门外我就已经闻到一些了,但没想到屋
内的香味更为诱人。我顺着光扫向客厅,齐蔚正坐在沙发上,伸手向我打了个招
呼。

  「怎么样……?」妻子从地上站了起来,声音很软很酥。也许是她意识到这
样的声音过于妩媚,立刻就又清了清嗓子,稍大声重复了一遍:「怎么样?物业
怎么说?」

  「他们说一会就会恢复,现在在抢修。」我随意糊弄了一句。

  「嗯。我先去喝口水。」妻子的声音冷去了许多。她向我点了点头,然后走
向了厨房。她的步伐一瘸一拐,双腿分的较平时更开,就像真的撞到了小脚趾一
样。

  我看着妻子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厨房,然后转头看向齐蔚。

  只见他立刻露出了一副胜利者的笑容,然后伸手并拢自己的中指跟无名指,
对着我上下比划了一下,嘴里无声地说道:

  「你老婆好骚。」

           ***  ***  ***

  在我回来之后没几分钟,电就恢复了。

  我这时才发现妻子的脸红的像个苹果一样。相比之前,她明显沉默了许多,
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我注意到,她的眼神也始终回避着我们,全程更多时间都在一个人默默地吃
饭,连头都不敢抬。

  不得不说,她在干坏事这方面心理素质实在太差了。我觉得随便换个男人,
都能觉察到她的异样,并且很容易就会联想到她是不是跟齐蔚发生了一些什么。

  作为一个知情者。在这个氛围下,我的处境就显得很尴尬了。我只能选择尽
可能无视妻子反常的举动,转而将注意力放在齐蔚身上。

  当然,好在齐蔚是一个见多识广,并且十分健谈的一个人。他比较成功地抛
出了几个有趣的话题,让我可以接他的话,发表自己的观点,这才使得这顿饭显
得正常一些,显得没那么尴尬。

  中间,齐蔚谈到了教育投资的话题。他认为现在的家长大多只关注孩子的教
育投资问题,却总忽视自己本身。这种让妻子有强烈认同感的观点,让她最后抬
起了头,认真地听他说了起来。

  「对于你上班辛苦不辛苦,年纪小的孩子其实很难跟你共情吧。就像小杰那
孩子,他只会觉得,你上班很累,他上学也很累。凭什么你下班可以休息,他却
要一个劲地写作业。」

  沉默了几乎一整晚的妻子终于开口:「像班里一些孩子的家长,一回家就看
电视玩游戏,然后让自己孩子认真学习……美名其曰学习要靠自觉……」

  我问:「那跟这些家长可以沟通沟通吗?」

  「很难……」妻子的表情露出了些许担忧。她没有看齐蔚,而是盯着自己面前
的饭菜,「像小杰爸爸这种想法的家长……毕竟真的占少数。」

  听到妻子夸奖自己,齐蔚淡淡一笑,连忙说:「没有没有。还是有一些家长
跟我想法一样的。」

  可能是齐蔚想要见好就收。听到妻子重新开口说话之后,他的手机便响了。
随后,他找了个借口,说公司临时有事,便起身要走。

  我自然是站起身客套几句,挽留一下,说至少吃完再走。但齐蔚连着几句抱
歉,说公司真的有急事,便往门口走去。

  至于妻子,我一度觉得她都不会站起身。但最后她还是站了起来,跟我一起
把齐蔚送到了门口。不过她全程都靠在我身后,并没有多说什么。

  齐蔚临走时,一本正经地对着我跟妻子说,今天打扰了,不好意思。然后从
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两张票。

  「我突然想到这里有两张XXX演唱会的门票,白老师你们可以一起去看,正好
放松下。」

  妻子看到齐蔚又要送东西,立刻摆手说:「不用不用……不用太客气……」

  我也附和着帮妻子一起婉拒。

  只是齐蔚他太坚决,把票往我口袋里一塞就立刻推门走了。

  我拿出门票看了一眼,心理不由的暗自佩服齐蔚。这是妻子最喜欢的歌手的
前排演唱会门票。贵自然不用说,很多时候甚至是你想买也买不到的。不得不说,
他还是很用心的。

  妻子看了眼门票,竟没表现出多少的兴奋,而是走进了厨房,开始刷洗碗筷。
她看上去还是有些心事重重的。

  作为她的丈夫,这个时候如果我漠不关心才叫一个不正常,于是我走到了她
的边上,轻轻搂住她,问:

  「怎么了?看你心事重重的,发生什么了吗?」

  妻子没有看我,而是盯着手里的碗筷,小声说:「没有啦。」

  「真没有?话说这演唱会不是你最想去看的吗?」

  「嗯没有……可能只是觉得作为老师……收学生家长东西不好吧……没什么
事……」

  我看着这样的妻子,心理反倒有些酸酸的。因为我反而希望她可以把一切都
告诉我。

  「对啦……我刚跟他也聊了很多……这么一来,小杰的事情差不多也就结束
了……以后我应该也不会再去他们家做饭啦……」

  「哦……」我一下反倒不知道说什么了,「嗯,好的。」

  妻子始终回避着我的眼神:「我感觉我能说的都已经说了,剩下的就是他们
自己的事情了……」

  「嗯……」

           ***  ***  ***

  吃完饭,妻子以备课为名,一直把自己关在书房里面。

  而我呢,则趁机向齐蔚询问了当时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本我以为这一切全部都在齐蔚意料之中,但突然想到妻子说以后都不会再
去他家,便担心计划可能要落空了,于是将这个情况也一并告诉了他。

  但是齐蔚却信心十足,回复道:「一定会成功的。并且进度还会提前。」

  「你刚才是不是亲她了?还摸了?」

  「嗯。」齐蔚简单的一个字就让我立刻硬了,他接着说:「想知道我刚才是
怎么玩她的么?」

  我咽了咽口水,回复说想。

  齐蔚说:「在你出去之后,我跟嫂子就坐在一起聊天。当氛围,感觉都差不
多的时候,我跟嫂子就接吻了。」

  「她当时什么反应?她有拒绝吗?然后呢?」

  「我慢慢说吧。我们当时在厨房,就站在你们家那个饮水机面前。我跟她挨
得很近,那会她正在帮我倒水。」

  齐蔚接着说:

  「我知道香薰的作用,会使人产生欲望,会让人有肉体接触的冲动。我知道
嫂子当时也会有这个冲动,所以我就试探着跟她挨得再近一些,直到我们的手臂
几乎已经碰在一起,她都没有表现出闪躲的意思后,我就转头看她的侧脸。」

  「后来她递给我水杯的时候,我还故意摸在她的手上。嘿嘿。看她没有任何
抗拒躲闪,我就知道没问题了。」

  「在那个暧昧的氛围里,当我们手接触在一起的时候,一切就更暧昧了。我
们大概互相看着对方有好几分钟吧。然后我就放下水杯,转而抱住了她,吻了上
去。到这里为止,嫂子都是完全接受的,她没有一点点拒绝的意思,而是任凭我
抱她亲她。直到我伸出舌头,下体顶上去的时候,她才挣扎了一下想要逃开。」

  「这里的逃开,对男人来说,其实就是欲拒还迎,因为嫂子挣扎的力气很小。
不过当然,我还是放开了她。算是一种手段吧,我让她后退了几步。」

  「我们的呼吸声变的很急促,然后彼此就看着对方。」

  「一切就跟我计划的一样。当我看到嫂子抿了一下嘴唇的时候,我就又一次
抱住了她,然后直接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虽然这一次她推我的力气大了许多。
嘿嘿,但是已经晚了,我的舌头已经在她的嘴里,跟她的舌头缠在了一起,就像
之前我们在你面前舌吻的那次一样。」

  「嫂子的手一直在推我,她想后退。那我就顺着她,然后我就跟她从厨房,
一路舌吻到了客厅。最后停在你们的结婚照面前。」

  「不得不说,嫂子还是很矜持的。明明舌头后来都已经跟我搅在一起,相当
于互相舔了,但是她的手还在推我。哈哈。再后来我就把手直接伸进她内裤里摸
她骚穴了。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没发力抱住她,让她抽出手给了我一巴掌。」

  「打了你一巴掌……那她就没把你赶走?」

  「没。打完之后她比我更懵。半天害羞地说了一句,别碰下面。哈哈。」

  「呃……那之后呢?」

  「哈哈。我嗯了一声,然后又跟她抱在一起舌吻。这次她就放开多了,也投
入多了。我抱住她,她也抱住我,舌头主动跟我一起缠在一起互相打转。哈哈。
不得不说,你老婆的吻技很棒。」

