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发现了冷淡转学生的背地小号】1

第一文学城 2022-08-07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雪江独钓
原著:無愛想な転校生の裏垢を見つけてしまった。 原作者:鹿島華氏 2022年7月1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原著:無愛想な転校生の裏垢を見つけてしまった。
原作者:鹿島華氏
2022年7月1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13093

  是正在成为小说家吧网站上连载的18x小说,属于比较少见类型的故事,个
人感觉比较有趣。

  感兴趣的可以去直接阅读原作,本人日语水平有限,翻译难免有错漏和不够
信达雅的地方。

  ………………

                第一话

  说到转学生,在小学国中这样的义务教育期间不是多么的罕见。

  但是,到了高中以后,这方面就会发生一些变化了。

  因为形式上有入学测试的存在,所以比起小学国中来说转学的门槛要高很多
就是原因之一。

  因此,高中生活中的转学生,往往就会被视为引发好奇心的对象。

  举例来说,对的。

  就如我的邻桌,那个正一脸无聊地将视线投向窗外的女生——藤永弥生,一
开始的情形一样。

  藤永转学来的第一天,她就成为了班级关注的焦点。

  说到理由,首要就是她的容貌。

  修长的眼眸,柔软光泽的青丝。初看起来纤细苗条的身躯,胸前却相反有着
可观的隆起。

  在这样出众容貌的衬托下,一脸忧郁神情的藤永淡漠地做着自我介绍。

  但是,内在才是问题。与看起来冷酷的外表并不相反,藤永是一个非常冷淡
的人。于是,班上同学越是对藤永关注过头,失望也就越是理所当然的了。

  然而,藤永就是藤永。

  藤永完全没有表现出有任何要和班上同学接近的态度。

  被问的问题根本不会回答,最后用诸如「你满意了吗?」这种直接终结谈话。
老实说,这种感受真是糟糕透顶。

  就算是美女……不,倒不如说是美女所以就对你嗤之以鼻。

  藤永理所当然收到了同学们的反感,转学不久便早早地成为了孤立于群体之
外的那个人。

  到今天藤永转学过来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这种情况没有任何变化。

  藤永依旧是,一个人眼神飘忽地眺望着天空。

                - - -

  我认为是人都会有那么一两个不会对别人说的兴趣爱好。

  对我而言也是这样。

  回家后,就这么把穿着校服的身体扔到床上,仰躺着掏出智能手机。

  触摸蓝色小鸟的图标。

  显示出的是我的Time Line (打开Twitter 时主页显示的画面,按照顺序依
次显示的关注的人发的推),不过,因为我关注的人数量很少,所以页面和早上
看过的相比几乎没什么动静。

  如果说有区别的话……

  在Time Line 的顶部,有一个没有配文字的单个图像。

  一个摆着体操坐姿势的女性,正对着镜子拍的自拍照。

  被黑色紧身裤袜包裹着漂亮的曲线。但勉勉强强看不到内衣的令人着急的煽
情姿势。

  不是多么的不得了,虽然你不可能在公共场合看到这样的形象。

  但是,它在Time Line 上显示的事实。也就意味着,是我主动关注这个账号
的。

  我所不能对他人说的爱好,就是这个了。

  SNS 上,有所谓背地小号的存在。

  背地小号的使用者,主要是由女性构成,但其中,像这个账号一样,上传
性意味的自拍照还是少见的。

  我不知道这种行为的意图为何,也不可能知道。是想满足被关注被认可的需
求?还是单纯只是一个暴露狂?

  但若从其余男人的角度来看,这或许并不重要。

  正如她们开设背地小号所期待的一样,许多挺立着下半身的男人接近了过来。

  这看起来或许就是所谓的双赢了。

  所以浏览那样的背地小号,就是我的兴趣了。

  但是,我并不是因为特别喜欢才去浏览上传色情照片的账号。

  当然,性欲也是有的,也有用背地小号的图像做的事。

  只是,我的主要目的是并非如此。

  跳转到刚才发体操坐姿势自拍女人的账号主页。

  账号名是「某某人」。

  大约是一年前,我发现了这个账号。

  关注数是0 ,被关注数也仅仅有94,对这种背地小号来说,被关注数是明显
很少的。

  尽管媒体栏里充斥着只能认为是无视日本法律的照片。

  刚才那裹着黑色紧身长袜的腿,都看不见内衣,也没有违反公序良俗。

  但是,对于「某某人」来说,这反而是特殊的情况。

  她,上传的基本上都是没有一块布遮在肌肤上的,全裸的照片。

  没有露出脸——不,倒不如说,除了脸以外全都露出才是正确的说法。

  胸部和乳头就不用说了,连生殖器的特写也有。

  回翻媒体栏,马上就能看见那样的照片。

  无论是长着稀薄阴毛的耻丘,躲藏在包皮里的阴蒂,有些淡淡泛黑的阴唇,
还是淫糜翕动着的阴道口,都被清晰地拍摄了出来。

  我从没看过如此漂亮的女性生殖器,即便有再多的背地小号,也不可能有能
胜过这张照片的吧。

  而且,她每天都上传这样的照片,改变着拍摄的角度和姿势,毫无保留地将
自己的痴态暴露在网上。

  虽然如此,但是。

  「某某人」的被关注数也没有超过100 ,推文的回复点赞数也至多20.

  连容易出没于背地小号的恶心大叔的身影也看不见。

  尽管如此,「某某人」依然每天不厌其烦地发布着照片。

                第二话

  即便没有什么回复,「某某人」也一如既往的在发推,其中也有很多普通内
容的推文。

  其中的大多数,是诸如抱怨无聊的学校生活这样的内容。

  从我发现「某某人」的账号以来,这都没有什么变化。

  喃喃自语地嘟哝着无聊的日常生活,上传性意味的自拍。这就是「某某人」
的日常。

  作为日常,他发出了从从学放学回到家的信号,为了防止个人信息泄露,她
脱下了校服,只穿着紧身裤袜拍照。因为其他的自拍都是无修正的生殖器和胸部
的缘故,冲击性相比起来变得薄弱,话说本来就不知道她是为了什么而发帖上传。

  直到有一天,「某某人」发布了这样的推文。

  「明天开始是新的学校。校服非常可爱。」

  虽然不是很显眼的推文,但却有我被吸引到的地方。

  在那天的班会里,班主任刚刚告诉我们明天班里会来转学生。

  应该只是巧合,不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把。于是只有我一个人在推文下点了
红心。

  说到点红心,虽然我平常都是ROM (专业潜水),但我还是唯独称赞了这篇
推文。

  然后第二天,藤永就转入了我们班,一瞬间,那里就肿了起来。

  在那天晚上,「某某人」一如既往地上传了生殖器的特写。是用两根纤指将
阴唇大大地张开,毫不吝惜地将粉红色的阴道内壁大方地收入镜头的一张照片。

  然后,紧接在发布了如此煽情的照片之后。

  「新学校好像也不行。好吧,也许是因为我很糟糕吧。」

  不知道在发这种好像是悲观的自言自语推文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情绪。

  从那以后,我超越了不可能发生那种偶然的理性,开始无意识地寻找起了藤
永和「某某人」的共通点。

                ——

  「……这是,我们学校的校服……没错吧?」

  在我开始寻找「某某人」与藤永的共同点后没多久,那一天就来了。

  和往常一样,作为从学校回到家的信号,「某某人」发布了黑色裤袜包裹着
腿的照片,也和以前一样,已经脱掉了校服。

  但是,那天是掉以轻心了吧,校服的裙子已经落在了「某某人」的身后。

  当然我们的校服设计并不是多么的罕见。在日本各地搜寻,应该能找到穿着
类似裙子的学校。

  但是,但是。

  转学的时机,无法融入班级,以及如此似曾相识的校服设计。

  即使每一个都是微不足道的要素,然而一切都收集起来也已是足够的证据了。

  没有确认,而且我也不可能与本人确认。

  尽管如此我。

  这时已经确信,藤永弥生和「某某人」就是同一个人。

                第三话

  这一天「某某人」的推文和往常不同。

  至今为止某某人只上传过图像,但是Time Line 此刻播放着的却是视频。

  点击生殖器占据了大部分画面的缩略图后,视频马上就开始播放了。

  是已经是看惯了的蜜壶,但这回是以视频的形式。

  羞耻地微微颤动着的阴道内壁,亮晶晶地缓缓溢出爱液的阴道口,都被即时
生动地放映了出来。

  最初的10秒左右,只是像在涂抹着蜂蜜的玉指,此后,突然伸展了开来。

  纤细白嫩的葱指,灵巧地展开小阴唇。此刻,娇艳的淫肉和晶莹的爱液相互
碰触,发出妖媚的声音。

  在此期间,「某某人」完全没有发出声音。正因为如此,少女的阴道演奏出
的声音全部被作为视频生动地保留了下来。

  视频在这里结束了。

  只是一分钟左右的视频,看完我却陷入一阵恍惚的错觉,又像是很短暂就结
束了,又像是已经看了很久很久。

  无论看多少次,都是淫糜的,尽管如此却又感到很美。

  不知不觉,我将手伸到了自己的下身,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自身已到达了
界限。

  只有,这个视频被一味地不知道被循环播放了几次。

  专注地观赏了「某某人」的生殖器之后,我确认了下这个视频的扩散数和点
赞数,还是几乎没什么回复。

  把自己的生殖器,都用视频的形式暴露出来,还是没有什么人看的话,人会
有什么样的心情呢?