  「不过光是接吻自然不够。后来,我就开始摸她的香肩,摸她的胸。嘿嘿。
最后,我还是把手伸进她裤子里了。当然,这一次我发力了,她挣脱不开,最后
只能任凭我把手指都插进去,开始扣她的骚穴。那水多的,随便扣一下都是淫水
的啧啧声,骚的不行。」

  「她这次接受了吗……没拒绝你?」

  「有,让我停下来,让我别碰。你知道的,我怎么可能停。后来她慢慢就来
了感觉,大腿也开始越夹越紧。」

  「再后来,可能是她听到门外有动静吧,突然就发力想要后退。她的手也伸
到下面,然后握住我的手,想让我把手指从骚穴里抽出来。」

  齐蔚接着说:「哈哈。可你知道吗?当嫂子听到钥匙在戳锁眼的时候,她身
体直接开抖,淫水一下就溢出来了。大概也就是你喊她的时候,我一个加速,直
接把她扣高潮了。喷了我满手都是。爽的她一个劲的用拳头捶我。」

  「这种背德高潮的刺激,绝对让她终身难忘,并且她跟我想的一样,就是个
闷骚的女人。所以老哥你放心,离你这个骚货老婆主动给你戴绿帽应该不远了。」

  齐蔚最后说:「对了。接来下一段时间我会先晾着嫂子,欲擒故纵。这段时
间如果你觉得无聊的话。你可以试试我送给你的礼物。把它涂在嫂子的身上。保
证你觉得刺激。」

  「什么东西?」

  「我今天拿过来的那盒香薰,它的下面有一个小暗格,里面有一管精液。嘿
嘿。是我们这一个身强力壮的健康小伙的。你可以把它涂在嫂子的骚穴上,骗她
说是精油……」

  「操。」

  我放下手机,转身出了房门,翻出了那个小盒。果然,底部的泡沫垫果然可
以扣出来,里面赫然有一个水晶玻璃小管,里面是乳白色的液体。

  我手里拿着这管精液,肉棒一下就硬了。

  我回到床上,把那管精液放在枕头下面,也许下次跟妻子做爱的时候,还真
可以偷偷滴在她的身上……

  当然,这也仅仅是想而已。万一精液流进妻子的身体里,那后果可就不可控
了。我可不想给别人养孩子。

           ***  ***  ***

  我去厨房切了一盘水果,然后推门走进了书房。

  妻子戴着她的那副红色半框钢丝眼镜,手撑着脑袋正在盯着电脑屏幕。

  听到我进来,她一个激灵,关掉了网页。然后故作镇静地叫了我一声。

  「看什么呢?来,吃点水果,别太辛苦了。」

  「呃,没看什么……学,学校的邮件,刚正好看完了。」妻子接过水果,说:
「嗯好的~」

  我在她边上俯下身,然后在她泛红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觉得她真是太可爱了。

  「对了老公……你明天有什么想吃的吗?我给你做。」

  「明天啊……做个蒜香排骨吧。」

  「嗯好!其他还要吗?」

  「那再做个鸡汤好了,好久没喝了。」

  「嗯好,那明天下班了我就去买菜,然后回来做。」

  我笑着说:「哈哈。怎么感觉你在故意讨好我呀。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

  「哪有……不是,只是觉得你平时也挺辛苦的,这会还给我切水果……」

  妻子的脸涨的更红了。作为什么都知道的我淡淡一笑,蹲下身,又在她脸上
亲了一口。说来有些变态,我竟然觉得她撒谎的模样也是万分可爱。

  然而,我不知道我如此的举动哪里触动到了妻子的性欲。几乎就在下一秒,
她就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然后抱紧我,主动吻在了我的唇上。

  她在我的耳边轻声说:

  「老公……要不我们做吧……」

  看她那副小脸绯红的害羞模样,我立刻联想到了停电那会她跟齐蔚的画面,
下体一下硬了。

  我用肉棒顶着她的私处,回应着她的热吻。我跟妻子非常默契,一路互相引
导着回到卧室。我突然想到,那管在枕头下的精液,说不定今晚就可以成为让我
达到兴奋顶峰的道具……