  即便如此,「某某人」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去提及视频和照片,只写了些对日
常生活的不满。

  在里面看不到任何性方面的欲求不满。尽管如此,她还是不停的坚持上传自
拍。

  其动机究竟是什么?不知不觉中,夜已经深了。

                第四话

  「某某人」第一次上传视频后的第二天。

  藤永的状况没有任何的变化,今天也是一个人神色无聊地打发着时间。

  然而,不可避免地映入大脑的画面,是流淌着白浊爱液的濡湿的阴道内壁。

  被紧身裤袜包裹住的柔嫩双腿所隐藏起来的,那处秘肉就存在于那里。

  就这样想着,不由得咽下了一口吐沫。

  「好了,试卷,邻桌的同学互相交换一下。」

  因为大脑的资源被「某某人」给夺走了的缘故,世界史老师的声音许久才被
理解。想起现在正在世界史的小测验中,于是按照老师的要求和邻桌的同学交换
了试卷。

  「啊……请多关照。」

  问题是,那个邻桌的同学正式藤永。

  「嗯。」

  一如既往态度冷漠的藤永和我交换了试卷。随着老师开始朗读小测验的答案,
不断地画着圆圈(日式对号)。藤永好像很擅长学习,一个错误也没有。

  画完了所有的圆圈后,把试卷递还给藤永。

  藤永伸出纤手。那是昨天,用来把阴唇大大地张开的手。

  「……怎么了?」

  对于凝固住了的我,藤永疑惑地看着我招呼道。

  「啊,啊啊,抱歉。」

  虽然装作平静的样子交还了试卷,但意识无论如何都会转到昨天的视频。

  一脸冰冷的表情,藤永看着返回的试卷。无论如何,看起来都不像是个会拍
淫秽自拍的人,相反,完全是那种肯定会对这种行为感到厌恶的气质。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不同。

  今天也是,回到家后就毫不吝惜地将那女性胴体暴露在网络上。

  那也不是对此会厌恶的感觉。相反,她的阴道内壁经常充血,爱液的蜜汁会
一直滑落到臀部里。

  也就是说藤永,当自己羞耻的下体被陌生人看到,会兴奋。

  「某某人」是藤永你吗?虽然真要问的话很简单。

  但是,即便事实如此,藤永也不一定会点头,最坏的情况甚至会报警。

  可是我真的好想知道。

  你作为「某某人」在活动的时候,到底是如何想的?

  对于推文,完全没有回复这件事你是怎么想的?

  与其说是对藤永,不如说是对「某某人」,有太多太多想问的。

  ……啊啊,这样的话。

  我想出了一个方案。话说回来,倒不如是自问自答为什么目前为止从未施行。

  总之,今晚可能会有点忙。

                第五话

  这一天「某某人」的推文,又变回了一如既往的图像。

  但是,昨天的视频也并没有消失,所以应该只是一时的兴起。

  今天的照片看起来是在浴室里拍的。

  薄雾般的水蒸气里,白皙的裸体从浴室的镜子里映照出来。

  不像昨天的视频那样充满了肉欲。

  形容起来的话,更像是一张美丽的凹版印刷相片。

  虽然看不见女性生殖器,但有着与纤细的曲线成反比的浑圆臀部,丰满凸起
的双峰,以及点缀在峰顶显示出强烈存在感的薄桃色乳头。生长得秀气漂亮的阴
毛被水沾湿后,也绽放着晶莹的光泽。