  我跟妻子从书房一路狂吻来到客厅。我的手搭在她柔软的臀上来回抚摸。然
而那运动服的飒飒声实在是煞风景,于是我一把拉下了她的裤子,直接把手伸进
了内裤里摸。

  不得不说妻子的屁股真的好翘,好软……然而最让我兴奋的是,刚才齐蔚也
许就是在这里像我一样摸她……

  妻子小声说:「回房间里再脱啦……」

  我没说话,只觉得口干舌燥。我想到齐蔚之前就在这里扣妻子的骚穴,一时
脑子一热,也将手伸慢慢向她的裆部。

  这一摸才知道,妻子的骚穴已经湿的一塌糊涂,全是淫水。就从这个湿润程
度,想必在我进书房之前她就已经湿了。

  「老婆你好湿……」

  「额……别摸啦~」

  跟齐蔚相反,尽管妻子让我别摸,但是她没有任何一点拒绝我的意思,而是
亲吻的更忘我,更色情。更甚的是,她的一只小手在不知不觉间也伸进了我的内
裤里。

  在她那只小手触碰到我龟头的一瞬间,我的心都颤抖了。她这个很小的举动
真的显得她好骚好主动。要知道,这不就是我一直期待的骚货淫妻吗?

  我跟老婆站在客厅,一边接吻,一边互相抚摸着对方的私处,然后慢慢移步
到了卧室。在将她推倒在床上之后,我直接将那身碍事的衣物整个脱了下来。我
看着她那条粉色的棉质内裤,整个正面竟然都是深色的水渍,心里不由得一惊。

  妻子好像注意到了这点,害羞地用手挡住:「别盯着看啦……」

  「老婆你今天也太湿了吧!哈哈。」我兴奋地说着,眼里透着欲望。

  可能是看到我没有丝毫怀疑她的意思,她收回了挡住内裤的双手,转而迎向
我,娇柔地说:「快压上来……」

  听到她的呼唤,我俯身爬上床,然后又将嘴唇贴了上去。只不过这次我亲吻
的地方是她的脖子,是她的锁骨。

  进入状态的老婆扭动着跨部,两条又白又长的美腿紧紧夹住我,然后用她湿
润的私处贴近我隆起的裆部,轻轻地摩擦起来。她的这番主动的表现我真是太爱
了,太喜欢了。

  「老公……要不进来吧……我受不了了……」

  「嗯好……」

  我爬起身,握住妻子伸直的长腿,然后拖起她的胯部,褪去了她的内裤。明
亮的白炽灯下,她那张粉嫩的小嘴便赤裸地暴露在了我的面前。这个粉嫩的骚穴
不管是穴口或是周边,全是黏糊糊的液体,甚至黑色的逼毛上都是透光的水渍,
简直骚到了极点。

  妻子还是有些害羞的,用手捂住自己眼睛,发出呜呜的低吟。

  「别看啦……戴上套,然后快进来……」

  「嗯……」

  我也脱下自己的内裤,掏出了肉棒。在床头拿套的同时,我顺势将枕头底下
的小管也拿了过来,压在了自己的内裤下面。

  我幻想着要不要直接把精液倒在自己的肉棒上,然后当作润滑剂一样,直接
一起插入妻子……然而犹豫许久,心里终究留有芥蒂。

  我抓起肉棒,对着妻子骚穴便用力插了进去。那种一插到底的顺畅感足以证
明我面前的这个骚货现在有多么饥渴。

  「啊……」

  随着我的肉棒插入,妻子发出了悠长的一声轻吟。她的手配合地打开自己的
美腿,与她那完美的身型勾勒出了一个性感的M字。

  「舒服吗……?」

  「嗯……舒服……嗯……」妻子闭着眼睛,嘴角上扬,露出陶醉的骚样,
「老公……好舒服……嗯……」

  我双手放在她的胸上,一边轻轻揉搓起来,一边用力抽插。这一刻,我觉得
正常的做爱似乎也很美好,也很满足。但可惜的是,这种感觉仅仅也只是停留了
几分钟,我就感到一阵空虚,觉得缺少了一些什么。

  妻子似乎感受到我因为兴奋度降低而变小的肉棒,破天荒地主动说起了骚话:

  「老公……用力……用力干我……」

  「嗯!」

  这一下在很久以前对我还是有些作用的,可以让我的肉棒迅速恢复硬度。然
而现在却似乎作用很有限。

  在妻子如此想要的情况下还不能满足她,这是我非常不愿意发生的一件事……

  于是我开始幻想她跟齐蔚在客厅时候的亲热……开始一帧一帧回想齐蔚说的
每一句话,开始打起那瓶精液的主意……

  我一只手伸到边上的内裤下,找到了小管,单手拨开了瓶盖,然后握在手心。

  这种可以预料到的刺激立刻让我变的血脉喷张,肉棒更是直接硬了两个级别。

  「啊……好舒服……好舒服老公……干我……干我……」

  妻子似乎觉得是她的骚话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开始忘我地连喊了好几句。

  「嗯!干你!干死你!!」

  「舒服……干死我……好舒服老公……插的我好舒服……」

  「嗯!!干死你!骚货老婆!!」我右手扶住妻子的腰,左手则握住小管用
力一倒,感受到了一股粘稠的液体。

  「干死你!!」我的汗水开始疯狂渗出,但这不是因为疲惫,而是我将沾满
别人精液的手,扶在了妻子的腰上时所感受到的燥热。

  一瞬间,那种刺激,那种兴奋,那种冲动一起涌入了我的大脑让我感到窒息。

  妻子的腰上都是别人的精液……这种画面感让我的心率开始疯狂地飙升。

  「啊……老公……老公……好舒服……你好硬……」

  老婆的手开始抓住我的胳膊,胡乱地挠来挠去。而我,则用左手,将那管精
液往四周抹开。她的屁股上,她的大腿内侧,她的黑森林。除了她的骚穴,我几
乎把所有地方都抹遍了……

  「啊……嗯……老公……要去了……不行了……受不了了……」

  妻子的呻吟开始变的高亢,她的躯体开始小幅扭动起来。看到如此香艳的画
面,我的大脑再次发热,用食指勾抹了一股精液,伸向了她的嘴边。

  「舔我的手指……」我兴奋地说。

  「嗯……」妻子睁开迷离的眼睛,张开了小嘴,听话地吮吸起了我的食指,
样子骚极了。

  当看到她吃下别人的精液时,我的肉棒再也受不了,发疯般的开始狠插起来。

  「啊……受不了了……去了……我去了……!」

  随着妻子诱人的呻吟戛然而止,随即一声闷哼,翘臀和美腿都开始夸张地抽
搐起来。也几乎在同时,我也射精了。

           ***  ***  ***

  我抱着疲软的妻子躺在床上,抚摸着她柔软的胸部。

  「今天还行吧?」

  「嗯……」妻子笑着说,「你最近是不是偷偷练过啦。感觉这几次你都很厉
害。」

  「哈哈,具体厉害在哪?」

  「不正经~」妻子一改往日严肃的教师模样,害羞地像一只小绵羊一样钻进
了我的怀里,「最直观应该就是觉得你很硬,感觉你很兴奋。我感觉你越兴奋,
我也越容易进入状态~」