  夸张地说,甚至有一种古典宗教画作的气质。

  但是,一如既往的是众人的回复依旧迟缓,转发和点赞也都是个位数。

  嗯,这和我没有关系……

  从照片上移开目光。我跳转到「某某人」的简介页面。从那里点击直接信息
的图标。

  「某某人」的设定为可以从所有用户那里接收直接信息,其门户对任何人都
是开放的。

  也许,通常有关背地小号的评论,全部都是在通过个人直接信息发送也说不
定。

  这样想的话,不知为何感到心情有些阴沉。

  因为不明白这种心情的由来,所以无法深究的我此时用手指快速地输入着信
息。

  「很高兴认识你,我一直在看照片。」

  「……是这样啊。」

  到现在为止,我从没有给「某某人」发过信息。

  如果想获取「某某人」的个人情报,一开始就这么做不就好了。虽然话是这
么说,我也没能想好要说的话,如果变成单方面的信息就完了。

  我使用的账号,当然是小号。

  用户名是「あ」,也几乎没有发过推文。

  老实说,从这种奇怪的账号发来的信息,「某某人」无视的可能性很大,倒
不如说一般都会这么做。

  「谢谢。」

  但是,与预想相反,「某某人」马上就回信了。

  语气平淡归平淡。但是,一想到这是藤永,就觉得有了几份信心。我相信对
于藤永,当面肯定不会说谢谢。

  「今天的照片怎么样?」

  没想到会有追加的信息发过来。没想到会被问具体的感想。

  「我认为它非常的漂亮。」

  ……即便是自己,这样的词汇能力也让我想死。但如果运用不擅长的词汇去
强行修饰,我也会感到不舒服,于是就这样直接发送了。

  「那太好了。」

  话说,「某某人」也明显缺乏和「某某人」继续对话的能力。

  我还在烦恼要再说什么的时候。

  「明天,也会上传照片。如果可以的话请看看。」

  ……果然「某某人」还是想被看到,才要上传自拍的照片吗?

  不然,应该不会说出「如果可以的话请看」这样的话。

  这么一想,我还是觉得她很可怜。

  因为想被人看到,所以露出赤裸的身体,却几乎没有任何回复。

  恰好此时收到了我的一条消息。

  只是一个推论,但「某某人」现在可能正在小小欢跃着。

  ……不,我无法想象藤永欢喜的样子。

  「我非常期待。」

  即使不说到时也肯定会去查看,但作为形式,我这样回复了。

  「明天,学校是休息日,会多上传照片的。」

  这样的一条推文,在Time Line 里发了出来。

                第六话

  和预告一致,「某某人」的账号从白天就开始活跃了。

  不过「某某人」既然自称是学生,实际上是我的同班同学,那在休息日活跃
应该是自然的事情。

  但是,在此之前即便是休息日「某某人」的推文也从没有变多。

  不管是平日、休息日,甚至除夕。她也一定是在晚上才上传照片。

  这样的规则被打破了,「某某人」从中午就开始行动了。

  如果,是因为我的信息的话。

  此时只感到胸中心潮涌动,我还分不清其本质到底是因为单纯的高兴,还是
某种优越感。

  但至少,对于我的内心,这是至今为止都没有经历过的情感的波澜。

                ——

  这一天,首先上传的照片是在以前从未见过的地方拍摄的。

  话虽如此,在明显狭小的箱型房间内只有西式座便器端坐其中,马上就知道
这是在一般家里都有的卫生间。

  第一张照片是坐在座便器上,整体拍摄下半身的照片,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脱
到膝盖的内裤。

  因为双腿是闭合的,所以看不到生殖器,但隐约可见薄薄的阴毛。

  并不知道这张照片拍摄时是在如厕过程中,还是只装作如厕的样子。

  不管怎么样,这种样子一般是别人看不到的。

  第一张照片上传后五分钟左右,在Time Line 上,再次浮现了「某某人」的
推文。

  这次的背景还是卫生间。

  只是,这回改变了姿势。

  因为把一条腿搭在了座便器上,所以之前看不到的肉唇在腿根的阴影中浮现
出来。

  不知道是因为已经兴奋了,还是原本就这样,即使没有用手去张开厚实的大
阴唇,透过绽开的阴唇阴道口已清晰可见,内里的粉色淫肉晶莹地闪烁着。

  刚才脱到膝盖位置的内裤现在垂落下来,挂在了座便器上搭着的腿的脚踝部
位。

  是故意不完全脱下来的吗?确实,我觉得这样显得更加淫秽。

  这条推文里还有另一张照片。

  和前两张都是对下半身的俯拍照片不同,这张是女性生殖器的特写。

  「某某人」正坐在座便器上抬起双腿,摆出M 开腿的姿势。

  用没有拿智能手机的那只玉手,灵巧地撑开阴唇,毫不遮拦地将阴道内里暴
露出来。

  「某某人」的蜜壶还是一如既往地蓄满了丰沛的爱液,在灯光照射下反射出
晶莹的光亮,一副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能接收肉棒的样子。

  虽说是静止的图像,但看着阴道口都快要溢出来的白浊爱蜜,不难想象,只
要让龟头微微陷入一点,阴道内充盈的爱蜜就会呼啦呼啦流淌出来的场景。

  ……这么说来,藤永……「某某人」是处女吗?

  「某某人」虽然有把阴道口大大地撑开,但是从没有看到过用手指或其他什
么异物探入阴道内。

  ……不过,还是不敢直接问是不是处女。

  就在这种犹犹豫豫中。

  「休息日有父母在很麻烦。」

  这条只有文字的推文刷了出来。

  通常在自家进行这种淫秽的自拍,父母在家的话当然会受到影响。

  于是在卫生间这种密闭空间里拍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好吧,如果被父母发现肯定会是大问题,所以这很妥当。

  但是,如果担心到那种程度的话,不自拍不就好了?这才是正确的吧。

  就这么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从直接信息里收到了这样的信息。

  「刚才的照片怎么样?」

                第七话

  「刚才的照片怎么样?」

  通知栏提示收到了直接信息。

  打开一看,是「某某人」发来的。

  没想到对面会主动发起接触,一时有些忐忑。

  刚才的照片的话,应该指的是在卫生间拍的那些吧。

  但是,那些推文才发出来十分钟左右,即便是想征询感想,也让人觉得有些
太性急了。毕竟也有可能还没来得及查看的可能,难道真这么渴望感想吗?

  对于「某某人」如此渴求的状态,多少会有些为之难过,于是我马上思考起
回信。

  这已经是同情了。

  「能在和平常不一样的地方拍太好了。」

  ……嘛,虽说同情,但并不代表词汇量就能一下子变丰富。

  也许「某某人」正紧握着智能手机吧。我的信息一发出,马上就收到了回复。

  「太好了,那具体的感觉有吗?」

  ……为什么会向我,索要这么详细的反馈呢?

  当被如此积极地提问感想,就好像「某某人」并不是想要获得认可,而好像
是纯粹以最高色情自拍为目标的求道者一样。

  然而,这种具体的。

  老实说,要赞美她的照片即使我的词汇量很少也做得到。

  只要单刀直入的,称赞她的女性生殖器很漂亮就行了。

  但是,就因为做不到这种简单的称赞,所以很为难。

  女性——更何况其本身甚至是同班同学,我没有勇气对对方说那样的话。

  即便可能对方的意思就是这个,而且是对方先舍弃羞耻来自拍的,我还是感
到羞耻做不到。

  「怎么说呢,生活感?有这种感觉,我觉得那方面很好。」

  我一边自责自己究竟写得都是些什么,一边艰难地挤出文字。

  实际上刚才的推文,就像是截取了「某某人」日常生活的片段,正因为有了
和平时不一样的情趣,才从脑内蹦出这个说辞。

  但是,这种说辞与「某某人」所追求的一定有所不同吧,我隐约地如此意识
到。

  「生活感是吗?我明白了,会作为参考的。」

  虽说是这么想的,但「某某人」的回复里却是这样地话。

  参考……怎么样的参考呢?

  按说根本就是没有什么深刻感想是可以作为参考的吧。

  但是,虽然只是恭维的可能性大,「某某人」总算像是得到了中意的回答一
样。心里松了一口气。

  ……不,不被喜欢也没关系,反正这个账号就是个小号。

  哪怕对方是同班同学藤永弥生。

  我不认为有可能注意到我的真实身份,更不用说现实里也只是没有任何关系
的普通同学。

  但是,如果……如果被注意到了的话。

  届时,会发生什么?

  一股混杂着不知道是期待,还是不安的悸动,正占据着胸腔。

                第八话

  时间是快20点的时候。

  我吃完晚饭,一个人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正无所事事。

  从那以后,「某某人」就再没发推。虽然说了今天会上传比平日更多的照片
……还是因为有父母在所以很难吧。

  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无意识地浏览了下Time Line ,就在一分钟前「某某人」
的最新推文刷了出来。