  「嘿嘿。」

  「说真的,以前好几次……其实我感觉你都是越来越不兴奋……」妻子娇羞
地说,「你是不是很喜欢听我说那种话啦」

  「嗯?什么话?」我装傻道。

  「你知道的!」

  「哈哈,喜欢。特别喜欢。老婆以后要经常说。」我说着又吻向了妻子。

  「其实还挺害羞的……说那种话……」

  「这有什么啦。我们是夫妻。这种情趣的话很正常。」

  「嗯~」妻子忽然想到了什么,轻声说:「对了,你刚才是不是让我吃你的
那个了……那股熟悉的腥臭味……没漏在我身体了吧……?」

  「噢哈哈……被你发现了……」

  「大变态……不过我当时就猜到了!」

  「那你还配合我。」

  「我也兴奋了嘛……」

  「怎么样,味道如何?」我兴奋地问。

  「好像也没我想像中那么恶心~到嘴里的时候只觉得咸咸的。」妻子红着脸
说。

  「老婆快说……快说好吃不好吃……」我感觉我的眼里开始放光。

  「好吃行了吧~」妻子微微一笑:「好吃~下次我还要吃。」

  「爱你老婆……!!」听到她说自己下次还要吃别人的精液,我再次吻向妻
子,几近疯狂。

  「呜……你又硬了……」妻子的语调很开心,「我也爱你!」

  就这样,我跟妻子赤裸地相拥在一起,然后又做了一次。虽然这次她没有上
一次过瘾,但我足足又射了一管,内心无比的满足。

           ***  ***  ***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我跟妻子都感觉到了不同程度的腰酸背痛。看来两个人
清醒地做爱跟只有一个人清醒,那种疲惫程度是不一样的。

  妻子拖着疲惫地身体早早就去了学校,而我也去了公司上班。

  时间一晃到了晚上,她果然回家给我做了美味的饭菜。其中就有昨天约好的
蒜香排骨还有鸡汤。

  她的样子很自然,心情也不错,丝毫没有昨晚吃饭时候的影子。

  当然,如果我没淫妻癖,那这自然是好事。但现在,这反而让我担心起了齐
蔚的进度。毕竟归根结底,我想让她出轨跟别人做。

  在妻子收拾碗筷的时候,我来到书房开始加班工作。当我需要用到电脑的时
候,妻子往往会把书房让给我,然后自己去卧室里备课。

  我一打开电脑,忽然想到昨晚妻子的慌张,于是打开浏览器,想要捕捉一些
猫腻。虽然我家的浏览器都是无痕浏览,但这个功能其实就是骗骗不懂电脑的人
的。我打开后台插件,一下就看到了留在缓存里的浏览记录。

  这不看还好,一看我顿时下体一阵狂硬。

  只见妻子在搜索平台搜了相当多的词条,比如:

  「婚内和老公以外的男人接吻算出轨吗?」

  「被别的男人拥抱接吻算不算出轨?」

  「跟别的男人舌吻算不算出轨?」

  「跟老公以外的男人接吻,事后有些愧疚,该怎么办?」

  其中妻子着重点了「跟别的男人舌吻算不算出轨?」这条搜索。她看了好多
的回答,这着实让我觉得有些离谱。因为大多数回答都是:不算出轨。并且还举
了相当多毁灭三观的例子。比如说,在外国这种行为很正常。总结来说,只要没
插入就不算出轨,其余的身体接触,都是法律规定下的「未出轨」认定。

  我顺着妻子的浏览记录逐次往下,发现她在我进屋前正在看一条更让人血脉
喷张的问题:「被老公以外的男人碰了,自己没有明确拒绝,算出轨吗?」

  我点进去看了一眼,发现问这个问题的女人也是相当淫荡。

  回答者追问:「碰了哪?」

  提问者道:「私处。」

  回答者追问:「隔着内裤,还是伸进去了?」

  提问者:「伸进去,手指还插进去了。」

  回答者追问:「一点都没拒绝,随便他摸?」

  提问者:「拒绝的,但是他抱的很紧。没挣脱开。」

  回答者追问:「有享受这种感觉吗?」

  提问者:「当时其实有。但事后觉得很后悔。」

  回答者追问:「高潮了吗?」

  提问者:「高潮了。」

  回答者道:「不算出轨吧。只能说这个男人技术很好。毕竟性快感是建立于
肉体,只要内心拒绝,且没实质性插入的话,并不能算作出轨。只不过以后要注
意,别被老公发现了。」

  回答者追问:「姐妹多问一句,这个男人帅不帅?」

  提问者:「挺帅的。」

  回答者追答:「那更正常了。女人也是有欲望的。或许你可以考虑把他发展
成情人,只不过别被老公发现。」

  我看了这一连串对话,不由得感叹现代人的三观。而看了这些观点的妻子,
我更是不知道她会作何感想。

  当然,我觉得在我内心深处,我是希望妻子吸收这类观点的,所以不我害怕。
即便从另一个方面,妻子还明确说自己不会再去齐蔚家,还给我做了好吃的犒劳
补偿我,或许她根本没接受这类观点。

  总之,正反两面,我都立于不败之地。

  我默默地关掉了浏览器,手动清除了缓存,然后开始了那些我无法避开的工
作。

  晚上,这次变成了妻子给我切了水果给我吃。她的长发盘起,穿了一件粉色
的丝绸睡衣,走到我边上轻声说:

  「我先睡啦。明天我负责早自习,你也早些休息。」

  我应了一声好,然后继续埋头工作。

           ***  ***  ***

  先发一部分好了,然后看看有没有有趣的反馈~~

  5下其实也写好了

  但总的来说,我对下半部分的剧情有些不喜欢了……可能是这几年我变了,
对之前的大纲有些觉得无聊

  喜欢的朋友多多点赞哈~~最大的支持就是点赞评论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