  「……?」

  但是,这张照片里光线很暗,从缩略图根本看不出拍的是什么。

  点击图片,放大来看。

  然后,人的腿浮现了出来。

  如果要说熟悉的话,的确是熟悉了的,「某某人」用黑色裤袜包裹的双腿。

  是正坐在椅子上嘛,双膝正仪态端正地并拢着。

  是在桌子下面拍摄的原因所以会暗吧,看起来,并没有使用闪光灯。

  因为基本占据了整个画面的裤袜丹尼尔系数高光线吸收能力强,所以缩略图
才会看不清的吧。

  然而,「某某人」发这种避免了直接表现性的照片还是很稀罕的。

  除了从学校刚回来的那张外,基本都是露出了阴部的。

  正在疑问的时候,又一张追加的图片浮现了出来。

  但是,这也是一张和刚才同样有些昏暗的照片。

  不同之处在于,并拢的膝盖已经打开了,有聚焦于裙子的内部,但还是光线
不足的缘故,大腿的根部一片黑暗。

  这次也是不太能被称之为有性表现的一张。

  是忘记了使用闪光灯吗?应该不是,这样的话在上传照片的时候应该会注意
到。

  正在思考着其他可能性的时候,新图像又被丢了出来。

  果然是刚才拍照时犯了错误吗?这次的一张是使用了闪光灯的。

  姿势相比之前并没有什么变化。坐在椅子上的「某某人」,张开腿对着裙子
里拍摄。因为有使用闪光灯,光线到达了之前看不见的裙子最深处的阴部。

  但是,在那里看到了出乎意料的东西。

  我以为一定是以拍摄隔着裤袜的内裤为目的。但是,不论怎么凝视,在裤袜
的对面,都不存在那样的布料。

  取而代之的是被塞进裤袜的厚厚的丰满阴唇。

  透过这微微绽放着的淫秽缝隙,内里晶莹的粉色若隐若现。

  闪光灯不足的光线,被镶嵌在淫肉间的爱液反射出的光芒所补充。

  之前的两张都是伏笔,然后这一张才是本命,很容易这样想象。

  之前一直都看不到的,看到了。期间所有的焦躁,都用来放大最后得到回报
时的感动。

  另外,通常裤袜里面都会穿着内裤,但是,「某某人」却违背常识,直接穿
了裤袜,目光一下子就被出乎意料的淫靡景象抓住了,再难移开。

  如此煽情的照片,考虑到拍摄的是同年的,更是同班同学的女生,更会被这
无法形容的感情袭击。

  「请问你看了吗?」

  而且,就像要对这样的我继续追击一样,从「某某人」那里又传来了这样的
信息。

                第九话

  收到了「某某人」发来的,向我确认是否有看到先前照片的信息。

  虽然一开始我这边先接触对方的,但是「某某人」对我……怎么说呢,是不
是有些太过关心了。

  简直就像,雏鸟将第一眼看到的生物便认作为父母一样。

  这是把我当成找到了至今都不被关注的自身的恩人,我这样想,但果然还是
自我意识过剩了吧。

  「刚才的照片,是在哪里拍的?」

  也没必要每次都努力去反馈感想吧。我就问了纯粹是自己在意的事情。这么
暗的地方……在桌子下拍摄是不言而喻的,但为什么是在那样的场所呢?

  「在桌子下面。」

  应该是我的问法不准确的缘故,问答中产生了偏差。

  然而情况或许并非如此……在我修改着文字时,那边发来了后续说明。

  「正在吃晚饭。」

  虽然在时间段是属于预想范畴,但是在吃饭中做那样的自拍,真的只能说是
胆大无畏。

  话说,今天好像还说过有父母在所以很麻烦……

  还是说是那种家人不会聚集着吃饭的类型的家庭呢。

  「您父母呢?」

  「在的啊。」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居然真的是父母在旁的情况下拍摄的,这样的话,
胆子就更大了。

  「试着去体现了生活感。」

  ……确实,毫无疑问是截取自生活的片段。

  但不管怎么说,在父母面前拍摄,也有点太危险了。

  还是说,是在享受这种可能暴露的刺激带来的乐趣?

  一般来说,有露出兴趣的人,会从这种危险的刺激中得到性快感,「某某人」
会是其中的一员吗?

  「因为在桌子下没办法确认镜头,我想可能会不大看得清。」

  「某某人」出乎意料的健谈,还没等我这边回复,就转移了话题说道。

  看不大清楚,省略了主语,但这里我想指的是女性生殖器。

  「我想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不是什么曲意逢迎,本身就是一张能撩拨得男人心痒难耐的照片,所以坦率
地称赞了。

  「是这样的吗?」

  然而,这样来看「某某人」自己似乎对这种隔着裤袜的照片不大满意。

  似乎还不明白男人会因为什么而兴奋。话说,到现在无论上传什么样的照片
都没有回复,不知道男人的喜好心理也是很自然的。

  「那么,比起这样的照片,像刚才那样的才更好吗?」

  和这样的文字一起,一张图像被发了过来。

  那是和「某某人」一直以来上传的类似的,蜜壶的特写。小心翼翼地用纤指
分开秘肉,让内里尽可能地暴露出来。

  如果说一张对秘密花园毫无遮掩的刺激照片也没什么大不了,可能会被认为
过于嚣张。但是,如果追溯「某某人」过往的推文,类似的照片比比皆是。

  即便如此,我现在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激动。肉棒彻底地怒涨挺立,眼看着就
要暴发了。

  至今为止的全部照片,都是对所有用户公开的。

  但是,这一张不一样。

  现在这个瞬间,「某某人」是为了我脱下内衣、张开腿、分开阴唇,暴露了
全部的自己。

  这个事实,这个景象,全都化作沸腾的血液涌入了下半身。

  即便知道应该回复,手却动不了。

  明明是静止的画面,阴道口看起来却好像是在邀请我一样,微微地颤动着,
让我彻底沉醉其中。

  结果,我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给「某某人」回信。

                第十话

  开启新的一周的周一。

  既然身份是学生,上学是不可避免的。

  一边忍受着倦怠,一边度过上午的课程。

  第三节课后,距离午休还剩最后一节课的课间休息。

  我因为感受到了尿意,于是为了去洗手间而从座位上起身。

  与此同时,邻桌的人也恰巧动了。

  「……」

  「……」

  因为几乎是分秒不差地同时站起,所以自然而然变成了脸对脸的形式。

  因为是在学校的藤永弥生,不出意料地态度冷淡。

  倒不如说是更进一步的充满了敌意,只觉得像是不屑地瞥了我一眼,随即便
转身向走廊走去。

  ……然而这会是那个「某某人」,谁能相信?

  「某某人」在某种意义上是充满了服务精神的。确实文风和藤永一样让人感
觉不到可爱,但实际发来的照片确实是在和男人献媚。

  我也追随者藤永的背影来到了走廊。

  走在我前面的藤永,目的地也像是洗手间。于是,变成了跟在后面的形式。

  藤永一次也没有回头,消失在了女厕的方向。

  我走进旁边的男厕,里面完全没人,我进入里侧倒数第二个隔间。

  因为刚才见面了……虽说不一定是因为这个,但总觉得想确认一下「某某人」
的账号。

  虽然没怎么看到藤永在学校使用手机,不过「某某人」却只有在学校的时间
才会絮絮叨叨。

  刚才和班上同学的眼神交汇了,真糟糕。虽然觉得如果有像这样会很有趣,
但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古文课太催眠了。」

  只有这种非常学生气的推文。实际上,古文课老师是由初老的老师担任,确
实被评价为非常适合睡眠。

  刚才的课上也是,包含藤永在内有很多学生都在那摇摇晃晃。

  在因特网上像个痴女一样暴露自己的裸体的藤永,在学校也只是个普通的高
中生。知道这其中差距的,只有我。

  「……那么,这样。」

  一边看着智能手机一边完成了方便,正要从座便器起身返回教室的时候。直
接信息通知我收到一条信息。

  会给我发送直接信息的人,除了「某某人」,只有那些看起来像欺诈的钓鱼
账号。

  但这对于还在上学的我不可能有用的吧,于是边打开消息边料定给我发信息
的只能是「某某人」。

  出现在那里的,是一张照片。

               第十一话

  下节课马上就要开始了。虽说如此,我却像是被带上了脚镣一样,待在那里
一动不动。

  原因是智能手机里正显示的一张照片。

  正如我所料,是「某某人」给我发送的直接信息。

  打开后,一个文字也没有,只有一张图像被抛了过来。

  考虑到「某某人」发送这张照片的时间点,或许不能说这张照片是下流的。

  没有拍到内裤有没有完全脱掉。是用一只手掀起裙摆,另一只手拿着智能手
机拍的吧。

  因为没有空余的手,所以并没有用手指打开阴唇。

  然而,双腿大大地岔开着,自然也能看到内里的秘肉。

  不考虑拍摄地点的话,是一如往常「某某人」风格的自拍。

  但是,此时此刻,我知道「某某人」正在哪里。

  是仅仅一墙之隔的女子洗手间。

  在那里的隔间内,她拍摄了自己的私处,发送给我。

  不由得咽下唾沫。

  从藤永进入洗手间才过了几分钟。尽管如此,从阴道口溢出的爱液一直垂落
到了大腿上。就在此刻,她的阴道已经做好了接受肉棒的准备。

  心脏像是警钟一样异常地搏动。视野变得狭窄,眼中唯有屏幕上的照片。

  就像她拍照时像是忘了在学校一样,我也迷失了自己正站在哪里。

  让那样的我适度恢复理智的是,平常听起来不紧不慢,此刻却像是警铃一样
的上课铃声。

  我把智能手机塞进口袋,急忙向教室跑去。万幸,第四节课的任课老师还没
来。松了一口气,但我忘了一个重要的事情。

  我的邻桌正是藤永弥生。

  藤永冰冷着脸,正一副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等待着下一堂课。

  不由自主地向藤永的下半身看去。裙子上没有乱掉的痕迹。

  不过,我知道。

  在裙摆下,隔着裤袜和内裤的地方。

  在那里,有一个正涂满了爱蜜的下流的肉壶。

  一定多少用卫生纸擦拭过了吧。

  即便如此,我也不认为那样大量的爱液就能被完全去除。

  简而言之。

  就在现在,滑腻的液体正从她的阴道口一点点地漏出来,把内裤、把裤袜,
都浸湿了。

  藤永交换了一下翘着的腿。

  仿佛听到了潺潺的水音,然而这到底是现实还是幻想,我已经无法确定。

               第十二话

  放学回家后,我查看智能手机,发现有收到一条信息。

  于是我终于意识到对于在学校发来的照片我还没有做回复。

  「白天不好意思。突然给你发照片。你还在工作中,对吧。」

  ……看来,在「某某人」心中我像是个社会人。

  嗯,看这种账户的人也不太会被认为是同龄人吧。

  现实却是,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而且还是邻桌。

  「不,这个没有关系。」

  「这样啊,那太好了。」

  然而,确实如果在外面看那种照片的时候被别人发现的话,难免会被报警的
吧。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某某人」的行为也有反动的地方。

  我也尽量不要在教室里查看「某某人」为好,不小心刷出了照片的话,我也
会死。

  「那,觉得怎么样?今天的照片。」

  「某某人」也不会无缘无故给我发信息。

  今天也一如既往得被询问感想。

  坦率地说,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兴奋。

  毕竟,我知道这是同班女生,就在附近自拍这种情报。

  然而,对「某某人」而言,我始终只是网上的人物。

  并不是能说出来的理由。

  「那是在学校吧?感觉有些大胆呢。」

  于是,用这种老生常谈来混淆视听。

  「是的,是学校的洗手间,课间休息时想到来拍的,所以拍得有些粗糙。」

  「有想过万一会被发现吗?」

  对此,我自己也是非常好奇的。

  就算是在密室,但假设要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在学校进行淫秽的自拍这种肯
定是不会被容忍的。

  话说回来,被我发现什么的已经算是出意外了吧……

  「学校里的人吗?我想大概不会。好吧,如果被抓住的话,会去死。」

  ……怎么办。藤永,已经确定会去死了。

  嗯,反正我也不打算公布自己同班同学的身份。暴露的好处是一个也没有。

  也许可以直接给我看,要是这样想就太天真了。

  「请小心。」

  我只能说我真是在空口白话。

  但是,如果藤永知道对话的人是同班的男同学,会是怎么样的反应呢?报警
……倒是不至于,毕竟说起来是藤永那边发布的违反公序良俗的照片。

  继续思考的话,最可能是不再来学校。话说,这是必然的吧。

  原本就在学校不合群,也没有朋友,所以就此不上学了也有可能吧。

  只是,我并不想为了观察「某某人」就逼迫得藤永不上学。

  本来,我就没想过「某某人」会变成转学生什么的。

  正思索着「某某人」的事情时,房间的门被「彭彭」敲响了。

  「你不是说明天要去校外学习吗?」

  「唉- ……啊- 嗯,也许。」

  隔着门听到母亲的话,就这样含糊其辞地回答。

  「也许什么的,就是不需要便当了吧?」

  「不需要。」

  「那你倒是直接说啊,真是的。」

  ……不,但是,明天居然是校外学习,没办法,完全被忘在脑后了。

  虽然不是像藤永那样完全特立独行,但因为我的朋友也很少,对学校的活动
完全没有兴趣。

  找到学校用的透明文件夹,取出写有校外学习概要的简介。

  集合地点是京都河原町站。在那里被分成小组自由行动,然后傍晚再返回河
原町。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小组的成员。

  大致浏览下简介,里面有写着小组的成员。

  自由分组……并不是这样,好像是大致按照五十音的顺序分配的。每个小组
大概有八人,只有男女平衡好像有被考虑到。

  只是……

  在我的名字旁边,有着「藤永弥生」的字样。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